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才是真爱

作者:YBXZ玉笔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伤的到底是谁

      衙役上门带走了许家所有人,包括娶了许家女儿的女婿,孩子。上百口的人,许凯的店铺也被封了,家被炒了。
      没有审叛,没有传话,只是关着,没几天许刘氏,许凯的母亲就病了,快七十的人了。多方传话,就是没人请大夫。
      拖了三天最后是魏斌偷偷送了药过来,这场整整一年的牢狱之灾来的莫名其妙,去的也莫名其妙。时隔近两年,他终于又见到了那个人,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魏斌。
      “魏斌,见到你真好”
      “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你怎么会进来?”
      “是陈公子,我们先出去,出去慢慢说。”
      许凯看着这好久不见的人,物是人非也不过如此了。最后郑重的行礼
      “在下许凯,多谢陈公子带魏斌过来。”
      没有回话,陈奕转身就离开了,一行人这么久都没有看到阳光。重新出了府衙大门真真的知道了什么叫 恍如隔世。
      也没回家,魏斌包了客栈,把大家都安排了进入才有空和许凯说话
      “我打听了一年,可是只是知道你得罪了人,所以才会如此,其他的什么消息都没有”
      “魏斌,嫂子和孩子还好吗?”
      “嗯,他们很好。可是你要怎么办?那陈公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我是在府衙门口看到他的,他只是让我和他进去带你们出来。”
      “魏斌,不用管他,这是我的命,我只想着家人不要受我牵连。可是如今姜氏没了,她一直要个孩子,可是我没给她。爹爹走了,娘亲走了,就是侄孙都没了两个。我不会让其他人还出意外了。”
      “那你要怎么做?”
      “魏斌,还记得我二十岁那年和你说的话吗?”
      “我知道”
      “现在带他们走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就当我死了吧。”
      “可是~”
      “魏斌,没有可是,走吧”
      “好,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
      魏斌连夜离开准备了马车,回家收拾东西,韩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家男人她还是相信的,所以没有多问,直接就收拾东西了。
      她的弟弟妹妹如今都成家了,也不需要她了,她没什么不放心的。
      三天后的夜晚从镇上一次性出去二十辆的马车。经过府城接了人,就散开了。
      第二天一早陆陆续续的出了城门,然后在山下集合。等人到齐了才一起出发。
      山顶上的人目视前方。双手紧握,跟着马车的方向也往前走。忽然被一把拽了回来,许凯心有余悸的看着因为自己然后往下掉的石块的山坡,他知道,掉下去自己必死无疑,可是他没有感激。甚至都没有回头谢谢这救命恩人。
      等着连马车队的影子都看不到了,许凯才听到声音。
      “你以为送走他们就安全了吗?”
      “你想如何?”
      “许凯,我说过,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所以他们逃不掉”
      “我已经付出代价了”
      “还不够”
      “其他的,我自己来还,放了他们吧”
      “许凯,你太看的起你了。”
      “我知道,”
      许凯回头跪下,然后郑重的磕了头,看着陈奕。
      “多谢你对我许家的救命之恩,”
      “呵,救命?你不要告诉你不知道今日这一切都是我的手笔。”
      “谁做的,不重要,我只要他们好好的活着,”
      重新回到这血迹斑斑的密室,许凯不意外,可是被打成这样许凯还是觉得下手也太重了,可是也知道了,这关不好过。
      一点使不上力气的腿,也不知道是不是断了,从上面扔下来的窝窝头,他也没有去捡,虽然饿的受不了,但是他爬过去都困难。
      得知人三天都没有吃一口东西,陈奕就亲自送了过去,可是许凯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直到被人在肚子上踢了一脚飞出去撞在墙壁上,然后掉下来,这才忍痛睁开了眼。
      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果然是他,别人也不敢对他动手。同时声音也传了过来。
      “绝食吗?”
      “没有”
      声音很小,可是居高临下的人还是听到了。
      蹲下来拿出自己端着的碗,只有两个窝头,其他什么都没有
      许凯抓起来就吃
      陈奕就在一边看着,也不离开
      “水”
      陈奕:……………
      虽然心烦,可是还是让人去拿了,
      喝好了,许凯舒服了一点,不过精神还是不好,身上的伤,有点重
      拖着腿爬了一会,然后靠在墙上
      “他们到那了?”
      “没查”
      “谢谢”没查,就证明他没有盯着他们,自己就放心了。
      “你信?”
      “你不会骗我”
      可是这句话,换来的是陈奕的拳打脚踢。
      许凯“……………”
      等人晕过去了,陈奕才又踢了一脚,暴躁的门让请大夫
      接下来许凯的日子好多了,有药治伤,有饭填肚,有汤解渴,除了有时候不知道那个人无缘无故的发脾气揍他一顿,就导致了他的伤反反复复,总在死亡边缘试探,可是就是大夫医术高超,所以总是身体受罪。
      许凯不知道他怎么坚持下来的或许就是因为那一点的愧疚吧。
      陈奕看着那个蜷缩在地上,右手不能用,就用左手,照样吃的欢快的人,这几个月的□□,没有给他增加一点暴戾或者颓废,甚至感觉比以前性子还活了一点。
      明明前一天还被自己揍的死去活来,可是第二天看到自己,也是没有一丝怨恨,不生气,不发脾气,身体好了,还能给自己一个微笑。
      “你是许凯吗?”是了,他一直怀疑这不是他认识十多年的许凯,否则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一个有这么大的改变。
      “自然,”
      “你不是他,许凯怕疼,怕苦,怕受委屈,怕不公平,怕不自由,如果是许凯,如今就算不寻死,也会求我放了他,试图逃跑,……………或者怕我,恨我”
      最后两个词说的很是坚定,
      许凯想了想,他说的没错,自己早就很死他了,怕?当然怕,那次过来他不是遍体鳞伤?逃跑?不是不跑,是知道跑不出去。求?如果求了,他会放,自己又怎么会不求?可是这一切都要在确保许家人和魏斌安全以后。
      “那就不是吧。”
      不是就不是,无所谓,我只想安安全全的把他们都送出去,然后要杀要剐都随你,从此再也不欠你。从此以后也不会觉得愧对你,或者这些罪,就当我因为对你的侮辱所以给你的道歉吧。
      这是进来这密室以后第一次陈奕过来以后没有对他动手,只是自己离开了。许凯: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感激你。
      这次隔的很久,许凯不知道过了多久,可是依照送饭的频率,还有自己养好的伤,他觉得有两个多月了。过来的陈奕是喝多了,满身的酒气,看着那大开的门。许凯有想过离开,最后看着靠着自己的陈奕,只是伸手抱住了,把自己的衣服也给他披上了。
      就这样,陈奕枕着他的腿睡了一晚,而许凯就这样靠着墙角坐了一晚。次日感觉到陈奕快醒了,许凯才闭上眼睛。
      等着人离开才睁开眼睛。
      陈奕没有喝多,他想了两个月。最后想放了他,他可以因为喜欢所以对着许凯予取予求,做低伏小,也可以因为恨他所以报复他,关他。可是面对这样的许凯,他无能为力,互相伤害,到底伤的是谁?他说过的,如果不喜欢了,那就会自己离开,不会杀人灭口。他追着他十年,别的不清楚,可是许凯不会喜欢他,他清楚。
      许凯对他的侮辱,他不可能不计较,一年多的牢狱之灾,半年的囚禁,他的仇报了。
      他喜欢,所以他付出一切。面对许凯的字字句句,他知道,自己的喜欢对许凯来说,那就是一个笑话,他不恨他,也不是不喜欢了。可是他想放下了。
      爱一个人,就豁出去的追,不计成本,不计得失。
      如果得不到,那就放手,各自安好。
      “许凯,我不会喜欢你了”
      这是陈奕告诉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所以演了这场戏,如果许凯走了,就走了。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他不走?
      至于那一晚的亲近,就当是留给自己最后的念想吧。
      想了两天也没明白,最后还是下人一句话提醒了他。
      自己想放。可是许凯不知道啊。他那么聪明自然知道这里的守卫凭他一己之力根本出不去,所以才没有离开。
      想明白了,直接就让下人把人丢出去。他和这个人,在无干系。
      许凯:……………
      看着自己一身狼藉,再看看面前的大门。想着刚刚下人所传的话。
      “许公子,放你离开是主子仁慈,以后这陈家公子不可靠近一步。公子的产业主子都帮公子拿回来了,以后看见主子麻烦您饶路走。”
      这是好事啊,许凯很高兴,直接就骑着自己的马,不,这不是他的,就是产业,也不是他的,
      想了一下,还是自己离开了,什么都没有带。
      陈奕看着下人送过来的东西,没有什么想法,不要就不要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