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翌日
      白木兮醒来,揉着微痛的头。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在忘尘独幽姑姑根本就不让她喝酒,每次怕姑姑发现她都是偷偷地去偷一点点。
      白木兮坐在床上揉着微微痛的头,待她清醒过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记的一清二楚。一瞬间懊恼地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能喝了酒什么都给说了呢?她还...脱了衣服!!!着实没脸见人。
      “啊呀~白痴!”白木兮痛恨的拍打自己的头,不行!这件事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白木兮一个箭步跳下床冲出门去。
      莫无尘一夜没有睡好,辗转反侧,很早便起来坐在院中一个人发呆,想起昨天的白木兮不自觉的笑出声。
      “莫少主!”白木兮的声音响起,只见白木兮气势冲冲的走过来。
      莫无尘一个激灵坐正了身子,看白木兮这样子她定是什么都记得。莫无尘倒吸一口凉气坐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昨晚的事...”白木兮提起莫无尘的领子说道。
      “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你记错了!”莫无尘赶紧打断道。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白木兮放开莫无尘坐下来道,“你没和其他人说?”
      “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绝对不会让除了你我之外的人知道!”莫无尘慌里慌张的发誓道。
      白木兮叹气白了他一眼审视着他,就当是相信他了。
      “那个...”莫无尘想起什么但不知道能不能说,吞吞吐吐道。
      “不需要!”白木兮道。
      “我也没有说什么呢!”莫无尘诧异道。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需要你来帮我。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白木兮知道他要说什么,她不会让别人牵扯进来的,更不会连累任何人。
      白木兮说完不等莫无尘再说话便起身离开。
      “你真的要自己承担吗?”莫无尘站起来对着白木兮的背影问道。
      “…”白木兮立在原地没有转身也没有回答。
      “你应该知道你所守护的对所有人来说是什么,尤其是对当年在场的人。万一暴露你就会有危险。”莫无尘慢慢地靠近白木兮。
      “既然决定,就不会在乎。”白木兮笃定道。
      “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要复仇。现在想来,青岚消息灵通,可以直接翻阅掌信仙君的储信宫。你要找的信息在这最容易找到,曲径通幽虽不能去储信宫,但消息流通的程度不逊于青岚,你同意和我打赌也是因为我的赌约。”莫无尘站到白木兮身后道。
      “莫少主果然聪明。”白木兮转身平静地看着莫无尘道。
      “此事非同小可,我可以帮你,多一个人…”莫无尘激动道。
      “多一个人便多一分暴露的危险!”白木兮抢过莫无尘的话道,“莫少主,昨天的事…你还是当做没有听到过吧!”
      白木兮离开后,莫无尘在原地惆怅。他想告诉白木兮,他不怕连累。
      兮儿,前路再凶险,我承担得起!
      白木兮走着,故辞雪迎面撞上来,看样子很伤心。
      “师姐!”白木兮拉住师姐,帮她擦点眼泪问道,“怎么了?”
      “爹娘坚决不同意我和南万卿在一起,和他们吵了一架。”故辞雪解释道。
      “你们告诉伯父伯母了?”白木兮惊道。
      “嗯,他们认定南万卿风流成性不会好好待我。一句我的解释都不听。”故辞雪生气道。
      “那你们决定怎么办?”白木兮安抚道。
      “我们要回枫林,我一定要爹娘理解南万卿他真正的为人。”故辞雪坚定的眼神告诉白木兮她师姐是有多么爱南万卿。
      她不清楚他们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她知道她师姐是说一不二的,也是理性的。她这么坚定,想必是爱的很深。
      她有时很羡慕故辞雪,她可以不顾一切,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坦坦荡荡地去爱一个人。
      “那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日。”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回去?”白木兮扶着故辞雪的肩膀道。
      “不用了,我知道你担心默之。放心,我可以解决。”故辞雪握着白木兮的手道。
      “那好吧。”白木兮没有在问,她了解故辞雪,她决定了的事她一定会做到,当初在忘尘独幽学医时就是这样。
      ……
      南万卿一个人坐在竹林小筑喝闷酒,他此刻是多么后悔当初没有在意他的名声。以至于现在给他爱的人带来两难的境地。
      “少喝点吧!再像昨晚那样我可不管你啊!”莫无尘找过来劝道。
      “切~”南万卿苦涩地笑着,又喝了一口酒。
      “早知今日如此困难,何必当初惹得一身风流债。”莫无尘抢过酒壶取笑道。
      “喂!你就是来取笑我的吗?”南万卿锤了莫无尘肩膀一拳道。
      “你打算怎么办?”
      “…明日我会跟阿雪回枫花雪月,无论如何,想尽一切办法我一定要她爹娘认可。”
      “好,我挺你兄弟!”莫无尘信任的拍拍南万卿肩膀道。
      “谢了!”南万卿不自信地笑着看着莫无尘,他看见莫无尘拿着酒壶喝着酒,“唉~看来我们是难兄难弟,我现在脱不开身,你自己要努力啊!”
      “瞎说什么呢?”莫无尘转身看向别处道。
      “我就不用瞒了吧!?你看你平时看人家的眼神,瞎子都会被你治好了!还不承认!”南万卿推了推莫无尘道。
      “能不能好好说话!有那么明显吗?”莫无尘作势要打南万卿,然后试探的问道。
      “没那么明显,是特别明显!”南万卿肯定道。
      “…”莫无尘皱起眉头。
      “怎么?你说了被拒绝了?”
      “没说,她…心中有事。”莫无尘眼神暗淡了些道。
      “有事?是当年白家的事有关吗?”南万卿想了下问道。
      “…她又没说我怎么知道?少喝点酒吧你一天天的!”莫无尘看见南万卿审视的目光,起身拿起一壶酒嘱咐一句快速离开。
      “唉我…我怎么了我!?”南万卿一头雾水的委屈道。
      莫家传信阁
      “少主。”
      “嗯,我看看最近搜集的消息。”
      “好。”守着传信阁的人给莫无尘开了门。
      “我自己看就行,你们先出去吧。”莫无尘道。
      “是。”
      待他们出去莫无尘走进阁中,手扫过阁中的水晶球,上空出现一张巨大的蛛网,每一根蛛丝都连着一个节点,他仔细地查看每一根蛛丝,翻了好一会才找到一根蛛丝变成了红色。
      莫无尘抽出那根蛛丝,蛛丝带过来的是一个残破的小卷子。
      “异灵的消息怎么就这么点?”莫无尘自言自语道。
      他要打开小卷子的时候,卷中冒出一缕青烟,那青烟进了莫无尘的眼睛。
      “啊!”莫无尘瞬间眼睛疼痛难忍,他捂着自己的眼睛,摸索着把那个小卷子收了起来,“来人!”
      “少主!你怎么了?”门口守卫跑进来看到莫无尘捂着眼睛道。
      “眼睛有些不舒服,扶我出去。”
      “好,少主小心。”
      ……
      白木兮本要打算去给大家辞行回青岚看白默之。
      “白姑娘,家主有请。”迎面一个侍从前来通知白木兮。
      “家主?劳烦带路。”白木兮疑惑,莫思鸿找她何事。
      白木兮由侍从带到莫思鸿处,她路上还在想他是不是记得小时候爹娘带她来过这里。
      “莫家主。”白木兮行礼道。
      “不必拘礼,听尘儿说你来自忘尘独幽?”莫思鸿看上去就是个翩翩君子,言行举止都能展现出曲径通幽的雅正。
      “是。”白木兮回道。
      “你父亲是白谦,母亲是苧婉?”莫思鸿较刚才激动了些问道。
      “是。”白木兮回道,莫思鸿突然抑制不住的高兴,眼中隐隐好像还有点泪,“家主,可有什么不妥吗?”
      “不!没有不妥,你是兮儿啊!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娃娃,现在都长成这般亭亭玉立了。”莫思鸿上下打量着白木兮激动道。
      “您是…莫叔叔?”
      “是我!”
      “原来没有记错,小时候我真的来过这里。”白木兮豁然开朗道。
      “是啊,那次你父母带你来论事,那是第一次见你,天真烂漫的样子着实讨人喜欢。可在那以后就没见过你了,你的父母也...”莫思鸿发现他说到了白木兮的痛处,没有再说下去,“兮儿,近年来过得可好。”
      “还好。”白木兮略带苦涩的回道。
      “好,以后啊...”莫思鸿疼惜的看着白木兮说道,话未尽,一个仙侍急匆匆的跑进来。
      “家主,少主方才去传信阁之后眼睛受伤了!现在辞雪小医仙在给少主医治。”
      “什么!兮儿,我先去看看尘儿。”莫思鸿着急道。
      “我和您一块去。”白木兮道。
      “好,走!”
      莫无尘房间
      “尘儿!这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设了禁制的消息,被里面的毒烟伤了眼睛。”花轻裳起身解释道。
      “怪我忘了告诉你禁制的事,你为什么要看那禁制消息?”莫思鸿问道。
      “爹,我没事。这不在青岚有些事不明白,想看看我们家有没有嘛。”莫无尘道。
      “莫伯伯,无尘的眼睛需要几日才能恢复,这几日就用药敷着眼睛就好,您不用担心。”故辞雪虚弱道。
      “师姐,你还好吗?”白木兮担心的看着故辞雪道。
      “没事,明日我就要回枫花雪月了,这药方给你。”故辞雪摇摇头将药方递给白木兮道。
      故辞雪说话有气无力的,想必因为她和南万卿的事情劳神费心。
      “嗯,师姐照顾好自己。”白木兮接过药方道。
      “嗯。莫伯伯,姨母,我有些事情要回家解决,无尘的眼睛很快就会好了,我先告退了。”故辞雪转身行礼道。
      “好,麻烦你了雪儿。”花轻裳走到故辞雪身边道。
      “不麻烦,我走了姨母,莫伯伯。”故辞雪给白木兮一个眼神示意后离开。
      “尘儿,下次你要看什么消息告诉我一声,我解了禁制你再去看,莫要再贸然去看了。”莫思鸿道。
      “知道了爹。”莫无尘坐在床边应道。
      “好了,你让尘儿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花轻裳拉着白木兮推着莫思鸿往外走。
      “白姑娘!我找你有些事。”莫无尘喊住白木兮。
      “你们说。”花轻裳放开白木兮笑着和莫思鸿离开房间。
      “莫少主有什么事?”白木兮走过去蹲在莫无尘面前担心哦的看着莫无尘,也只有在莫无尘看不见时她才敢露出她对莫无尘的情感。
      “我找了好久,关于异灵的消息就只有这一点。应是被销毁了些。”莫无尘从怀中拿出他找到的小卷子。
      “你…是为了找这个眼睛才…”白木兮吃惊的接过小卷子道。
      “嗨!没事,都怪我爹!设了禁制也不要告诉我一声!”莫无尘无所谓的笑道。
      “我不是说了不需要你帮忙吗!?”白木兮有些生气站起来后退了一步道。
      “我…”莫无尘以为白木兮要走,起身想追结果因为眼睛看不见绊了一下。
      白木兮反应快速的上前扶住莫无尘。
      “看不见就不要乱动!”白木兮训斥道。
      “我以为你生气要走了呢!你不让我帮你是你的事,而我要不要帮不帮你是我的事。”莫无尘拉着白木兮的手温柔道。
      “你!”白木兮一时间说不上话,泄气的叹了口气。
      “你别叹气,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对,是我的错,我不该喝那么多酒让你知道了。”白木兮甩开莫无尘的手自责道。
      “白姑娘,就算你是为了得到消息,但是我们的赌约还是生效的,你不要这样和我划清界限可以吗?”莫无尘摸索着找到白木兮扶着她的肩膀道。
      “赌约说到做到,但是不代表我要接受你的帮助。莫少主不也答应过我,当没有听到过吗?”白木兮反问道。
      “是,可我怎么可能让你自己面对!”莫无尘着急道。
      白木兮被吼住了,莫无尘说的话那么明显的告诉她他的感情,但她不能回应他,也不忍心说伤害他的话。
      “莫少主,你眼睛不舒服就多注意休息,我扶你去床上。”白木兮回过神道。
      “好~”莫无尘虽看不到但能感受到白木兮的情绪,他也没在说什么,任她扶着他走到床边躺下。
      “谢谢莫少主的消息,好好休息吧。”白木兮让莫无尘躺下后,握紧了手中的小卷子离开房间。
      白木兮刚看完小卷子,上面记载了一些所有人都知道的东西,她又悄悄地回了莫无尘房间,见他睡着了轻轻的放下小卷子后离开。
      刚出了门就收到一只传讯蝶,她读完传讯之后大惊失色。
      “兮儿,还没睡啊?”花轻裳本想着来看看莫无尘碰见白木兮问道。
      “夫人,正好你来了,这是药方,我有些急事要回青岚,麻烦你告知一声莫少主。”白木兮慌乱的把药方塞给花轻裳道。
      “好,发生…有这么急啊!”花轻裳还没来得及问白木兮便不见踪影了。
      青岚
      “小千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老远就听见白木兮的声音,然后看见白木兮跑进来,“院长,他怎么回事?”
      “根据我的检查,他在修炼时应该是打破了他体内的一种禁制,急火攻心了。”古天解释道。
      “姐姐~”白默之醒过来,气息不稳道。
      “你醒了,感觉如何?”白木兮担心有内疚的问道。她不该答应去曲径通幽的。
      “院长,我想和姐姐说会儿话。”白默之摇头示意他没事,对院长说道。
      “好。”古天院长看他已经没事,放心的离开房间。
      “怎么了?为什么要支开院长?”白木兮不解道。
      “姐姐,我记起来了。”白默之还是谨慎的看了看外面,确定没人之后才说。
      “记起你以前的事情了?”白木兮兴奋道。
      “嗯,我想告诉你,也只能告诉你一个人。”白默之很严肃的道。
      “你说。”不知怎么她这次看白默之感觉他变了一个人,眼神成熟了许多,也沧桑了许多。
      “我是异灵族。”
      “什么!?”白木兮震惊道。
      “我的爹娘是异灵族族长,天地初开,我们异灵族随天而生,天生具有强大灵力,饲养灵兽,制造灵丹。我们本来生活的很好,可是世人贪婪,对寻求能力的欲望永远不会填满。他们觊觎我们的灵力和灵兽灵丹,于是便联合起来侵略异灵族。”白默之痛苦的解释给白木兮听。
      千百年前,七道血红天雷,天降异灵,灵气鼎盛,六界贪婪,欲望难掩,以共享灵力,灵兽,灵丹为契约一同占领异灵。
      当时也有一些并不想攻打异灵的人就没有参与,有些人只听从命令违背着心意。
      在攻打异灵的人中,有白木兮的父母,此非他们本意,他们暗中一直在帮助异灵族。
      月食之日,六界四面八方攻打过来,仅凭他们二人根本无力保护他们,异灵族族长决定带领族人献祭天地。
      “白将军,白夫人。我们会把我们的儿子秘密送出异灵,如若可以我们异灵最后一脉就拜托你们了。”异灵族长跪在地上乞求白谦。
      “族长,您请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九辞让他平安长大的。”白谦扶起族长道。
      “天生吾等,本无意尘世,与世隔绝。奈何内有心术不正之人,害我异灵招来祸端,我族誓死不会让恶人得逞。白氏夫妇对我异灵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今日,我族以身献祭天地,将我异灵灵力赠与白氏夫妇。异灵身虽死,灵魂不灭!”族长带着族人跪在祭坛启动法阵,全族人化作石像。瞬间灵兽暴动,灵丹四散,那些攻打异灵的人欲望的嘴脸,为抢夺灵丹大打出手。
      战乱中一个人带着一个迷迷糊糊的男孩偷偷地离开异灵,那个男孩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场面:
      白氏夫妇在带着强大的带着异灵封印的灵力离开时,被灵兽打伤,逐渐被兽性控制。
      “哥!”在他们失去意识之前,他们遇到了白湫和白潆。
      “快走!”白谦吼着二人不让她们靠近他们。
      “你们快走,拿着,找到九辞,抚养他长大。兮儿也拜托你们了。快走!”苧婉将那股灵力传给了白潆,白潆因一直专心钻研医术,这么强大的灵力有些支撑不住。接着苧婉扔给白湫一副卷轴。
      “走!”白谦用最后的意识和苧婉用灵力将白湫和白潆送出异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