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才是真爱

作者:YBXZ玉笔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夜笙歌

      魏斌带着人,一点不敢耽搁的赶路,真的走的很远,这么大队人马,什么都不方便,可是为了活命,也没有人说不走了。
      直到在南方的一个偏远县城才停了下来,都说大隐隐于市。所以没有去村里面,只是把人在附近的几个县城都分开放了。许家没有散,互相之间都知道,但是人确都分开了。
      每个地方都置办了宅子,然后留下一间铺子。陈家人都识字,在城里找工做也比较简单,总能生活下去。
      所以等把所有人,包括自己安顿下来以后,都已经过去两年多了。
      十年前,许凯在清算自己财产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盒子,只记得说,也许有一天用的上,所以委托自己保管。魏斌也是这次离开以后才知道,全是银票,有近十万两。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这一家人要怎么养,虽然说他也做好了自己有生之年,一定好好照顾他们的准备,可是看到这些,还是松了一口气,不,是无数口气,这可是一百多号人,虽然这么多年许凯没亏待自己,可是这一年他打听许凯的事,也用的差不多了。
      最后才打开这个在自己手里近两年的一封信。
      “魏斌,你看到这封信,就证明你们都安全了,以你的为人,肯定不会给自己留点私房,这是我身上唯一的一张了,你就自己留着吧,我也放心。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一家老小还能交给谁,认识你,我何其有幸?若是有机会,我去寻你,若是在无相见之期。那就各自安好,答应我,再也不要回来。”
      许凯其实没有惦记了,他如今只剩下了自己的爱人,只要魏斌安全,其他的都不重要,他留下的东西,足够几位哥嫂衣食无忧的生活好几辈子,哪怕不劳作,也不会没有饭吃。
      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留下的。后来遭受的待遇都在他的意料之内。或者说,比他想像的好了太多,每次的一身伤,每次的坚持,都是为了,魏斌他们可以跑的在远一些,再远一些。
      但是这么快的死里逃生。他是庆幸的,也多亏他没有结下什么仇怨,所以大家也都给个薄面,经过多方打探,就知道了自己的父母,葬在何地,好好的上了炷香,拜祭完。迁了坟,回了家,看着往日喧闹的院子,如今空无一人,没有一点声音。
      收拾了自己以前的房间,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他不会离开这里,这辈子就守着父母过了。
      村里人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尊重。许家老宅又恢复了孩童的笑声,这里重新开了课,附近的村子都有孩子过来。
      他用束修维持生活,不能大富大贵,可是衣食无忧。养了鸡,种了菜,偶尔出去卖卖鸡蛋,街上转转。或者去镇上,府城看看过去的先生。
      也有学子大老远的翻山越岭过来找他请教。他也不客气,遇到投缘的,在他家里一住就是好久,探讨学问,互相请教。
      平静而又知足。
      不到三十的他,虽然有着少年天才举人,商业奇才公子,最后又踉铛入狱。可是并没有因为这个就面对失败的人生,家里没有知冷知热的人,村里的人就各种介绍。媒婆也踏平了自家的门槛。
      他想过,家里确实需要一个女人,也明白了当时只有一个人的魏斌为什么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他虽然没有这种想法,可是不得不说,他理解了。
      面对媒婆说的女子,他的眼睛里面浮现的都是姜氏临死前的苍白面容和虚弱话语。
      “相公,嫁给您,一直是妾身最幸运的事,人人都羡慕妾身有一个知冷只热的相公。可是妾身对不起相公,没有给您留下一儿半女的。相公,谢谢您。”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对姜氏好,或者说真的有姜氏说的那么好,但是他只想要姜氏,她是他的妻,自己没有给她孩子,难道还要找人替代她的位置吗?
      所以也就放弃了在娶个女人进门的想法。机缘巧合的认了个干儿子,在家里帮着干点杂活。做点饭,平常就学习。
      他的年纪,明明是正值壮年,还不到三十呢。可是偏偏的过的是养老的生活的。没有追求,没有激情,也不出门,除了传授学问,连话都不说。就这样的一天过一天,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过如此了。
      哦,不,他会出门,去镇上,或者府城,会去书斋,有什么新鲜的书,没看过的,就会抄一份,然后回来慢慢的整理。他对四书五经的注解,也有很多人要,挣了钱,就会给自己开开荤。
      看着无欲无求,可是只有许凯自己知道,他对魏斌的执念,并没有减轻,他不去寻找他们,是因为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还有一个人,午夜梦回,他惦记他,哪怕那个人给了自己的太多的恶梦,可是那么多年的相伴。他已经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他明明知道自己的牢狱之灾是对方一手造成的,可是他不恨他。他明明知道如今这伤痕累累,家人远走他乡,是他逼的,可是他还是不恨他。
      他对魏斌是多年追随的习惯,是初见时的入心,还有得不到的迷恋。是自己的执念。
      对陈奕,喜欢?他不知道,可是他闭上眼睛是他,睁开眼睛是他。当年的自己口不择言以后,大半年的寻找,是为了道歉,还是怕在也见不到他?
      在牢里面,他想的不是陈奕会不会放过他们,而是陈奕会不会原谅自己。他要怎么才能见到他,然后告诉他,自己错了。
      他在刑房忍着一次又一次的酷刑,可是不恨他,不计较,是为了让他出气。
      他坚持不道歉,不逃跑,听话的吃药,吃饭,养身体,除了想要让家人都安全,是不是还在等着他出完气以后,可以听自己的解释?
      他是一个理智的人,他不希望自己冲动做决定,这些事情他想不明白,所以他拒绝去做决定,如今好好的静下心来,他才能好好的思考。
      现在想想,自己只要每次和魏斌在一起。就想着上他,身体就会有反应,可是当年明明是经常性的把陈奕的脸不自觉的就换成了魏斌。但是后来呢?什么时候他和陈奕越来越默契?什么时候他闭上眼睛,想点少儿不宜的事情,先出现的都是陈奕的身体?
      什么时候自己遇到想分享的事情都会直接去陈家?
      什么时候自己忙完以后,不自觉的回家,可是发现他到了陈家?
      什么时候记住了陈奕的喜好,习惯和熟悉他的感觉,哪怕是他身上的淡淡墨香?
      又是什么时候自己在他面前不需要注意形象,两人可以打打闹闹,谈天说地甚至讨论用什么姿势。
      哪怕最后用的还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的姿势,他不愿意,陈奕就配合他。同床共枕那么久,他从来没有在床事上看过那个人的脸。但是他从来没有把陈奕当过魏斌的替身。陈奕一直都是陈奕。
      想明白了,他也确定了自己的心思,可是那又如何?那样的人,还敢招惹吗?好不容易摆脱,不能有任何意外,他们有十多年的记忆,这就够了。
      陈奕这边很热闹,是的,他的好男色的名声传了出去。他自己传的,一时之间各色美男纷纷自荐枕席,他来着不拒。夜夜笙歌,好不快活。
      以前就是风流的人,不过对象是女子。后来因为一人收了心,可是既然得不到了,又何必委屈自己?如今快四十的人了,还有几年好活的?又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不过他从不留人过夜,完事就让人送走了。
      “主子。小杨公子不愿意走,非要留下。”
      “那就送去小倌,”
      “主子?”那可是……………县令的公子啊
      “无事,他爹敢送过来,自然是有准备的,去给他好好找几个人”
      “是。主子”
      县令的公子成了小倌的头牌,这事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就是如此,小杨公子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因为他就没有时间休息。偷偷的跑回了家,县令也没办法,封口这事面对那个身份的人,完全没有用。
      忍痛把人又送了回去,毕竟他还有一大家子人呢,不能因为这一个人全都送命吧?
      看着县令这么识趣,陈奕总算是发了慈悲,把人给县令送回去是不可能的,不过还是抹去了他的身份,从此小倌多了一个杨公子,县令家死了一个小儿子。
      这种事不多,可是也不少,这么一个大腿,人人都想抱,自己贴上来,看着姿色不错的,陈奕不会拒绝。
      看上的人不愿意的,那就花钱,实在清高宁死不屈的,那就来强的,这种事自然都是有人压下去了,所以明面上都是不知道的。
      这就是身份的差距,钱财的威力,权力的作用,当你有了这些,做什么不可以呢?又有什么放不下的?
      执着不过就是伤人又伤己而已。拼了所有还得不到的,那就放过自己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