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第五篇章:魔种觉醒
      (冰下三千丈,不再忘尘)
      青岚
      白木兮站在高处看着青岚来来回回的学子,有在修炼仙术的,有在闲聊的,有在打闹的。
      在忘尘独幽时她就一直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每次她要溜出去都会被抓回去,被姑姑训斥,姑姑告诉她外面世界没有她想的那么美好,人心也没有她想的那么纯正。
      她偏不信,受了天帝令来到青岚,认识了几个放荡不羁的朋友,见识了姑姑所说的人心险恶,遇见了一个能够牵动她心的人。
      她觉得这些都是一番经历,她还想看看这繁华尘世,奈何她生来便有责任,有太多牵绊,不能有太多奢望。这大千世界,容不得她。
      “白姑娘很喜欢登高望远呐!”沉思被莫无尘打断。
      “莫少主回来了,眼睛好了吗?”白木兮无精打采道。
      “辞雪的药很管用,好得很快。万卿来消息说,辞雪爹娘终于答应了。辞雪受伤要修养几日便回来了,没想到南万卿竟然这么决绝,竟然服了医仙的毒药,要证明自己。我第一次这么佩服他!”莫无尘打趣道。
      “他们两个不知背着我们做了些什么,感情突然就这么深厚了。”白木兮平静道。
      去幽冥的时候他觉得白木兮听了他的话在改变自己,但是幽冥回来之后,莫无尘感觉白木兮好像又有些许变化,虽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的,但脸上笑容依然很少,眼神也暗淡了些。
      “感情的深厚也不只是要时间积累的,也有特别的,初次相见,便一眼万年。”莫无尘此刻也没了往日活泼,语气少见的温柔。
      微风拂过,两人相望,眼中皆是深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要回忘尘独幽了。”白木兮怕自己真的陷进去,转过头不再看他道,无奈地眨眨眼让泪流回去。
      “出来这么久想家了?忘尘独幽景色应该不错吧,不如我同你前去?”莫无尘先是有些怔住,她这句话让他很不安,便想要找个借口同她一起。
      “不必了,忘尘独幽景色不过如此,不值得欣赏。”白木兮紧接着拒绝道,“我已交还青羽令,以后便不属于青羽,我曾承诺会消除小千岁身上魔气,现如今已然有些控制不住,我要带他脱离嘈乱凡世回忘尘独幽静心修行。日后不会再离开忘尘独幽,想必以后就不会再见了。”
      “......”莫无尘望着白木兮,满眼不舍和难过,眼角泛红,声音颤抖沙哑道,“那我们相识一场,便只是如此吗?”
      “能够相识,万般幸运。但人各有命,尘世路远,还望莫少主替我向南万卿和师姐,道声保重。”白木兮同样望着莫无尘,沉了沉气,努力地控制着眼泪道,“此间繁华,佳人万千,往后一别,各生欢喜。”
      白木兮说完便转身离去,她不想看见莫无尘伤心,她怕她会心软。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莫无尘拉住白木兮问道。
      “莫少主想多了,只是莫少主查了你家的传信,我也查过青岚的信阁,所有我想要的消息都找不到。我便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白木兮沉了口气道。
      “你对青岚,对莫家,对我们,对…我,难道只是利用吗?”莫无尘将白木兮拉近自己紧紧的看着白木兮问道。
      他的眼神中有一丝期望,期望她的答案是否定的。
      “是!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白木兮忍着不让自己的露出眼泪,伪装着自己的语气道。
      白木兮在莫无尘的眼中看到了些失望,她知道她的话伤到了他,但是她只能这么做,她不想连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她推开莫无尘的手想要快点逃离这里。
      “我不信你说的!你这么着急回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怕你连累,让我帮你好不好,兮儿~”莫无尘从背后抱住白木兮道。
      这一声‘兮儿’夹杂着悲伤,珍惜和乞求,最多的是爱而不得,这一声‘兮儿’是他多么想叫出口的。
      “莫少主…”白木兮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要心软,她是多么想转过身去紧紧的抱着他,依偎着他,她憋回去自己的眼泪,挣脱开莫无尘道,“莫少主,话我已说的很清楚,请你自重!”
      白木兮说完迅速逃离,她怕莫无尘再说一句话她便坚持不住了。
      “兮儿~”莫无尘没有再追上去,他怕他追上去会听到更多他不想听到的话。
      男儿有泪不轻弹,奈何难过美人关。
      白默之房间
      “宁一老师。”白默之在调息,见宁一拿着东西走进来。
      “如何?”宁一阻止白默之行礼道。
      “院长给我渡了灵力压制魔气,现在好多了,宁一老师。”
      “此吾作也,可以助汝强灵力。尚可行血化瘀,汝食之。”宁一将手中的灵丹递给白默之道。
      “老师,弟子愚昧没学好古言,您是要给让我吃了它吗?”白默之羞涩道,虽然一直有学,但他每个字都认识,就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正解。”宁一无奈的看着白默之吃下灵丹,院长不愿学,学生学不会,属实让他为难,“尔诸生,实难教,使学者不愿学,愿学者学不知。古者文博,皆是示后人处之理,若是则有任未暇学可解,今未得恶人之踪,无事可为,竟不安心修学,四处扰乱。”
      (参考译文:你们这些学生,属实难教,让他学的不愿学,愿意学的学不懂。古时文化博大精深,都是启示后人处世之理,你们之前是有任务在身没有时间学可以理解,现在未查出恶人之踪,无事可做,竟然不安心修行学习,四处乱跑。)
      “咳咳咳,老师您别说了。学生愚昧,确实有些许听不懂。我努力学习便是。咳咳咳...”白默之听的一头雾水,没有全部听懂,但看着宁一的表情和听着语气像是在训斥他们。
      “休息,为师去矣。”宁一看白默之的不舒服就没在继续说,心中郁闷嘱咐白默之一句便叹气离去。
      古天说要送白木兮离开,白木兮想着不要留下什么念想,收拾行囊带着白默之悄悄离开。
      “院长,白姑娘和白默之呢?”莫无尘一大早跑去和白木兮道别,去了房间却不见踪影。
      “他们应该是昨夜便走了。”古天回道。
      莫无尘心中失落,你于我们真就只是利用吗?于我只是萍水相逢了吗?
      “莫无尘~你回家中可有打探到蒙面人的消息?”古天打断莫无尘思路道。
      “没有。”莫无尘敷衍道。
      “我四处查询,也是没有消息,那人隐藏的很深,还要继续查才行…你这样子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忘尘独幽景色不比你那三千家规的曲径通幽差,心情不好就去赏赏景,别留在这给我添堵啊!”古天那老奸巨猾的老神仙,什么没见过,一看便知莫无尘在想什么。拍拍莫无尘耷拉的肩膀,轻飘飘的走了。
      唉~又是一个痴情人啊!
      莫无尘在原地呆着,整个人没了灵魂一般。各生欢喜,我若前去又有何意义?
      烈日当空,青岚院阁楼里,面具人站在那里,将整个沧海泪融化到了身体里。
      “就算我消失了,你的计谋也不会得逞的!”一个声音从面具人的体内发出。
      “哼!魔种已经催成,没人能阻止我!”面具人不屑道。
      过会,一只讯蝠自青岚飞出,飞至异灵界消失之处。山洞中凝神的是那个蒙面人,他收起讯蝠:魔种已成,即刻前往极北之地。
      忘尘独幽
      在回忘尘独幽的路上,白默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感觉自己的身体愈发的不受控制,明明已经可以暂时控制住,不知为何自从离开青岚之后,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有一种要嗜血的冲动。
      他吃力的控制着魔气,在他真的出现之前看到的那幕之前,他要最后看一眼他的族人,然后走的越远越好。
      “二姑姑!”
      “二姑姑!”
      “兮儿?默之?你们怎么回来了?”白潆正站在药田采药,突然想念白木兮和白默之,听见有人喊她,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抬眼一看竟然真的是白木兮和白默之。
      “二姑姑,大姑姑呢?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们。”白木兮飞奔过来扑到白潆怀中,离开这么久,实在太想家了。
      “她在后山,什么好消息啊这么高兴。”白潆仔细的审视着二人,分离太久一见面泪都要流出来了。
      “特别好的消息,走,二姑姑。”白木兮拉着白潆往后山去。
      “姑姑!”二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怎么回来了?”白湫见到二人也是很激动,平时那么严厉的她许久未见自家孩子,什么威严都抛之脑后。
      “他们俩啊,一回来就嚷嚷着有好消息,我问他们就不说,说非要说给我们两个听。”白潆在后面笑道。
      “哦?到底什么好消息非要一起说?”白湫问道。
      “小千岁,你说。”白木兮看着白默之,示意让他自己说出来。
      “姑姑,二姑姑。我想起往事了,我生于异灵族,名叫九辞。”白默之道。
      “什么!?你是九辞!”白湫白潆震惊道。
      “是,当年全族献祭之时被封了记忆送出异灵,但送我离开的人不幸被杀,我便四处流浪。后幸亏遇到姐姐和两位姑姑才得以生还,当年白家救我全族,姐姐的爹娘因此而死。此恩情,九辞再次叩谢白氏一族。”白默之跪在地上头深深的抵在地上,久久没有起身。
      “起来吧孩子。”白潆上前扶起白默之,“当年异灵生于巅峰,招来很多祸端。我白家一生坚守正道,绝不会违背道义。救异灵族完全是我白家自愿。”
      “没想到,我们找了这么多年的九辞,竟然是你。真是上天怜悯,竟早已助我们找到你。”白湫欣喜的看着白默之,哥哥和嫂嫂留下的遗愿终于实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