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才是真爱

作者:YBXZ玉笔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憋屈

      许凯醒来看到的就是红着眼泪的姜妍,虽然烦躁,可是还是耐着性子开口。
      “娘子这是怎么了?”
      “相公,你终于醒了。您怎么会成这样?”
      “受了点凉,这不是没事了吗?我饿了,去洗洗脸,然后帮我拿点吃的过来,”
      “可是,相公,……………”
      “没有可是,去吧,听话”
      “是,”
      打发了女人,许凯身子都感觉僵了,所以起身想动一动。可是就是伸了个懒腰,全身骨头咔咔的也就算了。胸腔疼的自己连伸出去的手都收不回来,就满头大汗。
      “王八蛋”
      低吼了一声,才耐下心来等着这股疼劲过去,他真的是欠那人的,重新坐回了床上才有时间好好的想想以后要怎么办。
      在这里,躲不掉他的,自己被他随随便便一关就是半个月,那陈宅,好进不好出,这次不知道因为什么放了自己,那下次呢?连房间都别想出来的他,难道还想从那守卫森严的大宅子里面出来?
      可是只要自己在这里一天,那么只要他想,随时可以让自己进去,并不是自己愿不愿意的事。如果可以决定,他也不会到如今的地步。
      逃?想要出府城,最快也需要三天三夜,而他不会骑马,那就是需要七天,可是陈奕最多两天完全就可以抓住自己。
      受了这么大罪,许凯也不能还不把他以前的威胁当回事,逃了,他追不上也就算了,可是如果追上了呢?他一辈子都在那间密室度过吗?而陈奕,他对他的兴趣,能保持多久?
      爱人?不,自己就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否则也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魏斌来看过几次,确定人没有问题,也就放心了。
      姜氏伺候的很用心,两人的感情也急剧升温。
      陈奕每天听下人报告他的情况,自己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时间长了,许凯也就放弃逃的打算了,他逃不出去,他有一大家子人,谁他也放不下心,也做不到从此亡命天涯,他还想和父母尽孝呢。
      这里有魏斌,他走了,也就见不到了,所以他不能走。
      反正怎么想都烦,最后他就把陈奕放一边了,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追自己的男人。
      因为从心理上接受不了自己是一个生意人,所以才各种抵触,可是如今用平常心,也就好接受了,加上之前几个月的努力,做起事来也更加得心应手了,和魏斌也越来越默契。店铺的利润也是保持稳定。偶尔还有上升的趋势,两个人都是特别满足。
      也许是因为魏斌在旁边吧,所以许凯总是很平静,心态也从那场恶梦中醒了过来。
      但是不好的就是时间过的太快了,两个月的时间早就到了,可是他没有去,他怕了,不管是陈宅的大门,还是那个清冷高贵的人。哪怕他对自己极好,可是他真的怕了,所以不想去。
      他只是一个努力读书,想考取功名,改变生活的普通人,他因为怕辛苦,所以踩着家人的肩膀努力读书,他只是想离开那个一群家人的家而已。那个人,他招惹不起,他们不应该认识的,也不应该纠缠的。
      可是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跟何况,初一,十五,每个月都有,又怎么躲?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
      许凯虽然害怕,可是看到人以后,还是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笔,然后也不等着人家来硬的,只是平静一笑,开口。
      “走吧”
      “许公子,主子说,不着急,您可以处理完了以后,晚上过来。”
      呵,该谢谢他的仁慈吗?
      “好,麻烦两位了,”
      虽然说是晚上,不过,他还是收拾了东西,给魏斌留了纸条,就离开了。
      重新看着这陈家的大门,许凯心里五味成杂。跨出一步都难。
      这个门后面等着他的是什么,他不知道,可是他躲不掉。
      硬着头皮进去,穿过长长的走廊,看着落在地上的树叶,以往只觉得树叶绿着,代表春天,代表生机。叶子黄了,虽然萧瑟可是很美。如今,只觉得悲凉,自己和落叶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不知何去何从。
      舂去秋来。日日夜夜。周而复始。
      到头来不过都是一场空。
      陈奕以为以那人的性子,肯定是拖到最后一刻才过来。所以在听到消息说。人已经到了,虽然意外,不过还是配合的交代了自己手头上的事就回家了。
      时隔几个月,重新站在这间密室里面。许凯不是不怕了,而是不知道如果再来一次,自己还能不能坚持过去,那天进来自己没多久就晕了,只记得很冷,很潮湿,很冰凉。现在重新看着才知道,其实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差。
      就是一个刑房,而且很干净。
      刑房啊,私刑是触犯律法的,可是这里有,他只是生意人,为何会有需要这种地方的时候?
      所以他要感谢那人没有把这些东西用在自己身上吗?否则他现在怕真的是英年早逝了。苦笑了下,仔细的看着这些东西,看的出来不是没有用过,上面还有血迹呢。
      如果是以前,自己恐怕都要报官了,可是如今,只有苦涩,自身难保,又何谈救人?讨公道?找真相?
      人的成长,是一瞬间的。
      因为书读的多,面对陈奕,许凯一直保持这读书人的骄傲清高。可是不得不说,他是天真的,也是理想主义。
      如今,陈奕用事实教他成长,现在的许凯,知道什么叫现实,胳膊拧不过大腿。
      十二岁的秀才,十五岁的举人,他在先生长辈大家的夸赞中,在同龄人羡慕,在众学子的榜样中长大。他的傲,是别人吹捧和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他的高,是自己的成就。但是陈奕,把他所有的优点毁的一点不剩,把他按到了尘土里,让他看清楚,自己和陈奕,比起来。到底差了多少,他没有资格,也没有资本反抗。
      陈奕急忙赶回来,可是房间没有人,重新确定了人没有出去,所以就向着密道走去,这只是一条路而已,真真的入口不在这里。
      可是站在楼道口,看着里面的人,陈奕反而没有了进门时的那一丝心虚,他提醒过他的,是他自己不听。
      而这次,他也提醒过的,可是他还是没有按时来。所以他是该受一点教训,不过到底要不要在给这个人一次机会,他没想好,或者说,现在不确定了。他始终不想如此对待许凯,他想和他好好的,他能做的都做了,如果还不行,那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了。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很有规律的脚步声,也成功的让发呆的许凯回神。
      回头,两人两对而立。
      “为何不在房间?”
      “……………”在了,不也要来吗?这次和上次一样,也是四个月,你能放过我?
      “看来你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许凯,为什么失约?”
      陈奕的声音很平静,可是最后的一句话,又带着浓浓的失望。
      “重要吗?”
      许凯是觉得不重要的,毕竟理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确实失约了。
      陈奕“很重要。”因为只有你给我理由,我才可以继续相信你。不需要真假,只要一个理由就可以。
      “学长,我今日来,就没有打算平安离开。”所以,我不会解释,你想如何就如何吧。
      “许凯,你别逼我,”我没有想对你做什么的,真的。
      “学长,怎么样才可以放了我?彻底的放了我?”
      “不可能。”
      一个绝望,一个坚定。
      “学长,你不就是想要我吗?我给你。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今日以后,你我再无干系。”
      陈奕:……………我要的是你,可是我不在乎谁上谁下,是你就好。可是如今这话确是不想再说。
      “先出去吧,我让厨房给你做点好吃的。”
      陈奕再一次认输了,对上许凯,他总能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但是他也不确定,下一次,自己要如何,或者会如何。
      一顿饭,没有任何硝烟,陈奕一如既往的热情周到。夹的都是他爱吃的,汤水递的也都是时候。
      许凯以前总觉得这是享受,因为不想接受,所以理所当然。如今,只是觉得这是强迫,就是接受,也是兴致不高。
      房间里面很压抑,因为不能保持平常心的原因吧,所以许凯就是静不下心来,可是又不能还和以前一样。不顺心就闹,就提要求,现在,就是想出去透透气,他也还是忍了,忍的多了,人就在爆发的边缘了。
      他们在同一间屋里,待了几个月,也是不让出门,后来可以随便出门,可是也没有随便出去。如今想出去了,反而连提都不想提。憋屈的在窗户口坐了会,最后去桌上粗鲁的灌了两杯茶,就躺床上了。
      他想离开,可是就是说不出来,一切都变了,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除了这个,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希望明天快点来,也许就可以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