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洋娃娃成精了

作者:溪桥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晋江文学城原创

      和好的两人并肩躺在床上,茶茶两条洁白笔直的小腿翘起,她掐着饿瘪的小肚子眼巴巴瞅着他。
      
      堇澄默然,本来已经答应了茶茶今晚给她做红烧排骨和番茄鸡蛋面,奈何刚刚一番争执后已经很晚了。
      
      “很晚了,红烧排骨没办法做了。” 他嗓音温柔地说出残酷的话。
      
      茶茶原本晃晃悠悠的小脚顿住,她震惊抬脸,水润的双眸中尽是不可思议。
      
      “你说过回来给我做的!” 她控诉道,“做人不可以撒谎。”
      
      合着不给她做就不是人了呗。堇澄失笑:“红烧排骨做不了,番茄鸡蛋面倒是可以做。”
      
      得到想要的答案,茶茶一下子跳起来:“耶,小橙子天下第一好!”
      
      虽然少了一种,但是只要能吃到,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堇澄将她速度极快的态度转变看在眼里,默默给她比了一个大拇指:不愧是你,真·变脸大师。
      
      茶茶很自觉的顺着他的大拇指爬到他的肩膀上,美滋滋地等着他带着自己去吃好吃的。
      
      “啧。”
      
      堇澄轻瞟一眼已经乖乖坐好的茶茶,认命地叹一口气,代步工具什么的,他早就习惯了。
      
      *
      
      第二天一早,在茶茶还在呼呼大睡时,堇澄已经背着书包去学校了。
      
      没有人能够逃脱去上学的命运,哪怕他是学校的扛把子。
      
      堇澄把书包放好,左际川和林子苓就围了过来。
      
      “澄哥你怎么回事,怎么这几天都不见人影?”
      
      左际川把自己的椅子拖过来放在堇澄左边的空桌子下,他坐在他旁边一脸伤心:“是不是感情淡了?还是你在外边有别的狗了?”
      
      林子苓赞同点头,撇嘴道:“咱们还是不是天下第一好了?”
      
      “滚。” 堇澄嫌弃地给他们一记眼刀,家里那个说跟他天下第一好的时候那么可爱,怎么他们一说就这么油腻?甚至还有点恶心。
      
      “说真的。” 左际川摆正脸色,“你最近成天窝在家里,不无聊吗。”
      
      “今天晚上去SOUL玩?”
      
      SOUL是堇澄名下的一家清吧,也是他们最常去的。
      
      堇澄一只手撑着额角,神色困倦,懒散道:“不去。”
      
      家里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粘人精,他哪里有时间出去。
      
      “不是吧澄哥,干嘛整天闷在家里?家里真有娇花了啊?” 左际川贱笑道。
      
      堇澄挑眉,唇角微勾:“你猜。”
      
      娇花没有,小祖宗倒是有一个。
      
      左际川完全没当一回事,谁都可能会养娇花,唯独堇澄没可能。就他这狗脾气,只会把娇气死。
      
      他跟林子苓两个人排排坐,把下巴磕在课桌上猛男撒娇:“去吧澄哥,去玩会儿呗,咱们可以早点回来啊。”
      
      三个人说话间,突然插-进一道娇柔的女声:“堇澄,你要不要参加运动会?”
      
      被打断的左际川和林子苓两个人有点不开心,转头看向来人。
      
      白婧一头黑色长发被卷成大波浪,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及膝的校服裙被改成膝盖上七八公分,白皙的长腿格外惹眼。
      
      她顶着三个人看过来的视线脸颊微微发红,抬手将耳边落下的一缕长发挂在耳后。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将刚刚的话再次重复道:“三千米还没有人报名,堇澄,你要不要报名?”
      
      “你什么时候见澄哥参加过这种活动啊?” 左际川看到是班花倒是没了不快,笑嘻嘻地问她。
      
      白婧并不理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堇澄,眼睛里满是期待。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左际川不在意地耸耸肩,对堇澄递过去一个调侃的眼神。
      
      堇澄坐直身子,手机在他指间旋转,神色不复刚刚的随意,他冷淡道:“不参加。”
      
      白婧肉眼可见的失落,眼睛里的光芒暗下来,随即不死心道:“班级里只有你没有参加了,你要有一点班级荣誉感呀。”
      
      “报一个吧。”
      
      堇澄眉心微蹙,有些不耐烦,她是听不懂人话?
      
      “澄哥不参加比赛但是会来看啊,都一样。” 左际川怕堇澄太直接,不给面子把班花气哭,便打着哈哈道。
      
      堇澄没有说话,他突然想到家里那个从来没有出过门的小东西,适当的带她出来透透气也不错。
      
      见他没有反驳,白婧这才没有继续纠缠。她也不是非要让他报名,只不过是想跟他搭几句话。现在他居然要来参加运动会,完全是意外之喜。
      
      她的目光在堇澄身上流转,没敢再停留,抱着登记本子转身离开。
      
      等白婧回到座位上,她周围的小姐妹们一下子都围过来:“怎么样怎么样,他同意没?”
      
      “他没报名,但是会参加。”
      
      “哇,不愧是婧婧,你一出马就连校霸都没办法拒绝。”
      
      “就是就是,那位什么时候参加过这种活动啊,婧婧你太厉害了。”
      
      白婧矜持的笑着,并没有说出他根本不是因为自己才答应的。
      
      另一边——
      
      “我就那么一说,你不会真要参加吧?”
      
      左际川完全没想到他就随口一说应付人的话,堇澄居然真的要去。
      
      “嗯。” 堇澄无所谓地点头,小东西那么不喜欢学习,多带她来学校这种学术氛围浓厚的地方熏陶熏陶也好,省的整天只知道看那些幼稚的动画片。
      
      左际川撇嘴:“运动会有啥好看的,还不如去酒吧呢。”
      
      “我爱学校。” 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中,堇澄淡定道,“我爱学习。”
      
      左际川,林子苓:?
      
      ——
      
      茶茶自堇澄从学校回来就一直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时不时摸向小肚子,其中意味再明显不过。
      
      “还学会委婉地要饭了?” 堇澄被她锲而不舍的吃货精神逗笑,他指了指桌上缺掉一个角的菠萝包,“你不是刚吃过?”
      
      “这个是零食,不管饱的。”
      
      茶茶选择性遗忘她当初靠零食度日的时候,她早就想上了没有吃到的红烧排骨,吸溜着口水:“我想吃肉肉。”
      
      堇澄看她那馋样只觉得好笑:“你们洋娃娃都这么能吃吗?”
      
      “我也不知道,我没见过别的洋娃娃。”
      
      她一点也没觉出他是在嘲笑她,认认真真回答完他的问题,用眼神无声催促:快给我做肉肉!
      
      “好好好,这就给你做。” 他完全没有办法拒绝一个可爱精的撒娇。
      
      ˉ
      等茶茶啃完最后一口肉,堇澄又带着她学习了一会,这才放她去睡觉。
      
      等回到自己的卧室,茶茶艰难爬上床,背靠着枕头,顶着头顶上的天花板长吁短叹:吃完饭就被逼着学习,她都要消化不良了呜。
      
      看了许久,她眨眨微涩的眼睛,回过神来。
      
      她现在一点也不困,甚至还很精神。回味起晚上吃的小排骨,已经消化完的胃里发出咕咕的叫声。
      
      “又饿了。” 茶茶反应迟缓地低头看了一眼肚子,小声嘀咕道,“都怪你不争气,每次只能装那么一点。”
      
      胃里再次穿来响亮的叫声,似乎是在抗议,茶茶连忙捂住:“好了好了别叫了,这就去带你吃还不行。”
      
      “真是拿你没办法。”
      
      她一边安抚自己惨叫的肚子,一边鬼鬼祟祟地往外走。路过堇澄房门时还煞有其事地解释道:“可不是我要偷吃的哦。”
      
      她指了指自己腹部,谴责道:“都是它一直叫,害我睡不着,所以我才来的。”
      
      该走的流程走完了,茶茶心安理得地溜进厨房。
      她打开冰箱门,排骨的香味再次盈满鼻间:“还是好香哦。”
      
      透过昏暗的冰箱光,小小的娃娃抱着一块快有她一半大的排骨啃的津津有味。
      
      ……
      
      吃了半天其实也只吃了一块的茶茶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吃饱喝足,该回去睡觉啦。
      
      她走到冰箱边拉住门边,伸腿够下边的小-梯-子。不料刚吃过排骨的手上沾了油,一个没拉住,直接从冰箱里掉了下去。
      
      “呀。”
      
      突如其来地黑暗让茶茶不适地眨眨眼睛,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黑?
      
      她有些不解,她虽然没有开灯,但是冰箱灯的亮度足以让她看清了,怎么现在突然没了光?
      
      茶茶想揉揉眼睛,一抬手却发现空空如也。
      
      “我的头呢?”
      
      她摸着空荡荡的脖颈,终于明白自己为啥会觉得黑了——冰箱的高度太高了,她摔下来居然直接头身分家了。
      
      无头茶茶站在原地非常苦恼:“我看不到我的头在哪里……呜。”
      
      她的眼睛努力睁大,想要看清自己孤独的头颅到底滚到哪里去了。
      
      借着微微透过来的极为微弱的光,她总算辨认出熟悉的流苏:“我知道啦。”
      
      在桌子底下。
      
      她一步步摸索过去,掀开桌布,果不其然被桌子底下小脑袋看到了。
      
      茶茶抱起头想要自己安上,却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动作,单凭她自己根本没法完成。
      
      “还是要麻烦小橙子了。” 她双手把头搂在身前,让它看路。
      
      ——
      
      堇澄回房间之后又直播了两个小时,等他下播之后都已经快要十二点了。
      
      他匆匆洗了澡,疲惫地倒在床上酝酿睡意。
      
      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他闭着眼睛等她大晚上的过来要做什么。
      
      “小橙子,快帮帮我。” 茶茶扯扯他的袖子道。
      
      “嗯?”
      
      堇澄懒懒睁眼,“怎么……操!”
      
      他瞳孔骤缩,话都来不及过脑子便脱口而出,心脏都停顿了一秒。
      
      只见月光下,身着白色睡裙的无头娃娃跪在他床边,怀里还抱着一颗头颅,在月色的映射下脸色惨白,脸上圆溜溜的眼睛还在眨呀眨。
      
      “我的头摔掉了,我自己安不上。”
      
      茶茶没察觉到自己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多大的冲击。见他没有反应还以为他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小橙子你快帮帮我。”
      
      听完她的话,堇澄终于回过神来。
      
      他生无可恋地用手挡住眼睛,感受着胸膛里剧烈跳动的心脏和背上的冷汗,整个人陷入绝望:
      
      如果他有罪,请让法律制裁他,而不是派这个小混蛋来折磨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堇澄:无头女-尸找上门?
    ★感谢“℡沫兮?”和“害羞的大船”小天使的营养液!么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