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姑姑,我这次回来。是想见一面我的族人。”白默之请求道。
      “你怎会知道?”白湫诧异道。她从未告知他们异灵族的族人在忘尘独幽,他们怎会知道。
      “姑姑,我小时候偷偷去看过禁地。所以...”白木兮被打的风险说出真相。
      “唉~你呀!”白潆叹气,真是什么都拦不住白木兮的好奇心。
      “跟我来吧。”白湫道。
      四人来到忘尘独幽禁地,开启禁地的门,一尊尊的跪在地上的石像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细看每一个石像,他们的表情尽是痛苦和不甘。
      白默之走上前抚摸着石像,这是他的族人啊,他都不懂事就离开了的族人。如果可以,他宁愿当初和他们一起献祭天地,也不愿现在自己苟活,还带着一身不可预料的危险。
      “爹,娘,族人们。九辞来看你们来了。”白默之跪在石像中间跪拜全族。白木兮和两位姑姑在后面深深的鞠躬默哀。
      “逝者已去,你不要过度悲伤,你的族人把你送出来,便是希望你好好活着。”白潆上前安慰白默之道。
      “是啊,既然你已经记起。我便把你族人留下来的灵力还给你。”白木兮走上前,说着便要解开封印,要把灵力渡给白默之。这本就是异灵族的灵力,灵力之强大以致于解开封印之时充盈体内的灵力会使拥有者难以承受。
      “不要!”白默之立马起身喊道,白木兮被他突然的大声吓到,“虽然那时我还小,但是我都记得,我的族人送我离开前告诉我,不让我报仇,让我好好活下去。这灵力既然给了你就是你的,也算是我异灵族对白家的一点回报。姐姐,这灵力是属于你的。我不要!”
      白默之担心,他身上魔气已经控制不住,如果再有这么强大的灵力他失去控制就没有人能够阻止。而且这灵力他本就不想要,异灵亏欠白家太多,这灵力也算是一点弥补。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不强求。”白木兮道。
      “你们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之后就不要再离开了。”白潆扶起白默之道。
      “啊?”白木兮恍神道。
      “啊什么?你去青岚本就是为了找到九辞,现在也找到了,我说过我们白家不会再管外界之事,你们也就没有回去的必要了。”白湫严肃的看着白木兮和白默之道。
      “…是啊,我们因悲悯而愿选择救苍生于水火,可这苍生不曾因悲悯而放过异灵族,不曾因道义放过我爹娘。这样的苍生,不值得。”白木兮应道,虽这么说,她的心中于才出忘尘独幽时有了些许变化,她开始有些不认同两位姑姑的话,但是她明白两位姑姑的仇恨,也明白这也是她的仇恨。
      “姑姑说的对,我曾苟延残喘的想看看世间美好,可世人却不愿容我。我和姐姐今后绝不会踏足六界之事。留在这里陪两位姑姑。”白默之和白木兮一同经历,白木兮平时对他的教导他都记得,他看得出来白木兮的变化,但怕两位姑姑疑心,随声附和道。
      “好,那我们几个就在这相伴一生,共享天伦。”白潆揽过二人笑道。
      白木兮和白默之开心的笑着,但是实则各怀心事。
      夜
      白木兮在房间里看着折射在冰壁上的月光,往日经历历历在目。
      她心想到:我真的该冷眼旁观吗?莫无尘说得对,我不能因为一些人的错就否定了所有人,也许这世间并没有我想的那么丑陋。现在正危机四伏,我该和他们一起面对才是,可是两位姑姑说过,我有我的责任,可以不选择报仇,但绝不要忘了仇恨,苍生弃我,我也应弃了苍生吗?
      白木兮想着想着便想起了莫无尘,想起他给她说过的话,想起她离开时莫无尘的神情。
      你还好吗?
      “我这是怎么了?”白木兮摇晃着头道,她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躺在床上缓缓睡去。
      青岚
      “实在想念就去找人家嘛,坐在这里望是没有意义的。”南万卿拍着莫无尘肩膀道。
      自白木兮离开,再到他和故辞雪回青岚,莫无尘整日坐在那日和白木兮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望着远处,明知道她不会回来,也不知在望什么。
      “她都说了不会再见各生欢喜,我再去有什么意义啊。”莫无尘死气沉沉道。
      “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啊!之前的莫无尘可是死不要脸的,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就那么一句话就让你放弃了?我鄙视你!”南万卿不可思议道。
      之前的莫无尘,他想要什么都会想办法得到,如果有困难他便会死皮赖脸的用一些手段得到。没想到现在因为一句话就在这么气馁了。
      “唉!我想不明白,你说你们两个明明互相喜欢,为什么就不在一起,她为什么拒绝你呢?不会是不喜欢你家那三千家规吧!”见莫无尘不说话南万卿替他着急道。
      “她是怕连累我,拖累曲径通幽。”莫无尘默默道出。
      “连累?不是,她要做什么害怕连累你还有莫家。”南万卿想不明白,他们不就是一起执行任务吗?要是说连累是互相连累才是,又关曲径通幽什么事,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因为那小鬼头的魔气?或者是她想给她爹娘报仇杀上天界!?”
      “哎呀,不是。你在想什么!?”莫无尘见南万卿胡乱猜测打断道。
      “那你又不说,我只能猜测嘛。”南万卿委屈道。
      “总之,就是她不想连累我,我连说出口的机会都没有,她就表明了她的意思。”莫无尘心虚道,他不能告诉南万卿,以他们的交情他知道一定会帮他的,但是他和故辞雪刚刚才终于能在一起,他不想连累他们。
      “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不说我也不问你,但是你不说就说明你不想连累我。这不就和木兮一样吗?”南万卿认真的看着莫无尘道,“兄弟,两个人相爱呢,就是同甘共苦,彼此相守,没有什么连不连累。世间并未完全安定,暗潮涌动,凡是爱都是奢侈,你爱的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离你而去,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及时抓住,免得追悔莫及。还有,青羽一起经历种种,你一定是不怕被白木兮连累,你兄弟我自然也不怕被你连累,阿雪也会这么想,我只能说这些了,你自己决定。”
      莫无尘陷入沉思。大事未定,儿女情长,便是舍苍生不顾。可为了守护苍生,便要舍弃挚爱之人吗?为何两者不可兼得呢?
      “先不说这些,辞雪呢?”莫无尘扯开话题道。
      “在休息。”
      “走,去找她,我有事要告诉你们。”莫无尘起身跃下房顶道。
      故辞雪房间
      “无尘?怎么了这副神情?”故辞雪倚在床边问道。
      “之前我和白姑娘讨论过,每次我们行动遇到的人都知道青羽,但是青羽极少人知晓,我们怀疑青岚内有内奸。”莫无尘坐下来看了下外面确定没有人后道。
      “我也这么想过,你们怀疑谁?”南万卿坐在故辞雪身边道。
      “才开始还没有目标,最近我想了想,那人知道我们的行动必定是离我们很近,是我们周围的人,你们想一想有没有发现身边有特别奇怪的人?”莫无尘问道。
      “我们极少在青岚院内活动,在青岚待的时间也不长,和其他人也不熟悉,平日里能说话的也就我们几个师兄弟和老师们。”故辞雪思考道。
      “没错,我们住处也是在青岚偏僻的地方,少有人出现。这里我遇见最奇怪的人非宁一老师莫属了。”南万卿说笑道,说着想起他那说话的语气还打了一个寒颤。
      “宁一老师!”莫无尘和故辞雪想起什么异口同声道。
      “吓我一跳!宁一老师怎么了?”南万卿身躯一震问道。
      “要说奇怪的话,我刚回来的时候无意间遇见宁一老师在训斥一个师弟,那语气…而且我模糊听到他说的不是平日里那种文绉绉的古语,那身穿着也不像平日里他会穿的。本想上前去给他打招呼,可他急匆匆的走了。”故辞雪道。
      “当初幽冥回来我就有些奇怪,他平时特别强迫学生注重时间,每次传讯也是特别准时。那次他的传讯晚了许多,之后的传讯也是不严谨。”莫无尘道。
      “听你们这么说,木兮和小鬼头走之前,我还看到宁一老师拿着一个什么东西进了小鬼头房间。而且我听见学生说他这几天特别爱生气,对学生也是爱搭不理的。”南万卿想了想道。
      “我去找院长问下情况。”莫无尘起身快速走出房间。
      “我也去!”故辞雪准备下床。
      “唉,你的身体…”南万卿按住故辞雪道。
      “我没那么娇贵,都好了,快点!”故辞雪推开南万卿下床,南万卿也劝不住她只好照顾着她下床。
      院长住处
      “院长!”
      “怎么了这么急?”古天正看着各种传讯,莫无尘和南万卿故辞雪火急火燎的冲进来。
      “宁一老师呢?”莫无尘问道。
      “宁一?他这两天一直说身体不适,而且家中有事告假了,怎么了?”古天不知所以的问道。
      “院长,当初你是怎么把宁一老师招进青岚的?”南万卿问道。
      “怎么招进来的…时间过得太快了,让我想想。”古天捋着小胡子蹙眉想着。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记性好吗?这还要想啊古老头!?”莫无尘一本正经取笑道。
      “啧!叫院长!”古天白了一眼莫无尘道,“我带进青岚的人多的是我不能每个都记得,我记得当初我四处游历,在梵净山山脚下发现晕倒的他,然后就把他带了回来。”
      “院长~你怎么谁都往回带啊?都不弄清楚人家来历有没有家人吗?”故辞雪哭笑不得道。
      “我当时只管救人,他醒了之后我问过他了,他在这世上也没有家人了,我见他可怜就让他留在青岚了。怎么了你们?”古天道。
      “没事,就是找不到宁一老师有些想念他了,你接着看吧我们先走了。”莫无尘没有回答古天的问题,示意南万卿和故辞雪离开古天房间。
      “你对院长也不放心?”离开古天房间后南万卿问道。
      “现在我们谁也不能完全相信。”莫无尘道。
      “有一点我很奇怪,如果宁一老师是内奸,为何每次他都是给我们传正确的讯息让我们去阻止蒙面人的计划呢?”故辞雪疑惑道。
      “这也是我没有想明白的。我们去信阁再查一下,看有没有遗漏的。”莫无尘道。
      “好!”
      极北之地
      千里飘雪,万里冰封,极北之地寸草不生,常年无人入境。新天地初开时分出深渊裂谷。冰下三千丈,便是忘尘独幽。
      谷内不见烈阳直照,不见皎月当空,不经春夏秋冬,四季皆是花开四处,谷外十里沼泽之上开满荆骨花,沼气升起十丈高,鸟兽蚊虫过处皆曝尸于沼泽。
      过沼泽之后便是花开十里,清泉水流,丛林鸟兽,世间万般色彩皆在谷内。青石桥过,几处素雅阁楼,一缕青烟,身旁傍有小山。此景称之为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沼泽之外,一个穿斗篷的面具人和一个黑衣蒙面人望着谷内。
      “主人,有沼气。”蒙面人道。
      “哼。”面具人轻哼一声,手一挥,沼气竟被收入他袖中,“走!”
      谷内,白默之正在悄悄地离开,他见所有人都歇息了,便悄无声息的离开,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自生自灭。
      “你要去哪啊?”刚出门不久在花林前面遇到那两个人,那面具人阴声道。
      “你们...你们是一直扰乱的那人!你们来着做什么?”白默之警惕道,唤出往生镰随时准备防御。
      “自然是来找你了,我精心炼制的...魔种!”面具人嗤笑道,手上不知施了什么法,白默之体内瞬间有些异样,魔气正在慢慢侵蚀他。
      “额~你要什么?”白默之根本无力还手,任由面具人控制着,痛苦的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
      “放弃挣扎吧,这可是我用异灵族灵兽炼制的,怎是你能抵抗的,蛰伏多日,该觉醒了,魔种!”面具人将白默之抬到半空,体内的魔种竟然结合了他体内本该要消除的魔气慢慢的侵占的的周身。
      “你...是异灵族的...那个叛徒!”白默之听到便知这人是异灵族人,只有异灵族人知道灵兽可以炼制,在异灵族炼制灵兽是禁制,万物有灵,屠害灵兽,应受形神俱灭之刑。
      “你怎知异灵族之事?你是异灵族人?”那人手上松了些力道惊讶道,没想到还有异灵族人活了下来,“怪不得你身上有圣灵兽的魔气,如此真是天助我也。你这躯体便是我魔种最佳寄生处,这天下很快便是我的掌中之物。”
      “恭喜主人!”蒙面人在一旁奉承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