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洋娃娃成精了

作者:溪桥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晋江文学城原创

      从超市出来的堇澄拎着两大袋子零食以及埋在零食堆里不出来的茶茶,慢吞吞往车库走。
      
      秋风吹过颊边带起丝丝凉爽,吹起了堇澄额边的碎发,也吹散了耳尖的灼烧感以及心底的燥意。
      
      “哎小不点。” 堇澄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想法,“你刚刚是不是说最喜欢我?”
      
      享受着被零食包围着的幸福的茶茶闻声迷茫地看向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突然间问这个问题。
      
      她困惑地抓抓头发,随即粲然一笑,“对哦!我最喜欢你,我跟你天下第一好!”
      
      反正不管他问什么,吹就对了。天大地大,饭票最大。
      
      不过她也没撒谎,她最喜欢的确实堇澄,谁对她好她心里记得清清楚楚的呢。
      
      堇澄握紧了手里的塑料袋子,抿紧了唇,不让自己泄露出一丝笑意。他直视前方别扭着声音嘟囔道,“切,花言巧语,肉麻死了。”
      
      茶茶:?
      
      她伸出小脑袋担忧地看他一眼,他怎么好好的突然脑子有点不正常?不是他非要让她吹他的彩虹屁,怎么吹着吹着他还不乐意了。
      
      “人类可真复杂呀。” 茶茶叹息一声,缩回自己不够用的小脑袋,再次投入零食堆的怀抱。
      
      还是她的零食好,嘤。
      
      堇澄敏锐的捕捉到她的吐槽,他颠了颠手上的袋子,把里边的茶茶晃的七荤八素,才满意停下动作,“小样儿,还敢说我。”
      
      眼冒金星的茶茶:我可真是太难啦。
      
      心满意足的堇澄带着同样心满意足(?)的茶茶去停车场取了车,一路疾驰开回了家。
      
      ——
      
      回到家后,堇澄正打算把零食放起来,却遭到了茶茶的阻挠。
      
      他每拿起一袋零食,茶茶就像是一块膏药一样贴在零食袋上,紧紧抱住不撒手。
      
      “喂,你干嘛。” 堇澄拎起袋子左右摇了摇,挂在上边的茶茶也被迫随着左右摇晃。
      
      她白嫩的脸蛋贴在有些凉的外包装上,微微有些变形,声音也变得含糊不清,“我不要和我最爱的宝贝分开!”
      
      堇澄:“?” 刚刚在超市门口还说最爱的是我,结果转眼你就有了别的宝贝:)
      
      呵,渣女!
      
      他无情地扣下抱着一袋饼干不撒手的茶茶,把她扔进沙发里,趁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将所有的零食都锁进了零食柜。
      
      欺骗了我的感情还想吃我买的零食?啊呸。
      
      深陷在柔软的沙发中的茶茶扁扁嘴,超有骨气,“哼,不吃就不吃,我去看小羊。”
      
      然后气呼呼从沙发上爬下来,一蹦一跳地跑去开电视,路过堇澄时还给他做了一个鬼脸,“略~”
      
      堇澄扬眉,撸起袖子作势要抓她,“小东西还挺张狂啊你。”
      
      “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啊—” 以为他真的要抓她揍一顿的茶茶尖叫一声,慌不择路地往沙发那里跑。
      
      “咚”
      
      茶茶慌里慌张根本没看路,一个不小心撞到沙发,在力的相互作用下弹在了地毯上,“呜。”
      
      她双手捂住被磕蒙的头,委屈巴巴地看向堇澄。
      
      “你说你急什么。” 堇澄又心疼又好笑,他小心翼翼地捧起眼睛里含着泪的小哭包,指腹轻柔地抚在她的额头上,整个人温柔的不行,“疼不疼?”
      
      茶茶摇摇头,抱住他的手指,声音软软的,“不疼。”
      
      “我是不会疼的哦。” 前一秒还委屈的不行,后一秒嘚瑟的本性就暴露了。她眼眶里盈满的泪水顷刻间消失,眸间满是骄傲。
      
      堇澄突然沉默,这一点他可是深有体会。
      
      “那你可真是棒。” 良顷,他咬着后槽牙道。
      
      显然他想到了某天晚上并不愉快、甚至可以称为惊悚的回忆。
      
      “还好,还好。”
      
      茶茶很有自知之明,见他一脸咬牙切齿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又捅到马蜂窝了。她双手背在身后,心虚的眼神到处乱瞟,结结巴巴地讪笑道,“也、也就一般般棒……”
      
      堇澄轻呵一声,指间轻戳她的脑门,直到她站不稳地左摇右晃才放过她,“哼,你还挺谦虚。”
      
      茶茶直觉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会有危险,她装傻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拍拍肚子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哎呀,我的肚肚刚刚好像叫了?”
      
      “它是不是饿了?” 她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
      
      堇澄一时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他是该说她聪明了知道转移话题了呢,还是该笑她这种时候都忘不了吃?
      
      跟她对视数秒,堇澄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他把她放到茶几上,木着脸站起身往厨房走,第无数次感叹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祖宗,还是个只能宠着供着的小哭包。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茶茶露出得逞的笑容,嘻嘻,她可真是太聪明了,一下子就想到了办法。小橙子真是笨笨的,这么容易被她骗过去了~
      
      以为自己的演技真的很棒的茶茶心情很好,就连桌子上摊开的平时觉得十分碍眼的课本也变得不那么讨厌了。她假装没见到般踩过书页,哼着不成调子的儿歌,熟练地打开电视机。
      
      安静的客厅忽然充满童趣的声音,茶茶抖着小脚看得欢快,“快抓住这只小肥羊,呲溜。”
      
      屏幕里的抓捕战看得她紧张兮兮,能不能成功吃到羊就在此一举了!
      
      “叮咚—”
      
      茶茶正看到高-潮处,突然听到门铃响起。
      
      她头也不回地对厨房里的堇澄喊道,“小橙子,有人在敲门。”
      
      喊完她才意识到关键问题,她好像不能见人?
      
      “糟糕!” 茶茶一手拍在额头上,动作极为灵敏地从茶几上滑下来,轻车熟路地爬进沙发底下。狭小的空间让她的安全感爆棚。
      
      最近跟堇澄生活在一起太过舒心,她从不需要担心被发现之类的问题,导致她都忘记了她是一个不能见人的洋娃娃。
      
      厨房的堇澄听到茶茶的声音立刻放下手里的菜,围裙都来不及摘就匆匆跑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沙发底下异常显眼的白色裙角。
      
      “……” 警惕性挺高,就是智商不太行。
      
      他边摘围裙边往门口走,路过沙发时斜了一眼她的藏身之处,语气平淡,“某人的裙角掉出来了。”
      
      余光里突然出现一只鬼鬼祟祟的小手,试探性地伸出来,然后捞起地上多出来的裙角就往里边拽。一串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毫不拖泥带水。
      
      行吧。堇澄唇角忍不住上扬,可爱即正义。
      
      随即敛了笑容打开门,有些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的脸庞出现在他面前。
      
      他的母亲纪女士。
      
      “妈,你怎么来了。”
      
      纪秋池手上还拎着刚买回来的菜,听闻堇澄的话嗔怪道,“怎么,我还不能来看看我儿子了?”
      
      “我可没说。” 堇澄无奈道。然后让开身子给她腾出路来,“您先进来。”
      
      她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絮絮叨叨,“这都几点了你还没吃饭,是不是又打游戏了?”
      
      “说了多少次,再怎么喜欢也不能忘记吃饭,你看看你都瘦了。”
      
      “我在做了。” 堇澄摸摸鼻子,跟着她往里走。
      
      “……”
      
      两个人的声音逐渐远去,藏在沙发底下的茶茶小心探出一个头,观察这个说话轻声细语的堇澄的妈妈。
      
      她好温柔,也好优雅哦。茶茶满脸羡慕。
      
      至于她怎么会知道这么文艺的词语……
      
      还多亏了堇澄一直以来的严格监督,终于让茶茶成功摆脱了小文盲的称呼。
      
      ……
      
      并肩做饭的母子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默。
      
      良久,纪秋池突然开口了,“小澄,我代你爸就之前对你说过的话道歉。”
      
      “你爸他的确古板,性格也很强势,这些年也做了不少错事。”
      
      “我不想为他开脱,他确实做的不对,也确实对不住你。”
      
      堇澄皱起眉头,“妈……”
      
      “你听我说。” 纪秋池的眼眶红红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不仅仅是他,我也同样没有尽到一个母亲应该做的责任,所以这几年都有在尽力弥补。我知道我做的这些都太迟了,你怨我我也没有任何怨言。”
      
      “我不怪您。” 堇澄打断了她的话,他确实不怪她。或许小时候不懂事时会怨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不要他,为什么不来看他,但是长大之后他就不会再有这种情绪了。
      
      或许是他性格如此,也或许是他天生薄凉。
      
      纪秋池闻言却哭的更伤心了,她宁愿他怨她、恨她,也不想他现在对她这样疏远。
      
      “我会跟他离婚的。” 她擦干眼泪,“我们已经够不负责任了,我不想你之后的人生还要被人指手画脚。”
      
      “你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我相信你,你知道你想要什么,你会过好你自己的生活。”
      
      堇澄愣住,他没想到她能做到这种地步。她跟堇长风的感情很好,结婚二十多年,他们依旧如胶似漆,感情如初。
      
      所以乍一听到她要跟堇长风离婚,还是为了他,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没有必要这样做。”
      
      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冷静开口,“这是我跟他的事情,与您无关。”
      
      纪秋池除了前十三年没有管他,之后把他接回去的这些年里对他一直都很好,也很用心。他能感觉到她的真心与愧疚,所以他虽然对她并不热络,但心里是认她的。
      
      而且堇长风虽然对自己颇有成见,但对她可以称得上是百依百顺。也就是因为自己,才让这一对恩爱的夫妻总是吵架红脸。虽然大多数都是纪秋池吵,堇长风沉默听着。
      
      “小澄……” 纪秋池的眼泪流的更欢,她的孩子真的长大了,外人都说他桀骜不驯,但是在她看来他真的太乖、太贴心了。
      
      堇澄递给她一张纸巾,“别哭了,快去吃饭吧。”
      
      “好。” 纪秋池吸吸鼻子,她是想好好跟他说的,但说着说着就激动了,一激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在她儿子面前哭的这么惨,好像是用苦肉计逼迫他原谅自己似的。她收拾好自己,重新挂上温婉的笑,跟他一起把菜端出去。
      
      ……
      
      茶茶百无聊赖地扣着地板上的小缝隙,竖起耳朵听他们谈话,奈何距离太远,她只能看到他们的动作,怎么也听不清谈话内容。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趴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的口水都快要把别墅淹了。堇澄妈妈做的饭太香了,茶茶饿的想啃地板。
      
      终于,她听到了天籁般的声音,“妈妈就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堇澄送纪妈妈出了别墅,目送她离开。等她的车子彻底远去后才关上别墅大门。
      
      他转身看向茶茶钻的洞里,却意外地发现她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跳出来嚷嚷着饿。
      
      “你不饿啊。” 不应该啊,这不符合她吃货的性格。
      
      话音刚落,一只手颤颤巍巍从沙发底下伸出来,伴着她虚弱发闷的声音,“小橙子,救命,我没有力气了……”
      
      堇澄:……倒也不至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茶茶(虚弱状):小橙子,我快饿死了……
    堇澄:? 小东西戏挺足啊
    再次球球收藏和营养液~啾啾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