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第四篇章:花开枫林
      (唯深情不缺,情动佳人)
      “真要是之前他杀过人什么的,你到时真的能下决心杀了他?”莫无尘听完白默之的来历之后质问白木兮。
      “...人情冷漠,何必在意!”白木兮语气很冷漠,她也想相信人心也善,人情也暖。但她的心告诉她不可以。
      “额...我还有个问题,你这不问归的名字从何而来?”莫无尘知道白木兮的身世,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会这般。看白木兮的样子是想起了往事,他搓搓鼻子赶紧岔开话题。
      “因为,选择漂泊,便不问归处。”白木兮淡淡地回答道。
      “呵,没想到白姑娘还很有诗情雅致啊。”莫无尘听完后笑着道。
      “和莫少主比那是望尘莫及。”白木兮戏谑的看着莫无尘道。
      “谬赞…公主为什么给你这个?她和你说什么了?”莫无尘看着白木兮的项链问道。
      “关你什么事啊?你和她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想知道你可以去问她。”白木兮阴阳怪气道。
      “我…我不想知道了。”莫无尘此时真想给自己一巴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但是白木兮好像不像方才那般伤感,莫无尘舒了口气,虽然他对白木兮还有很多疑问他也没有再问。他总觉得白木兮心中有很多事,只是他怕再引起她的往事伤心,日子还长,白木兮的疑问之后再慢慢了解。
      故辞雪,南万卿和院长发现白默之体内有一股和抚生铃的力量抵抗的强劲气息,耗了很多功夫才压制住白默之体内肆意的魔气。
      他们本来是要告知白木兮,但是白默之坚决要求不要让白木兮知道,说他自己一定可以控制住,不想让白木兮为他担心。实在是拗不过他便答应了他。
      “师姐,院长。小千岁怎么样了?”白木兮看见已经出来的脸上表情并不乐观的故辞雪和南万卿跑过去担心的问道。
      “哦,他没事。就是体内魔气突然乱窜,抚生铃控制不住了,需要加强修炼而已。”南万卿看故辞雪很为难,故辞雪不想骗白木兮,但是也不想让白木兮担心。只好他来说。
      “木兮,你不要担心。院长说他有压制魔气的修术,他会看着默之的。”故辞雪沉了沉气强行扯出一抹笑容说道。
      “那就好。”白木兮也是松了口气,刚才说是不担心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的。
      莫无尘和南万卿那么久的交情,从他的表情里就看出来有些不对劲,恐怕白默之身上的魔气更严重了,他皱眉看着白木兮,她平时是个观察细微很聪明的人,现在竟然没看出故辞雪和南万卿的表情不对,真是关心则乱,方才说着相信他们有办法,其实心里比谁都担心吧。
      还是刚才那个问题,如果找回记忆的白默之真的做错了一些事,她真的能狠下心杀了他吗?莫无尘心中竟然出现了希望白默之永远不要找回记忆的念头。
      此时,青岚阁楼,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坐在那里,窗外进来一个穿斗篷的黑衣人,是青羽见到的那个人。
      “主人,阴阳珏被毁了。”黑衣人拱手弯腰认错的样子。
      “我已知晓,青羽确实有些本事,北戈竟然还留了一手。”坐着被叫主人的那人有些生气道,说话的声音能听出来他在掩藏自己本来的声音。
      “主人,是否先除掉青羽?”黑衣人道。
      “不,他们已经不重要了。魔种即成,只需等待。古天已经着手调查,这段时间先不要出现。休养生息,待魔种养成之日,便是我们称霸六界之时!”那人咬牙切齿的说道,眼神狠戾,手中的力气把茶杯捏碎。
      “遵命!”黑衣人消失在阁楼里,那人走到窗边看着很远处的青羽几人,握紧双拳。
      突然,他恍惚了一下便抱着头痛苦的样子。
      “早日回头还尚可,莫要再伤我学生!”这声音也是这面具人发出,不过比方才的声音清脆,没有那么多恶意。
      “碍事的家伙,给我走开!”一瞬间他又变得狰狞起来,恢复到了方才的模样。
      他拿着沧海泪压制住了他体内的另一个声音,恶狠狠的看着青岚院,随后也消失在阁楼。
      近日无事,白木兮一直看着白默之修炼。其他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南万卿和故辞雪的感情日益升温。
      都说南万卿风流公子,没想到竟然也可以这么专情,白木兮本来不相信南万卿真的喜欢故辞雪,经过这些时日的观察,六界传言也许并非真实。
      再有莫无尘说南万卿对故辞雪的感情不同其他女子,之前他确实很风流,但是从未对哪个女子有过越矩行为。说是对所有女子都是甜言蜜语倒是真的。白木兮才慢慢相信南万卿真的喜欢故辞雪。
      她了解故辞雪,自身傲气,一般男子进不了她的眼。她既然喜欢上了南万卿,南万卿确实不是一般男子,但是这流言蜚语满天飞。没想到故辞雪偏偏就喜欢上他了。
      “白姑娘。”莫无尘找到白木兮。
      “干嘛!?”白木兮好似有些生气的回道。
      “我姨母要过生辰,我要回曲径通幽,万卿还有辞雪也会和他们家中人去。你...要不要去?”莫无尘感觉情况不妙,她可能还在想他和北青的关系,吞吞吐吐试探地问道。
      “我忘尘独幽从不与外界来往,与莫少主家中之人也没什么交情,去做什么?”白木兮冷漠道。
      “这不最近这小子魔气控制住了,修炼进展也顺利,看你整天绷着想要带你去散散心嘛。”莫无尘指着正在修炼的白默之道。
      “最近是很顺利,但万一我走了之后出什么事呢?”白木兮反驳道。她没日没夜的守着白默之,唯恐他再出什么意外。
      莫无尘要她跟他回曲径通幽,她内心深处其实也是想去的吧。只是白默之对她来说更重要。
      “姐姐。”白默之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叫了声白木兮道,“你就跟他们去吧,我没事的。还有院长看着我呢,魔气已经控制住了,院长也帮我修炼,不会出什么事的。”
      “可是...”白木兮担忧道。
      “姐姐,你说过相信我自己可以做到的。”白默之有些生气的语气说道。
      白木兮没有说话,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说过,她相信白默之可以自己修炼好,可以自己控制住魔气。白默之也承诺过不会让她担心的。但是她心中总有很不好的感觉,但是白默之这么说,她也不想打击他的信心。
      “小子,你姐姐不看着你不要懈怠,要每天听院长的话好好修炼,别让你姐姐担心听到没。”莫无尘看白木兮算是答应了,对白默之说道。他也担心白默之会出什么事情,内奸还没有查出,但最近没有任何的动静,院长也没有查到什么。想必幽冥一事挫伤了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在出现。他也就放了放心。
      “知道了。”白默之乖乖地回答道。
      莫无尘开心的笑着看着白木兮,白木兮烦躁的白了他一眼离开了密室。
      。。。。。。
      说起莫无尘的姨母花轻裳,仙界数一数二地美艳之人,在莫无尘小时候,她风华绝代之姿,让所有人流连忘返,引得曲径通幽安静之处天天有人为了追求花轻裳而扰乱了安宁,三千风华,尽是花轻裳。
      自莫无尘母亲去世之后,她因伤心便再也不理会这些事,一个如此美艳之人在曲径通幽孤芳自赏,至今未嫁。要说起她的事,那可以写一本传记了。
      这次她生辰是百年来她第一次再次宴请六界友人,也许她终于想开了往事。也许姐夫催着她尽快找个人家。
      传言,这么多年过去了,花轻裳仍然风韵犹存,修得精通的修容术,容颜未改。这次宴请也有很多未娶之人前往希望能得到花轻裳青睐,也有一些后来之人为了一睹花轻裳容颜而去。
      总之,这次平静了百年的曲径通幽又要想往常一样热闹一番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