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二章

      待所有宾客都散去之后,白木兮和莫无尘在找莫思鸿和花轻裳一同回曲径通幽。
      “姐夫。”花轻裳蹑手蹑脚地将莫思鸿拉到一边道。
      “怎么了?非要和贼一样。”莫思鸿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方才看到没?尘儿和兮儿。”
      “看到了。”
      “我看他们郎情妾意的,也都到了适婚的年纪,天帝之前不是说让你物色着,如果有合适的就和他说,他给赐婚行盛大婚礼吗?要不你和天帝去说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兮儿如今颇受成见。如我求天帝赐婚,恐怕众仙不会同意的。”莫思鸿忧愁道。
      “我们尘儿成婚,关他们什么事?凭什么指手画脚的!?”花轻裳气愤叉腰道。
      “我自然不在意别人说法,但是兮儿未必不在乎,以她的心性和为人,定不会将自己的事情连累莫家。我现在这样冒然请天帝赐婚,兮儿未必会同意。”莫思鸿思虑道。
      “也是,唉~这一个个的木头神仙,就空长了一张嘴,什么正事都办不了。”花轻裳忍不住大骂起来,生气的甩袖道,“那就再缓缓吧!回家!”
      从开始的相识到相知,又从相知到相伴,天帝下令解散青羽,他们经历了生离死别,经历了多次磨难,时间没有消磨他们的感情,没有打磨他们的意志。
      现在他们有了各自的生活,南万卿和故辞雪浓情蜜意,白默之在潜心修行。
      世间似乎很平静,就像那些事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在白木兮心中,她全部牢牢的记在心里,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她的爹娘,她的两个姑姑,都会出现在她的梦中。
      梦里她看着他们一点点的消散,自己怎么抓都抓不住。她还梦见她答应和莫无尘在一起之后,让莫家承受了无数的数落和白眼。
      这些梦魇,每日每夜地出现在她的梦里。她很痛苦,每到夜里她都不敢再睡着。
      又是一个夜晚,白木兮坐在屋顶吹凉风让自己清醒一点。她惆怅地望着天,曲径通幽的月亮格外好看,只是今晚的月亮又被云遮去了一半,突然间白木兮身上披上了一件衣服。
      “怎么没睡?”白木兮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谁,问道。
      “你不是也没睡。”莫无尘挨着白木兮坐下,近几日他觉得白木兮越来越憔悴,无精打采的。
      “你看,曲径通幽的月亮格外好看。”白木兮挽着莫无尘的胳膊靠在莫无尘肩膀上道。
      “以后每晚我都陪你看。”莫无尘抬头看着天,转而担心的看向白木兮,“兮儿~”
      “嗯?”
      “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和我说。”
      “...无尘。”
      “怎么了?”莫无尘温柔地问道。
      “...能不能答应我,如果以后我不在了,你一定不要伤心,若你又有了喜欢的姑娘,一定要忘了我,好好的守护那个姑娘。”白木兮顿了顿说道。
      “我可以答应你我不伤心,但我此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莫无尘道,“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只是想起我们经历的事,人固有一死,或早或晚。你我之间必然有一个先离开这个世界,凡人生老病死不过百年,神仙虽活得久了些,但终于消散于天地间的时候。想想不免有些感伤罢了。”白木兮淡淡地说道。
      “兮儿,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莫无尘才不信白木兮只是突然感伤。
      “真是逃不过你的眼睛。”白木兮微微笑道,“最近我一直做噩梦,过的越轻松越是厉害,我梦见...爹娘还有大姑姑二姑姑,还梦到我们不可以在一起。”
      “所以你就不睡觉跑来这里?”
      “嗯。”
      “曲径通幽就是你的家,我们能不能在一起,只在于我们愿不愿意,无关乎他人。爹和姨母也不会顾忌外人的看法的。睡吧,我陪着你。”莫无尘心疼道,她的身世一直都是她的刺,只要世间成见一直在,她便不会拔下这根刺。莫无尘心疼抱着白木兮,把衣服给她披好。
      两人无语,夜色幽静,白木兮不知何时沉沉地靠着莫无尘睡着了。靠着他睡的很安稳,夜风清凉,莫无尘将白木兮抱起,送她回到房间,给白木兮盖好被子准备离开。
      白木兮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莫无尘也不忍挣开,便蹲下来看着白木兮的睡颜。
      清晨
      白木兮醒来便看见莫无尘趴在她床边拉着她的手睡着,她轻轻地拿开手微微探身去抚摸莫无尘的脸,她触碰着莫无尘高挺的鼻梁,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他的容颜,睫毛黑长,深深的双眼皮,她小心翼翼的触碰他,但还是把他弄醒了。
      “被我丰神俊朗的容颜迷住了?”莫无尘看白木兮的动作带着困意的戏谑道。
      “是啊。”白木兮温柔地看着莫无尘,昨天她的意识里知道莫无尘在陪着她,睡的很安稳。
      “怎么?这次竟然承认了。”莫无尘没想到白木兮会这么回答,之前这么给她说话她总是马虎过去。
      “不行吗?”白木兮挑眉道。
      “行,你说什么都行。”莫无尘满眼只有宠溺和爱意看着白木兮,眼睛一刻也不想离开。
      冥界入口--无尽渊
      无尽渊是世间怨气最强盛之处,凡界被杀害,毒害,受怨而死,含恨而死的凡人和犯罪被除仙籍归于冥界的神仙,他们的灵魂都会从此处进入冥界,渊底便是由孟婆守着的奈何桥。
      此处怨气冲天,长年累月除了冥界引魂者才会出没这里。平时不会有任何人出现,暗黑的天空远远的飞来一群红眼灵兽,领头的的灵兽身上站着蛬祭。
      落地之后,他环顾四周,满意的笑了。
      “尽情接受怨气的洗礼吧,到时,我将无人能敌!”蛬祭看着吸收怨气的灵兽疯狂的大笑。
      只要他离开屏障,必定会被察觉,不过片刻天界便收到消息。
      “天帝,蛬祭出现在无尽渊。”古天收到消息前来禀告天帝。
      “集结天兵,与我前往无尽渊!”天帝命令道。
      “是。”
      天界几乎倾巢而出,天帝换上战甲带领天族前往无尽渊,各界也为了安危前往无尽渊协助天族。
      云巅之上
      “阿雪,蛬祭出现在无尽渊了,天帝带兵前往了,想必无尘和木兮很快就会知道前去。”南万卿疾步从外面走进来道。
      “那我们也快去。”故辞雪听到立刻放下手中的药,和南万卿赶往无尽渊。
      六界到齐,与蛬祭对峙,本就阴沉的无尽渊瞬间变得狂风四起,更加黑暗,大战一触即发。
      “蛬祭,今日定不会放过你,束手就擒吧。”左旗战神挑衅道。
      “哼,你这空有其表的天族,还在此猖狂!之前便不敌我手,今日杀了你们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蛬祭鄙视的指着左旗战神道。
      “你!”
      “蛬祭,你奸诈狡邪,恶贯满盈,妄图为祸苍生,本君定不会容你这穷凶极恶之人在世上!”天帝居高而下藐视这蛬祭道。
      “就凭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灵力已经大不如前,今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我便要征服六界,所有阻止我的人都得死,你们不过徒有其表的喽啰,都一起上吧!”蛬祭越发的猖狂道。
      蛬祭念了一段咒语,那些红眼灵兽便发了疯的冲向众人。那群灵兽灵力强盛,力气极大,被抓伤便会上口腐烂,兽爪上的毒会侵入身体变成魔气,让人发狂。
      蛬祭看着六界人艰难的对付灵兽,想要除掉它们,但它们皮糙肉厚的根本没什么事。天兵已经死伤无数,修为高强的神仙也斗不过这异灵灵兽,战况惨不忍睹,蛬祭看着狼狈的他们不屑的大笑。
      “你们就这点本事吗!?”蛬祭狰狞的瞪着众人,那无限的欲望气息已经飘出百里。
      “蛬祭!”
      天帝飞到蛬祭面前和蛬祭对阵,南无月和左旗战神,古天院长前来帮助天帝。
      蛬祭从未真正展示过他的能力,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深的修为。看这情况,四个人都只是和他打个平手,甚至有些扛不住。他的灵力像是没有尽头一般。四个人与他对掌,统统被打退了几步,受了内伤。
      “就凭你还管理六界!现在让位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休得猖狂!”天帝气道。
      南万卿和故辞雪赶到看着惨状,唤出法器准备战斗。
      “阿雪,你不擅战要小心一些。”南万卿嘱咐道。
      “嗯。”
      南万卿便注意着故辞雪边抵抗灵兽,混战一直在持续。异灵族当年就是因为这什么都强的能力被六界攻打,导致灭族。
      如今只剩下这些灵兽,竟然如此厉害,蛬祭的能力也是让人心惊。
      麓战许久,死伤无数,血流千里,死掉的人化作星星点点四处飘散,天空出现了极光和血月,微微照亮了昏暗的战场。
      多人集结之力才勉强将蛬祭打退,可是这也不能频繁如此。六界一直深陷劣势,如果再没有办法发现蛬祭的弱点,恐怕他们真的要葬身于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