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莫无尘试探的拉白木兮的胳膊,碰到一瞬间被白木兮甩开,莫无尘卯起勇气又拉了白木兮胳膊两次。
      “干嘛?”白木兮白了莫无尘一眼还想甩开莫无尘但是莫无尘没有松开拉着白木兮走出房间。
      “怎么办啊?”莫无尘委屈的看着白木兮道。
      “什么怎么办,人家都要以身相许了,人长得也是娇小可爱的,不如你就遂了她。”白木兮看了眼屋里打趣道。
      “啧,认真的。你怎么看?”莫无尘敢怒不敢言道,随后也看了眼屋里表情转为严肃。
      白木兮明白莫无尘说的什么,刚才她仔细观察过小北,看她细皮嫩肉皮肤吹弹可破怎么看都不像是受过苦的,说是虐待身上却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
      “难道是矶淙知道了?”白木兮低声道。
      “我们行踪很小心,刚到这就知道了,这消息未免也太快了吧。”莫无尘环胸沉思道。
      “那为什么要我们要去王宫时她正好出现,太巧合了。”白木兮道。
      “也许是我们多虑了,我觉得还是把她留在身边,等南万卿他们回来再做打算。”莫无尘摸着下巴很认真的说道,说完还点了点头等着白木兮回话,但是白木兮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扭头看白木兮的神情,“怎...怎么了?”
      “原来你早就想好要把她留在身边啊!”白木兮平静的说道。
      “我...不是,你那么聪明万一她真的像你说的是矶淙派来的,把她留在身边也好观察。”莫无尘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木兮,见她没有说话问道,“唉!”
      “嗯?”
      “你…是不是吃醋了?”莫无尘奸笑的问道。
      白木兮没有说话转身进屋,莫无尘赶紧摸摸自己的心,顺顺自己的气息。转而眯着眼痞痞的笑,心中想着:她就是吃醋了!
      入夜
      白木兮敲响莫无尘的门,下一刻门就开了,他也没睡,两人就只是一个眼神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人静悄悄离开住处。
      二人谨慎的跟着小北,正像是白日两人想的那样,小北不是普通人,二人跟着小北来到王宫附近,远远看着小北打开了一个暗门环顾四周无人便走了进去。
      “看来对王宫很熟悉。”莫无尘小声道。
      “跟去看看。”白木兮点点头道。
      二人紧跟小北,她熟悉的避开了王宫所有的守卫。片刻,小北进了一个石室,二人决定跟进去,进入石室之后小北不见了,二人蹙眉背对背戒备着往深处走。
      石室尽头有一个石台,上面有一件灵器,望着周身的光芒灵力甚是强大。灵力已经强大到让人无法靠近周围还是有一层封印在保护。
      “这...难道是阴阳珏?”莫无尘仔细审视一番道。
      “没错!”小北突然出现在身后,两人一激灵回身看着小北。
      “你引我们来这不会让我们看一看这阴阳珏吧?”白木兮问道。
      “当然不是,我是想让你们帮忙。”小北越过他们走到阴阳珏前面道。
      “帮什么!?”莫无尘眯眼道。
      小北没有说话,面向阴阳珏手上不知施着什么法术,法术施完之后阴阳珏的封印被解开了一层。确定莫无尘和白木兮看清楚之后再恢复了封印。
      二人自然知道北戈死后能解开封印的就只有他的女儿北青,莫无尘微微惊讶道,“你是北青!”
      “正是!”北青背着手站在白木兮和莫无尘面前笑道。
      “你想让我们帮你揭穿大法师!”白木兮想了一下肯定道。
      “没错!”北青语气很重,眼神充满恨意。
      莫无尘不由的笑出声:“呵呵,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会帮你?”
      “你们这次来不就是为了阴阳珏和大法师吗?莫无尘。”北青走近莫无尘狡笑道。
      “你怎认识我?”莫无尘吃惊道。
      北青伸手拿起莫无尘腰间的玉佩:“据我所知,这块玉佩属于曲径通幽莫无尘,拥有这块玉佩的人必定是莫无尘。我还知道莫无尘入了青岚修行,幽冥少有外界人进入,你们来了肯定青岚给了你们任务,眼下幽冥能用的着青岚解决的就是大法师独掌大权密谋之事。我说的没错吧。”
      “这不就是一般的玉佩吗?凭什么就是莫无尘?或许这是莫无尘送我的也说不定。”莫无尘看着玉佩道。
      “不可能!这玉佩天下只此一块,而且你答应过我绝对不会送给别人的!”北青突然激动道。
      “什么!?答应你?”莫无尘惊到瞳孔放大,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对啊!这是我送你的啊!”北青突然握住莫无尘的手看着莫无尘,“你不记得了吗?无尘哥哥!”
      听见“无尘哥哥”莫无尘突然记忆一股脑涌了上来。
      他记起一个小女孩,很漂亮,明亮的眼眸在看她第一眼时就被她的眼睛吸引了。可他记不得她叫什么名字,只记得他那些玩具吓唬她想引起她的注意,结果把她弄哭了。
      和她也只见过那么一次,正是因为那清冷的面孔和纯净的眸子,让他记住了她。但那张脸绝对不是面前的小北。
      他还想起,在他小时候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带着一个小姑娘去曲径通幽住过一段时间,记得当时他和那个小女孩每天都在一起玩,在她要离开的时候还送了他一个亲手打磨的玉佩,并答应她永远不要送给别人。那个女孩叫......
      “青...青青?”莫无尘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北青道。
      “是我,你还记得啊无尘哥哥。”北青笑着点点头道。
      “原来你是幽冥的公主啊?”莫无尘笑着仔细审视着北青,当初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原来就是她。
      “呦,原来是青梅竹马啊。”白木兮在一旁看着两人故人相见格外开心的二人。
      莫无尘看见白木兮立马放开北青尴尬的笑着挠挠脸,北青看莫无尘的反应好像发现了什么事情。
      “额,青青啊,你大晚上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就为了说这些啊?”莫无尘不敢回白木兮只好找个话题。
      “嗯...我怕你们不信我就想着带你们来着证明一下嘛。”北青不好意思道。
      “你这太荒唐了,万一我们被发现了怎么办?你说对吧?”莫无尘傻笑着问白木兮,白木兮一脸嫌弃的白了他一眼,“呵,呵,有什么话先回客栈再说,走。”
      莫无尘本想伸手去抓白木兮,白木兮在他过来之前就先行往外走。莫无尘停在半空尴尬的手不知所措,见北青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道,“走,先回客栈。”
      “好”北青好似看出端倪,脸上很不高兴的跟上去。
      君子笑
      白木兮径直走进房间,莫无尘战战兢兢的跟进去很有眼力见儿的给白木兮倒了一杯茶。北青最后进入房间,看着两人的神情好些别扭,心想:这两人肯定有什么猫腻。
      “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白木兮抿了一口茶道。
      “父王在世时,肌琮是个很是面善温和的人,对我就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辅佐父王治理幽冥,人人称道。母亲病逝后,父王抑郁难眠,整日恍恍惚惚。也就是那时肌琮便开始露出他的真面目,原来他就是个两面三刀的人,一直以来那些和善和忠诚都是装的。他一直想要得到更强的力量,寻机篡夺王位。后来,在我生辰那日!”说到这北青攥紧拳头砸向桌子,怒目切齿。
      莫无尘先是拍拍北青肩膀让她稳住气息,又问道,“你生辰那天怎么了?”
      “我生辰那日,父王说好要给我礼物,在我去找他的时候,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北青似是回想起了那天的情景,眉头紧蹙,眼泪如流水般流下。
      北青生辰日,夜。北戈房间。
      北青本要找北戈要礼物,高兴地走到北戈门口时突然听见一声惨叫。北青心下一震,小心翼翼的靠近在门缝中看进去。看清楚之后瞬间瞳孔放大,此时面前的场景可以说是她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的。
      北戈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嘴角挂着血,一脸的不敢相信,“为什么?”
      “哼,为什么?北戈,我已经受够了!我助你征战天下统领幽冥,可是得到的就只是一堆无能族人的吹捧,就算这样也只是在你之下。我尽心辅佐你,你却什么都不给我!所有得来的修行之术和灵物你全部一人独吞!凭什么?我不甘心!”肌琮的表情是北青从未见过的邪佞。言行举止都宛如别人,没有一点平时温暖的样子。
      北戈受伤不轻,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可知我们讨伐的是什么地方?得来的所有东西都满是妖邪之气,如若给了你那便是害了你。”
      “少拿这些话哄骗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这些东西都祭了阴阳珏然后独吞阴阳珏!”肌琮面目狰狞的拽住北戈衣领用力将北戈推倒在地。
      “肌琮!你清醒一点,你我二人这么久的交情我怎会骗你?我是把东西祭了阴阳珏,但是阴阳珏灵力之盛若要使用他便是反被吞噬自取灭亡。”北戈已经无力在挣扎站起来,说话也是断断续续有气无力。但是北戈倒下时看到了门口偷看的北青,偷偷示意北青不要出声。北青紧紧捂住嘴巴绝望的看着北戈。
      “北戈,我从未真心待过你,你处处抢我风头我怎会把你当做兄弟!?终于让我等到你撑不住的这天了,去死吧!”肌琮的仇恨多深这一击的力量就有多大,北戈无力反抗生生接下了这一击,北青看着父亲倒在面前忍不住哭出了声,“谁!”
      肌琮听见了声音立马往门口走去,北戈用尽最后的法力将北青送出了幽冥,北青消失的远方回荡着北青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父王!”
      肌琮阴险的看着北青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君子笑
      说完这段回忆北青的眼泪已经决堤,白木兮也是眼含泪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递给北青手帕抬眼看着莫无尘。
      “青儿,节哀。”莫无尘甚是惋惜的说道,想北戈一个闻名的战神,幽冥人人称道的王,却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好兄弟手里,让人听了既可怜有痛心。
      “后来...”北青擦擦眼泪,抽泣道,“我得知母亲并非是不治之症,是肌琮诱骗母亲说是因为父王外出定乱恐有危险,让重病的母亲燃烧了最后的生命用了散云族秘术,可是母亲预见的是父王被害。用完秘术的母亲知道肌琮的真面目当时便气绝身亡。之后肌琮便掌管了幽冥,为了得到阴阳珏一直四处搜寻我。再之后,你们就来了。”
      白木兮和莫无尘互相看了一眼,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本以为只是肌琮要权利,却是为了权利满心杀戮连兄弟都不放过。
      白木兮垂首慢慢缓和自己的心情,也许因为想起北青和自己的身世很像吧,她努力压下心中的感伤道,“师姐他们现在应该到千机山了,在他们回来之前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等他们回来一起商量对策。”
      “嗯,青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的。”莫无尘拍拍北青的肩膀,看着白木兮起身走出房间心中想着什么。
      千机山
      “到了。”南万卿看着布满灵气的千机山道。
      “这里灵气好旺盛。”故辞雪道,“默之,怎么了?”
      “雪姐姐,我真的会有法器吗?”白默之不自信道。
      “放心,千机老者视众生平等,他所制造的法器只认缘分,没有偏见。”南万卿用扇子敲敲白默之道。
      “没错,我们去吧。”故辞雪附和道。
      “嗯。”
      故辞雪和白默之站上面前的石台耐心等待。
      “千机法器千机缘,有缘则生,无缘则灭。”山中传来千机老者的声音。
      “来了!”等了片刻南万卿看到远处有两道光飞过来,他手中的折扇一转便变成了一副白玉扇骨织锦桃花扇,这是他的法器花见。
      千机法器变幻莫测,有时会出现一些不太听话的法器,需要求法器的人通过试炼才肯认主。南万卿握着花见将二人护在身后。
      “缘起~千机法器影月,往生!”
      幸好飞来的两件法器没有攻击他们。南万卿放松警惕好奇的走向二人。
      “影月~”故辞雪接过法器,是一把箭以意念驱使的弓。
      千机法器在接触到主人之后会自动传一缕记忆给主人,告知它的用法,千机法器的神奇之处就是谁也不知道那一缕记忆里还会有什么东西。
      “往生~名字好奇怪。”白默之的法器是链子连着两把镰刀。
      白默之碰到往生的时候,往生除了告诉他它的用法,还给了他一段画面:
      白默之凶神恶煞的站在一片废墟,满身魔气,身上挂着往生。他能感觉到这样的他很难过也很痛苦,让他更惊讶的是站在他对面的是白木兮,她嘴角带血的跪在他面前,他攻击了她,但是有两个模糊的身影挡在了白木兮的面前。
      画面结束,白默之难以置信的惊在原地,他在想这是不是将来要发生的事情?他会伤害到白木兮?
      “你怎么了?”故辞雪上前拍拍白默之问道。
      “雪姐姐,我没事。”
      “是不是有了法器激动的说不出话了?”南万卿笑道。
      “嗯…”白默之想了想还是不要说出来了,免得他们担心。
      “你别取笑他,拿到法器就尽快回去吧,万一木兮和无尘需要帮忙呢!”故辞雪打了下南万卿道。
      “好,走吧。”南万卿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