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夜深时,四下无人,八方寂静,一身影悄悄穿梭在庄府,身后还背着一个麻袋,身影快速进入书房,待摘下面罩之后月光的照射,此人正是庄杰。
      布袋里面的东西在拼命的挣扎,庄杰的眼神不似白天时那般和善,眼中满是血丝带着无尽的欲望,麻袋中是一个等死的凡人,被蒙着双眼堵着嘴巴捆着手脚。
      一瞬间欲望吞噬了所有,只听一声闷声惨叫,那绝望挣扎的人没了动静。
      夜,又是那么安静。月,被云蒙了面。
      “怎么了走这么急?”故辞雪和白默之在亭中坐着,见南万卿急匆匆的走回来问道。
      “水。”南万卿喘气道,将水一饮而尽。
      “我刚才想去查一下庄夫人,正巧遇见了她在处理尸体,看那样子像是刚死不到一天,壮年男子。”南万卿小声道。
      “庄夫人真的是装疯的!那那天你们去找她岂不是打草惊蛇了?”故辞雪惊道。
      “姐姐。”白默之担心道,听南万卿这么说他想到白木兮和莫无尘出去调查了现在还没回来,若是那天打草惊蛇了他们这样分开调查岂不是恰好趁了背后人的意!
      “我们去找他们。”故辞雪道,看白默之担心的样子她也开始担心,早上去了晌午都没有回来。
      “不行,要有人盯着庄府。小鬼你留下。”南万卿看着旁边一直不爱说话的白默之道。
      “放心,交给我们,你在这守着庄府。”故辞雪安抚道,看白默之很不放心想要跟着去的样子,走到他面前双手搭在他肩上让他相信他们。
      除了白木兮他也就听故辞雪的话,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小心。”白默之道。
      “你也小心。”故辞雪道。两人匆匆离开庄府。
      白木兮正在繁花城查有没有失踪的人,临近城南时看到一股黑色烟雾快速飞过,去的是边界司方向。
      “莫无尘!”白木兮想起莫无尘迅速追上去,此时莫无尘正在边界司,那团黑气去了定会遇上。
      “木兮!”
      远处故辞雪和南万卿正好遇见白木兮。
      “师姐,你们怎么出来了?”白木兮疑惑道。
      “先不说这个,你看到一团黑气了吗?”故辞雪道。
      “嗯,去了边界司,莫少主在那。”白木兮道。
      “快追上去。”南万卿焦急道,用腾云快速赶往边界司。
      白默之在庄府假装闲逛,发现庄府就像是普通人家,家丁各自奔忙,庄杰四处忙着处理自己的家事,庄夫人被关在房间里,偶尔能听见传出来的大笑声,哭声和摔东西的声音。落红寸步不离庄公子,这一切都是那么和平普通。
      当白默之要走进庄府后院时,院中梅兰竹菊各立四方,地上净是干枯的叶子和花瓣,像是许久无人打扫,迎面扑来一股瘆人的阴冷之气。
      白默之踏进后院想要查看一番,背后突然冲出几支飞剑直向白默之飞去。幸好白默之及时察觉,一瞬间腾空而起随手一挥飞剑便被弹开,砍断了几根竹子。
      白默之也是十分震惊,自己竟然可以操纵体内的魔气,在他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他修行的记忆,可是他的潜意识却操纵着他的身体告诉他他可以战斗。
      在白默之失神时面前已经站着一个黑衣蒙面人,那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没有再进攻。
      “你是谁?”白默之警惕道,捡起刚才被砍断的一段竹子。
      “终于相见了...魔种!”那人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他不明白的话之后阴笑一声道。
      “什么魔种!你是谁?”白默之大警惕喊道。
      “本该风雅少年郎,奈何命定一步棋。”面具人嗤笑道。
      白默之见他根本无意回答自己,挥起手中的竹子往面具人刺去,就要刺到时蒙面人突然消失而后出现在白默之身后,袖一挥不知往白默之扔了什么,只见那东西进了白默之的身体。
      “棋子已成,时机成熟会再见的。哈哈哈”蒙面人看着白默之,一副得逞的样子,最后消失在庭院中,只留下那肆无忌惮的笑声和不解的白默之。
      白木兮等人赶到边界司时莫无尘正在和一灵兽纠缠,灵兽通灵性,莫无尘不想伤它,奈何灵兽已经失去控制。莫无尘被灵兽逼得一直后退。
      “没事吧?”南万卿问道,三人并肩而站,故辞雪不擅战斗,他将他护在身后。
      “它已经被控制了,不会听懂我们说什么了。”故辞雪道,灵兽冰齿鹿,当初随异灵界而来,体积庞大灵力极强且极为稀少。
      “那便不必再留。”白木兮道,她也知道要守护灵兽,但是她更知道如果不杀了它就会有无数的人被发狂的它杀死。
      唤出不问归化作长剑冲向冰齿鹿,莫无尘随后便召出法器堕尘跟上去,南万卿留下守在故辞雪身前护着她。
      莫无尘法器堕尘同白木兮法器同出于千机山千机老者之手,堕尘可谓天下最坚不可摧的,剑身虽短但依附的剑灵很是强大,可以算是独世无双的神剑。若不是千机法器只认有缘人,必成六界争抢之物。
      两人同冰齿鹿缠斗,虽说不能留下它,但是两人还是未尽全力,以致于与冰齿鹿平分秋色,在冰齿鹿想要再攻击时只听不知哪里一声哨声,冰齿鹿听到后迅速离开不见踪影。
      “怎么回事?”莫无尘看着远处一片森林不解道。
      “奇怪。”白木兮同样很是不解。
      “知道我们在阻止他们的计划见到我们竟然没有全力杀了我们!”南万卿道。
      “...”白木兮低眉想了一下突然神色紧张道,“小千岁呢?”
      “留在庄府了。”故辞雪惊恐道。
      白木兮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瞬行飞速赶往庄府,剩下三人互看一眼快速追上去。
      让他们都出来,难道他们目标是白默之?还是庄府要发生什么事?
      “小千岁!小千岁!”
      白默之排查完庄府正坐在亭子里无聊的玩着蚂蚁,突然听到白木兮喊他,随后就看到白木兮很着急的从他面前跑过去。
      白默之刚抬起手要给白木兮打招呼叫住她就看见白木兮已经跑到了另一个庭院喊他。后到的三人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白默之又看看白木兮跑去的方向。
      “她...没看见吗?”南万卿不可思议的看着莫无尘和故辞雪,手指着亭中的白默之道。
      故辞雪和莫无尘礼貌性的笑着耸耸肩。
      “小千岁!师姐,你不是说他在庄府吗?”白木兮没有找到有跑回来问故辞雪。
      故辞雪无奈的抿抿嘴指指看到白木兮回来站起来的白默之。
      “姐姐...我在这。”白默之给白木兮挥挥手,话说的越来越小声。
      白木兮看到白默之之后在看到三人努力憋笑的看向另一面时反应过来,原来白默之一直在这,空气突然很安静,场面一度很尴尬。
      “你在这啊哈!你没事吧,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可遇到什么事情?”白木兮略微尴尬的走到白默之面前问道,三人在后面捂着嘴偷笑。
      “我遇到一个面具人,但是!他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就走了,我没事。”白默之道,怕白木兮担心马上说自己没有什么事。
      “他给你说了什么?”莫无尘走上前问道。
      “什么魔种,棋局已定,就没有别的了。”白默之道。
      “魔种?”听到魔种白木兮心中感觉很不好,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夜的种种都像是在故意引他们出去,难道他们也在这背后人的计划中!
      “姐姐?”看到白木兮没有在说话失了神白默之担心的摇摇白木兮道。
      “啊?没事,你没事就好。”白木兮道,她不能告诉白默之让他担心。
      白木兮的担心莫无尘,南万卿,故辞雪都看得出来。莫无尘碰碰南万卿胳膊给了他一个眼神。
      “哦!要我说,这几次失踪的人死了的人都是在晚上啊!我们今天晚上去跟踪庄杰怎么样?”南万卿收到眼神打破寂静道。
      “嗯。”白木兮就只是简单的嗯了一下,然后气氛依然压抑。
      故辞雪和莫无尘继续给他递眼神。
      “咳咳,白姑娘啊~早就听闻你这法器也是去千机山取的。”南万卿傻笑道,倒了一杯水递到白木兮面前,“还听闻它有两种形态,这长剑我们是看过了,一看便知,浩气长存威力无比,据说那长鞭形态更甚于这绝世宝剑,今日能否给我们观摩观摩呐?”
      “不能。”白木兮立马驳道,南万卿这话一听就是拍马屁的样子。
      “唉~今后我们可是要共事的,别那么小气嘛。”南万卿撒娇道。
      “你别那么恶心行吗!不是不想给你们看...”看到南万卿这撒娇的样子白木兮瞬间不想和他说话,坐在南万卿对面白默之感觉眼睛受到了惊吓,内心受到了暴击。
      “看不到的。”故辞雪终于也忍不住南万卿的样子打断道。
      “为什么?”莫无尘疑惑道。
      “木兮曾经想唤出长鞭但是一直未成,后来千机老者告知,双生节双生出世,善恶两端随心而动。长鞭形态灵力狠戾阴气极重,可谓恶的极端,使用者必定是心有怨恨,沾有屠戮之气者。木兮无怨无恨一心正道不可能唤出长鞭的。”故辞雪解释道。
      “哦~”莫无尘和南万卿道。
      “姐姐永远都不会用到长鞭的。”白默之道,长鞭虽强大却是邪恶的。若见长鞭,必是白木兮心性受到极大的波动,他希望白木兮能一生无怨无恨快乐的生活。
      “嗯。”白木兮微笑的看着白默之,心中想:世事哪经得住人心揣测?若天不放过,命运不公,正道无眼,便是入了邪道堕入深渊又如何!?
      入夜
      几人鬼鬼祟祟蹲守在庄杰房间对面房顶,夜已深,院中嘻嘻索索的风吹树叶声。月亮缺了那么一块依然很亮,满天星辰陪着他们一起驻守着夜晚。
      “看!”南万卿细声道,一人慢慢的走了过来,被树的影子挡住看不清面容,待她走出阴影看清面貌,竟是庄夫人。
      几人在屋顶小心翼翼的没有出声,看庄夫人的样子眼神涣散,面色没有生气,看这样子真的如落红所说只是一具空壳。看她摇摇晃晃的进了庄杰房间,几人悄悄转移到庄杰房间屋顶。
      南万卿心中抱怨在人界不能用仙法,属实麻烦。
      附耳细听是两个男人的声音,一个是庄杰的声音,另一个应该就是那个蒙面人控制庄夫人发出的声音。
      “派去的傀儡被发现,青羽那伙人查到你了。”
      “那要怎么办?”
      “繁花城留不得了,一日之后,灵兽会赶到,到时便会暴动吞噬繁花城,繁花城的人就用来给你修炼了。”
      “那我的妻儿”
      “为了大业就不要惦记无用的儿女情长!做好准备,若你不按照指示行事,你也跟这繁花城一起毁灭吧!哼!”
      见傀儡庄夫人离开,几人皱着眉看着对方,莫无尘示意先离开。
      几人沉重的回到白木兮房间。
      “那天的人是他派去的,他知道我们在阻止他们,但是天帝密令只有院长,我们几个和我们家人知道,他为何知道青羽?”故辞雪先开口道。
      天帝密令都是院长传到每个人的手中不经他人,就算知道也只有本人双亲也再无他人,青岚也只有院长知晓。为何那蒙面人会知道青羽!
      “要么密令没处理好泄露了,要么有暗线。”莫无尘道。
      “师叔应该不会。”白木兮知道莫无尘再想什么,但是她了解她师叔的为人,他是一个宁愿赴死也不愿与恶同谋的。
      “我也就是想一下你别生气嘛。”莫无尘莫名的怂了道。白木兮给了他一个白眼。
      “先处理眼下之事,一天,两个选择。转移全城人,阻止暴动灵兽进城。”白木兮道。
      “我觉得前者比较稳妥,灵兽啊!一只冰齿鹿就够受的了还要来那么多只!就我们几个,不能用仙术,要阻止灵兽还要保护一大堆凡人,说不好还会对付庄杰或者蒙面人,前者,前者。”南万卿激动道,他可是个惜命的人,他还有天下美人未见,还有花不完的钱财未用,他虽接了召集令但是命还是要的,生活还是要逍遥的。
      “呦!你平时不是一直说你很厉害的吗?”白木兮调侃道。
      “我...”看了眼故辞雪道,“我当然厉害了,但是厉害也不能拿命挥霍吧,我们青羽刚成立不能就这么被人铭记是吧。”
      莫无尘一眼就看透了南万卿,白木兮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不过他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怎样才能让他们相信我们快速撤离呢?”故辞雪道。
      “我有办法。”白木兮自信笑道。
      看到白木兮现在的笑容南万卿不自觉后仰,这个笑容和当时他撩拨白木兮时她脸上的笑容如出一辙,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心惊胆战,吞了口唾沫,他不想回忆。
      天刚蒙蒙亮,白木兮和白默之来到繁花城府衙,溜进地方官房间,地方官正睡得香甜。白木兮用傀儡丝连接地方官后脑控制住他,地方官倏地睁开空洞的双眼跟着白木兮指示的方向走。
      “来人。”操纵地方官走到庭院,现在衙役正好来当值。
      “大人。”衙役见地方官喊他,走上前,见地方官只穿着里衣就出来,看来是有什么要紧事。
      “通知全城百姓,将有天灾降临,尽快收拾贵重物品,一日之内必须撤出繁花城,否则后果自负。”地方官威严道。
      “是!”衙役也没有问什么直接叫了一些人离开了。
      待他们都离开白木兮和白默之从屋顶跃下,相视一笑。
      “记得你刚才说的话,天灾降临是一个修仙人告诉你的,醒来之后迅速带领全城百姓离开。”白木兮看着地方官的眼睛,他的眼中有中了傀儡术的印记,听着白木兮的话地方官点点头梦游一样的回自己房间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