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无尽悬溺

作者:苏打泡柚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2

      “唔…咳咳,”中原中也顺了顺胸口,好让身体快速回到入水前的状态。他转头看了眼岸边现在还陷入昏迷的青年,有些嫌恶地皱了皱眉。他走上大道,捡起入水前叠好的外套和上面的帽子,再最后回望了一眼依旧不省人事的男人,没有丝毫留恋的抬腿就走。
      “咳咳,唔……”这时,躺在那的青年翻了个身爬了起来“啧啧啧,怎么哪都有你这只蛞蝓啊,我本来是要在这美丽的河水中死去的”说着太宰治还以一种十分懊悔的姿态扯下头顶与发丝纠缠着的浮藻。中原中也停住步子,回头看着太宰治。
      他现在很不爽。那个绷带浪费装置大早上的在他散步的区域跳河,还极其可恶的发出‘咕噜咕噜’溺水般的声音,听的他心里堵得慌。于是,他就跳下去了。做了一件他做过无数次的事。
      微凉的水轻轻的环拥着他,待眼前逐渐清晰起来,看清了在深处漂浮着的人。太宰治貌似感受到了水的流动睁开了眼,鸾色的眸子凝望着前来的人,最后轻轻地笑了起来,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中原中也辨别着模糊的口型,“蛞蝓…”,“ 你……来了”。中原中也伸手拉过那人的衣领,努力把人往身边带。阻力让拉人这个简简单单的动作都变得困难起来,他瞪了太宰治一眼,太宰治接收到他的信号乖乖的圈住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正当他扑腾水将人往岸边带时,太宰治突然压了下来。还是维持着刚刚的姿势,不过现在的上|位者换了人。他带着中也抵上石壁低头吻住他的唇,他们在彼此口腔里互相掠夺的不仅仅是津液,还有那仅剩无几的氧气。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到中原中也都有些眩晕的时候太宰治才放开了他。
      他感觉到太宰治在靠近,他俯在自己耳边,说:“中也,你输了。”
      水流不算急,在水下也不是完全听不到声音,当太宰治这句话刚出口时中原中也愣了一下,他翻了翻最近的记忆点,没有关于太宰治的,他们没有见面,也没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赌注。但是他条件反射的推开了太宰治,又在他快到水面时把还呆在原地的太宰治拉了上来。
      就有了他现在非常不爽的一幕。
      太宰治有些费力的伸了个懒腰,又压了压肩。他微眯着眼,冲大路上的人调笑着:“呐呐,我说中也,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啊。”中原中也十分不耐,刚想反驳几句却猛地顿住了。太宰治如有所料般的将食指抵在唇间,轻声说:“死性不改。”
      瞳孔顿缩,封尘的记忆如深埋在地底下的导火线,遇到最合适的火焰温度接连在脑海里炸开。
      
      中也啊,奴家明白你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但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别到最后输的是你,作为优秀的黑手党,我不希望看到你狼狈的样子。
      
      中原先生,我知道不该过问您的生活。只是像太宰先生那样的人,还是不要招惹比较好。
      
      中也君,身为你的首领,想给你点忠告,跟太宰治一起的人非死即伤,除非万劫不复,绝无生还的可能。
      
      滴,哒,带着点泌凉水雾的风挥散于空中,薄薄的水汽凝结成水珠从鼻尖滑落。中原中也俯视着太宰治,却没有一点上位胜者的快感。啧,真是令人糟糕的景象。
      太宰治逐渐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笑得越发瘆人。想起来了。
      太宰治那天一如既往的在坠楼前给中原中也发了消息,然后不管中原中也看没看到,也不理会他现在跳下去中原中也有多大几率能接住,翻身将就自己摔进高空。刚觉得有点失重感,上方便传来小矮子的声音。“太---宰——!”嘶。真是意料之中的聒噪啊。太宰治微睁他那双桃花眼,嘴角勾出些许暖意的弧度,“嘛,我说,中也。”这次不是开玩笑了,不要接住我了。中原中也紧颦着眉默不作声的加大了自身的重力。他的搭档,天天喊着自sha的人,每天不知什么时候会给他找无数麻烦的人,最想让他死和自己最想杀的人,现在说,他要死。
      太宰治在余晖的黄昏里,沐浴着最后的阳光。他这时笑了,笑的发自内心,笑的暖融融的。眼睛里一样的灰暗,不过可能因为主人一直期盼的愿望要实现了,连它也拥有了光芒的明媚。
      中原中也看得心脏猛缩,有那么一下的发愣。
      自sha的太宰治他见的多了,上吊,入水,割腕,安眠药,吞毒,瓦斯中毒,自|残的更是数不胜数,他那一背的伤疤多是他自个作出来的。晚辉下的太宰治,足以让人迷了眼。中原中也从来不否认自己这个搭档的颜值,甚至在和太宰治共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有了以貌取人的恶习。温柔的太宰治,带着浅淡的笑容,鸾色的眼睛倒映着中原中也的影子。他突然理解为什么太宰治会有那么多的追求者了,当太宰治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你时,你总会有那么一刻相信,他是爱你的,比全世界都爱。混蛋太宰,我可没说让你死。
      中原中也逆着风倒进太宰治的怀里。异能在触碰的那一刻消散了,中原中也嘁了一声以示抱怨,两人急速下落。
      当离地只差一个体位的距离,中原中也快速地翻转了身体,在发出一声闷哼后同太宰治一同掉入碎石砾。中原中也自落下后就没有了动静,太宰治佯装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人从地上捞起来任由中原中也没骨头似的瘫在他怀里。太宰治抬手从那个小矮子的发丝穿过,捻出石子扔掉,然后百无聊赖的等着港口Mafia的人来找他们。
      太宰治支着下巴,看着怀里娇小的橙发少年若有所思。唉,中也真是烦人,明明今天天气那么好,空气那么清新,简直是绝佳的自sha日啊。啊啊,让红叶大姐见到中也这幅样子肯定又要挨骂了吧?蛞蝓也真是的,又自己在下面。但是真的很少见他那么紧张了,噗,紧张到我把他的匕|首摸出来抵着他腰都不知道。
      太宰治小心地将中原中也的头挪到自己肩膀的位置,又轻轻拿开了中原中也放在身侧的手。“嘶,麻烦了啊。”虽说于黑手党而言受伤是难以避免的,或许因为很久没见过中原中也受伤太宰治有些讶然。匕|首没入了身体,只有刀柄露在外面,此时创口还有鲜|血源源不断的流出。太宰治暗忖着黑手党部下抵达的时间,又看了看从中原中也身下流出的血,这才将缠缚着手臂的绷带解下来。一边解一边缠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我可怜的绷带小姐我们就要就此分别别太想我一大堆废话。
      “嘁,混蛋太宰,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人是你可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情景啊。”中原中也说话了。
      “诶?中也你醒了啊。”太宰治做出一副欣喜的样子,眼睛里却明显带着点丝遗憾。
      “啧,死青花鱼,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在这里吗?”
      “唔,可是中也你…是自愿的吧?”太宰治弯着眉眼笑得谨慎又狡猾。
      “哈?唔咳咳。”被气到的小黑手党嘴角又溢出血丝,“我救你完全出自首领的命令。就你个绷带浪费装置谁想救你啊?!想的挺美。”
      “不。不是。”太宰治目光炯炯盯着对方眼里的蓝色,“中也,你知道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中原中也不自然的往废墟外瞟了一眼后接口道:“什,什么?”
      太宰治面露不悦,但还是摆出平常的笑容说:“中也,身为主人,我可是相当了解你哦。所以在我面前说谎,你只有1%的胜算。给你的忠告是,这辈子都对我坦诚相待哦~”
      中原中也怒目圆睁骂道:“操!太宰,你有病吧你?!要不是你作弊区区小比试我会输给你?”
      太宰治幸灾乐祸的笑着:“阿拉阿拉,狗狗可不要死在这里呀~”
      中原中也偏过头不去看他。
      
      港口Mafia还是很有效率的,只不过中原中也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而已。尾崎红很快就发现了中原中也本不该有的伤,不出所料太宰治被尾崎教训了一顿。
      “太宰治!你都做了什么啊?!中也他好心救你你还捅他一刀,中也就算不计较你也要给我这个长辈一个交代。”尾崎红叶紧握伞柄冲正打算离开的太宰治喝道。
      “要什么交代啊。”太宰治侧头,眼神里净是凉薄“蛞蝓死了还是残了,不用担心红叶姐,看在前搭档的份上就算他死了我也会捎纸给芥川让他烧的。”说罢转身就走。
      锋利的刀刃撕裂了空间,连缠的好好的绷带都裂得粉碎,刃尖在脉搏跳动的位置划开一道细口。
      “你说什么?太宰。再说一遍,然后由奴家送你归西。”
      太宰治笑了笑,双手举起,又恢复了原先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红叶姐别动怒呀,我这么柔弱一不小心死了就不好了。”太宰治看了眼脸色有所缓和的尾崎红叶,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将刀尖轻轻移开。“况且,中也救我难道不是大叔的命令吗?”说着向一直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切的人望去。尾崎红叶愣了一下,目光在他们之间流转,最终下令——「带中原中也回总部,此事日后再议」
      
      太宰治对这一命令倒没说什么,随众人护送回程。到了港口Mafia领地才借故离开,尾崎红叶带着中原中也离开了,走时尾崎红叶还叨叨着什么,他离得远听不太清,中也你…你为什么……?听不到了。
      太宰治呆在原地看着那个人的背影。离开了,走的很踉跄,有只手扶着腰部的伤口,样子很狼狈,是他救了自己,又一次,不知多少次。但是,“我不会感谢他的。”
      因为他自作自受。
      
      该回去了。要休息了,闹了这么一出,要累死了。
      中原中也骗不到他的,尾崎红叶也是。自己的狗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就足以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以至于作战的时候根本不用交流,对于像中原中也那样性子的人,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在想什么的人,真的一点都不有趣。
      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首领的命令,全是他自作主张,自以为是的施救。怎么会有这样糟糕的人啊,太令人恶心了,快要吐出来了。为了一己私欲理所当然的插手,不管不顾的要别人活着,为什么啊。所以说为什么啊?!
      
      “唔,我不知道。”橙发被打开散落在肩头,有湛蓝色的衬托平添几分中性的柔美。中原中也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脸颊,又瞟了眼坐在床边的尾崎红叶,将手毕恭毕敬的放下了,和左手一起整齐的排排。
      自从大姐头下达命令之后他就明白事情不妙了,把属下支走后尾崎红叶挽着他手臂的手紧了又紧,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果然,尾崎红叶以肉眼可见的压迫感逼问他:“首领的命令?哼哼哼……我说怎么回事,肯定是中也你吧?”中原中也手心渐渐泌出汗来。“太宰那家伙就让他死了吧,中也你竟然抛下任务去。我说什么事能让你那么着急,还好心替你把那些任务都揽了过来,现在你跟我说只是为了救那个混蛋?!”尾崎红叶阴沉着脸,金色夜叉在身后若隐若现。中原中也试图解释,“大、大姐,我那边,额,差那么十几个人就完成了所以我就……”说着瞄了瞄尾崎红叶,略显心虚地缩头。“就交给下属解决?中也你执行任务可以马虎成这样?那么几个人也有可能是隐患,我希望你能重视。”尾崎红叶揉了揉眉心。随即又正色道——还有,中也。【是…大姐】中也啊,尾崎红叶抬眼望向窗外,你知道奴家的事吧。【知道的,是有关一个男人】对,是他给我光,给我逃离黑暗的渴望和期盼,他于我而言是不同的。那中也,你有吗?那个于你不同的人。
      “不同的?什么啊我怎么会……”中原中也躲闪着尾崎红叶的视线,但似乎只是觉得问题很奇怪才不自在。
      欸,看来还不知道呢。不过也好,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是那个人,中也会被折磨的吧。
      尾崎红叶的神色黯淡下来,刚刚只是一时激动,身为干部即使情绪激动也不会任由放纵。情这一事谁也说不准,动心了就是有,动情了就是欲。呼吸,进食,恋爱,死亡。近距离触摸才能窥探到生存的意义。
      
      所以,“中也你看,花开了。”
      “是啊,春天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大家猜一猜,开头的中也是处于哪个季节呢?
    中间太宰跟中也的地方写得很烂,轻点喷
    还有我真的更的很慢,对不起!!(鞠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