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无尽悬溺

作者:苏打泡柚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1

      “不,错了。”
      
      “是污浊离不开人间失格,不是我离不开他太宰治。”
      
      中原中也指尖夹着烟,嘴里吐出烟雾。雾袅袅地盖住了他藏在帽檐下的眼睛,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
      
      中原中也随手将那根只燃了一小截的烟掐灭在栏杆上,烟灰里残存的火星子顺风飘散在风中。他像往日那样掸了掸帽沿的灰,抚平衣角不显眼的皱褶。
      
      他没有回去,他在房顶上呆了一晚。尽管他知道那个人肯定看见他了。
      
      夜晚的星星很亮,其实每天晚上都应该这么亮的,只是他一直没有时间注意罢了。微凉的晚风吹着他的脸,连脸都变得凉丝丝的。他抹了一把脸,没什么好奇怪的,是人都会哭,更何况是他现在这种状况。
      
      好讨厌。中原中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一点都不。
      
      从一开始与太宰治的见面,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好漂亮。然后是讨厌。看到那人的时候,除去被绷带缠住的右眼外,左眼显得深邃又死寂,隐匿着星星点点的骇人的红光。那是死亡的前兆。
      
      没错,是死寂。这个词用在一个与他同龄的少年身上,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但那双眼睛却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是的,你没想错。中原中也八岁前的记忆是空白的,直到遇到‘羊’他才有了同伴,可以说他的人生就是在拼命的活着,努力的活着。他理解为什么太宰治想死,却没办法认同。他没有问过原因,不过以他多年搭档的经验,太宰那家伙就算说也都是些一听就让人牙酸的‘理由’。
      
      十五岁第一次见面,然后他加入了Port Mafia。再后来和太宰治搭档,到一战成名被称为‘双黑’,成为当时□□最恶二人组。被冠以‘双黑’时,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但是又似乎毫无变化。尾崎红叶和广津柳浪有问过他觉得和太宰治一起怎么样。他的答案是一样的,他们给他的答案也出奇一致,“中也(中原先生),奴家(属下)也知道太宰治是这样的人。相信你身为搭档一定比奴家(我)更清楚。”最后的话他们谁都没有点破,他明白的,搭档是比恋人还要重要的存在。恋人可以让自己在短期内享受美妙的感觉,是无法替代的。搭档带来专属于死亡的刺鼻的血腥味却更令黑手党沉迷。本身生活在黑暗的花朵,是没有办法彻底磨灭它嗜血的本性的。
      
      但就算是这样那又怎样,跟太宰治搭档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太宰治其人,先不说他黑不黑泥的问题了,就说他的生活吧。从早上开始睡大觉那个人可以直睡到傍晚,然后黏黏糊糊地起来,黏黏糊糊地蹭着他的脖颈问他晚上吃什么。中原中也不耐烦的推开他说你要吃自己做去别来烦我,太宰治他就凄凄惨惨的哭丧着脸说,中也你变了你不要我了你居然忍心看着我饿死呜呜呜呜,接着一阵假哭。中原中也就跳起来锤他说到底是谁把自己搞成这样的啊,从早睡到晚,你是猪吗?!太宰治躺在他身下拿手臂抵御攻击,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中原中也低下头收了手看了他一会,站起身准备晚饭。很多时候中原中也都说着不给你做了饿死你算了,但实际上每次都会以中原中也愉快的做饭,太宰治快乐的吃这样的结局收尾(bushi。太宰治缄默着散发低气压的时候,只有靠近他才能觉察出他隐藏着的杀意。那种情况不在少数,也只有他们知道,他们说的去死是真的希望对方消失,不是假话,是真的发自内心地讨厌这个人的存在。搭档期间动真格下药暗杀绑架都已经是家常便饭,出任务故意抛下就是为了再也不见。所以说,如果有天有人跟他说太宰治喜欢他,他估计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有病,然后就是揍太宰一顿,毕竟揍宰使人心情愉悦嘛。
      
      可是那天早上他读完报告的时候,自家首领用揶揄的语气问他未来有没有什么打算。中原中也叠着手里的报告一边说啊准备再整理一下剩余的文件就下班,回家倒杯红酒泡个澡什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中也君,你知道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中原中也终于正色的看着森鸥外,好吧,是boss的语气。看来不是私人兴趣了,“没有,boss。”随后照常行了脱帽礼,“为您效忠,boss”转身出了大门。
      
      走到转角处森鸥外叫住了他,“中也君,不管你信不信,太宰君他喜欢你。”中原中也没说话,眼神暗了暗,脚步不停地离开了。
      
      在电梯里,他遇见了昨天被他拒绝了的那个女孩子。
      
      他有追求者正常得很。虽然他的身高不是那么尽人意以外,可以说什么都好,有房有车有存款长得还好看,单一间酒窑就抵得上很多人一辈子的薪水,自然不乏追求者。在众多黑手党里,中原中也属例外中的例外,别看他像一般黑手党那样该抽烟抽烟该喝酒喝酒,可是在□□一方面他可纯情的像个初出茅庐的毛小子,啊不,他就是。没有情人不搞一夜情听说恋爱也没谈过,说不准连女孩子的手也没碰过。按道理来说,他不该记得那个女孩子,但是他不知为什么就记住了她的样子。怯生生的询问和通红的脸颊,明明好像是正常的反应但就是记住了。
      
      女孩长的很高,跟普通的成年男子差不多。她说她叫长谷川泰子,希望能和他吃顿饭。他同意了。都是成年人,泰子的意图也表现的非常明显,中原中也想着一来是对长谷川有好感二来是免得下次再见到那条青花鱼的时候那人又笑他二十二了还形单影只,明明太宰治他自己也没有女朋友就因为他比他多了那么些殉情经验就好意思来嘲笑他,真的是!太宰治那个混蛋果然应该丢到河里去喂鱼!!
      
      “中原先生,久等了。”
      
      中原中也转身看着迎面走来的长谷川泰子,她本身就很漂亮,稍加打扮更显姿色。一席黑色晚礼服,撒了细闪的玫瑰静静地绽放在黑暗里,丝质藤蔓绕上她白皙的脖颈为她平增几分性感,下半身开叉到大腿,亮色让中原中也晃了晃眼,他掩饰般的咳嗽几声,“走吧。”再转头时已恢复常态,仿佛刚刚窘迫的人不是他。中原中也为长谷川泰子拉开了副驾驶,然后自己也上了车。他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往小本本上勾了一笔。出门前他特地问了自家大姐对女孩子礼节有哪些。尾崎红叶掀起涂着红色的眼影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就说了些条例。比如说什么“见到的时候要微笑”、“全程要保持绅士礼节”、“上车前要给小姐拉开副驾驶的门,最好给她系上安全带。。。”
      
      “等、等一下。大姐,你前面说的我很赞同,可是你后面要系安全带是什么鬼啊。。。”中原中也的耳朵上渐渐爬上粉色。“会不会太近了……我也不太习惯这样。”尾崎红叶摆摆手,“奴家向你保证,不但不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好了好了,别让人家等着你。”“那我走了大姐”中原中也整了整帽子,抬腿走出大门。
      
      中原中也理了理思绪,转头看了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长谷川泰子,叹了口气,“喂,我说啊,上车了就把安全带系好啊。”长谷川泰子脸顿时腾的红了,忙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她手忙脚乱地找插口,心神不宁的结果就是插了半天也没插上,急得她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唉,你是笨蛋吗?”中原中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过插头帮她插上。中原中也暗自叹息,这个女孩子傻傻的啊。长谷川泰子咬着下嘴唇,在喜欢的人面前出丑让她觉得很难堪,甚至有点委屈。中原中也注意到了她的情绪,他微拧着眉揉了揉她的头顶,安慰她说,没事的啊,小问题。说完对她轻轻地笑起来,长谷川泰子愣了一下也垂着头笑起来。
      
      把车停在会场门口,中原中也牵起长谷川泰子融入人群。
      
      来了舞厅自然是要跳舞的,长谷川泰子偷瞄身边依然没有任何表示的中原中也,她顺着中也的视线望去,是一个……漆黑的角落?此刻已经有些人往他们的方向投来探究的目光。长谷川泰子被那些目光扎的生疼,她鼓起勇气向中原中也伸出手:“中原先生!请问,”中原中也终于回过神来看向她。“唔!”中原中也不看着她还好,一看到那双澄澈的眼睛顿时心脏砰砰跳动。脸上极速升温,中原中也就在她的对面,冲她偏了偏头因为疑惑皱眉却温柔的微笑……简直让人喘不过气!她磕磕绊绊的把剩下的话说完,“请问能跟我,跳、跳支舞吗?”中原中也眨了眨眼,释然的笑起来。“当然”向她伸出右手,“那么,这位美丽的小姐,今夜是否有幸成为您的伴舞呢?”男人像平时那样绅士的散发着魅力,眼里闪烁着期待,跟她的一样变得亮亮的。“是的!”
      
      舞会进行中,他们跳了一会便都找了处隐僻的角落坐下。中原中也拿了两杯红酒,带着些许歉意的对长谷川泰子说:“抱歉啊,这里只有红酒了。”长谷川泰子摆摆手连道没关系,中原中也在她身边的位子坐了下来,长谷川泰子手紧攥着膝盖上的衣料,一边偷偷瞟望身边的男人。中原中也此时正无意识的把玩手中的酒杯,红酒随着动作一点一点在杯壁留下印迹,摇了一会端起杯子就着杯沿轻抿了一口,微仰着头正好露出环着黑色choker的白皙脖颈。中原先生…真是很好看呐……长谷川泰子脸上悄悄浮现一层薄红。
      
      “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事……”
      “ 中原先生我……”
      
      两句话同时出口两人都有点愣,中原中也先反应过来:“什么事?”长谷川泰子连连摆手“没事没事,中原先生您有事的话就快去吧。我在这里等您?”中原中也皱眉:“好。”走了几步又不放心似的回头“我很快回来。”长谷川泰子弯着眼笑,先生快去吧。中原中也点了点头走出大堂。
      中原中也走到附近的角落点燃了一支烟,靠在墙上抽着。月光撒下来,透过树叶的缝隙留下斑驳的剪影。树下一片漆黑,叶随风吹起相互摩挲沙沙作响,中原中也拔出腿环上的匕首,看似随意的朝树荫掷去。’叮’刃尖在树干扎根,在与空气和木质中摩擦生出脆响。树荫下晃出人影,月的光亮照在西服上,弹跳躲开攻击的男人在找回平衡后向靠着墙的人走去。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怎么没捅死你?”太宰治翻转手中的匕首,越来越快成了刀花,他一边耍还不忘说上几句:“那肯定是因为中也你不行嘛~”
      “什么!?”
      
      中原中也冲上前伸手夺回匕首,太宰治闪身避开。中原中也立刻转身一记后踢翻直奔太宰治面门,太宰治头向后仰堪堪躲过,脸上浮现紧张的神色,冷汗开始滴下。太宰治把匕首抛上高空,匕首在升到一定高度后急速下落,在擦过中原中也礼帽时,他的手也到了稳稳的接住。“哼”中原中也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左手扶着下滑的外套,右手拇指向下比在胸前一尺位置“混蛋,我还没活动开呢你就不行了?”太宰治嗤笑,声刚出来就像卡壳了一样噤声了。他拉过还在凶相毕露的中原中也,手掌附上对方脸颊在耳垂附近游离,而后直接摸索上在手心揉捏。中原中也瞪大双眼,抬脚就踹。太宰治比他先一步,他撑在中原中也的腹部,及时伏在他耳边,低声道:“六点钟方向,你刚刚也注意到了,一组九人,枪械都藏在内里。马上就要搜查到我们这了,中也,我可不想跟你殉情啊。”中原中也脸色一变,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他这才慢吞吞地将手搭在太宰治肩上,距离被拉近,彼此的灼热的呼吸打在脸上,中原中也只感觉头昏脑胀,眼睛聚焦了几回还是蒙的看不清。不过突然有阵暖流涌了过来,他从善如流的接纳了,水声泽泽,看清了才发现那个人的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甚至十分享受的闭着眼。他气的气血上涌,掐着脖子把人推开了。脚终于落地了,理智也终于回笼。扶额的手刚放下就看见漂亮的小姐脸上挂着泪珠。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被调侃单身时没有,被‘羊’背叛时没有,被太宰治传糗事传的天花乱坠时也没有。但面对这个小姑娘,他突然发现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调整了几个呼吸,才硬生生的扯出一抹笑容,“你怎么到这来了?”长谷川泰低头双手使劲绞着,很久之后用细蚊一般的声音解释说,在中原中也走后不久,就看到一群男人进了大厅,男人似乎在分散的包围舞厅里的人,她感到很不安就跑出来找中原中也,就来到了这。长谷川泰抬起头,看着神情依旧错乱的中原中也,问道:“中原先生。所以,请您告诉我,您是吗?”中原中也显然没明白她的意思,仍然十分无措的愣着。一直在身后的太宰治走上前,以一种十分亲昵的姿态揽住中原中也的腰,将头枕在小个子的肩上,十分暧昧的冲长谷川泰笑了笑,笑里尽是玩味:“这位小姐觉得呢?”顺便侧头吮吸起近在眼前的耳垂。
      
      长谷川泰睁大美目,急切的往前走了两步,“中原先生!”她猛地呼吸,“请您告诉我,您是吗?不是的吧?是骗人的的对吗?快告诉我你们是在做戏好不好!?”说到最后她抽泣起来,手半掩着面泪水滴答滴答。中原中也呆呆的望着前方,他笑的很无奈,因为他的眉毛还皱着:“嗯……是的,不好意思。”他伸手去扶长谷川泰,又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长谷川泰抹掉凉了的液体,重新笑着说:“没关系的中原先生,是我太唐突了……谢谢您……再会!”她转身跑的飞快,像是要逃避什么野兽。
      
      中原中也推开在他身上粘着的人,自顾自的往回走。他刚刚是知道太宰治做了什么小动作的,也明白自己都做了什么。几天的相处下来他也知道选择长谷川泰子当伴侣是很明智的决定,贤良,貌美,年轻,文静。把他心中理想的女性占了一半以上,对方还表白了,又占一条。可是太宰治给了他当头一棒,他如恶魔贯耳在他耳边下了死咒ーー「中也你不会爱她,因为你喜欢我」
      
      他当时就惊了,以至于他根本没听到长谷川泰子前面问了什么。是,骗人的;没错,是在做戏。他有些茫然的注视着长谷川泰离去,推开太宰治时他一切都明白了。他又再次被摆了一道,以太宰治的行为推断,那家伙刚刚绝对引他犯错了。还是很暧昧的。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走进大厅。灯还亮着,只不过被打的七零八碎,成半吊的样子悠悠晃荡。墙上的弹孔突兀的在光滑的石壁上成放射状裂开。玻璃碎飞了一地,酒水,血液,用以助兴的蛋糕上的奶油,都蜿蜒地爬着,顺着大理石的纹路。
      
      本次的任务就是保护长谷川家的小姐长谷川泰子完好无损的参与这次舞会到结束,其余的人,生死不论。任务听起来很简单但是有个专属于中原干部的附加条件,那就是中原中也全天候陪同,直到长谷川泰子死心方可停止。此消息一出,森首领皆大欢喜,尾崎干部普天同庆,全港口Mafia上下欢呼雀跃,什么中原先生迎娶白富美,港口Mafia和势力鼎盛的长谷川家联姻,诸如此类。顶着舆论压力硬着头皮上的干部先生自然是尽职尽责了,不能说是不喜欢吧,也不能算是喜欢。只是不想这么一个有权有势有相貌的女孩糟在自己身上。自己是黑手党,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有个疼她爱她的丈夫日夜寤寐,满心满眼才对,而不是…像他一样,献身于工作。
      
      看到车子了,离着三米远的地摁遥控。被他落下的人喊住他,“中也!你看!!”太宰治在门口用力挥动双臂,“你快看!!太阳要出来了,”他跑到中原中也面前,像个小孩要吃糖“我们去看日出吧,就你和我!”“……不去”
      
      车一直开到了海边,此时天还有些灰蒙的暗色。窗全都打开,海风总是夹带着腥咸的味道,冰冷的气息卷席全身,从头到脚淋了一遍中原中也才从一直的混乱中解脱出来。他看向坐在副驾驶安安静静的像是睡着了的太宰治。
      
      太宰治很像洋娃娃。起码睫毛很像,都是长长的,虽然没碰过但是看起来就软软的睫毛。脸也不正常的白皙,碎发就一直那么的保持原来的样子,遮着一小块眉眼。硬挺的鼻梁…嘴唇……说起来,以前接吻的时候都没有好好感受过那是什么感觉……
      
      不过,也没机会了吧。
      
      他闭了眼,试图用心理暗示解决这个问题。睁开眼就看见梦里的男主角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唔啊啊啊啊啊!?”中原中也的后脑猛地磕在安全带源头的卡槽。“你有病啊!”
      
      太宰治一脸无辜:“中也,你在干什么?”
      “什么什么干什么。我不知道。”中也尝试逃离太宰的注视。
      太宰伸手抓住了中也的肩。“中也,从停下车开始就盯了我好久,难道说…”
      中原中也咽了口唾液,“什,什么?”
      “哼哼……中也你终于发现我长的那—么好看了吗~”
      “才没有啊混蛋!”
      “你承认了哦中也~”
      “你果然还是去死吧太宰!!”
      
      天色渐渐明亮,青白格外显眼。预示着太阳的来临。
      
      “为什么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呢。”太宰治凝视着即将来临的光芒问道。
      “你是白痴吗?因为地球的自转啊。”
      中原中也匪夷所思的注目着太宰治在很认真的思考问题。
      
      更匪夷所思的是,他说“中也,你说,太阳的光芒会找到我吗?”
      中原中也烦躁的抓头,“当然啊,不然我带你来海边干什么。就是为了看的更好,更有机会照到初生的暖意啊。”
      太宰治脸上笑起来,“是这样的啊。原来如此。”
      
      涌出来了,金色的。早上太冷了,没有所期待的暖的感觉,但是吹着风,眺望遥远的天空,和身边不知名的人在一起,在同个时间里,同个地点,看一样的景色,那种感受,说不出来,可是莫名很喜欢。
      
      直到那个人不在模糊,看清了脸,触摸到了脸,正在做的纠缠着发丝,瞳孔虹膜的瑰丽,都让人忍不住靠近。
      
      请让时间静止吧,就让我自私这么一次。
      起码这一瞬间,你属于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