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洋娃娃成精了

作者:溪桥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晋江文学城原创

      他一直对电竞很感兴趣,也很有这方面的天赋。
      
      但在他看来是兴趣是信仰的电竞,在堇长风看来却是不学无术,不务正业。
      
      在他高一那年他报名了一场电竞比赛,并为此训练了许久。那一段时间他真的很辛苦,不仅要进行高强度的训练,还要兼顾学业,每天忙的天昏地暗。
      
      但其实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因为很充实,可以让他忘掉一切不快。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过的忙碌又充实,期待又自信。
      
      比赛的日期一天一天临近,终于到了他等待已久的日子。
      
      然而堇长风又怎么可能任由他寄予厚望的儿子去参加什么狗屁游戏比赛?
      
      -
      
      “开、门。” 堇澄的声音冷的好像是寒冬里的冰雪。
      
      门外传来堇长风的怒斥,“那个什么破比赛你想都别想!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沉迷游戏的不良少年?我堇长风的儿子绝对不能成为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
      
      “堇长风,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这是他第一次以这样的语气对他讲话,充满嘲讽,带着怨气,“就凭那可笑的血缘关系?”
      
      堇澄从来不会对他们露出一点柔弱,他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个乞求他们怜爱的小可怜。
      
      但此时此刻,他彻底爆发了。
      
      他盯着紧闭的房门一字一顿:“主动抛弃我的是你们。缺席了我生命十多年的人,凭什么一出现就可以这么轻描淡写的来插手我的人生?”
      
      堇澄很少会哭,因为他从小就知道,哭是没有用的。
      
      他没有温柔的母亲为他擦拭眼泪,也没有伟岸的父亲为他遮风挡雨。
      
      他的眼泪只会让已经年迈苍老的外婆担忧焦急。
      
      所以他不能哭,他必须坚强,必须强到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他。
      
      哪怕是他的父亲。
      
      堇澄尚且稚嫩脸庞上是不符合年龄的隐忍与阴霾,冷凝的眸子里却似有一层水雾,下一秒被他用力眨去,他双拳攥的死死的,嗓音有些微微的嘶哑:“像之前的十几年一样就好,我不需要你们自以为是的爱,完全不需要。”
      
      不是所有的遗憾都能弥补,也不是所有错误都能被原谅。
      
      堇长风听到他最开始似乎隐含控诉的话时顿时哑口无声,他强势的语气染上迟疑:“当初我们也是有苦衷的,还不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
      
      他越说越顺,到最后越来越理直气壮:“要不是我和你妈妈的努力拼搏,你哪能过上这么优渥的生活?哪能想买什么买什么?”
      
      堇澄讽刺的勾起唇角,看吧,他总是这么自以为是,永远不会听取别人的意见,永远都这么以自我为中心。
      
      他懒得听他自我感动的话,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半个小时,时间有点紧,但也不是完全不能赶上。
      
      二层楼的高度对他来说并不高,他轻而易举地翻下阳台。
      
      堇长风所在的长廊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爬下楼的一举一动,然而他看得到摸不到,除了怒吼别无他法。
      
      于是堇澄在他“你要是敢踏出这个大门,以后就别说你是我儿子”的愤怒叫嚣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堇家。
      
      -
      
      或许是天意,连老天也不想让他成功参加这场比赛。
      
      剧烈的碰撞,漫天的血色,强烈的晕眩感,刺耳的鸣笛声,最终通通化为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他最终还是与比赛擦肩而过。
      且因为车祸受伤,他不得不休学一年。
      
      也是在这一年,他与堇长风的关系彻底陷入冰谷。
      
      ……
      
      思绪杂乱纷飞,堇澄沿着空无一人的柏油马路前行。
      
      今夜的夜空似乎格外好看,星星点点的繁星点缀在广袤的天空中,月色沉沉如水,连晚风都是温柔的。
      
      他突然很想见他的小洋娃娃,很想很想。
      
      *
      晚上九点钟才回到家的堇澄一进门就发现茶茶依旧沉迷于电视中,看架势恨不得钻进去。
      昏暗的客厅明明灭灭,她居然连灯都懒得开。
      
      堇澄眉心微蹙,打开了客厅的灯。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客厅,也惊醒了忘我的茶茶。
      
      她回过头看到堇澄还站在玄关一动不动有些好奇,“你怎么还不进来?”
      
      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一句,还不等听到他的回答,就率先别开头,继续看她的小羊们。
      
      堇澄薄唇抿成了一道直线:“一整个下午加上一晚上,你数数你已经看了多少个小时了?”
      
      “我再看一会嘛~” 茶茶头也不抬,熟稔地跟他撒娇。
      
      堇澄想说什么,又被他努力压下。现在他的情绪不太对,他怕他吓到她。
      
      良久,他才压抑着情绪开口:“最后半个小时,等我再出来之后,我希望你已经自觉把电视已经关上了。”
      
      茶茶并没有意识到不对,也没有听进去,她下意识点头:“嗯嗯嗯。”
      
      堇澄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身回了卧室。
      
      “啪。” 浴室门闭合,堇澄靠在浴室冰凉的墙面上,双眸紧闭。
      从花洒喷出的水流浇在他的发顶,顺着额头,鼻骨,唇瓣,下巴……往下滴落。
      
      他摁住胀痛的额角,思绪有些混乱。堇澄捧起一捧水扑在脸上,让他清醒过来。他压下杂乱的思绪,开始认真洗澡。
      
      等他洗好后刚好半个小时。
      堇澄从卧室出来走向客厅去看茶茶,却发现她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哪怕一点。
      
      被强行压下去的怒火再次浮上来,他还是忍住了:“茶茶,关掉电视。”
      
      “……” 没有反应。
      
      他没再多说,冷着脸抢过被她紧紧护着的遥控器,自己动手按下了开关。
      
      “我不要关,我还要看一会。” 茶茶有些不开心,跑过来想要抢走他手上的遥控器。
      
      堇澄高高举起不让她碰到:“十个小时了,你的眼睛不想要了?”
      
      “我就是要看!” 茶茶赌气大声道,“我才不要你管!”
      
      她被逼着学习了一周,每天学习认字,在他去上学的时候她还要写他留得作业,都没有时间看电视了。
      
      今天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一下,再加上看了这么久她也有些入迷了,所以一时调整不过来状态。
      
      “不要我管?” 堇澄僵了一瞬,有那么一瞬间差点控制不住情绪,他冷笑一声,“不让我管那你想让谁管?”
      
      “反正就是不想让你管!”
      
      “行,是我多事了,我就不该管你。” 他冷凝着脸将手里的遥控扔回沙发上,看也不看茶茶一眼,转身回了卧室。
      
      房门与门框的碰撞间,发出了些许噪音。
      哪怕只是一点点声音,心不在焉地茶茶也被吓得身体微颤,她彷徨地站在茶几上,望着紧闭的房门手足无措。
      
      后知后觉的洋娃娃终于意识到:她好像说错话了……
      
      电视屏幕上还播放着她最喜欢的动画片,可是她却再没有心思看了。
      
      茶茶懊恼地拍在自己卡机的小脑袋瓜上,有些沮丧。
      自己吃他的穿他的住他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用的他的,霸占着人家的东西还大声吼他,还说不让他管自己。
      
      她真是一个坏娃娃。
      
      她不应该那样对他的。
      茶茶愧疚地低下头,她不是一个逃避责任的娃娃,她得去找他道歉。
      
      -
      
      负气离开的堇澄把自己摔在床上,手臂横在头顶上方。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不知过了过久,他发出一声短促的笑。
      
      “呵。”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像个小学鸡似的和一个洋娃娃吵架。
      
      他刚刚应该把她吓到了。
      
      但是他可以接受她跟他吵跟他闹,唯独不能接受她跟他撇清关系。她刚刚脱口而出的“不要你管”让他心脏都停了一瞬。
      
      气是真的气,但一想到她可怜巴巴独自在客厅,他又心疼。
      
      “真是个小祖宗。”
      
      堇澄揉了把脸,刚想起身去看她,就听到咔哒的开门声。
      
      肯定是洋娃娃。
      
      他维持着单手盖住脸的姿势,停下了动作,先看看她要做什么。
      
      -
      
      茶茶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探头探脑往里张望,终于在大床上看到了堇澄。
      
      她眼睛一亮,噔噔噔冲他跑过去,却发现他捂住了眼睛。
      
      茶茶趴在他的颈边,心中被惊慌填满,他这是被自己气哭了?
      
      “小橙子,我错了,你别哭了好不好?”
      
      她软着声音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气你了。”
      
      “你原谅我叭。”
      
      她居然以为自己哭了?堇澄差点笑出声,还是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才勉强没有露出破绽。
      
      至于“不惹他生气”这句话,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绝对不可能。
      
      堇澄没吭声,甚至还配合地耸动了两下肩膀。
      
      茶茶果然更着急了,她拉着他的衣角:“我说的都是真的!”
      
      说着还悄悄把头伸到他手掌和鼻骨的缝隙处,想要看看他哭的有多惨。
      
      “刚刚我不应该说不让你管的,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说了。”
      
      “真的?” 堇澄压低了声线。
      
      茶茶见他终于舍得搭理自己了,赶紧端正坐姿,举起三根手指放在耳边:“嗯嗯,我发誓!”
      
      听到自己想听的,堇澄放下手掌。深邃平静的瞳孔里哪有半分湿意。
      
      “反悔是小狗。” 他故意激她。
      
      知道他没哭,茶茶一直紧提着的愧疚之心可算是放下来了。
      她撅着嘴气鼓鼓道:“我可是有信誉的洋娃娃,才不会反悔。”
      
      堇澄勾唇一笑,“暂且相信你。”
      
      “我也有错,之前过于激进,给你布置的课业太繁重了,我以后会适度的。”
      
      茶茶没想到居然还会有意外之喜,她的小脑袋一阵狂点:“太好了!”
      
      “不过……”
      
      堇澄话锋一转,给过于激动的小洋娃娃泼了盆冷水:“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看电视的时间,不可以超时。”
      
      “就算你是洋娃娃,也要爱护眼睛。”
      
      “好喔。”
      
      茶茶并不失落,能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已经很满足了。要知道在之前一周里,她有时甚至都没时间打开电视机。
      
      “那我们是不是和好了?” 她怯怯地问道。
      
      她湿润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不安与期待,堇澄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只想把她想要的一切都给她。
      
      “嗯,和好了。” 他哪里舍得真的与她置气。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茶茶不再拘谨不安。她抱住堇澄的脖颈软软地撒娇:“我以后不会再任性了,你也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果然吓到她了。
      
      堇澄指间轻抚过她的脊背,低声轻哄,“对不起。”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必然会有不愉快的时候,但是相互磨合之后,就能更好的在一起啦~
    ★就让茶茶撒个娇,球球小天使们的收藏评论和营养液啦~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