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同作者写的《京城死了个戏子》的短篇小说

HE甜文,真的!!!甜文!!!

将军顾北月x戏子南枝

如果想看有背景和二人以前故事的宝贝们,可以去看持续连载的长文《京城死了个戏子》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北月,南枝 ┃ 配角:寒霜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将军顾北月x戏子南枝

立意:两个人之间的爱任何无法阻隔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37,70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架空历史-轻小说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40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所畏何事

作者:草莓胖头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戏子多秋,可怜一处情深久
      ——《辞九门回忆》
      
      “你知道吗?京城死了个戏子!”
      “知道知道,这才一天时间,全京城都传遍了!”
      “听说是个叫什么枝的戏子?”
      “对对,是那个南枝,他可是全京城的名角儿呢!”
      “就是那个卖身不卖艺,一曲千金的男戏子?”
      “是啊,听说皇上曾想把它纳入宫中做男妃,而不是做男宠!”
      “后来呢后来呢?”
      “说来这南枝也是厉害,竟把皇上给拒绝了!”
      “天呐,这也太……”
      “嘘,小点声,这事儿还是不要往外说了,没准哪天啊,就人头落地了!”
      “是啊是啊,都咽进肚子里去!”
      “哎哎,你们知不知道这戏子啊,还有一个身份——”
      “什么?快说快说!别卖关子了!”
      
      “北月将军的心上人”
      
      “北月将军?就是那个……”
      “是啊,他可是个传奇人物啊!十六岁上战场,征战八年,打过的仗没有百场也有□□十场了吧?就从来没输过!”
      “没想到将军也有七情六欲啊……”
      “是啊,都没想到他会是个断袖!”
      “哎哎,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将军怎么就不能有七情六欲了?”
      “就是就是,断袖怎么了?”
      “好啦好啦,你们都别吵了!”
      “唉,说来可惜了,这才二十四五岁啊…就这么没了…”
      
      (时间线回到几天前)
      
      “南枝?宝贝?小枝儿?”南枝刚放下梳子,就听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声音。
      惊喜地回头,是一张熟悉的脸。
      “顾将军?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就来看看你,不行吗?还有你怎么还叫我顾将军?太生分了!”背后的男人佯装生气,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
      “头发...”
      “诶,乱了,我帮你再梳一梳。”南枝点头。
      顾将军,也就是顾北月,看到自己的小心思得逞,便笑嘻嘻的去拿南枝手里的梳子。
      顺便凑到南枝脸上亲了一口。
      小戏子脸皮子薄,白嫩嫩的脸一下就泛起了红云。
      “顾将军今日...”
      “宝贝,我马上要出征了。等我回来,便娶你回府,好吗?”顾北月打断了南枝的话。
      南枝眼底一颤。
      “将军,你可还记得?我不过一介戏子,还是男儿之身。你这样,不值得的...”
      南枝轻轻地笑了笑,眼底却尽是苦涩。
      “你值得!你跟其他戏子不同,你弹了一手好琴,全京城可得找不出一个弹的比你好的!你写了一手好字,不过是外人不知罢了!男儿身又有何关系?只要我想把你娶回去,除了你,没人可以阻拦!除了你不喜欢我,其他理由,我都不接受!”
      “可我...”
      “宝贝,你再想想,等我回来,再给我答复,好吗?”
      “......”
      “我跟柳嬷嬷说过了,这段时间,你好好放松放松,另外多想想我,我不在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头发也梳好了,顾北月留恋的看着他,“我走了,记得要想好答复哦!”
      “......”南枝看着他,眼神一样的留恋与不舍。
      一路平安,顾将军。
      
      北月,我等你回来。
      一路平安。
      北月,我好想你。
      顾将军,我想好了,你快回来了吗?
      征战很累吧...
      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我还等着你娶我呢...
      顾北月走的第一天,南枝就开始想他了。
      五十八封信,能吃把它们锁在自己的小盒子里。
      似乎这样就可以锁住对心上人的想念。
      可却越积越满,越积越多,好像...都要溢出来了。
      五十八封信,远不止这么多的想念。
      
      (在遥远的另一边)
      
      “顾将军,我们兵太少了,守不住了!”
      “将军,粮草不足,撑不住了!”
      “将军,敌人又来了!已经是第三波了!兄弟们守住!”
      “将军!”“顾将军!”“将军!”
      “将军,城门要破了!”“将军!”
      ————
      “你们守住了!有我在,城门就不会破!”
      “另外派一个人回京,再带二十万军来!”
      “快!别磨磨唧唧的!”
      
      ——————
      
      “将军!”
      “顾将军!”
      “将军!”
      “将军!!!”
      “顾将!!”
      …………
      那一天,残阳似血。
      太阳是血红的,土地是血红的。
      顾北月浑身也是血红的...
      
      “算了,没用的,来不及了...寒霜,你去找南枝......”
      
      咳,咳咳咳,刚刚干涸的血迹,又有了新的生命。
      是从顾北月身上吸走的生命。
      “告诉他,我真的好爱他...从第一面起就爱上了...”
      咳咳咳,是压抑的咳嗽声。
      “将军...”
      “没事,一时半会死不了...”
      只可惜,见不到南枝了。
      “寒霜,快去吧...”
      如果可以,我还想再看看他,再抱抱他......
      
      寒霜看着顾北月,单膝跪地。
      “顾将军,寒霜定会把南枝带来的!”
      随即翻身上马,扬起一路沙尘。
      
      “哎,这位公子,您不能进去!”
      “公子,南枝不是随便可见的!”
      “公子!公子您不能硬闯!公子...”
      门开了,
      “怎么了?外面这么吵?”
      是一如既往温柔的男音。
      “寒霜,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和顾将军出征了吗?”南枝右眼一跳,“顾将军呢?”
      “快,跟我走,要来不及了!快点!”说着就把南枝拽到楼下,连拖带拉地扯上了马。
      “什么来不及了?顾将军呢?他人去哪儿了?”南枝心里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顾将军怎么了?”
      南枝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下面的回答会很令他崩溃。
      “将军...将军他救了所有人,救了整个国家。他一个人杀出重围,凭一己之力撑到援军到来,身中...”
      “数十支剑。”寒霜声音变得哽咽。
      “数十支箭...那顾将军他...他得有多疼啊...”
      “剑...剑上带毒,是...军医治不了的...剧...毒...”寒霜的声音越发颤抖,可手上的鞭却越扬越快。
      “带...什么?带毒...那他...寒霜!他怎么样?你...你再快点!再快点可以吗?”
      若在平时,南枝定不会如此对他人说话。但此时,他身上似乎带着与生俱来的气场...
      仿若天神。
      神圣,高洁而不容亵渎。
      一匹快马,两个人,一个时辰。
      
      凄凉的荒漠,一顶孤独的帐篷
      
      “北月!”南枝跳下马,冲进了唯一的一座小帐篷里。
      或许,那都算不上一座小帐篷。
      迎接他的不再是以往欢快的声音,而是一个面色惨白的人。甚至连低声的喘息也听不见了...
      “顾将军!顾北月!北月!顾北月…”南枝跪在床边,崩溃地呼喊着床上的人的名字。
      他伸出手想去触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但他怕,怕他的将军已经不在了。
      “南...南枝...你来了啊...”床上的人睁开了眼。
      “嗯!我来了!是我来了!别睡!我求求你!不要睡!”南枝握紧他的手,想把那只冰冷的手捂回以前的温暖。
      “还能看到你,真好...”顾北月笑了,很浅,很淡,但也很暖。
      “我也好高兴,还可以再看到你。而且,我想一直这样,我可以看着你,你也可以看着我...”南枝想笑,但笑容却枯萎在了嘴角。
      看着床上熟悉而陌生的人,他难过的想哭。
      “南枝不哭啊,我没事...”顾北月看着他,回握着他的手,却不如以前那般有力了,“再给我唱一曲,可以吗?”
      南枝没忍住,哭了,又笑了。
      “好,好,唱十曲都没问题!但但你要好好听着,不准睡着了!”
      “南枝唱的曲...我怎么可能会睡着...”
      顾北月想抬手摸摸南枝的头,却失败了。
      
      “那年——秋日——”
      “君——正当风华——”
      “那般——意气——”
      “不——可——知——”
      “……”
      
      南枝唱着,看着,哭着。
      顾北月笑着合上了眼。
      呼吸声渐渐听不见了,只剩下了歌声。
      一人哭着歌唱,一人笑着沉默。
      一曲毕,二曲起。
      嗓子哑了,出血了。
      南枝不停下。
      眼睛红了,哭肿了。
      南枝还在唱。
      
      从日暮到日出。
      从残阳到艳阳。
      满地鲜血从鲜红到暗红。
      小鹏里的人呼吸渐渐停止,歌声也从无到有再到无。
      最后,万物趋于平静。
      
      昨日的喊杀声早已不见。
      今日的战场安静的可怕。
      甚至连风吹过沙子的声音也没有。
      小蓬外,是暗红的荒漠。
      小蓬内,是冰冷的温存。
      
      戏子跪坐在将军的床边。
      若不是嘴角的那抹血迹,和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裳。
      那一定是一副极其唯美的场景吧...
      将军笑着,笑容中带着幸福与满足。
      戏子笑着,笑容中带着对爱人的眷恋与不舍。
      两席红衣,两双交握的手。
      以及那还未消散的歌声。
      述说着二人从相遇到分离。
      
      或许,还未分离...
      
      血红的路,鲜红的花,
      以及一个红衣的人。
      他与这条路上的其他人不同。
      他没有回头,没有对往世的不舍,只有前进的渴望。
      他环顾四周,仿佛在找什么人。
      眸中,藏着深深的眷恋。
      他突然像一棵树跑去,不,是向树下的男人跑去。
      眼中是将溢出来的欣喜与爱恋。
      树下的男人张开双臂,而他也没有一丝犹豫地扑进了男人的怀里,抱紧了他的腰,嗅着他身上的气味。
      还是一如既往的让自己安心。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还有,我好想你。”
      树下的男人,也就是顾北月,轻柔的亲吻着南枝的发顶。
      “不久,我终于是等到了。”
      “我们成亲吧”
      两人相视一笑。
      
      二人携手走过奈何桥,在孟婆的见证下,举行了冥婚。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一拜,二拜,三拜,礼成。
      孟婆拿来一张写满了字的纸,问道:“你们叫什么?”
      “顾北月”
      “南枝”
      孟婆在纸上寻找良久,又抬头看着二人。
      “好奇怪,你们之间的姻缘线,好像早就签好了。”
      原来,他们早就被红线连在了一起。
      上穷黄泉下碧落,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一章,若想看长文,请关注同作者的长文《京城死了个戏子》,持续更新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