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蠢直男也太笨了点

作者:白白白不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那是喜欢吗?你是馋人身子!

      (5)
      五个人洗漱换好衣服在客厅集合之后,每个人都有一个固定摄像师跟拍了。
      
      五个人的各自的直播间也开启了。
      
      “现在我们节目组要检查一下各位老师的行李箱,像是钱啊零食啊这些东西我们拍摄过程是不能带的。”节目组导演笑眯眯的说。
      
      他们的行李箱被节目组的人从房间推出来。
      
      李白看着韩信那个红红的行李箱,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看了眼韩信,发现韩信脸色不太对劲,心里警铃大作。
      
      他悄悄后退一步,偏头小声地问:“你收拾行李箱了吗?”
      
      韩信有苦难言,“我都忘了这节目,行李箱里面是以前放的。”
      
      李白狐疑地瞥眼看他,“你没放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应该吧?”韩信不敢肯定。
      
      摄像头扫过,他们两个靠在一起说话的样子他们的粉丝尽收眼底。
      
      【他们两个怎么老是在讲悄悄话!】
      
      【信哥和白哥怎么都看着箱子?放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哦吼~信哥的房间就可以看出来了。】
      
      【前面节奏大师闭嘴OK?兄弟兄弟要讲几遍?】
      
      其他几人的行李箱被依次打开了,虽然都是奇奇怪怪的,但参考他们各自人设来说,倒也没什么问题。
      
      比如,诸葛亮的一套测量工具,赵云的杠铃,守约专用的锅铲以及李白的草。
      
      不是骂人,单纯字面意思。
      
      李白的草。
      
      白色行李箱里面翻出来的是一根根鲜嫩的草,旁边还有袋装的泥土,还有盆。
      
      导演:“……”
      
      【哈哈哈哈哈,草(字面意思)】
      
      【果然白白叼着的草才是本体!哈哈哈哈哈!】
      
      【我粉了什么鬼男团啊草(也是字面意思)】
      
      “没想到白老师对种植还颇有了解哈哈。”导演尬笑。
      
      李白虚假客套:“还行还行。”
      
      而最后韩信的红色行李箱在万众瞩目之下被打开了。
      
      李白:“……”
      
      韩信:“……”
      
      众人:“……”
      
      李白呼吸一滞。
      
      你马的。
      
      他要打死韩信。
      
      【w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他喵头都笑掉我的妈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满地找头!】
      
      【前面怎么都在哈哈哈,白哥盛世美颜我反复去世!】
      
      一片哈哈哈中,行李箱被打开,就看见一张海报。
      
      那是女装的李白。
      
      没错,韩信精湛的P图技术显然没有仅仅满足于P□□。
      
      他将P图完美的运用到了生活中,用已知创造未知!
      
      用男性创造女性!
      
      导演手都在抖,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导演啊,他这是拍还是不拍啊。
      
      “白白,你听我狡辩!”韩信赶紧解释。
      
      李白拿起抱枕就是一顿暴打,赵云拉住李白,“小白,冷静。先听他狡辩。”
      
      赵云说完,发现不对又赶紧改口:“听他解释!”
      
      韩信声泪俱下声情并茂声声入耳地说:“白白,我是喜欢你啊!”
      
      旁边的守约赶紧接戏:“你那是喜欢吗?你那是馋他的身子!”
      
      韩信一噎,这他喵的好有道理。
      
      诸葛亮利落收尾,“这是之前恶作剧P的,没想到信老师还留着。”
      
      几人默契十足,一阵玩闹之间顺利化解危机。
      
      导演松了一口气,“检查完行李箱那我们就准备出发吧。”
      
      【我不行了,我笑到打鸣哈哈哈哈哈】
      
      【我粉了个沙雕男团吧woc】
      
      【我也馋白白身子,信哥能发一下图片吗】
      
      【前面你想屁吃!】
      
      【我……我也想要】
      
      *
      
      因为要登机,直播中断。
      
      李白和韩信坐在一起,手狠狠的拧韩信腰侧的肉。
      
      韩信被拧得表情扭曲,但丝毫不敢叫出声。
      
      李白目露凶光,声音阴沉:“挺能耐啊,P女装?还给我带着?我不是个女孩子让你挺失望啊。”
      
      做事非常直男的韩信敏锐地感觉到了,这是一道送命题,他求生欲爆棚:“不不不,白白我最爱你,只要是你别说男女,不男不女都行!”
      
      李白:“……”
      
      韩信还在继续表白:“白白你就是我老婆,女的是我的,男的也是我的!”
      
      韩信就靠在李白耳边说话,随着他的喘息,李白的耳朵迅速涨红。
      
      “闭……闭嘴。”李白俊脸微红,色厉内荏地说。
      
      韩信扭头看他,仗着飞机上不能直播,就开始为所欲为,得寸进尺。
      
      他头靠在李白肩膀上,嘴唇贴着李□□嫩的耳朵说话。
      
      李白坐在内侧,避无可避,只能任由韩信宰割。
      
      韩信就在李白敏感的耳朵旁故意的吐气吹气,舌头还不停的去挑逗他。
      
      “走开。”
      
      李白伸手去推他的头,但韩信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李白,不依不饶地往前蹭,去亲李白的锁骨。
      
      如果李白有胸的话,韩信这个动作大概就是埋胸了。
      
      李白见推不动他,咬牙,抓住韩信的马尾就是一扯。
      
      “嗷嗷嗷啊!白白松手松手松手……”韩信捂着脑袋眼泪汪汪。
      
      隔壁无视了两人打情骂俏的队友也被韩信的惨叫吸引过来,扭头看向他们。
      
      李白手上还抓着他的头发,语气冷厉:“色字头上一把刀。”
      
      队友面面相觑,果断当做没看到。
      
      韩信从李白手中救出自己的宝贝头发,心疼地爱抚着。
      
      没关系,虽然今天也是被白白暴打的一天,但是叫白白老婆他已经毫无反应了!
      
      他默认了!
      
      计划通!
      
      *
      
      节目组给他们在一个小镇安排了房子住所,在这里进行七天七夜的生活。
      
      房子是当地的一个普通双层水泥楼房,装修简陋,基础家具齐全。
      
      比起城市里那些精装修的房屋,这种还用节能灯泡,洗澡甚至还是石油燃气热水器的地方,确实是十分落后了。
      
      直播开启,导演站在大厅宣布规则,“各位老师将在这里生活七天七夜,期间所有的时间都由老师们自由分配。当然,像是食物这些,我们会提供,但自然是需要做任务赚积分来兑换的。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是直播时间。期间,早上九点到十一点,下午两点到五点。这两个时间段你们可以到村口找到负责人领任务赚积分。”
      
      “当然,如果你们提早赚够你们这几天需要用的积分,接下来你们不做任务都可以。今天是第一夜我们会赠送今夜的晚餐。明天之后就需要你们自己解决了。下面,就开始你们的愉快度假吧。”导演自信满满地说。
      
      任务当然不会很简单,要是一下子都让他们做完了,几天都混吃等死,那他还录个屁。
      
      *
      
      几人分配了一下一二楼的房间,守约赵云一楼,诸葛亮李白韩信二楼。
      
      因为韩信强烈不愿意与李白分开,诸葛亮较喜欢二楼,加上守约强烈不愿意和韩信他们待在一层,并表示一楼比较方便做饭。
      
      这个分房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李白把东西都收拾好,准备趁着还没过五点去村口看一下任务。
      
      韩信蹲守在一楼,一看见李白露头就迅速跟上,“白白你要去村口吗?”
      
      “嗯,一起?”
      
      “走走走。”韩信顺势搂过李白的肩,哥俩好地大步向外。
      
      虽然看不见粉丝的弹幕,但一路上两个人为了直播效果,一路上都在聊天。
      
      【嗷嗷嗷,我信哥还记得他是酷哥人设吗?】
      
      【他现在像是小蜜蜂,嗡嗡嗡的围着白哥。】
      
      【别说了嗷,再说那些唯粉又来了逼逼赖赖了。】
      
      村口有一间房子,上面贴着节目组的logo,李白和韩信敲门,里面的人应了才推门而入。
      
      “白老师和信老师是来领任务的?”工作人员问。
      
      李白:“能先看看是什么任务吗?”
      
      “可以。”工作人员将任务卡放在桌面。
      
      任务的内容和分值一览无余。
      
      李白一看,好家伙,来到乡下果然给他们安排了一堆接地气的活。
      
      收玉米,剥玉米,拔萝卜,挖土豆,收花生……
      
      全是体力活,这也太实在了。
      
      【新时代农活男团get!】
      
      【崽崽们写歌的手要去刨土了呜呜呜】
      
      【虽然心疼,但是我还挺想看!!】
      
      现在时间肯定是来不及做这些任务了,两个人边走边逛,把四周逛个遍。
      
      他们回到小屋,已经快天黑了,守约已经把节目组送来的食材处理了,嗷嗷待哺的坐在大厅沙发上,等候守约差遣。
      
      但守约只让诸葛亮进厨房帮忙,其他三个人都是厨房杀手,虽然亮哥也不会做饭,但至少,只要准确的告诉他切菜切多细多薄,亮哥是不会出错的。
      
      云哥平时虽然很靠谱,但做菜像是和他八字不合,明明按着菜谱做菜,味道总是奇奇怪怪,两者难以共存。
      
      信哥发挥不错,但白哥在场,就像加了debuff,发挥必受影响。
      
      白哥……厨房杀手。
      
      生活不易,守约叹气。
      
      他一个团队忙内,真的是承担了很多。
      
      “我们刚刚去村口看过任务了,都是下地干农活,剥玉米,拔萝卜之类的。”李白坐在沙发上削着苹果说。
      
      厨房没地方洗碗,赵云只能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洗,“那明天早上大家一起去。守约要做饭,早上不去,就下午去好了。”
      
      “可以。”
      
      “好。”
      
      “没有异议。”
      
      *
      
      清晨,最早醒的守约看见房间里的摄像头已经开启了,跟镜头打了声招呼,就起床洗漱晨练。
      
      “hello~”守约对着摄像头打招呼,小声说:“等我洗完漱,就给大家直播舌尖上的早餐,拜拜。”
      
      【第一第一第一!!】
      
      【崽崽好乖呜呜呜呜!!拜拜,妈妈爱你!】
      
      【守约太棒了我的狼崽崽!】
      
      【让我猜猜,白哥和亮哥谁最晚起床】
      
      【哈哈哈哈,白哥肯定最晚!还不如猜谁第二起床】
      
      【前面的你被开除白月光粉籍了哈哈哈哈哈】
      
      【第二肯定是云团啦!】
      
      果然第二位醒的就是赵云,简单打了声招呼,洗漱完看见厨房的守约,就过去帮忙。
      
      此时还在熟睡的李白,也被直播着。
      
      直播间一些黑子就忍不住跳脚了。
      
      【所以说李白有什么用?昨晚什么事都没做,就知道瞎逛,现在还在这里睡觉,什么活都给别人干,真无语。】
      
      【打探任务叫瞎逛?不会做饭难道非要去嚯嚯厨房?无脑喷子滚开OK?】
      
      【队友都没意见你在这瞎逼逼,这里是白白的直播间,少来这里带节奏了噢。】
      
      【我白翻身了!啊啊啊啊睡颜好奶啊啊啊啊】
      
      李白原本是侧睡,摄像头的角度只能看到一部分脸。
      
      现在正正的躺着,棕色刘海凌乱四飞,好在颜值抗打,没有发型依旧帅气,双腮微鼓粉唇微张砸吧嘴,像是在梦里梦到了什么好吃的。
      
      【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啊啊啊啊崽崽好可爱妈妈好爱你啊啊啊啊】
      
      【小奶狗我好喜欢,老公老公我鸡叫不停!!!】
      
      【你们觉得李白睡颜很好看吗,我觉得也就一般吧,天天看都习惯了】
      
      【谁尿黄来滋醒他!】
      
      韩信在厕所洗漱的时候偷偷打开手机,一进李白直播间就像进了鸡笼一样。
      
      弹幕清一色的“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鸡。
      
      老公老公叫个不停。
      
      韩信咬着牙刷,黑脸。
      
      那是我老婆!!!
      
      他愤怒的敲字:【白白是我的!】
      
      然而这句话在弹幕里是那么的无力单薄。
      
      【前面想屁吃?】
      
      【但凡有几粒花生米也不至于喝成这样】
      
      韩信愤怒地退出直播间。
      
      他刷完牙洗完脸,走到外头说:“团长,我先去叫醒小白,亮亮就交给你了。”
      
      赵云依然在洗碗,答应道:“好,我洗完就来。”
      
      *
      
      诸葛亮的房间,诸葛亮正躺着,闭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被子盖到胸前,双手交叠于腹,十分严谨的睡姿。
      
      【……hello,有人吗?】
      
      【有】
      
      【+1】
      
      【+10086】
      
      【为什么都不说话啊,亮哥这样睡觉,你们还不发弹幕,我很害怕啊草】
      
      【大概是粉随正主】
      
      【……草】
      
      诸葛亮床边的闹钟响了,他倏地睁开眼睛,好像诈尸一般,镇定自若地把手机闹钟关闭,起床,看见摄像头也十分冷淡地打招呼,转身去洗漱。
      
      【草草草草!亮亮突然睁开眼也太鸡儿吓人了草】
      
      【我妈还以为我大早上在看恐怖片……】
      
      【……我究竟在粉什么奇奇怪怪的偶像】
      
      赵云上来的时候诸葛亮正好准备出来,两个人眼神交汇,十分默契地一同离开。
      
      *
      
      韩信悄悄打开李白的房门,正如弹幕所说的,睡着的李白肤白如雪,漂亮的脸蛋十分可爱。
      
      韩信没忍住伸手去捏李白的脸,李白伸手拍开他的手,翻身侧躺继续睡。
      
      他伏在李白耳边悄悄地喊:“白白,小白兔,白白白白白老婆白白白白……”
      
      一群白白里面混入了一个老婆。
      
      李白感觉有一群韩信在喊他,“白白”两个字一直在自己耳畔回荡。
      
      原本梦里是一片安宁祥和的,但是一个韩信出现了,两个韩信出现了。
      
      梦里无数个韩信围着他叫。
      
      简直是3D立体环绕声。
      
      李白睁眼,看见眼前的韩信,一抽枕头就是一下,“在梦里吵吵就算了,在现实还敢来?!”
      
      并不无辜的韩信十分委屈,但是镜头还在,他不敢撒娇。
      
      只能以非常酷,非常拽的样子说非常怂的话:“白白……我没有吵你,我只是来叫你起床。”
      
      【我真的要笑死了,信哥真的不用艹人设了,你太怂了哈哈哈哈哈】
      
      【用最拽的样子,说最怂的话】
      
      【这语气真的太怂了我的妈呀,信哥人设崩塌实锤!】
      
      李白:“……”
      
      今天也挨打了的韩信灰溜溜了走了,李白赶紧去刷牙洗脸。
      
      *
      
      厨房里,李白站着守约旁边,认真观摩,“为什么炒肉步骤看起来那么简单,我和阿离学的炒肉,我怎么做出来那么奇怪。”
      
      守约想起李白之前给他们做的黑乎乎一团的榴莲炒肉,险些厥过去,“哈……可能是天性不和。”
      
      说真的,跟阿离前辈学做饭,能学会才奇怪吧。
      
      “有道理,努力有用的话,还有天才干什么。我注定不是这方面的天才。”李白叼着草点点头,他看向摄像头,“现在给大家讲解舌尖上的守约。”
      
      守约无奈反驳:“白哥说话不要有歧义啊。”
      
      “差不多啦。好,音乐起。”李白拿手机放BGM,开始解说。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朴质的方式烹饪,肥瘦相间的肉需要反复锤打,将它锤烂……”李白夸夸其谈。
      
      守约耐心纠正:“白哥我没有在捶打,只是简单的揉,让盐入味而已。”
      
      李白才不在意守约有没有捶打,在他这个厨房杀手的眼里,这些操作都一样,反正都看不懂。
      
      “就像醋和酱油一样,都是黑色,就像盐和糖一样都是白色晶体。这种东西没差了。”李白试图狡辩挽尊。
      
      韩信作为唯二会做饭的人,给李白解释:“其实瓶子可以写标签的。而且,靠闻也是能闻出醋和酱油的差别的。”
      
      好心帮李白解释的韩信并没有得到李白的青睐。
      
      反而让李白觉得,韩信这个家伙就是来拆台的,好显得他很聪明,显得自己很弱智。
      
      毫无情商的韩信今天又被李白嫌弃了。
      
      像韩信这种会做饭的,根本不懂什么叫厨房杀手。
      
      厨房杀手,就是李白在厨房里,做的任何食物,都能达到食物中毒的效果。
      
      这和闻不闻得出是醋还是酱油,没有一点关系。
      
      没有醋和酱油,李白还是那个李白,而李白做出来地食物依然有毒。
      
      *
      
      守约做的早饭是昨晚剩下来的饭菜,虽然少但好歹有的吃。
      
      五个人吃完就出发村口领任务。
      
      他们现在一点食物都没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守约留在小屋也没用。
      
      负责人见了他们,操着一口方言浓重的普通话说:“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各位老师可以看到,外面金灿灿的果实,今天我们就去拔花生,但花生必须要和茎叶分离,每一斤带壳花生可以得到十五个积分,积分可以到鹅鹅赞助商店兑换食物和日常用品。”
      
      积分与现金一比一,节目组收花生的价格比市价高得多,毕竟他们只是个综艺节目,又不是真让嘉宾去干农活。
      
      “这是你们的麻袋,请老师前往任务地点吧。”
      
      五个人一人拿着一个大麻袋,李白仔细打量这个黄色的麻袋,好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麻袋。”
      
      韩信想接话,但是他还有酷哥人设要立,想不出什么符合酷哥人设的话可以说,只能索性不说。
      
      “我见过的麻袋都是那种,印着尿素,化肥的。”守约想了想回答。
      
      诸葛亮纠正:“那种不是麻袋,那是蛇皮袋。”
      
      李白迷惑脸,“蛇皮袋???”
      
      “就是塑料编织袋,因为纹路形似蛇皮,所以叫蛇皮袋。”诸葛亮认真科普。
      
      赵云捧场:“亮亮懂的真多。”
      
      旁边的酷哥也想加入话题,但蛇皮袋的话题已经结束了。
      
      “你们知道花生长在哪里吗?”话题发起人李白再次出击。
      
      这题我会!
      
      韩信心想,准备开口“我……”
      
      “好像是地里吧,不是都叫花生地吗?我没听过花生树。”完全没注意韩信的赵云无情截过。
      
      “说起来我们好像没有人干过农活吧?白哥亮哥是一线城市长大的,云哥和信哥看起来也不像做过农活的样子。”守约说。
      
      诸葛亮面无表情:“不,我干过。”
      
      守约侧目,看到诸葛亮冷淡的脸突然想起了出师表。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这算是串戏了吗?
      
      *
      
      花生地的话题又结束了,信信依然没插上话。
      
      韩信不甘心,他要自己发起话题,“我以前跟家人去过,花生地里会有很多虫子,有一种叫螬蛴,白色的跟蛆一样,很肥很大,在地里扭来扭去,有些还灰绿灰绿的,身上还有黑色的点点,它们爬在你身上的时候冰凉凉黏答答,很恶心。”
      
      韩信绞尽脑汁回忆自己记忆里那条虫子的一切,生怕自己讲的不够详细。
      
      被韩信的形容恶心到的李白:“……”
      
      讨厌虫子有洁癖的诸葛亮:“……”
      
      为韩信的情商感到担忧的守约:“……”
      
      只会捧别人场的赵云半天憋出一个:“跳跳你记忆挺好。”
      
      【……我还在吃早餐我为什么要听这个!!!】
      
      【啊啊啊啊信哥你不会讲话就快点闭嘴吧啊啊啊啊,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当个酷哥不好吗?看看你最近,又痴汉,又憨憨。球球你了,别说话了,云团都不知道怎么捧场了。】
      
      【挺帅一小伙,怎么就长了张嘴】
      
      【好家伙,一张口就让我连隔夜饭都他恶心出来了】
      
      【信封一个,但是我真的被描述恶心吐了,为什么信哥要说这种东西啊,女友粉转路人了】
      
      【女友粉转路人+1】
      
      *
      
      成功把气氛搞到冷漠的信信又难过又委屈,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这一张口,一大片女友粉流失。
      
      这一场面,在后来还常常被剪到明星的那些直男行为的短视频里面。
      
      因为韩信的形容,五个人一直到花生地,都没有聊过花生和农活这类话题。
      
      上午的太阳不热,花生地里是一大片翠绿的叶子。
      
      花生埋在地里,他们需要先拔花生出来,再把花生和茎叶摘开。
      
      “你们看我做一次。”
      
      诸葛亮虽然很不乐意接近有虫子的地方,但他是唯一知道该怎么干的人,他沉着脸走到地里抓着叶子下的茎就是一拔,花生轻轻松松就被拔出。
      
      他甩了甩,用手把花生摘下来,茎叶扔在一旁。
      
      韩信小时候做过,隐隐约约有记忆,点头表示赞同。
      
      “看起来还挺简单的嘛。”李白笑道。
      
      这确实没什么难的,只不过机械重复这些动作,就是累。
      
      赵云每到和运动有关的事情总是极有活力:“那我们每人一排,开工吧!”
      
      韩信觉得他是时候展现他的能力了!
      
      他要让白白看到,属于老攻的魅力!
      
      韩信把自己的马尾再扎高,脱掉运动外套,一件白色工字背心,漂亮流畅肌肉线条展露无疑,那双蓝色眼睛扫过镜头,酷帅A炸,运动酷哥形象绝了。
      
      此时的直播间是一水的舔屏,我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