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四章

      二日,白木兮和故辞雪换上薄纱华裳携手走在路上,装作路过此地被美景吸引的样子。
      “姐姐你看,前面有间屋子,我们进去歇一歇吧。”白木兮轻盈踱步,如沐春风的笑着捏着兰花指指着前面的屋子道。
      “好啊~”故辞雪一副柔柔弱弱的姿态,拿出手帕轻轻擦去额头的汗珠道。
      在屋子较远的地方守着的莫无尘和南万卿五官都扭曲在一起,这两个平日里十分强悍的人,现在怎么一个比一个会装模作样。
      “怪神奇的。”莫无尘咂嘴扶额道。
      “女人呐~就是世间最可怕的怪物。”南万卿感叹道。
      白木兮与故辞雪走进屋子,扭扭捏捏优优雅雅的拍掉坐上的尘土坐下来,装作赶路很累对周围又很好奇的样子。
      二人坐在屋中已有一会儿,周围却什么动静都没有,远处的莫无尘和南万卿审视的周围,时刻注意着屋内的变化。
      “二公主说鬼尺身份警惕,是不是发现我们在这里守着所以不肯出来。”南万卿低声道。
      “再等等。”莫无尘眼睛时刻不离开屋子回道。
      “怎么还没动静?难道不在这?”故辞雪用手帕装作擦嘴小声道。
      “...再等等。”白木兮一直装作很好奇的样子仔细观察着四周,笑着看着故辞雪小声回道。
      外面花开遍地,屋内满是灰尘,一看便是很久没人来过的样子。此刻,他们只能赌一赌鬼尺这好色之徒会出现在这里。
      又过去片刻,终于有些动静,故辞雪和白木兮立刻警觉起来。远处的莫无尘和南万卿时刻准备着冲过去。
      一阵风拂过,屋外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什么身影。但是屋内却出现滚滚红烟,烟中带着浓重的香味,刹那间包围了整间屋子。
      “快捂住口鼻。”故辞雪根据多年学医的经验立马感觉到不对劲喊道。
      白木兮听罢快速捂住口鼻,二人站起来想要看清来人到底在哪。莫无尘和南万卿看见屋内有情况便快速冲向屋子。
      “没用的,小美人儿~哈哈哈~”烟中回荡着鬼尺猥琐的笑声。
      这香味腻人,捂住口鼻也无济于事,那厚厚的烟触碰到身体也让人感觉到浑身麻木。
      “师姐,快出去。”白木兮喊道。
      二人正要冲出门外,但被一只手抓住,鬼尺终于现身。
      “想去哪啊小美人~”鬼尺面容并不俊朗却也不是丑陋,在左边脸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疤痕上还有一个女人的唇印,笑的十分猥琐,“跟我回家吧~”
      “休想!”白木兮修为高于故辞雪,故辞雪虽学医多年对一些毒药免疫,但鬼尺的红烟不知是什么制作的,故辞雪理智清晰但浑身无力,白木兮抬手打掉抓着故辞雪的鬼尺将故辞雪推出门外。
      “木兮!”故辞雪被推出门外正好被赶到的南万卿接住。她看见屋内喊着白木兮,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可恶!竟还有力气?”鬼尺有些吃惊道,“有你一个也是足够了!”
      白木兮的意识逐渐模糊,身体也快支撑不住,任由鬼尺将她带走。
      “我去追,你照顾辞雪。”莫无尘急忙说完便心急如焚的去追逃跑的鬼尺。
      这个傻瓜!说好的会万事小心,最后还是推开别人自己去冒险了。
      莫无尘追到一个地方便看不见鬼尺的踪影,着急的没有目的的四处寻找,那么冷静处事的他现在心全乱了,白木兮现在毫无反抗的力气,鬼尺又是没有下限的好色之徒,谁知道会对白木兮做什么。
      他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搜寻,他一直跟着鬼尺不可能让他凭空消失的。
      慌乱之下莫无尘被绊倒在地,他怄气的用拳头用力砸向地面,四周只有风的声音和他的喘气声,他似乎慢慢冷静下来了。
      我要冷静,鬼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莫无尘你好好想一想!
      白木兮被带到一个昏暗的地方,她意识模糊身体疲软但渐渐有一种冲动涌了上来,她只感觉被放在了床上,旁边一扇窗户,她隐隐约约的看见有光照在脸上。
      “小美人儿~今日竟然让我见到如此清新脱俗的美艳之人。”鬼尺像是捡到稀世珍宝一般审视着白木兮,拿起白木兮一直带着的北青给她的项链道,“还以为什么宝贝,什么破东西!”
      鬼尺像是在享受美食一般,一点一点的解开白木兮的衣衫,白木兮想要挣扎奈何没有任何力气,她模糊的看着鬼尺,突然瞥见鬼尺脱掉外衣时放在了旁边一样东西,那东西模糊的样子似乎就是荼璃说的桑翎。
      白木兮以为事已无法挽救绝望的闭上眼睛时,只听见房门被踢开的声音。
      “兮儿!”
      这个熟悉的声音,是莫无尘。
      方才,莫无尘冷静下来,仔细观察了周围,发现有一道屏障挡住了去路。他穿过屏障便发现了鬼尺的藏匿之处。
      “你是谁?竟扰我好事!”鬼尺将解到一半的衣带重新系好拿起旁边的桑翎,生气的指着莫无尘道。
      “鬼~尺!”莫无尘看见床上脸色涨红,衣衫被解的只剩衣带被解开一半里衣的白木兮,一股怒火油然而生,挥手将床边的被子盖住白木兮,唤出堕尘直直刺向鬼尺。
      鬼尺这不修正道的三教九流怎么可能是莫无尘的对手,再加上莫无尘的怒气,不过三招便被打到吐血,身上的桑翎也掉了出来。莫无尘看见桑翎便认出这是二公主说的那件灵器,挥手将它拿过来。他想要杀鬼尺时,鬼尺向他撒来一阵迷粉,莫无尘反应快速地挡住迷粉。
      “我的迷香可不一般,便宜你了小贼!”当莫无尘再看清时,鬼尺已经逃走,只留下一句话。
      “兮儿。”莫无尘收好桑翎快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要帮白木兮穿好衣服。
      “好难受~”谁料白木兮突然坐起来抱着莫无尘,没穿好的衣服随着起身脱落,露出大半个肩膀。
      “兮儿,你冷静点。”莫无尘给白木兮拉起衣服穿好,白木兮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呼出来的都是热气,脸色变得愈发的红,额头布满汗珠,看得出来白木兮很难受。
      白木兮咿咿呀呀的不知说了些什么,莫无尘见她不松手,只能抱起她消失在原地。
      莫无尘抱着白木兮快步走在魔都,白木兮一直在乱扯衣服,还一直喊着心很痛。莫无尘越来越心疼,他将白木兮带到盛满冰冷的水的浴池,希望冷水能帮她恢复。
      可白木兮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痛苦,不停地扯自己的衣服。莫无尘抓着她的手她便往莫无尘身上贴近。莫无尘突然想起鬼尺逃跑时说的话,他皱着眉看着白木兮,现在她没有一点理智,他不想做白木兮不愿的事。
      在他为难之际,白木兮猛地推开莫无尘开始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那样子是要将自己掐死。
      “兮儿!放手!兮儿!”莫无尘用力掰开白木兮的手,没想到白木兮的力气突然这么大,实在没有办法他便拉过白木兮便吻上去。
      白木兮终于松开手不再掐着自己,双手抓着莫无尘的衣服,忘情的吻着莫无尘,被自己掐的泛紫的脸恢复了红色。
      “兮儿,你看着我。”莫无尘捧着白木兮的脸让迷糊的白木兮正视自己的眼睛,“你冷静下来,兮儿~看着我。”
      “无尘~”白木兮模模糊糊的叫了声莫无尘,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痛苦道,“好痛!要呼吸不了了,好痛!啊~”
      “兮儿!兮儿!”莫无尘看着痛苦的白木兮,一直犹豫不决的他终是下了决定。
      抱起白木兮飞去床榻上,把里衣半解的白木兮轻轻放在床上,心疼的看着白木兮,褪去彼此湿漉漉的衣衫,挥手熄灭房间的全部灯火。
      薄纱落下,浴火难抑,红鸾帐暖,一夜温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