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脚下

作者:八月薇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无奇的眼睛直了一下。
      
      蔡采石因为肚子饿了,又不想让无奇不高兴,便盘算着中午找一家饭馆吃点好的,正跟林森商议是吃笋干老鸭煲还是鱼羹。
      
      忽然无奇抬起胳膊肘撞了他一下,蔡采石楞的抬头,才看见那人已经穿过青石路走了过来。
      
      “柯大哥?”蔡采石又惊又喜。
      
      来的人叫做柯其淳,是蔡采石兄长蔡流风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也算是显贵之后,到了这一代便落魄了。
      然而柯其淳无心官场,也不喜欢人际应酬,只是萍踪浪迹,喜欢在四海五湖的闯荡,是个游侠儿的性子。
      
      蔡采石跟林森无奇三人突然离开了皇都,蔡流风自然担心自己这个蠢头呆脑的弟弟出了什么事,便拜托柯其淳帮着找寻。
      
      “跟我回去。”柯其淳瞟着蔡采石,淡淡地说:“你哥哥很担心你。”
      
      蔡采石忙作揖求告道:“柯大哥,我们还有点事,做完了自然就回去了。”
      “我不管,我只晓得要带你回去。”
      “可是我们……”蔡采石转头看向无奇跟林森,想说他们三个是一块儿的。
      
      谁知他还没说出口,柯其淳已经了解他的意思:“要么你跟我回去,要么你们三个一起跟我回去,要留下是断无可能的。”
      “柯大哥!这太不近人情了吧?”蔡采石叫苦。
      
      无奇在旁边听的发怔。
      
      她对蔡采石的兄长蔡流风的印象是很好的,曾也公开在各个场合赞赏有加,只是这柯其淳的性子叫人不敢恭维,他是个比林森更简单直接的人,而且说一不二。
      既然蔡流风要蔡采石回去,柯其淳一定会照做,一不小心还会把他们三个都带回去。
      何必跟他硬碰硬呢。
      
      在林森跟蔡采石还想挣扎挣扎的时候,无奇已经当机立断地做了选择:“既然这样,蔡蔡你就先回去吧,别叫蔡学士太过担心。我们干完了事儿也就回去跟你汇合了。”
      
      在柯其淳动手之前,她已经机智地拉着林森退后了几步,深明大义而落落大方地把蔡采石卖了。
      
      蔡采石很吃惊,没想到自己瞬间成了弃子,他依依不舍地向着无奇伸出圆手,眨巴着眼睛:“小奇你不能这么无情吧?”
      
      话未说完无奇果然跑了回来,蔡采石正要转忧为喜,无奇已经手心朝上地道:“钱借我。”
      
      蔡采石因为太过吃惊而合不拢嘴。
      柯其淳却干净利落地摘下他的荷包扔到了无奇手中,然后就揪着蔡采石的衣领迈步就走。
      
      无奇感觉手上沉甸甸的,心中喜悦,竟没顾上哀悼蔡采石的给拉走。
      不料柯其淳才走了两步就回过头来:“喂,我听说郝大人也知道你们离开皇都的事情,据说已经派了大公子来找你,虽然他比我差的远,但漕运司的耳目还是很不错的,只怕也会很快找到这里来。你真的不打算一起走?”
      
      无奇脸上的笑自动消失。
      
      兄长郝三江的脾气更叫她不敢恭维。
      从小到大她的口齿最伶俐,只是轻易不愿意跟人吵架,但一旦想跟人争执,就能把人活活地堵死,郝三江不免吃了很多亏。
      到后来郝大公子摸索出一条求生之道,那就是每当落于下风或者知道口舌上赢不了无奇的时候,就干脆用拳头说话。
      
      这样一来两个人之间的和平关系保持的非常长久。
      
      无奇知道若是郝三江找到自己,像是蔡采石一样给揪着衣领拖走还是好的,只怕郝三江掐着脖子就会把她提溜回去。
      
      于是她赶紧拉着林森逃之夭夭,就仿佛下一刻郝三江会从柯其淳的背后跳出来一样。
      
      没有了蔡采石,但有蔡采石留下来的银子就已经足够了,两个人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两碗鸡丝面。
      无奇边吃边还叮嘱林森:“时间紧促,顾不上大吃大喝,要是给我哥找来咱们都完了。”
      林森诚实地回答:“是啊,我还不敢跟他打架,毕竟打不过。”
      无奇道:“咱们吃完后就去虞山。”
      林森差点儿一口汤噎住:“你也想去找狐狸郎君?”
      
      两人正说着,门口几个百姓匆匆走过,一个人道:“真想不到,那孙家的人这么狼心狗肺!幸亏守备大人发现了真相!”
      “是啊,听说不仅孙小姐是他们杀死的,连咱们夏大人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个而给他们大胆灭口的。”
      “这种混账就该砍头!”
      
      林森诧异地问:“他们在说什么?夏知县明明不是他们杀害的。”
      
      无奇把碗放下,扔了钱起身出门。
      两人正走到街心,忽然间迎面有个人走来,不偏不倚将无奇一撞。
      
      林森眼疾手快,急忙将她扶住。
      就在两人倒退的瞬间,只见眼前人影一晃,“噗通”声响!
      就在他们前方地上,竟从天而降了一个“人”!
      只差一步,他们就会给砸个正着了!
      
      坠楼那人横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死了。
      无奇盯着看了眼,蓦地抬头,却发现二楼上人影闪烁,其中有位面容清癯的老者,他的脸色冷而讥诮,垂落的目光中像是充满了厌恶。
      
      围观的百姓也都受惊匪浅,一边看地上的人一边自然而然地打量酒楼上,当即有人认出那老者:“那个、那不是王翰林吗?”
      
      原来这老者竟正是那狐狸郎君中受害的王小姐的祖父,如果王姑娘没死,他如今自然也是邓主簿的祖父,如果地上躺着的是邓主簿,他怎么是这种无动于衷甚至冷峭的神情?
      
      就在此刻,有个人跌跌撞撞地从酒楼中跑了出来,口中叫道:“邓兄!”奔到了地上那人身旁。
      而楼上的老人淡漠的目光掠过,转身走开。
      
      那人扶住地上之人。哽咽道:“邓兄,邓兄你怎么样……何苦这么想不开呢?”
      
      坠地的那位头破血流,甚至有些衣衫褴褛,他双眼紧闭,应该就是跳楼的邓主簿,听说他因为未婚妻王姑娘的死半疯了,如今看这模样果然不甚正常。
      
      只是他虽然不修边幅,但可以看出原本是个清俊的男子,他本来闭着双眼,大概是因为吵嚷的声音太大,他的眼睫毛眨了眨,半睁开双眼。
      
      散乱的目光毫无意识地掠过,却在无奇的脸上停了停,他看着无奇,忽然唤道:“云妹、云妹你的心好狠啊……”
      
      他身边那青年大吃一惊,看到无奇的时候都是一愣。
      
      无奇知道这邓主簿的意识不清,目光模糊,此刻俨然把自己看成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所以说出这话来。
      于是忙顺势问:“为什么说云妹的心狠?”
      “你、你不该赶我走,”邓主簿喃喃的,声音微弱,颠三倒四,无奇几乎要把耳朵贴到他脸上了,才勉强听清楚:“要死一块儿死,你为什么赶我走……”
      
      他低低的说到这里,又要陷入昏迷,忽然大叫了声:“《杨妃传》!杨妃……”
      
      无奇变了脸色。
      
      邓主簿被送到就近的医馆,幸亏只是折了一条腿,并没有性命之忧,可因为摔到了头,便又晕了过去。
      
      他身边之人乃是邓主簿昔日好友,也同在县衙任职的,姓查。
      邓主簿在半疯之后,他经常前来探望,据他所说,这几天邓主簿神智恢复了些,他便请了出来散心,谁知才落座,王翰林就找了来。
      
      林森问:“王翰林自然也是来探望邓主簿的,怎么就又跳了楼呢。”
      查文书道:“我原本也以为老大人是来探望邓兄的,他们两个密谈了一会儿,说的什么我却不知道,只在后来我听见邓兄哭着说什么‘您老人家见谅’,而老大人则像是喝骂……我听着不对就推开门想要劝解,谁知正看到邓兄扑向栏杆跳了下去。”
      “当真是他自己跳的?”林森想起夏知县的死,忙又问。
      “当然,”查文书叹了口气,“我听见老大人对邓兄说什么‘你怎么不去死’之类,邓兄大概一时想不开,事实上自打王姑娘出事后他就一直不太好。只是想不通为什么老大人这么狠心对他。”
      
      无奇问:“怎么后来邓主簿叫什么《杨妃传》呢?”
      “这个……”查顾面有难色,最终小声说道:“这《杨妃传》是庚黄所写,虽然有些艳情之词,但极为精妙可观,我跟邓兄都是看过的,至于他为什么叫这个,我却也不知了。”
      林森暗中戳了戳无奇:“那本我没看过,难道比《西门传》还好?”
      无奇若有所思,并没理他。
      
      又等了会儿,邓主簿终于醒了,但他又恢复了疯疯癫癫的样子,嘴里只说:“云妹等我。”之类的胡话。
      
      无奇看着他目光涣散的样子,便先同林森告辞而出,刚才他们已经打听了王翰林所住之处,见天色尚早,便雇了一辆车往城外去。
      
      林森坐在车上,想了一会儿《杨妃传》,忽然想起差点儿给邓主簿砸中,便后怕道:“先前幸好给人撞了一下,不然给他直挺挺地砸下来,怕是非死即伤,找谁说理去。”
      无奇给他一提也想起当时的情形,那“路人”撞过来的时候,她分明曾嗅到一股芙蓉兰香的气味,可见那一撞并不是什么“幸好”而已,不过当时情形紧急,也没顾上打量撞她的人。
      
      将到城门处,马车忽然放慢了速度往路边避让。
      林森跟无奇探头看过去,却见几匹高头大马从城外赶了进来,当中一人鲜衣怒马,马背上放着一只血淋淋的狐狸。
      
      旁边路人暗中小声道:“苏公子今日又去虞山找那狐狸郎君去了,看,又打了一只狐狸……啧,到底是年轻气盛,并不怕那些忌讳。”
      
      “毕竟他的堂姐给狐狸郎君害了,谁不恨呢?说来苏公子果然是将门虎子,武功这么了得。”
      
      无奇听了,才知道这公子正是苏守备的儿子苏奕。
      她望着苏奕,却见他年纪不算大,长的甚是周正,一身利落的袍服,挂弓带刀,很有几分威风凛凛。
      正打量中,对方像是有所察觉,也回过头来。
      
      两个人目光短短一对,各自转开,无奇看见那只死去的狐狸给挂在苏奕的马鞍上,随着马背颠簸一抖一抖的,狐狸的耳朵耷拉着,两只眼睛却是睁着的,圆而乌黑的两点,幽幽然地盯着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1-12 20:04:35~2020-11-13 20:26: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糖醋小排、kikiathen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耐烦 37瓶;猪头妖 17瓶;aileen 6瓶;今天五花又挑食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宅宫日常
    奇奇怪怪,可可爱爱



    国色生辉
    古言力荐~



    姑姑在上
    少年皇帝的白月光~



    七宝姻缘
    身娇体软易推倒~



    我欲为后
    最新连载:本宫归来,为所欲为



    贤德妃
    最新完结轻喜剧古言



    满床笏
    完结甜点君:嫁人就嫁范首辅



    九重天,惊艳曲
    完结缱绻仙凡



    小逃妻
    完结甜点君:辅国大人宠妻路



    大唐探幽录
    谈情说鬼,探案揭秘。最新完结~



    闺中记
    完结强推:谈情,说案,过日子



    与花共眠
    完结强推:古代外交官VS调香师小娇妻。



    独步风流
    完结古言



    青云上
    第九本上市的实体书,小庄成爷配一脸!



    谁把你放在宇宙中心宠爱
    娱乐圈:被男神暗恋怎么办,急,在线等==!



    契约娘子
    清新,温馨,趣致古言



    公主病
    不是公主病,而是真公主!傲娇殿下VS腹黑将军实体书最新上市!



    桃红又是一年春
    经典古风,禁欲系美叔推倒史,已经最新上市啦~~



    无处不飞花
    第十本上市的古言实体书~小软妹VS强大忠犬,甜宠



    倩女有婚
    男主古穿今的萌甜文



    花月佳期
    经典古风,温馨治愈系,勤劳呆萌小甜妹VS铁血爱妻真爷们儿~实体书已上市



    相媚好
    欢喜冤家,相爱相杀



    妾本无邪
    平行空间,蝴蝶效应,高能慎入



    第三种绝色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腹黑傲娇三爷VS鸾鸾女王,正能量无敌!实体书已上市



    凤再上
    完结古言,腹黑深情帝对美艳影后凉凉,欢喜龙凤斗~实体书上市《凤再上》



    九重天,逍遥调
    古风完结,冰山师父宠爱呆萌小徒,治愈系强推~~



    主公,臣妾恭候多时
    古风虐心大戏,催泪慎入



    花好孕圆
    经典古风,实体书已上市《花好孕圆》



    鹿鼎生存法则
    完结同人



    顾惜诺
    伪兄妹,甜宠完美,实体书上市《一诺倾心》



    史前育儿计划
    欢乐时空,轻松一笑



    总有暖阳
    大叔VS萝莉,完结



    大行妻道
    古风完结



    最勇敢的幸福
    妖孽清纯旭旭VS芭蕾女王思思



    袭人的悠闲生活
    完结同人



    你是上帝唯一的手
    姐弟恋~完结



    红楼之英莲
    完结同人



    我的如意狼君
    经典古风,强取豪夺小侯爷,实体书已上市《我的如意狼君》



    还珠之凤凰重生
    金枝欲孽,还珠同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