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章

      天界
      白木兮到了天界,这次来天界所有遇见她的人也不拦她了,每次她都会横冲直撞,气势汹汹地冲进天宫,他们也不是说习惯了,实在是拦也拦不住。
      白木兮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天宫,一路上所有看见她就当没看见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白木兮走过去之后又在身后偷偷议论。
      白木兮风风火火地冲进荷花园,天帝正在那里悠闲地喂着鱼,无月仙君在旁边候着。
      “白木兮,本君这九霄云殿都要被你踏平了,你真当本君这里会像凡界那般赶大集吗?这次又有什么事?”天帝悠哉悠哉的喂着鱼道。
      “蛬祭未除,天帝真是悠闲啊。”白木兮道。
      “只要他现身六界便会合力除掉他,我堂堂天帝怎会容他乱来。”天帝拿起一把鱼食扔进鱼塘接着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向天帝讨一样东西。”
      “哦?你知道你是谁吗?还向本君讨东西!说来听听。”天帝新奇的转过身来问道。
      “听说西海水君曾进献一种灵丹,名叫彼岸。”
      “哈!哈哈哈!白木兮啊白木兮,你多次闯我天宫我不与你计较,你不愿行礼本君也任由你,但这彼岸,你可知这世上只有一颗了,你真当本君这九霄云殿是你的仓库不成?”天帝听罢瞬间胡子都飞了起来,气急败坏地数落白木兮。
      “天帝若是不舍,我不让你看见偷去便是。”白木兮理直气壮道。
      “呦,你偷还要告诉本君一声,本君可真是…谢谢你!哼!”天帝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双手拄着膝盖无语道。
      白木兮没有回话,她看见天帝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就像一个顽童,不觉有些好笑。在一旁看戏地南无月也忍不住偷笑。
      “巴莆。”天帝低头叫道。
      “在。”巴莆是天帝伴身使者,听见天帝传唤走过来应道。
      “去涟漪殿,拿来三排一格的东西。”
      “是。”
      白木兮眼中满是喜悦,她本来以为会很困难,没想到天帝只是抱怨一下便同意了。
      待巴莆取来东西交给白木兮。白木兮打开确定一下,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谢过天帝。”白木兮收起彼岸,非常正式地向天帝行了一礼,这是她第一次也是自愿的向天帝行礼。
      “本君不用你谢,赶快走,省得本君后悔。”天帝瞥了白木兮一眼嫌弃地摆手,眼神里还是舍不得这灵丹的,闭着眼不去看。
      “白木兮告退,无月仙君,可否同我出来?”白木兮转而对偷笑地南无月说道。
      “好。”
      他们走了之后,天帝长舒了一口气,他心中的石头终是放下了,刚才白木兮的举动是在告诉他,她释怀了,她不会再纠结于过往了。
      二人一同走到天宫门前,白木兮拿出医仙给的解药递给南无月。
      “这是?”
      “这是医仙给的。”
      “多谢医仙,也多谢白姑娘走这一遭。”听白木兮说是医仙给的他便明白了意思欣喜道。
      “不必多谢,仙君还是尽快拿给南万卿。”白木兮说道,她说完便看见南无月看着他笑的很温柔,奇怪道,“仙君笑什么?”
      “姑娘变了。”
      “经历多了,自然会变。”白木兮笑着回应道。
      “初见白姑娘,只觉得姑娘是个冷清之人,如今在姑娘的言语中听出了温和,可见姑娘所经历,是有大收获。”
      “是啊,有些牵绊解开了。”
      “姑娘如今便是愿意向天帝行礼,想必不只是与所经历和解开牵绊有关,怕是为了心中之人吧。”南无月打趣道。
      “不错,有个傻瓜需要救。”白木兮笑着,幸福的笑着道,“仙君,情况紧急,我就先告辞了。”
      “好。”
      白木兮赶回曲径通幽,莫无尘还在深度昏迷中,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
      “这是彼岸,可以帮他恢复灵气,快给他吃下。”白木兮跑到床边拿出彼岸递给花轻裳。
      “彼岸?是天帝给你的?”莫思鸿惊叹道。
      “嗯。”
      “快给尘儿服下。”莫思鸿激动道,“没想到天帝竟然愿给彼岸,有了彼岸尘儿会恢复的快些。”
      无人之地
      蛬祭躲在山洞中,没日没夜地修炼邪气,他设了屏障掩盖了他的气息。这些天天界一直没有找到他,他竟然还养了异灵的灵兽,看灵力的强盛程度是异灵族的圣灵兽,一旦受到威胁便会变成凶兽,那些灵兽很痛苦的样子,他把灵兽炼化成了自己的力量。
      他走到后边,竟然还有上百只的灵兽被饲养着,眼睛都是血红色,地上竟是些动物地骸骨。他定是让这些灵兽发了狂,脚上有沉重地锁链锁着,也挣脱不开。
      他看着这些躁动的灵兽,眼中充满仇恨,紧握着拳头,甩出几只动物,发狂的灵兽争抢着这些动物,将它们撕得粉碎。
      曲径通幽
      白木兮一个人在曲径通幽逛着,想着他和莫无尘说过的话,走着他们一起走过的路。
      莫无尘昏迷已经一个多月,白木兮每日都会守在莫无尘身边,都没有休息过,怎么劝都劝不动,今日也是花轻裳劝了许久她才休息了一会。
      夜
      白木兮坐在莫无尘床边,安静的看着莫无尘,她又想起往事,一直以来,他都在守护着她,默默的爱着她,万事都会顾忌着她。
      她三生有幸能够遇到他,可现在,他为了救她昏迷了一个多月,差点失去生命,而她却无能为力。白木兮忍不住去触摸莫无尘的脸,一滴泪滴在了莫无尘的脸上。她忍着不哭出声,闭着眼睛低着头。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碰到她的脸给她擦眼泪,她猛然睁开眼,入眼的是半睁着眼的莫无尘。
      “无尘!”白木兮惊喜的抓着莫无尘的手扶着她的脸。
      “你怎么这么爱哭了?”莫无尘虚弱道。
      白木兮已经说不出话,只是止不住的啪嗒啪嗒的掉眼泪。
      “兮儿,别哭。我这不是没事吗。”莫无尘虽然没有力气,还是尽力抬着手给白木兮擦眼泪。
      “我还以为你先丢下我了。”白木兮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委屈道。
      “怎么会,只有你丢下我,若要死我定会死在你后面,不会留你独自一人伤心落泪。”莫无尘艰难的笑着道。
      “尘儿!”花轻裳要来照顾莫无尘,走到门口听见声音跑进来,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到莫无尘之后激动地冲到床边。
      “姨母。”莫无尘道。
      “尘儿,终于醒了。来人,去通知家主,说少主醒了。”花轻裳朝着门外喊道。
      不过一会,家主和护法们都蜂拥而至,把莫无尘团团围住,白木兮让开位置站在身后看着他们。莫思鸿不放心的检查着莫无尘的身体,确定莫无尘无事之后才开怀大笑。一时间莫无尘像是一个珍宝一样被很多人围观。
      花轻裳见状上前把他们拉开道,“尘儿刚醒,你们一群大男人不要这么围着他,让他好好休息。以后见面时间多得是,留一个人照顾他就好了。”
      “尘儿,你好好休息。”莫思鸿会意花轻裳的眼神道。
      “兮儿,尘儿就麻烦你照顾了啊。”花轻裳推着一堆人往外走,扭头给白木兮说道,还偷偷给莫无尘做了个手势。
      “好。”白木兮回道。
      莫无尘自然明白花轻裳的用意,他无奈的笑了笑。他这个姨母,是认定了白木兮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