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曲径通幽
      “少主回来了!”曲径通幽迎客门童行礼,看见莫无尘回来兴奋的跑进去通知主人。
      “走吧。”莫无尘道。
      走进院中,到处都是人,连天族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可见花轻裳之前是多么受欢迎。
      “这么受欢迎,与姨母比起来我真的是甘拜下风。”南万卿崇拜道。扭头看见故辞雪的眼神,瞬间尴尬地看向别处。
      厅堂
      “姨母!”未见人便听见莫无尘的叫声,花轻裳兴奋地站起来看着门外,“姨母。”
      “尘儿!快让姨母看看。”一进门莫无尘便被花轻裳抓住上下打量,“哎呦,瘦了不少。”
      曲径通幽修雅正,人人都是端正桀骜君子,唯独莫无尘偏偏放荡不羁,飞扬跳脱,玩世不恭,不顾家法。在认识南万卿之后更甚,花轻裳处处护着他,莫无尘的父亲也拿他没办法。
      “姨母,父亲呢?”莫无尘松开花轻裳的手问道。
      “在安排宾客呢。”花轻裳笑靥如花,一举一动都能看出她的风韵,看到身后的故辞雪和南万卿说道,“你们也来了。”
      “姨母生辰快乐。”故辞雪笑道。
      “姨母,闭关许久,依然姿态万千,婀娜多姿,风韵犹存呐。改日可要教教我修容术啊!”南万卿羡慕道。
      “好好,你小子,还是那么油嘴滑舌的。”被南万卿这么一夸花轻裳笑的更开心了,“这位姑娘没见过啊。”
      “哦,姨母,她是忘尘独幽的白木兮。”莫无尘把白木兮拉过来介绍道。
      “夫人。”白木兮微微笑着行了个礼。
      “忘尘独幽可从不与外界来往,今日你能来我甚是高兴。不要拘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啊!”花轻裳握着白木兮的手温柔地笑着,感情之事她经历的多得多,从莫无尘的眼神中她就能看出端倪。她这外甥怕是已经被勾了魂魄去了。
      “谢谢夫人。”白木兮有些不自在道,她从未与外人这样交流,她们明明第一次见面,她却对她这么热情,一直一个人不会与人热络的她除了慢慢熟悉的青羽和姑姑,从未与人这般。
      “不要这么生分,你同尘儿一样唤我姨母就行。”花轻裳道。白木兮看了在一旁的莫无尘,不自在地笑了笑点点头示意。
      宴会很多人,但是除了青羽白木兮没有认识的人,看他们几个好久不见自己家人正依偎在家人身边。白木兮一个人逛着曲径通幽,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和担心。
      担心白默之修炼的怎么样了,早知道就不答应来曲径通幽了。失落是想起了父母,算起来也好久没回忘尘独幽了,也不知姑姑和二姑姑过得怎么样。
      说是欣赏曲径通幽,实则根本看不进去风景。
      “白姑娘。”白木兮正漫无目的地走着,莫无尘突然出现道。
      “你怎么在这?”白木兮有些惊讶道。
      “不喜欢热闹吗?”莫无尘没有回答她,只是走到她面前看她的样子不是很开心。
      方才寻她,便远远看着她离开宴席。他想起她自小隐居,应该不习惯这热闹的场面。
      “没有,我与他们都不认识,有些不习惯罢了。”白木兮若无其事地道,“都说曲径通幽景色宜人,如世外仙境。今日一看,确实如此。”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莫无尘看白木兮扯开话题的样子,应该就没有在看风景吧。
      牵起白木兮的手没有等她回答便拉着的跑,他带白木兮来到一个比刚才风景还要漂亮地地方,看白木兮一脸好奇地样子道,“这是我小时候经常玩的地方。”
      白木兮慢慢的看着这个地方,秋千,木马,石凳,棋盘,亭子,亭中好久没动的古琴,四周的花,树,池塘。
      一瞬间她有了一段记忆,很小很小的她和爹娘去了很美很美的地方,那里有女主人长得漂亮很温柔,她和几个同龄的小孩子一起玩耍,他的爹娘和两个人在石凳上喝茶,闲聊。那个很漂亮的女主人在亭子里弹琴,曲子很悠扬,很好听。
      她记得有个男孩子很调皮,总是吓她,总是“兮儿兮儿”的叫她,叫她看他修炼的仙术。她还隐隐约约听到爹娘和那个家主谈起什么大战。
      白木兮看着周围的一切,和她记忆里的一模一样,她才明白,原来她小时候来过这里,和她爹娘在一起的那就是莫无尘的爹娘?她和莫无尘小时候便见过?
      就是那一次,她回家之后她的爹娘就有事去天族,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再之后她就和两个姑姑去了忘尘独幽。
      “怎么了?”莫无尘看白木兮并没有开心,而是看完四周之后更惆怅,也不知想起什么,眼中已经含满了泪。
      白木兮看着莫无尘,那是她第一次见莫无尘,也是最后一次和她的爹娘在一起。想到这,白木兮眼泪再也憋不住止不住的流下来。
      莫无尘很慌,在他印象里白木兮一直都是一个坚强地人,他第一次见她哭,他感觉到白木兮很伤心,想必也不想说话。便上前抱住她,摸着她的头,任由她的眼泪落在他肩膀上。他本想带她来这里希望她开心一点,没想到会这样,心里非常懊恼道,“对不起。想哭,你就哭出来吧,这里只有我。”
      白木兮靠在莫无尘肩膀上哭,她试着抬起手抱着莫无尘,但她始终没有抬起手。她深知她自己的感情,但她不能表达出来,在她身上有太多牵累,她不能把他拉进来。
      莫无尘虽不能完全感受到白木兮的想法,但他已经很知足,起码白木兮在他面前不会伪装自己,能让他看到她的脆弱和无助。
      ……
      “爹,娘。”故辞雪的父亲故辰风和母亲素鸢也受邀前来,故辞雪看见二人便高兴地走过去。
      “医仙,夫人。”南万卿也跟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候道。
      “南公子,听说令兄也收到邀请,不知他到了没?”故辰风敷衍的回了一句便问起南万卿的哥哥。素鸢夫人也只是敷衍地微微一笑。关于南万卿的传闻,世人皆知。长辈们看南万卿难免有些不入眼。
      “家兄还未到。”南万卿尴尬地回道。心下暗暗的痛恨自己,以前留下这么个风流之名,故家最讲究规矩,如果他向故家提亲肯定会被扫地出门的。
      “哦。”医仙客套的笑道。
      “故兄!故夫人!”正好莫思鸿远远的走过来招呼医仙。
      “哟,思鸿兄,有些事耽搁了。”故辰风和刚才宛若两人一般。
      “无妨无妨,请。”莫思鸿招呼医仙夫妇进入宴席。
      “唉!第一次觉得我这风流之名没什么好的。”南万卿委屈道。
      “你以前是引以为傲了?”故辞雪训斥道。
      “当然没有。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爹娘认可我的。”南万卿信誓旦旦道。
      “那我看好你哦。”故辞雪笑道,她相信自己没有托付错人,她相信南万卿是真心待她。若是爹娘执意不许,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爹娘同意的。
      青岚
      白默之在修炼进展顺利,在他加紧修炼至高层时,他好像打破了一道封印,那道封印好像是为了封印他的记忆。封印消失的一刹那,所有他失去的记忆一股脑的涌进脑海。
      “辞儿,不要报仇。无忧无虑地活下去!”
      “九辞,忘了这一切。永远不要想起来!”
      “记住!世上再无异灵,就算你记起一切,也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
      一段段的记忆全部进入脑海,他慢慢地记起来,他的名字,他的家人,他的身世,他的族人...还有那次被贪婪的黑暗吞噬的...
      “异灵...族...额...”白默之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怎么回事?”古天院长听到动静冲进密室,发现白默之昏倒,赶紧过去看看情况。
      此时,一直隐藏起来的黑衣人感觉到了什么,疯狂的大笑起来。
      “魔种已成,大业将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