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脚下

作者:八月薇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赵景藩望着面前这个名字很有些古怪的人。
      因为竭力自制,无奇没有说话,可很明显的她的眼睛在代替她说着话,而且那些话一定不怎么好听。
      她眼中闪烁着光,极亮,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双眼里燃烧,她大概是想用这道光刺痛刺伤他、甚至把他毁灭。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种光,赵景藩的喉咙里有一点点痒。
      
      他当然感觉到无奇的敌意,但他非但不怕,反而很有点期待,甚至想在这滚滚燃烧的敌意上火上浇油。
      
      “怎么,生气了?”他挑了挑眉,可惜这顽劣的表情给精致的蝶翼面具挡着,赵景藩问:“你想怎么样,你又能怎么样?”
      
      满满地挑衅,就差说一句“来打我啊笨蛋”。
      
      “你……”无奇的爪子已经抬起到腰间了。
      
      “本主子怎么样?”他负着双手,完全没意识到什么似的、摆出一个玉树临风的很适合被打的姿态。
      
      几乎就在想要孤注一掷跟对方撕一场的时候,无奇转头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
      
      如果可以她当然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个小子,让他知道生命是不可以给随意践踏的。但无奇却又明白,这可不是什么鸳鸯蝴蝶派里的男亲女爱卿卿我我,一时冲动的代价,就是她很可能成为被践踏的下一个。
      
      何况,不能做无谓的牺牲。
      
      无奇狐疑地扫了眼赵景藩,转身毫不迟疑地走向地上的尸体,她得看个清楚。
      事情突如其来,加上对此人的先入为主,让她轻易地相信了他的话也知道他的确干得出来,但是……她觉着哪里有点不对。
      
      还没走近那所谓尸首,无奇就明白了。
      是假的。
      
      那根本不是什么人,而是粗粗略略弄成人形的什么麻布袋子,但是在这半夜三更乌漆墨黑的时候,楞眼一看当然可以以假乱真。
      
      无奇发现后,回头看向赵景藩。
      
      这厮怎么……是跟自己开玩笑吗?
      她半拢着小拳头,中长的指甲在掌心轻轻地刮了两下,后怕着庆幸自己没有轻易出手。
      
      拼命地在脸上挤出一点笑,无奇亡羊补牢地陪笑说:“公子、怎么可以跟我开那种玩笑呢?幸而学生我是坚决不会相信公子会做那种事儿的。”
      
      赵景藩的唇抿了抿:“你为何不信?”
      无奇认真地样子像是在说一个事实:“公子谈吐高雅,气质尊贵,芝兰玉树……自然不是会做那种残暴之事的人。”
      
      她心里早认定赵景藩是能干出那种事的,不过既然他没干,当然再好不过了,而且自己刚才呲牙咧嘴的差不多冒犯了他,自然该多说几句阿谀奉承的好话。
      
      赵景藩盯着无奇,忽然微微倾身靠近了她一些,就像是要把她看的再清楚点:“你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本主子刚才看你的反应,倒像是要痛骂一场。”
      骂还是轻的,她其实想打人的。但现在一概否认:“哪里哪里,不敢不敢。”
      
      赵景藩哼了声,没再多言,只淡淡道:“你看好了。”
      
      无奇起初不知他要自己看什么,直到一个人上前把地上的人形拖开,留出空地。
      
      她看着赵景藩仰头的样子,福至心灵跟着抬头,果然见五层塔上人影闪烁。
      是有个人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物,然后他将那物从栏杆之内往外一翻!
      
      那物急速坠落,无奇虽然猜到赵景藩是要用那假人形给自己“案情重演”的,但距离太近了,让人本能地觉着那东西会砸在头上!
      
      “小心!”无奇拉住赵景藩的手臂,柔软轻盈的缂丝纱在手底轻轻滑过。
      
      赵景藩安静地回头,没有动。
      
      两人目光相对的瞬间那物已经坠地,发出很响的撞击声。
      无奇吓得狠狠一颤。
      
      赵景藩轻轻地抖了抖袖子:“看落在哪。”
      
      她抬头看向前方,见那人形坠落的方位,果然是原先夏思醒坠地的里侧。
      跟她先前所料的差不多。
      
      赵景藩漫不经心地:“这是模拟人自己翻身坠落的方位。也就是自杀才会落在这里。”
      
      无奇把手放下:“那……”
      
      “你再看。”
      
      无奇猛抬头,五层塔上还有一个人在,直挺挺地杵在栏杆前,无奇知道接下来便是重点,一眼不眨地看着那人形。
      
      而在她的注视下,那人影忽然毫无预兆地腾空向前,往外栽了出去。
      
      这次无奇忍着没有后退,但随着那人形急速坠落,看得越来越清楚,她骇异的发现那不像是个人形,四肢修长,头颅俱在,活灵活现,却……明明是个人!
      
      她喉咙里有一声惊呼,却因为太过震惊而没有叫出来,电光火石间人已经落地!
      
      无奇下意识地紧闭上了双眼!
      
      但意料中的重击声跟惨叫声都没有出现,却反而是熟悉的一声低笑。
      
      赵景藩道:“你不是相信本……主子不是那种残暴之人吗?看样子你的信任果然有限的很啊。”
      
      无奇惊魂未定地睁开双眼。
      
      她的眼前,是落地的那人,此人双足踏在地面,是个半蹲的姿态,这会儿缓缓起身。
      
      他没有死?甚至丝毫都没有事!
      
      林森的话又在耳畔响起:“除非是绝顶高手。”
      
      无奇定了定神,哑然失笑。
      原来她发现这位绝顶高手赫然正是当日青楼里出现的假扮龟奴的黑衣人,原来他的武功这样惊世骇俗,林森败在手底下真是与有荣焉。
      
      赵景藩打量着她脸上在顷刻间的风云变幻:“你看他站的位置。”
      
      无奇一怔,定睛细看这才留意到原来黑衣人所在的地方,竟是夏思醒尸首曾坠落之处。
      
      五层塔上,有道影子现身,向着底下挥了挥火折子。
      
      赵景藩打了个哈欠。
      
      他做了很多次试验,起初是用的跟夏思醒体重相等的人形布袋,分别试验了数种可能致死的坠落方式。
      自杀当然是直接翻出栏杆,但不管是贴着栏杆落下的方式还是一跃而下的姿势,落地的位置都不是夏思醒尸首所在处。
      
      又用了抱着抛下的法子,虽然没有十分贴近,但却距离不远!这才灵机一动。
      
      而那看塔僧人说没有瞧见过别人,只看到夏知县飞身跳下,所以他们用了另一种法子,就是如今黑衣人演示的这种。
      
      无奇凝视着五层塔的那点幽幽火光,她像是看到了。
      
      夏知县站在栏杆前,他在出神,是因为最近那个令他夜不能寐的难题,但有一人悄然从后而来,等夏知县发现不对之时已经晚了,那人用力在他身上一推!
      黑夜,加上那人藏匿的很好身法很快,加上僧人的注意力都在夏思醒身上,故而不曾发现还有第二人在塔上。
      
      无奇道:“僧人说知县大人徘徊良久。他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是来见一个人,他在等人,这个人……应该是他的熟人,而且是不能在闹市出现、怕别人认出的人。因此才选在晚间寂静冷清的南塘寺。”
      
      赵景藩拉拉衣袖,看着上头的缂丝暗纹,刚才她紧握上来,感觉纹路都给压的别扭了呢。
      心不在焉地问:“然后呢?”
      
      “他没想到那人包藏祸心,迟到,应该是在下定杀他的决心,而之所以要杀夏知县,应该是跟困惑知县的那件事有关。”
      “哦?”
      “狐狸郎君,”无奇的双眼微微眯起:“少杭府接连的少女之死跟狐狸郎君有关,多半是有人假称狐狸郎君娶亲而犯下滔天恶行,夏知县想要除去,反而身受其害。”
      
      她的神态十分专注,赵景藩问:“接下来,你怎么做?”
      “富商孙盤的独生女,本地苏守备侄女,以及王学士的孙女,”还有王小姐的未婚夫、那个半疯了的邓主簿,无奇道:“症结在这些死去的人身上。”
      “你要找他们。你不怕?”
      “怕?”
      
      赵景藩看着她乌黑透亮的双眼,微扬的小脸给月光照着,本就精致的眉眼有些朦朦胧胧,如雾里看花,他道:“有传说夏思醒得罪了狐狸郎君才给狐狸害死,就算不是狐狸,那人能有害死夏知县的能力还跟夏知县认识,可见是难缠的,你不怕步夏思醒后尘?”
      
      无奇挠头:“其实是有一点怕。”
      “知难而退也是人之常情。”
      “但不想退,”无奇摇了摇头:“我要查出来少杭府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谁害死夏知县,夏知县绝不能白死。”
      
      他无情的薄唇动了动,似乎是笑意,又像是乍暖还寒:“可别说大话啊。”
      “公子,”无奇想了想:“我有一事不明白,您在青楼安排的那场戏是为了考验我们对么?”
      “怎么?”赵景藩不置可否。
      无奇道:“您就是想让我们来追查狐狸郎君的事,可是您明明有能力自己查,为什么反而叫我们来?”
      
      塔上的人已经脚步无声地走了下来,夜风中无奇嗅到了芙蓉兰香的甜香。
      她忙扭头,那人脚步轻盈腰肢婀娜,果然是小狐狸。
      
      小狐狸面无表情地退到了旁边侍立的那几个人之中,低着头一声不响。
      
      而月光将古塔的影子斜射于地,也照出了他们两人淡淡的、一长一短的影子,长者独绝清隽,短的那个在他跟前宛若童子乖乖听教,乍看颇有古风水墨山水画的意味。
      
      赵景藩瞧着地上的浅淡身影,忽然想打破这份清寂,他伸出手在那个短的影子头上弹压了两下,掌心毛茸茸的触感。
      而他的动作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那影子跟一只受惊的兔子般往后窜跳出去。
      
      无奇摁着自己的头,不明白这个人突然在干什么?
      
      蝶翼面具后的人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
      
      一顶青呢轿子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不远处,赵景藩拂袖转身,在进轿子之前他停了停:“等你真的查出真相,就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无奇悄悄地回到客房,那两只依旧睡得死猪一样,林森更是鼾声如雷,且磨牙,蔡采石倒不磨牙,只是半张嘴在流口水。
      
      早上醒来匆匆洗漱了,就在寺内又吃了三碗素斋面。
      正吃着,小和尚说县衙守备大人来探望李夫人,无奇听说,就跟听见有更好吃的东西似的,忙把碗放下跑了出来。
      林森早把最后一口扒拉了,又见无奇还剩下半碗,知道她不会再吃,便在起身的功夫又捧起来,三下五除二也吃了个干净。
      
      客房院外,李夫人领着夏怀安在跟一个身形高大的武官说话,正是本地守备苏克。
      
      李夫人大约把昨日遇见无奇等的事告诉了他,所以苏克看到无奇三人的时候,并没有很惊讶。
      
      待他们行礼过后,苏守备道:“三位既然是太学生,怎么不在皇都?”
      无奇说:“苏大人,可听说过狐狸郎君?我们是为此而来。”
      苏守备家里的女孩儿自然跟此有关,见她开门见山,脸上登时露出不悦:“你说什么?”
      
      李夫人昨夜跟无奇等说过话,她到底是夏思醒的遗孀,便跟苏守备道:“这三位太学生对于亡夫之死很是在意,亡夫虽去,悬案未破,希望苏大人看在亡夫的面上不要怪罪他们。”
      
      蔡采石立刻挺身而出,又把自己的兄长蔡流风抬了出来,苏守备闻言脸色果然好了些。
      先送了李夫人自回县衙,苏守备才跟无奇他们道:“我看你们年纪小,还是别蹚这浑水,快回皇都去吧。”
      林森道:“苏大人你也相信夏知县是自杀?如果夏知县的死真跟那狐狸郎君有关,你难道不想跟他报仇?”
      
      “我当然……”苏守备欲言又止,终于咬了咬牙:“你们不要说的太轻松,怎么报仇?不要不知天高地厚,狐狸郎君来无影去无踪,我早就劝过知县别去招惹他却不听……”
      蔡采石问道:“大人,贵府里一位姑娘的亡故似乎、也跟此有关,大人必然知道什么内情,都是朝廷命官,有些话大人不会对别人说,但一定会告诉在追查此案的夏知县,也许正是你告诉夏大人的那些话有助于案情,也因如此导致夏大人的意外。”
      
      苏守备脸上慢慢地透出悲恸之色,半晌才道:“这不是你们能管的事。”
      此刻左右无人,无奇忽然说:“苏大人,请恕我直言,狐狸郎君娶亲,真的只是把魂魄召入虞山而已吗?”
      
      蔡采石跟林森不明白这话,苏守备却像是给人戳中要害似的变了脸色:“你、你说什么?……你们赶紧走,我无话可说!”
      他忽然一反常态,蔡采石吓了一跳,林森却要辩论,可不等他们开口,无奇正视着苏守备的双眼,不慌不忙地说道:“苏大人,我如今只是说说大人就受不了了?可大人别忘了,现在死的是朝廷命官,原先不知夏知县的死因也就罢了,如今我有证据证明知县大人是给谋杀的!既然如此,上报入刑部,皇都自然会派人来调查,到那会儿苏守备想遮掩都掩不住,一定会闹得天下皆知。所以你现在告诉我,或许还可以风平浪静的解决,别到皇都来人弄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才好。”
      
      蔡采石跟林森对视一眼,各自震惊。
      苏守备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你、你是在威胁本官吗?”
      林森见他发怒,生怕他动手,急忙走上一步随时准备,蔡采石也调和道:“苏大人,稍安勿躁……”
      
      无奇不卑不亢的,甚至有点讥诮地说:“我只是不能让夏知县死不瞑目,如果威胁可以让大人说出真相,又有何妨?何况,要是夏知县一条命还比不过您的那点脸面,那我就真无话可说,索性直接上报让大理寺派人!我们好对付,大理寺的人只怕大人赶不走吧?”
      
      苏守备瞪着她,他是个武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挑衅他,但是如今这看似柔柔弱弱的少年居然敢当面跟他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而苏守备知道的是,无奇说的都是真的!她的威胁是真的,她的态度也是真的,苏守备没有别的路走,要么现在说,要么等大理寺来逼他说!
      
      “你们想知道?”终于,苏守备撇了撇唇:“我只是觉着他已经死了,就不必再横生枝节罢了,何况这种事不管放在谁身上都是极难启齿的。”
      
      尽管无奇已经猜到了,但蔡采石跟林森却是一头雾水:“到底怎么样?”
      
      苏守备咽了一口唾沫:“你们真以为我家侄女儿是急病而亡的?不,并不是!不止是我家侄女,我可以说孙家的女孩儿,王翰林的孙女,都不是病亡,是那该死的狐狸郎君……他、他奸污了这些女孩儿,我家侄女是因为不堪受辱,所以才、趁人不注意自缢而亡的!”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哽咽了:“她以死以保贞节,我又怎么能在她死后说出这些来玷污她的名声,宁肯她清清白白的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1-08 00:15:05~2020-11-09 10:15: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墨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icole、kikiathena 2个;SSSR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蔡文姬打野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宅宫日常
    奇奇怪怪,可可爱爱



    国色生辉
    古言力荐~



    姑姑在上
    少年皇帝的白月光~



    七宝姻缘
    身娇体软易推倒~



    我欲为后
    最新连载:本宫归来,为所欲为



    贤德妃
    最新完结轻喜剧古言



    满床笏
    完结甜点君:嫁人就嫁范首辅



    九重天,惊艳曲
    完结缱绻仙凡



    小逃妻
    完结甜点君:辅国大人宠妻路



    大唐探幽录
    谈情说鬼,探案揭秘。最新完结~



    闺中记
    完结强推:谈情,说案,过日子



    与花共眠
    完结强推:古代外交官VS调香师小娇妻。



    独步风流
    完结古言



    青云上
    第九本上市的实体书,小庄成爷配一脸!



    谁把你放在宇宙中心宠爱
    娱乐圈:被男神暗恋怎么办,急,在线等==!



    契约娘子
    清新,温馨,趣致古言



    公主病
    不是公主病,而是真公主!傲娇殿下VS腹黑将军实体书最新上市!



    桃红又是一年春
    经典古风,禁欲系美叔推倒史,已经最新上市啦~~



    无处不飞花
    第十本上市的古言实体书~小软妹VS强大忠犬,甜宠



    倩女有婚
    男主古穿今的萌甜文



    花月佳期
    经典古风,温馨治愈系,勤劳呆萌小甜妹VS铁血爱妻真爷们儿~实体书已上市



    相媚好
    欢喜冤家,相爱相杀



    妾本无邪
    平行空间,蝴蝶效应,高能慎入



    第三种绝色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腹黑傲娇三爷VS鸾鸾女王,正能量无敌!实体书已上市



    凤再上
    完结古言,腹黑深情帝对美艳影后凉凉,欢喜龙凤斗~实体书上市《凤再上》



    九重天,逍遥调
    古风完结,冰山师父宠爱呆萌小徒,治愈系强推~~



    主公,臣妾恭候多时
    古风虐心大戏,催泪慎入



    花好孕圆
    经典古风,实体书已上市《花好孕圆》



    鹿鼎生存法则
    完结同人



    顾惜诺
    伪兄妹,甜宠完美,实体书上市《一诺倾心》



    史前育儿计划
    欢乐时空,轻松一笑



    总有暖阳
    大叔VS萝莉,完结



    大行妻道
    古风完结



    最勇敢的幸福
    妖孽清纯旭旭VS芭蕾女王思思



    袭人的悠闲生活
    完结同人



    你是上帝唯一的手
    姐弟恋~完结



    红楼之英莲
    完结同人



    我的如意狼君
    经典古风,强取豪夺小侯爷,实体书已上市《我的如意狼君》



    还珠之凤凰重生
    金枝欲孽,还珠同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