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脚下

作者:八月薇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身为本朝的最高学府,国子监包罗万象的几乎什么都教,但就如同全天下所有的学生一样,国子监的太学生们不喜欢太学里所教的,而喜欢“自学”些太学里没有的。
      
      正从春到夏的时节,气候很叫人舒服,从国子监的琴台方向传来一阵阵悠扬的琴音。
      
      若是有国子监内的知情人,一听这音律,就知道是律部的谭老先生正在教授古琴课程,这位老先生年过百般而精神矍铄,因为古琴上的造诣很深,故而也是一副仙风道骨目空一切的飘然出尘气质。
      他教学生也自有一套,并不去耳提面命手把手的,每当上课,都是把琴一放,染起一炉好檀香,然后便挥动十指自顾自地来一套行云流水,从起手的时候老先生就已经沉浸在清妙无比的琴音中了,至于底下的学生是何物已浑然不知。
      
      而能够上谭老先生音律课的,除了一些悟性高加上有古琴根底的学生,还能欣赏这琴音的精髓,并从中得到一二领悟,其他的便都是那对牛弹琴之中的“牛”,多半都瞪着两只牛眼,在这琴音里发呆出神而已。
      
      当然,除了一部分领悟派,一部分出神派,一部分在这琴声中被催眠的,剩下还有一些就各忙各的了,有的彼此窃窃私语的交流,说起最近哪个酒楼的酒菜好吃,哪个师兄又顺利地过了二经之试,给放了文学掌故大有前途之类。
      
      他们这一班人很快也要参加二经考试了,说起来还有点紧张,于是又商议着要找几个毕业的师兄请教经验。
      
      说的高兴,其中一人看着旁边一位睡得登峰造极的仁兄说道:“你看郝兄,每次上音律课都睡得跟死过去一样,敢情我们谭老师的琴声能催眠?他倒是一点也不愁能不能顺利过试。”
      另一个道:“人家当然是不愁的,他爹可是郝四方,漕运司司长,那可是肥的流油的差事,他家有的是金山银山呢。”
      
      说到这里,前一个学生打量着郝无奇的睡容,却见长睫如翼,肌肤瓷白,因为侧着脸,腮给压得微微嘟起,平添几分可爱,红唇也半张着,睡容倒像是个无邪的孩童。
      
      那人便喃喃道:“说来也怪,听说郝四方是个威猛高大的汉子,长子郝三江也是个孔武有力体格健壮的,怎么这老二长的像是个娘……”
      
      正说到这里,却见郝无奇背后一人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过去。
      
      手指戳中脊背,力道其实不算太大,但郝无奇的叫声却出奇的惨烈,甚至还配合着惨叫猛然跳了起来!
      弥漫室内的悠扬琴音戛然而止。
      
      谭先生瞪向坐下:“是谁?”
      
      郝无奇一枝独秀站在跟前,真是叫人不留意都不行。
      给打断了琴音的谭先生气冲冲地走下台阶,刚要开骂,忽然看见郝无奇脚边跌落一本书。
      谭先生俯身捡起来,看到封皮《西门大官人跟妹子们两三事》,顿时脸上紫涨:“混账东西,上我的课居然敢看这种□□,简直糟践了我的琴音!”
      
      郝无奇才给惊醒,睡眼惺忪,猛然给喷了一顿,又看到那本书,也吃惊不小:“哪里来的?”
      “你问我?不是你的还有谁?”谭先生的胡子乱颤。
      
      不料身后的一名学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老师……”
      蔡采石生得有些肥美而白,因为脸圆且大,眼睛就显得有些小而聚光,他期期艾艾地表示:“老、老师,这是我的。”
      谭先生狐疑地回头:“你的?”又问郝无奇:“既然是他的,那你又叫个什么?”
      郝无奇无辜:“他戳我。”
      谭先生又看蔡采石:“你戳他做什么?”
      蔡采石吭吭哧哧地说:“是无奇前面的林兄跟我要这本书,所以我本来想让无奇帮忙传递。”
      
      正在郝无奇前面趴在桌上的林森听见后,痛苦地抱住硕大的脑袋,他本来还心存侥幸,没想到仍是给蔡采石供认了出来,难逃一劫。
      
      拔出萝卜带出泥,很快地,郝无奇,蔡采石,林森都给谭先生踢出了琴室。
      三人便在廊下齐刷刷地罚站。
      
      林森的脸色略有些黑,此刻还多了点涨红:“老蔡,你自己认了就算了,干吗把我扯出来?”
      给谭先生骂的狗血淋头,蔡采石脸上的红也还在余韵悠然:“你还说?要不是你逼着我非要看书,无奇怎么会给牵连?”
      
      林森的唇抖了抖,他知道自己是这件事里的始作俑者,倒是不好多怪蔡采石,于是立刻转移了目标:“无奇!都怪你!你也太不经吓唬,至于就叫的跟给人捅了一样?”
      
      郝无奇像是还没睡醒,两只眼睛耷拉着,眼珠慢慢地左顾右盼,仿佛想寻找一个合适的小憩之所再继续地睡一会儿。
      闻言她说:“怪我?我正做噩梦呢,蔡石头那一下差点儿把我吓死。”
      “什么噩梦?”蔡采石好奇地问。
      郝无奇皱眉,细嫩的手指挠挠鬓角:“唉,我梦见一条这么粗这么长的赤红的蛇,呲牙咧嘴的要咬我一口,我正躲不开呢。”
      
      郝无奇的父亲是漕运司司长郝四方,头上还有个哥哥唤做郝三江,都是雄武大气的名字,到了郝无奇这里忽然画风突变。
      原因是在无奇四岁的时候,有个算命先生说这孩子的命相极特殊,运贵而命薄,需要个朴拙点的名字才能压住,所以取“平平无奇”的“无奇”二字。
      
      所谓命相特殊,运贵命薄之类的话,郝无奇自己是不太相信的,只不过她的确从小就跟寻常孩童不同。
      从四五岁慢慢懂事开始,她的记忆里就忽然碎片似的涌现很多本不属于这个朝代的东西,异样装扮的男女,不同于现在的市井风貌,还有更多的匪夷所思。
      蒙昧之初,只当做是小孩儿的臆想,但随着年纪渐渐大,她逐渐明白了那是怎么一回事,她原来是不属于这个朝代、或者说曾在别的“朝代”生活经历过。
      
      虽然仍是有点弄不清自己究竟是穿越,还是带着上辈子记忆的“投胎”,但这注定了她的与众不同。
      
      逐渐的觉醒让她不愿意跟夫人一样留在内宅,心里有一种极大的渴望,她想要跟哥哥郝三江一样去上学!令她意外的是,溺爱她的父亲对于这个请求并没有多加阻拦,只有夫人有些不放心。
      
      但那时的郝无奇年纪虽然不大,却俨然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定是要去的。
      最终夫人妥协,本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兴头过了就好了,谁知这一读一发而不可收拾。
      她竟然考入了当时天底下最高的学府国子监。
      夫人虽发愁,郝四方却兴高采烈,还特意大摆宴席,招待了来贺喜的宾客。
      
      郝四方虽然是漕运司的司长,但长子郝三江却是个看到书就要头大的,从小跟郝无奇一起念了几本书,问学了什么一概不知,最后只“些许认得几个字”。
      
      郝四方并不指望郝无奇能够出将入相光耀门楣,只是在跟别人说闲话的时候,听说府内“二公子”是太学生,对方一概投以肃然起敬的眼神,他赳赳武夫的脸上总是有光的。
      
      郝无奇因为是女子,相貌上总有些太过于秀丽漂亮,只不过这国子监里多数都是官宦子弟,长相清秀俊美的倒也不在少数,加上郝无奇自己从无闺阁女子的娇柔之态,行事落落大方且有风雅之姿,甚至比一些国子监内的娘娘腔还更见风流气度呢,所以从没引人怀疑过。
      
      她的两个朋友,蔡采石是文官之后,性子有些绵软婆妈,而林森的父亲却是漕运司里郝四方的属下,当时郝四方就叮嘱过叫他照看无奇,只是林森的性子跟蔡采石正好相反,两个人一软一硬,倒是软硬适中的郝无奇在其中起调和作用,所以就算郝无奇的个子最矮,身形亦是三人中最娇小的,但她却成了三人之中的主心骨,林森跟蔡采石对她是马首是瞻。
      
      这会儿蔡采石嗤嗤笑起来,想到那本书还在谭先生手里,那笑就没有彻底的绽放,而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这可怎么办啊,那本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
      林森咳嗽了声,灵活的眼珠又扫了郝无奇一眼,脸色稍微有点不自然地敷衍他:“回头等我想法儿弄一本来。”
      蔡采石摸摸后脑勺感慨:“哪这么容易,上次我跑了十几家书铺子,不满十七岁是不卖的。”
      林森借机抱怨:“你说这个庚黄也是怪的很,书不是买的越多越好吗?他反而不许咱们看……”
      
      郝无奇听着他们闲话,嘴角挑了挑,伸手探向腰间的荷包:“那是怕带坏了你们。”
      林森抱着肚子笑:“我们要坏,还在一本书上?那全天下的男人看一本《忠烈传》是不是就都个个精忠报国了?再说,这房中术也是极重要的本事,可惜没有人知道这‘庚黄’是什么人,不然我倒要当面请教。”
      
      这“庚黄”就是写出《西门传》的作者名字,但却无人知晓其身份,极为神秘。
      而且此人的书一概标明十七岁以下勿入,各家书铺都要严遵规矩,若给他发现了犯忌,就不会再供应新作了。
      偏偏他的书风靡万千,是正经的财神爷,因此无人敢违背这古怪的规矩。
      
      郝无奇正从荷包里摸出了一颗糖渍酸梅放进嘴里,听林森满嘴歪理,又见他满脸向往,就问:“你请教他干什么?”
      林森笑说:“这个人一定是个阅女无数的高手,我当然要跟他请教怎么才能……”
      
      郝无奇像是想笑,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前方,突然皱眉。
      
      蔡采石跟着伸长脖子,见到前方院门口飞快地有几道身影奔了过去,其中一个正是本系的主簿,还有几个竟是官差的打扮。
      郝无奇只看了一眼就迈步下了台阶。
      
      蔡采石想叫住他,又怕声音太大惊动了里头,忙跟过去:“热乎乎的你跑下去干吗?”
      
      郝无奇凝视着院门处,之前那点儿欲语还休的瞌睡似乎跑的无影无踪了,她说:“出事儿了,去看看。”
      “你忘了咱们还在罚站?谭先生若是见咱们跑了,更要大发雷霆了。”蔡采石着急地拉着她的袖子,他还打算着诚挚认错,找机会把书求回来才好。
      
      “放心,我保你无事。”
      “真的?”蔡采石眼睛一亮,他向来是很信郝无奇的。
      
      郝无奇拍拍他的肩头:“刚才那首寒潭吟谭先生弹了两遍,他的记性是越发差了,现在咱们走了,他必然忘了罚站这回事,咱们在那里才不妥,何况他年纪大了,何必戳在跟前徒惹他老人家再生气。”
      蔡采石呆了呆:“可是书在他手里呢,他一看不就记起来了?”
      郝无奇却只看着跟来的林森,下巴微扬:“拿出来吧?”
      林森无可奈何地嘟囔:“你好歹叫我看完了再说嘛。”
      
      到底探手进袖子,抽出了一本书在蔡采石跟前晃了晃,蔡采石先是眼花缭乱,继而喜出望外,原来那正是一本《西门传》,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弄回来的。
      
      往国子监后院走的时候,林森才跟蔡采石交代:“咱们起身的时候无奇就跟我说让我见机行事,当时谭先生已经把书放在了琴桌底下,无奇假装拂落了前排的琴书,引开了谭先生的视线,我就趁机快手快脚地把这本书拿了出来。”说着就忙又把那本书揣入怀中,倒像是怕蔡采石趁机要回去。
      蔡采石看看两人,感叹道:“你们两个真是活鬼,只是以后干这事儿不许瞒着我了!”
      
      出事的是国子监掌管厨库的胥长孙鸣的家,孙胥长官虽不大,但非常紧要,毕竟关乎太学内的钱粮以及书籍等事务,油水充足,举重若轻。
      
      孙胥长原本有一妻房朱氏,生得不过是中人之姿,这位朱夫人老家是城郊十里庄上的,父亲是个财主,当初孙胥长乃是一介穷书生,给小姐看中入赘朱家的,得朱家资助才有如今地位。
      
      三天前,夫妻两人起了口角,夫人赌气定要回老家,便匆匆收拾而去。
      谁知才走了一个多时辰,丫鬟珠儿惊慌失措地回来报信,说是夫人半路上口渴打发她去找水,等她回去的时候夫人已经失踪了,各处都找不到。
      孙胥长急忙命人报官,应天府见是国子监里的官员家里有事,立即派了巡捕四处搜寻,夫人的娘家也没见到人,竟是毫无下落。
      
      国子监是本朝第一学府,除了前方的学堂,后面若干处住宅,一是给无处可居的老师跟官员们居住的,另外就是监内的仆役们。
      孙胥长自打在国子监任职就一直住在监内西南一处小院,夫人出事后,众人劝他先不必着急监内的事,但他只休息了一天就开始忙碌,今日之所以在家里,是因为他岳父找了来询问他女儿的下落,所以孙胥长才急忙赶了回来。
      
      郝无奇三人到场的时候,院子里一堆的人,郝无奇一一打量过去,见是两个衙差,国子监陈主簿跟两个主事,孙胥长,在他面前是他的岳父朱员外,正用胖手抹着泪:“我女儿到底去哪里了?是生是死给我一个交代!”
      
      忽然她的目光一动,看到门口有个穿裙子的,好像也在站这听消息,没看到脸,只露出一只手,很白的手腕上戴着一枚透绿的玉镯。
      
      国子监的陈主簿擦擦脸上的汗,跟两个衙差对视一眼,清清嗓子道:“这两位差人是来告诉一个消息的……今儿早上在护城河南边儿,发现了一具浮尸……”
      
      他的声音很低,但每个人都在侧耳倾听,所以这句话非常清晰的传入大家的耳中。
      朱员外听见“浮尸”两个字,整个人像是一枚点燃的爆竹似的即将炸开了,他变了声地叫:“你、你说什么?”摇摇欲坠,随时都要晕倒。
      
      “别急别急,”陈主簿急忙安抚:“因为那尸首给泡的、看不出来原本面目,所以想请孙胥长过去认人。”
      
      孙胥长脸上露出悲戚的表情:“这、这……要真是贱内,可叫我如何是好?早知道那天我就哪儿也不去,自然便拦住她了……”
      
      孙鸣说话的时候,忽然“喵”地一声。
      原来是一只花猫蹲在墙头上发出沙哑的叫声,它好像是受了伤,一只眼睛上有些血渍,只剩下还完好的左眼。
      猫儿扭头,左眼幽幽地打量着底下的众人,张口的时候露出两颗有点尖利的前齿。
      
      气氛实在压抑,陈主簿身边一名主事看了眼那猫,随口说道:“这猫儿怎么也伤着了,可怜夫人先前是最疼它的。”
      
      林森没心情看一个大男人哭丧,他的注意力在门槛内的那一抹浅绿裙摆上跟扶着门框的几根白皙手指上,他知道那是孙家的丫头,但他这个年纪,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女子,他都愿意多看几眼。
      蔡采石则沉浸在孙胥长的凄惨之中,忍不住小声说:“这孙胥长也是可怜。”
      郝无奇瞥他一眼,忽然侧头低声说:“他在说谎。”
      
      蔡采石的眼睛很快地眨了几下,然后猛地转头:“你说什么?”
      “那浮尸不是朱夫人,”郝无奇盯着悲伤的孙胥长,唇边有一点了然的冷笑:“虽然朱夫人的确给他杀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猪并不是现代人穿越哦,她原本身处一个纸醉金迷风云激荡的朝代,暂时保个密~
    这本是探案系列文,跟《国色生辉》《闺中记》《大唐探幽录》风格类似,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到专栏看这几本,么么哒~~



    宅宫日常
    奇奇怪怪,可可爱爱



    国色生辉
    古言力荐~



    姑姑在上
    少年皇帝的白月光~



    七宝姻缘
    身娇体软易推倒~



    我欲为后
    最新连载:本宫归来,为所欲为



    贤德妃
    最新完结轻喜剧古言



    满床笏
    完结甜点君:嫁人就嫁范首辅



    九重天,惊艳曲
    完结缱绻仙凡



    小逃妻
    完结甜点君:辅国大人宠妻路



    大唐探幽录
    谈情说鬼,探案揭秘。最新完结~



    闺中记
    完结强推:谈情,说案,过日子



    与花共眠
    完结强推:古代外交官VS调香师小娇妻。



    独步风流
    完结古言



    青云上
    第九本上市的实体书,小庄成爷配一脸!



    谁把你放在宇宙中心宠爱
    娱乐圈:被男神暗恋怎么办,急,在线等==!



    契约娘子
    清新,温馨,趣致古言



    公主病
    不是公主病,而是真公主!傲娇殿下VS腹黑将军实体书最新上市!



    桃红又是一年春
    经典古风,禁欲系美叔推倒史,已经最新上市啦~~



    无处不飞花
    第十本上市的古言实体书~小软妹VS强大忠犬,甜宠



    倩女有婚
    男主古穿今的萌甜文



    花月佳期
    经典古风,温馨治愈系,勤劳呆萌小甜妹VS铁血爱妻真爷们儿~实体书已上市



    相媚好
    欢喜冤家,相爱相杀



    妾本无邪
    平行空间,蝴蝶效应,高能慎入



    第三种绝色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腹黑傲娇三爷VS鸾鸾女王,正能量无敌!实体书已上市



    凤再上
    完结古言,腹黑深情帝对美艳影后凉凉,欢喜龙凤斗~实体书上市《凤再上》



    九重天,逍遥调
    古风完结,冰山师父宠爱呆萌小徒,治愈系强推~~



    主公,臣妾恭候多时
    古风虐心大戏,催泪慎入



    花好孕圆
    经典古风,实体书已上市《花好孕圆》



    鹿鼎生存法则
    完结同人



    顾惜诺
    伪兄妹,甜宠完美,实体书上市《一诺倾心》



    史前育儿计划
    欢乐时空,轻松一笑



    总有暖阳
    大叔VS萝莉,完结



    大行妻道
    古风完结



    最勇敢的幸福
    妖孽清纯旭旭VS芭蕾女王思思



    袭人的悠闲生活
    完结同人



    你是上帝唯一的手
    姐弟恋~完结



    红楼之英莲
    完结同人



    我的如意狼君
    经典古风,强取豪夺小侯爷,实体书已上市《我的如意狼君》



    还珠之凤凰重生
    金枝欲孽,还珠同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