修罗场里的暗卫女配

作者:万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晋元八年,东云顺康皇因重疾甍于龙阁殿,留下遗旨,传位于第四子凌王元慕照。
      
      太山皇陵。
      
      极黑的夜没有一点月色,坟山周围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凝滞气息,山道,微暗的火光摇曳晃动,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追逐狂奔。
      
      一支利剑划过深邃的虚空。
      
      “啊——”一声痛吟。
      
      凉月从马背上狠狠摔落,鲜血喷涌,痉挛着浮在山地之上无法动弹。
      
      雪白的马,步步踱近。
      
      明亮的火光照在她的身上,如同燃起一片青色鬼火。
      
      背光簇拥下,一个面容精致如玉,眸中却阴鸷成寂的少年从马背翻身而下,黑色披风烈烈作响,身上是凉月熟悉又陌生的清冷血腥之气。
      
      “交出皇帝密诏,我可以饶你一命。”
      
      不带一丝感情的致命言语,很难想象,眼前这居高临下不含悲悯看着她的少年……
      
      曾经。
      
      也是她最依赖的同伴。
      
      凉月紧紧捂着胸口撕心裂肺的疼痛,缓缓抬头。
      
      “羽林暗卫只钟于帝王,陛下明令传位南王,你们敢伪造圣旨!”
      
      少年笑容锋然冷冽“帝王,帝王,下任帝王也是帝王。”
      
      “不——”凉月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一开口,滚烫的鲜血就从喉口溢出,几近昏厥。
      
      凉霄低叹一声,蹲下身,缓缓擦去她嘴边的血迹。
      
      “皇帝在的时候,羽林暗卫是所有人畏惧的存在,但,他死了之后呢?那些被我们囚禁过折磨过的皇族权贵朝廷命官会可会放过我们?姐姐,这些你不一早就明白了,所以早早留了后路,费尽心机嫁给南王做妾。”
      
      只可惜,他不喜欢你,甚至为了凌王妃情愿把帝位拱手相让。
      
      没有人在意你的付出,更没有人会喜欢上一个卑贱的暗卫。
      
      明明无声,凉月却还是读懂了凉霄最后的话语,心口的苦涩就像是决堤的洪水般蔓延而开。
      
      似乎比刚才穿透胸口的一箭更伤人诛心。
      
      她死死咬着牙,试图控制住内心某些东西的绝望崩塌,但眼前团团簇拥的火光却依然灼得眼眶发烫,一滴泪毫无预兆地从眼角滑落。
      
      全身力气像是被抽尽了。
      
      凉月无声地跌落在地,半阖着眼,在死之前,终于看明白自己这不堪的一生。
      
      作为下属,她背叛皇帝,帮扶南王,不忠不义。
      
      作为朋友,她处处设防,欺瞒利用,无情无心。
      
      作为爱人,她盲目疯狂,机关算尽,伤人伤己。
      
      这样一个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人?但——
      
      “凉霄。”
      
      凉月撑着最后一口气。
      
      “遗诏我可以给你,但凌王妃必须死!因为她根本不是人,而是从异界来的鬼魂,千万不要让她毁了东,东云——”
      
      话未说完。
      
      心口一痛。
      
      凉月低头,一只冰凉的手从胸前穿过,狠狠抓碎了她的心脏。
      
      凌霄垂眸,看着已染满鲜血的指尖,眼神狠厉而决绝“原来你真的知道了,难怪,她让我必须杀了你!”
      
      “你——”
      
      “嘘!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本来我还想留你一命的,但现在——”
      
      夜落人亡,总是格外寂静。
      
      凉月清晰听见心跳停止的声音,以及凉霄眼中自己临死的面容。
      
      绝望悲凉,苍白如月。
      
      在一群黑衣暗卫的注视下,凉霄赤红着双眼盯着已经没有气息的凉月,将人从地上轻轻抱起……
      
      晋元六年。
      
      太子元星沉密谋造反意图逼宫,被羽林暗卫当场查获。
      
      帝王下令,东宫包括太子太子妃在内二百三十八人就地处决,所有参与者不留活口,屠杀殆尽,一时间京都震荡,尸横遍野,人人自危。
      
      凉月躺在床榻之上,窗外风声萧萧,似阴鬼哀嚎。
      
      她从不信鬼神。
      
      甚至于,那些死在她手上的人,诅咒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她时,只觉荒谬可笑,可后来——
      
      先是发现云夕瑶来自异界,后又死而重生,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世上是否真的有因果报应,阴阳轮回?
      
      如果真有,那……轻轻翻手,凉月挡住眼前微弱的光亮,不愿再去深想。
      
      争了一世,抢了一世,她已经太累了,累到宁愿这只是场临死前的梦,一切早已结束。
      
      “哒哒。”
      
      半蒙半醒的朦胧恍惚中。
      
      一只纯白鸽子扑通着翅膀缓缓地落在窗沿,细细软软的声音打破一室宁静。
      
      [月主,请您和霄主前往密阁,陛下有令!]
      
      纸条在看完的那一霎那自动燃烧,落成灰烬。
      
      凉月起身,打开窗户,红瓦长廊下。
      
      一个身穿蓝色劲服,眉眼弯弯长发高束的俊美少年正微仰着头,背抵在后,含笑望着她。
      
      淡色的眼眸如玉色琉璃干净耀眼,只这样静静看着,就似阳光清洗般温暖纯澈。
      
      可在他手下死过一次的凉月却知道,不过是虚无表象。
      
      前往皇庭的路上,凉霄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凉月。
      
      “姐姐,今天陛下叫我们是出大事了吗?可废太子那里不是了结了,难道凌王也要造反?”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我这不是好奇嘛,姐姐,你——”凉霄上前,想像以往一样勾住她的肩膀,可还没来得及动作,就直接被一掌拍开,吼口涌上腥甜。
      
      面对他不敢置信的目光,凉月垂眸,退后两步,拉开更远距离。
      
      “不要随便靠近我。”
      
      凉霄眼神瞬间一暗,随即扬起一个更加无辜委屈的笑容。
      
      “姐姐你怎么了?受伤了?还是……我做错了什么?”
      
      凉月没有看他,只安静转身。
      
      每个人心里都存着阴暗角落和不甘欲望。
      
      若说她是因为元储棠才走到那一步,那凉霄就是个天生的反叛者。无论是不是遇上云夕瑶,他都会毫无犹疑甚至是迫不及待地杀入那场夺嫡之战。
      
      他们,注定陌路。
      
      凉霄站在原地,神色莫名地盯着那么似是疲倦又似是坚定的背影,一种陌生情绪从心底翻涌。
      
      层层深宫,密云遮蔽。
      
      皇座之上,刚经历过叛乱杀戮的帝王略显疲惫地看着底下自己最信任的下属,命令道。
      
      “废太子的党羽盘根错节,除了太子妃母家和兵统司外,镇国公府也与之交往过甚,凉霄,你亲自去查探一下。”
      
      “是。”
      
      皇帝点了点头,又把目光转向沉稳不言的凉月。
      
      “挑几个暗卫去各处王府,朕要时刻了解自己那些好儿子的动向,也不知道里面还有几个废太子日夜筹谋着想要朕的命!”
      
      凉月单膝跪地,接过与前生一样的命令。
      
      帝王多疑。
      
      但也是这份多疑才能让他长长久久地坐在那至尊之位。
      
      不提韬光养晦野心勃勃的凌王,就连不理朝事半脚踏入佛门的南王有朝一日也会为了他在意的人剑指自己的父亲。帝王的宿命,也许就是孤高寂冷众叛亲离。
      
      太子叛乱的时间选得很好,离皇帝生辰只有三天。
      
      各地藩王公侯都已聚京恭贺,若逼宫成了,无需再等宗亲通传三月书信,历时即可继位登基。
      
      可,他败了。
      
      所以,皇帝陛下不得不在下令斩杀了亲儿亲孙之后,欢心愉悦地去参加自己的生辰宴。
      
      天色渐沉,长灯蜿蜒。
      
      明黄的仪仗从明德殿一路去向那最热闹的角落。
      
      凉月和凉霄安静站在廊下转角,临水花苑的丝竹管弦之乐与盈盈笑语之声随着夜风缓缓弥散。
      
      “你听,他们多开心。”站在最光明的宴堂,接受着恭维赞赏,就算这片热闹不过是虚与委蛇,浮梦一场,可又有什么重要?
      
      凉霄眸中的贪恋和势在必得在满夜华光之中无所掩饰。
      
      “去看看?”
      
      话音落下,凉月感觉腰上一凉,人已跃空而起。
      
      凌霄扶着她,飞上那最高的楼宇屋顶,宴会景象一览无余。
      
      舞台中央,是西陇王敬献的胡女舞姬在清歌飞旋,高扬的音律直冲云霄,如朵朵盛世烟花在九空绽放,美不胜收。
      
      但宾客似乎早已司空见惯,举杯寒暄,热烈交谈,只在乐声骤停时含笑鼓掌。
      
      凉月也看了一眼就将视线移到远处暗淡宫门下。
      
      光影明灭,一道消长影子缓缓越过灯下门廊。
      
      紫色华服在衣角勾着淡色银莲,剪影般的侧颜宛如一块无瑕美玉,摇曳灯火下,只静静站着,丰姿孤洁,神韵疏冷,染身清华。
      
      凉霄顺着她看去“那是南王。”从出生起就被国寺预言,弱冠必入空门的佛家皇子。
      
      不像其他寿宴宾客,身后跟随着大批婢女侍从,他似乎总是孤身一人,安静接过门下长史递来的席签,走进前方喧闹。
      
      凉月低垂着眼,目光顺着他向前的身影步步后退,陷入回忆。
      
      她曾看过无数次这样的孤寂背影,也曾无数次心疼这样一个人。
      
      明明有惊才绝章,却被深藏梵刹,满身霜华。于是,用尽手段,背弃所有,也要助他扶摇青云,耀着荣光,目之所及皆为所有。
      
      可,她也败了。
      
      凉月闭了闭眼,越下屋檐,消失夜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