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八章

      最终篇章:百年情殇
      (尘埃终落定,一寸相思)
      莫无尘和南万卿已经离开两日,没有传回来任何消息,白默之也醒了过来,身体没有一丝灵力,在魔界待着会越来越承受不住魔界之气的压力。
      白木兮想要带白默之离开,但是忘川边上一直都有天界重兵把守,眼看着白默之一天比一天虚弱。
      今日,天界掌信仙君来到魔界传达天帝令。
      “掌信仙君来此可是要传达天帝令?”故辞雪走上前问道,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不要有一个太坏的结果。
      “不错,白木兮接令~”掌信仙君正声传道,见白木兮没有行礼接令之意,他也习惯了便直接宣布起来,“白默之堕入魔道,违背天地正道,白木兮抵抗天帝战令执行者左旗战神,莫无尘,南万卿,故辞雪等人袒护白木兮与妖孽白默之。白木兮藐视天规,不遵法则,但念及白氏一族有功天界,六界负于白氏一族公道,白木兮为白氏唯一后人,着及时改正回归正道,可免去责罚,除去天族功臣之后身份。”
      白木兮听到这里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什么话都让他们说了去,六界至尊统领的偌大天界,张口闭口便是正道,可他们何时真正坚守过正道。
      掌信仙君看着白木兮弑人的目光有些发憷道,“莫无尘,南万卿,故辞雪三人受到蛊惑,着改正迷途,禁于家中反省半月。白默之乃叛道之徒,伤害无数无辜之人,造成严重后果,着于审判台受七下散神鞭九道剔仙天雷。”
      “他如今已同凡人此生不可再修行,受不住这杀人的惩罚,他的惩罚我来受。”白木兮又恨又气道。
      “莫急,还没说完。”掌信仙君防备地后退一步,众人皆知白木兮现在的修为是多么高,“天帝仁厚,德高望重,念在白默之是异灵族人,同样六界亏欠于他,他变成这样终是因六界侵袭造成。再因他也是受到蛬祭控制,念其可怜之人,故免去责罚收入北海仙姑门下,潜心修行,修善果,立正道。”
      “君泽会如此好心?”白木兮瞠目道。
      “白姑娘,凡事有因未必有果,千年前为因,铸就今日果。无论神魔皆有一心,身为天帝,必然顾虑六界苍生,但天帝也会自省己错,就如同神魔大战天帝散尽半身修为弥补生灵涂炭,今日恶果,天帝定然以身作则,做出弥补。北海仙姑神通广大,超脱世俗,必然有办法可以让白默之继续修行,只是日后他必须听从于北海仙姑,遵守北海规矩,在她门下潜心修行。”掌信仙君解释道,“天帝令已带到,请各位自行执行惩罚,我便返回天界复命去了。”
      待掌信仙君走后,白木兮和故辞雪愣了一阵子,所有人都恨不得将他们杀之而后快,怎会这么轻易就原谅他们?
      “太好了木兮,默之可以不受惩罚拜在北海仙姑门下,我刚才还害怕默之要受那散神鞭和剔仙天雷呢。那惩罚即便是修为高深的人也会被打散经脉,伤及五脏六腑,严重的还可能会神形具陨,灰飞烟灭,更何况如同凡人的默之,还好还好。”故辞雪欣慰的拍拍胸脯道。
      白木兮皱眉冥想,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也不相信天帝会就这么放过他们,六界对她和白默之是什么态度她了然于心,她不信天帝会承受着六界压力执意如此。
      她想着一切有可能的原因,一切能够阻止天帝令的因素。她猛地睁开眼,很是焦急的样子,若是如此就只有一种情况,定是有人替她受了这些惩罚,她猛地一激灵道,“师姐,帮我照顾小千岁,我要去趟天界。”
      “木兮,你去干什么?”故辞雪追出门外白木兮已经不见踪影,她也很想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界审判台
      白木兮直接杀上审判台,审判台上除了被她打跑的守卫之外再无他人。她试探的走上审判台,蹲下来仔细看着地上,数了数正是七下散神鞭和九道剔仙天雷的痕迹,摸着这痕迹像是执行不久的样子。
      “白木兮,你竟然还敢来天界!”左旗战神收到禀告同无月仙君前来查看,看见白木兮便竖起眉毛职责道。
      “是谁受了这刑罚?”白木兮阴沉地语气问道。
      “天帝命令此事不可再提,你速速离开天界!不然,休要怪我不客气。”左旗战神继续斥道。
      白木兮极度不耐烦,手一挥将左旗战神推到一边,眼含泪水一步一踉跄的走到南无月面前问道,“是谁?”
      “想必白姑娘已经猜到,正是莫家少主。”南无月一直遇见什么事都冷清的语气竟有些怜惜之意,“那日他来天界说要替你受责罚,还求天帝将白默之收入北海仙姑门下,他异常坚决,天帝拗不过他。受刑时每一鞭都刻在他的皮肉中,每一道天雷都渗入他的骨髓,但他硬是一声不吭的扛了下来。”
      白木兮浑身失去了力气,原来他们都是倔强之人,都是傻瓜。原来在她安然的守着白默之的时候,有人在替她承担所有的痛苦。
      白木兮险些就要跌倒,南无月伸出手扶住白木兮见她站定接着说道,“万卿本要将莫少主带回治疗,但天帝下令将家弟禁在云巅之上脱不开身,我已命人告知莫家主,现已将他送回曲径通幽。白姑娘还是快些去看一下比较好。”
      白木兮越过南无月无力又绝望地往前走着,仿佛她也受到了同等的惩罚,她突然站定没有转身,有气无力的问道,“仙君,可愿我连累令弟?”
      “他有他自己选择的路,我不会阻挠。世间路有千万条,人只是要选择自己要走的,无论结果如何,皆是自己选择。没有什么怨不怨。”南无月轻笑一声道,他心中不但不愿,还有些敬佩,钦佩她能够坚定地走自己的路,承受无数诟病和辱骂依然选择坚持本心。
      “多谢无月仙君告知。”白木兮嘴角勉强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众仙之中,也就只有南无月是不以异样眼光看待她的人了,也许正是因为他这种人的存在,让白木兮相信天界并非所有神仙都是不分是非的吧。
      白木兮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曲径通幽,一缕形态落地,白木兮伤心到吐血,她擦掉嘴角的血迹挣扎的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跑进曲径通幽。
      曲径通幽的人见是白木兮也并没有拦她,她轻车熟路地一路跑到莫无尘房间。见莫无尘并没有在房间,在院中心急如焚的四处乱找。
      “木兮。”
      一个声音传来,是莫无尘的姨母花轻裳。
      “夫人,无尘他在哪?他怎么样了?”白木兮跑到花轻裳跟前又险些跌坐在地,她的崩溃和着急全部写在脸上。
      花轻裳赶紧扶着她,怜惜的道,“不要着急,他在云溪,家主和几位护法正在给他疗伤,现在还不能进去,我带你去等他。”
      “可有什么危险?是需要给他渡灵力吗?我可以...”
      “木兮,你冷静一点。”花轻裳抓住白木兮的手爱抚道,“姐夫和护法他们会有办法的,我莫家修的是什么你还不清楚吗?区区几道鞭子几道天雷而已,不要担心,先跟我去等他们出来啊。”
      听到花轻裳这么说白木兮才冷静下来一些,花轻裳牵着白木兮走,她记得之前见她时,她是个很沉着平静,万事都事不关己的女子,现在为了莫无尘竟会如此失去理智。
      在云溪外的石凳上,白木兮坐立难安,花轻裳硬把她摁在凳子上,拍着她的后背不断的安慰她。
      好不容易收住了眼泪,看见被背出来的莫无尘之后,一个箭步跑到莫无尘面前,眼泪又不断流下来。
      莫无尘面色苍白,嘴唇干裂,白色的里衣被散神鞭留下的伤痕渗透,能够隐约看见天雷灼伤的深深地道子。
      “他怎么样?”白木兮急道。
      “先送他回房间再说吧。”背着莫无尘的护法道。
      “好。”白木兮赶紧让出路来,跟着护法将莫无尘送到房间。
      回到房间,护法和莫家主还在给莫无尘疗伤,白木兮多么希望能够帮上忙,可莫家修术不同于别人,独有一脉,他人不能轻易帮忙。
      从烈日当头,到暮色暗淡,残阳如血。花轻裳一直陪白木兮守在旁边,过了不知多久,夜色已深,他们才停下手上动作。
      “家主,怎么样?”见他们停手白木兮立马上前问道。
      “尘儿自小修行莫家心法,自有护体真气,但是散神鞭和剔仙天雷是天界最高的刑罚,就算莫家也不能抵抗伤害。”看到白木兮越来越伤心绝望的样子莫思鸿不忍地接着说道,“散神鞭散的是仙的修为,我们已经给他传输灵力,缓解了天雷地灼伤,即便是没有生命之忧,但修为也被散了大半,加上剔仙天雷的灼伤,日后修行会比常人慢上数倍。”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家主,对不起。”白木兮低下头道歉。
      “尘儿在做决定之前定是已经准备好承担后果,我莫家不拘古往死规,凡是莫家人,自己所做出的的选择,生死不论,后果自负,兮儿不必自责。”莫思鸿宽心地拍拍白木兮肩膀让她不要过度自责。
      “家主,有传讯,是给白姑娘的。”门外进来一个侍从引来一个传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