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婚外情为何如此流行?
我和他在一起可以是贪图他的钱,贪图他的英俊和情趣,贪图一点违反禁忌的刺激,但最重要的是我不必对他负任何责任。哪天我对他厌倦了,我会把他还给他老婆,互不拖欠。
内容标签: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婚外情为何如此流行? 我和他


  总点击数: 14924   总书评数:76 当前被收藏数:16 文章积分:3,179,40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迷失都市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42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他和他的爱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在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已经结婚了。
      这未免教人有点失望,因为从那天起,我打算爱上这个人。
      我问朋友,他叫什么名字?他跟他的妻子关系如何?他是不是快要离婚了?
      朋友用奇怪的眼光看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人家夫妻恩爱得很,宝宝都快要满一岁了。”
      我以为每个男人结婚之后都一定会进入倦怠期,外面的女人会有很多机会可以乘虚而入。
      婚外情为何如此流行?
      我和他在一起可以是贪图他的钱,贪图他的英俊和情趣,贪图一点违反禁忌的刺激,但最重要的是我不必对他负任何责任。哪天我对他厌倦了,我会把他还给他老婆,互不拖欠。
      我有很多跟已婚男人交往的经验,慢慢地,我甚至发觉自己只能爱上已婚的男人,因为他们总懂得如何把最好的展现出来,成熟和风度,机智和幽默。他们周旋在妻子和情人之间,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所有事情由他们来处理,我只管享受他们送上门来的柔情蜜意。
      日子逍遥的结果,是到现在依然独善其身。
      但我并不寂寞,每天必有约会,值得安慰。
      要做个全职的坏女人其实很不容易。你必需紧跟时代的步伐,自成一格。跟有妇之夫约会,切勿与他谈公事,他的事业和财政,都是他老婆的管辖范围,与你无关。
      我对于这一切,有足够的心得,所以我不会结婚。
      这个世界到处都有象我这样的女人,终有一天,会出现一个手段比我更加高明的,来抢走我的丈夫。既然结果只得掠夺和被掠夺,不如自力更生,主动出击。
      薇薇是我的好朋友。她已经结婚,并过着自认幸福美好的生活。于是她总劝我改掉这种奢靡而不实在的生活方式。她对我细心讲解女人应该结婚的一百个理由。我当然听得认真,我问她,如果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完整地奉献自己,包括她的人生,她是否同样可以得到这个男人的全部?
      男人总是热爱自由多于热爱自己的妻子,他们永远高呼空间不够,无法呼吸。
      可爱的薇薇并不知道,我现正交往的男朋友名单中,其中一个便是她的丈夫。
      男人最擅长在真假之中制造谎言和假象,不要完全相信他们所说的话,同时也不要对他们说完全的真话。
      世人对于我们这种女人有十分丰富的形容,如小蜜,如二奶,如狐狸精。当然还有更精彩的词。爱情从来都是随兴而行,不必讲求道义,在我招惹有妇之夫的那天开始,我就决定将无耻进行到底。
      不过如果薇薇知道真相,一定会拿着刀子冲上来杀了我,这个毫无疑问。
      我想了又想,最好的解决方法是继续隐瞒,或是彻底分手。
      要跟一个有妇之夫分手并不难。
      我对他说:“你老婆已经在怀疑我了,我们短时间内最好不要再见面。”
      这种时候场面通常十分有趣,有些男人会表现得很干脆,好来好散。有些则比较痴缠,事前事后都要挣扎一番。更有甚者,会反过来咬你一口。
      “为什么突然提出分手?”他对我冷笑:“是因为你又找到了新的目标吧。”
      “是,”我索性承认:“反正大家在一起也不会有结果,不如抓紧机会,另结新欢。”
      “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在你身上,你怎能说走就走。”
      “你也花了很多时间在薇薇身上,最后她选择嫁给你,结果如何?”我有点不屑。
      “你可别忘记,当初是你勾引我在先。”
      “好吧,算是我勾引你,现在我后悔了,我觉得对不起她,所以决定和你分手,这个理由是否足够充分?”
      “哼,”他的语气充满恐吓:“你不怕我把你的事全部告诉她?”
      真是好笑,他竟拿这个来当威胁,我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对他说:“我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别以为你的老婆什么都不晓得,包括你背着她做了多少动作,她都一清二楚,她不说,是因为爱你而已。”
      你看,如果每个男人都似这般,婚姻还能给人多少信心?怪不得大家都情愿做浪漫的单身贵族。
      但世上并非所有男人都会有兴趣去发展一段婚外情。十个男人之中,会有一个比较安分守己,可能是因为他经不起场面,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无能为力。余下的九个,也未必全部喜欢女人,在同性恋观念开放的今天,我们的对手已经超越同性,起码增加一倍不止。
      我不断去参加朋友的聚会,希望可以再次遇上那个人。
      那个第一眼就让我爱上的男人,我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婚姻对我来说,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
      机会终于来临,站在那个光线充足的角落,朋友为我们介绍:“这是森,这是琳。”
      “琳,你好。”他说,并伸出手来与我相握。礼貌而大体的他在我心中魅力无穷,我会不惜一切追求他。
      因为同路,朋友请他送我一程,从来没有一个时候,让我如此感谢那位朋友的自作主张。
      一路上月黑风高,我们相对无言,他的车子送我至家门口,我想尽办法,硬要请他进来喝一杯咖啡,他也还是一味推迟。
      十个男人之中,有九个会出外偷吃,余下一个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他是第十一个。
      他的妻子想必幸福,我满怀妒忌,怨恨地看着他的车子绝尘而去。
      我的朋友搞的是投资生意,森是他的客户,朋友对我说:“琳,死了这条心,他不会看上你的。”
      “未试过怎么知道。”
      “为什么你总以破坏别人的幸福为乐呢?”
      “真正的爱情是经得起试炼的,我只是为他们提供一个考验。”
      “你的观念真有问题,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报应?”
      报应?我当然相信。但电视里面的正义场面都是假的,在现实之中,笑得最大声的通通都是恶人。
      我和森有很多见面的机会,就算没有,我也会制造出来。例如餐厅内的偶遇,于是我们就共进午餐,如果我们在街上“碰到”,我会问他是否方便送我一程。
      这是一种心理暗示,我不断在他的生活中招摇而过,慢慢地,他开始对我的出现习以为常,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真巧,又碰上你了。”他说:“最近好象经常看见你在这里出入。”
      这是因为你经常在这里出入。我说:“是的,托朋友帮忙做做投资顾问。”
      “原来现在的女孩子也喜欢做投资,你的是哪方面呢?”
      他主动邀我上车,我顺水推舟,大方而自然。
      那天之后,我们经常见面,我翻箱倒柜,找些有的没有的问题来请教他,我们慢慢变得熟络起来。他对我印象还算不错,也会经常在我面前提起自己的家庭,他对我全无戒心,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是一个好丈夫,这个不容置疑,我见过他的妻,芸芸众生中的一名平凡女子,怎配得到他的爱。
      我们约会的时间越来越多,每次都有正当的理由。无数次的“巧遇”和“偶然”,他一点也不怀疑。
      我们谈论天气,谈论生活,谈论政治,只要能制造出一个话题,我可以变得更主动更博学。
      我问他,时下都流行婚外情,他如何看。
      他很惊异地抬起头来,反问我:“现代社会讲求的都是自由恋爱,既然已经和自己所爱的人结了婚,为什么还要发展婚外情?”
      我被问得哑口无言,在这方面,我没想到他会是如此纯朴的一个人。
      “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诱惑,男人总是觉得外面的女人比家里的那一个好。”我说。
      他笑了起来,出乎我意料地,这次他并不反驳我。
      我爱上了他的笑容。我知道,我爱上了他。
      接下来的日子,我有更多的机会接近他。他每次看见我都十分愉快,我们一起去听音乐会。他说他的妻子怕吵,有人肯陪他真是太好了。
      我不作声,默默地潜伏在他的身边,我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音乐会还没开始,我和他站在广场上研究这次演出的简章,他说他喜欢听低音的大提琴,因为每次都能令他想起小时候隔壁工匠在锯木头的情景。
      我就在一边笑他。他看着我的眼光一闪而过。
      天空乌云密布,大滴的雨点瞬间掉落。
      我和他走避不及,逃到屋詹下的时候已经全身湿透,我们相视而笑,他把纸巾递过来,我伸出手去,不经意间的触碰令他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在冰凉的雨水下显得特别温暖,我流连不舍。他深深地看着我,那一刻,他明白了我全部的意思。
      所有这一切,他都来不及躲避。
      不只这场雨。还有我。
      那一刻,我们相距那样地近,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生动的脉息,心脏的跳动。
      终于突破了那条界线。
      我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太久太久,我不想错失,也不可能错失。
      天时地利人和,事情发展得十分顺利,我清楚知道,就在那一天,我终于得到了。
      之后的日子里,我和森的关系更进了一步。
      我们之间并没有正式的承诺及仪式,不过所有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我们在公众场合里出双入对,我问:“你不怕让你的妻子看见?”
      “她不会来这种地方。”他有点平淡的说着,事实上,他还不太适应这种关系。
      我们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十指紧扣,我觉得刺激而甜蜜。
      闲暇的时候,他会开着他的车子,陪我在山顶上看风景,我倚着他的肩,就象所有相恋的情侣一样。深夜,他留在我的房间,听我说话,然后在我睡着的时候安静离去。
      我恋爱了,和一个有妇之夫。
      他或许永远也不能娶我,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爱我,就足够。
      就在我享受着这一切的时候,我接到朋友一个紧急的电话。
      他在里面质问我:“你和森之间,到底是几时开始的事?”
      我说:“就最近,怎么了?”
      他气急败坏地说:“琳,你不要破坏别人的家庭!”
      真是让人失望,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我对着他说:“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和我相识的第一天,你就已经知道我是这种人。”
      他说:“琳,我当初把森的妻子介绍给他,看着他们恋爱,看着他们结婚,他们一直都那么的幸福,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
      我越听越有气,凭什么他认为我不能这样做,我对他说:“你错了!我不会放手,当初你把他的妻子介绍了给森,后来也把我介绍了给森,这一切原本就该这样发生!”
      “你简直不可理喻!”他摔掉了我的电话。
      我不后悔。只要我认为值得,我不后悔。
      我依然和森来往。亲密如常。
      森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知道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安,并且自责。每当他心不在焉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些高兴的事,转移他的注意,看到我,他就会开心地笑起来。
      每个周末都是他留给老婆和孩子的时间,但他会抽空打一个电话给我,我听着他的声音,心里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天气转季,我得了轻微的感冒。精神有点不振。
      那个晚上的风很大,我吃了药早早地就上了床,辗转反侧,心神不定,怎么也睡不着。身体发出不寻常的热量,我知道我发烧了。
      神志迷糊地拨了个电话给森,他放下了手上的工作,赶过来看我。
      他检视了一下我的情况,因为我不愿意去医院,他没有办法,只好重新买了药来让我吃下去。我拉着他的手,我说:“森,我想你留下来陪我。”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知道他很为难,因为他有妻子,他有家庭,他有必需回去的地方。
      人在生病的时候会变得特别的脆弱,我哭了起来,他便妥协地说:“琳,你别想太多了,我留下来就是。”
      得到他的承诺,我觉得整个心都棉软了下来,他轻轻地抚过我发烫的额头,哄着我睡觉。
      我带着幸福的想像,沉沉地昏睡过去,我希望每天张开眼睛,都可以看见自己喜欢的人。但是他却不属于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一片空白。
      他还是走了。
      屋子里面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生气。我躺在床上,悲哀地想着,如果我也象其他的女人一样,结婚,生孩子,那么现在陪在我的身边的,将会是名正言顺,可以留下来照顾我的丈夫吧。
      他会爱我,爱这个家,愿意与我共同营造,一点一点地建立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最起码,他不会在我睡着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地离开我。
      虽然早在当初交往的时候,就已经预定必会发生这样的事。每个大家狂欢的节日假期,每个让人期待的黄金周末,在这些热闹的日子里面,他都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而我却只能一个人孤独地享受寂寞。
      因为我没有名份,所以我并不能光明正大地站在阳光底下。
      森对我的态度越来越浮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发呆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他对我说,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森是一个没有机心的人,他不知道,这些话对我来说是多么的讽刺。
      我保持沉默。
      因为我还不想失去他。
      生日的那天,我买好蛋糕等着他的祝福,他看着我吹熄蜡烛,在我微笑的时候,他突然表情一片寂寞。
      “我们分手吧,”他说:“我不会再来见你了。”
      我有点惊讶,轻轻地问:“为什么?因为你的妻子发现了?”
      “不是,”他的声音有点艰难:“对不起,琳,我很喜欢你没错,但我爱的始终不是你。”
      我慢慢放下手里的刀子,心脏象被击中,空洞而疼痛。
      他最后看了我一眼,这是他的决定。
      打开大门,轻轻关上,象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呆呆地看着完好无缺的生日蛋糕,不知所措。
      时间流过去,一秒一秒,象我的生命。必然,无从挽留。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伤心,注定的结局,不是一早就已经想好了吗?我一向很潇洒,来如风去如风,每一段感情,都这般速度。
      好静,随便是谁,来听听我说话吧。
      我无意识地拨了一个电话,朋友熟悉的声音就出现在电话的另一端,我对他说:“你一直都说我会有报应的,现在我被甩了,你可以大声地笑。”
      他果然在那边哈哈大笑,我却哭了起来。
      他呆了一下,没想到我倒认真了。
      “有什么好伤心呢,”他为我叹气:“从你做这一切的时候开始,就该设想有一天会遭遇这种后果,你以为做人家外面的女人容易?永远无法理直气壮,事事做人后备,我早说过没有人会对你真心。”
      他说的全部都是事实,是我一意孤行,一错再错。根本无法阻止自己。
      为什么会特别喜欢人家的丈夫,因为觉得做人情人永远胜于做人妻子,哪个做情妇的不是千娇百媚,风流跌宕,我才不要夜夜看着时钟,精神恍惚地等着不知何时归来的爱人。
      然而,即使我成功地迷惑了一个又一个的有妇之夫又如何,真正的好男人不会轻易上你的当,被你引来的却又不是你想要的好男人。
      如此矛盾。
      朋友在电话里说,琳,你应该醒了,不要再做这种伤害自己伤害他人的事。
      我很迷茫,到底是我选择了这种方式,还是这种方式选择了我?每一次的失败,令每一次的我心力交瘁。
      我知道自己逃不掉,只要我还会爱上有妇之夫,我想要的一切,永远属于另一个女人。
      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爱。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