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凶

作者:不写作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起因

      电脑提示音唤回了戚宝宝无语的内心,“游戏提示音?有人单聊了杨冬晨”看着屏幕中间上弹出的对话框,戚宝宝拖了拖鼠标“哟,这么久不见怎么突然上线了,还以为你A了呢”
      
      这游戏刚好能看到以前的聊天记录,显示上一次聊天结束时间是2019年5月14日,戚宝宝不有自主的向上翻看了下大概的聊天记录,上边杨冬晨向对面的朵拉的盒子说着自己要去玩别的游戏了,这个游戏暂时不玩了,朵拉的盒子甚至有点气愤的问道“这么多年的游戏,就为了什么破红鸟的说不玩就不玩了,没想到你是这么没有责任心的人”。
      
      “不知道红鸟是什么游戏能让杨冬晨这么入迷,舍弃了玩了这么久的游戏和这么久的队友”戚宝宝皱起好看的眉头,疑问道“而且他的电脑上也没有叫红鸟的这款游戏,英文red bird也没有,回收站里也没有,奇怪”
      
      林成渊俯身看了过去“一共几款游戏”
      
      “26个”戚宝宝看到这么多游戏app,表示很感兴趣,并且在打开魔兽世界之前无聊的数了下游戏个数,现在很利落的说出了26个。
      
      “26?”林成渊看了看电脑界面,抬头看了看贴满贴纸的墙壁,起身走向另一侧床旁,在床头的位置有一张不怎么起眼的小小的贴纸。林成渊动手慢慢将贴纸揭了下来“是这个”。
      
      原本坐在电脑旁的戚宝宝,起身跟随林成渊走了过去,接过林成渊手里递来的贴纸,看了看林成渊,又低头看了看贴纸,再看了看林成渊。
      
      “怎么了?”
      “有点眼熟、、、、、、”
      看着贴纸,从黑漆漆的背景中隐约可以看见一只红色的类似丹顶鹤的鸟类,翘起一只脚,周身通红的羽毛,只是顺着羽毛向上脖子处的红色逐渐变得透明,直到脖子上隐约出现的颜色淡淡的像是肤色的一片的模糊的轮廓,大白天的仔细盯着,甚至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不就是辛颜琪家带回来的那个摆件的样子的暗黑版吗!
      
      “嗯……哥,这个像不像辛颜祺家带回来的摆件的下半身”戚宝宝越看越疑惑,除了脖子以上看不清楚,这张贴画的下半身,跟那件摆件上的下半身几乎一模一样,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
      
      “什么下半身?”跟杨阿姨了解完杨冬晨的杨小川走到房间门口,本来是准备跟他的队长汇报一下,结果近门口就听到这……
      
      林成渊抬头看了看房门口的杨小川,表情高深的道“问完了?”
      
      “哦!完了”杨小川摸了摸小平头,顺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36度的高温让没有空调的小阁楼格外闷热,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三人就热出一身汗水,尤其是戚宝宝不耐热的,后背上的汗水已经湿透肩胛的衣服,白皙的皮肤隐隐欲现。
      
      调查告一小段落的三人,决定去了车上吹灰空调,三人跟杨清兰告别后林成渊对杨小川讲一会让杨小川走一遍当地的学校详细了解一下情况,戚宝宝则和他一起去另一位学生家中去。
      
      由于学校正好在去往李克家的中途,所以杨小川顺利的搭上了顺风车,并且上车没多久的他,再次瞥见了杨冬晨家不远处的小商店,再次申请下车购买冷饮,并同样的询问了戚宝宝后,满意的得到了只要水的答案后,作为队长的林成渊心情平静的默许了杨小川下车买东西的要求。
      车内放着缓缓地音乐,空调的冷气缓解了不少夏季的炎热,杨小川下车后戚宝宝扯起胸口的衣服扇了扇,赶走胸前的一丝暑气。
      
      “啊,好想念空调房啊,冰镇可乐、冰镇西瓜、还有冰汽水”戚宝宝被热的碎碎念。
      
      林成渊看了看戚宝宝脖颈处的汗珠,抬了抬食指,敲了敲车窗下的横板,装作没有听到的看着前方。
      
      戚宝宝见没人回应,撅起翘翘的嘴唇,嘟囔着“宝宝有钱包,楼下有商店,商店里有冰箱……”
      
      “是不是还可以顺便带上徐彦”林成渊突兀的说到
      
      听到徐彦的名字,戚宝宝放下扯着衣服的手,转了转忽闪的大眼睛,“没有呢,他……嗯……,他最近要忙毕业设计”要完,林成渊虽说平日大事小事都可以迁就戚宝宝,他跟谁交朋友/去哪儿玩基本不会干涉,但是只有一个人,徐彦,林成渊是明令禁止他往来的,也不知怎么回事,每次徐彦跟林成渊碰上,就跟炸了猫的猫一般,两人是互相看不顺眼。
      
      昨晚跟徐彦讲完他暑假不回老家,要留在江亭时,他就激动的说要来找戚宝宝玩,现在林成渊提起这名字,戚宝宝就心虚起来了。
      
      “哦,那看来是最近他联系你了?”戚宝宝悄悄看了看林成渊岿然不动的表情,心想难不成被发现了?是不是被发现了?应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嗯,咳……,就是他说毕业作品没有灵感,给我打电话问有没有什么好的提议。而且啊上次辛颜琪家的那个摆件你还记得吗?我见过原版。”
      
      听到这,一直轻松放在车窗边搭着的手停了停,“嗯?”
      
      “在徐彦的作品展上”在他上大二期间有一次徐彦说要举办作品展,邀请邻近的戚宝宝去参加,当时看到这个长相奇特的雕像时,被丑到的戚宝宝还好一番嘲笑徐彦,结果被徐彦冠以“不懂艺术的平民”之名。
      
      林成渊皱了皱眉头“倒不像他的设计风格”
      
      “确实不是”徐彦的作品更多是华丽而美感的雕塑为多“当时虽说是徐彦的作品展,不过他光靠自己的作品塞满作品走廊的一小半空间就够了,所以为了撑场子,就东拼西借了许多人的作品”戚宝宝摸了摸眼角的睫毛,“当时说是他国外一个老师的作品来着”。
      
      “外国人?”
      
      “嗯,正好他说最近他的这位老师也过来中国旅行,有缘的话,说不定能见到呢”戚宝宝欢天喜地。
      
      “队长,我回来了,哇!终于凉快了”恰巧杨小川买完冷饮回了车上。
      
      当然,这期间戚宝宝光明正大的拿了一瓶冰水,而林成渊也装作没有看到般的放过热成狗的小孩。
      
      两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说下去,开车继续上了路。
      
      三人再次出发上路,这一次不知道第二名死者的家里,又会是怎样的故事在等着他们呢。而徐彦的话题,被杨小川的大嗓门巧妙地改了过去。
      
      李克家可以说是非常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下边好友一个妹妹,李克对于这个小自己10岁的妹妹,可以说付出了足够的时间跟精力,父母忙着工作,多数时间陪着妹妹的都是正在忙于高中学业的哥哥。一家居住在人山区市中心地段,对于这样一样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讲,负担生活的开销以及一名高中孩子的成长,还是有些负担,不过李克的爷爷奶奶作为上一世纪的拆迁户,留下来的资产足够孙辈的生活。
      
      李克父母眼中的孩子是一个爱笑爱玩很普通的孩子,青少年的孩子偶尔会跟父母争吵也属正常,但是相较于其他死者家庭,李克家是实在是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李克本人也没有任何会被人伤害以及自伤的倾向,唯一算的上奇怪的就是最近几个月李克经常会因为奇怪的事情莫名其妙的发起脾气,有时是家里喝水的杯子顺序摆放乱掉、有时候周六一整天不回家,甚至有得时候是在李克母亲偶然早起会发现的凌晨四点突然会起床学习。
      
      李克的父母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脾气温和的一家人,按理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脾气并不会走向极端。
      
      “但事实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在不久前彻底离开了他的亲人,连道别都没有”在接近傍晚时分,三人对仁山区的调查基本高一段落,下午的夕阳映照着路边的山林,一整天的炎热终于有了一丝凉意,依旧是队长开车的林成渊开口道。
      
      在这之前,家里人甚至一点也没有发觉李克的自杀倾向,这就非常稀奇了。
      
      “道别?……”戚宝宝略微思索着,看了眼林成渊,缓慢道“说到这个,李克的妈妈提到过,李克自杀前曾经在QQ空间发布了一条奇怪的说说”如果不是戚宝宝偶然问道李克的社交软件,聊到这个,李克的母亲大概也不会提到这方面的信息。
      
      杨小川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仁山区道路指示牌“网络遗书吗?这部分分局跟学校里倒是都没提到过”
      
      “确实跟日常的说说不太一样,他说‘朋友们,我终于能顺利的撕裂这个世界了’”
      
      戚宝宝抬手摸了摸眼角的翘睫毛“我终于放假了、我终于写完作业了、我终于能解脱了”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终于’这个词属于迫切的情绪表达类词语,是处于已经完成或者是即将完成的状态;与‘撕裂’对应的是一种忍受、压抑的情感表达,‘世界’代表着广阔、宽大,但也代表着复杂。如果这句话是放在遗书里的话,那代表的很有可能是终于能解脱一种复杂的压抑的状态,说的浅白点就是李克的死亡,是他自己主观做出的决定”。
      
      林成员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但是就算李克是自己决定赴死,却不代表着这个意志是自己自然形成的。
      
      一个未成年学生的思想跟心理状态并未完全成型,正是容易被外界影响的时候,自杀的决定跟自杀这个决定的形成,这两者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后座的杨小川,想了想,突然对着前方的戚宝宝说到“……李克的自杀根本就是被人诱导的……”
      
      说完这句话后,车厢内的氛围一度有些沉闷。
      
      “呵,有进步,小川”自从林成渊空降来后,这还是头一次这么直接的夸奖人,听的杨小川瞪大了双眼,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
      
      确实是存在“诱导自杀”的可能,但是对于直接证据,还是需要跟仔细的寻找。
      
      “嘿嘿,不过撕裂这个世界?现在高中生脑子里都想的什么东西,口气都这么狂妄的吗?”杨小川在后座咕哝道。
      
      “我只看过李克近两年的空间状态,基本是一些游戏的吐槽跟安利,偶尔是跟同学游玩的照片和心情记录,相对比较频繁”很明显是一个高中生正常生活的记录“大概每周都会有一两条这样的说说,不过近半年开始,李克的空间就停止发表说说了,唯一的一条就是最后告别的这一条”戚宝宝稍稍有些伤感。
      
      林成渊看着戚宝宝伤感的模样,说到“前边是红叶谷隧道了,仁山区最长的地下隧道,出了隧道就是红叶谷”
      
      戚宝宝微微向前欠身看了看。
      
      “对对对,红叶谷可是仁山区著名的旅行胜地,里面吃喝游玩一应俱全,有全江亭最大的游乐场,秋天枫叶发红的时候,还能再隧道口看见飘落的红叶呢”杨小川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江亭市人,对江亭市内吃喝玩乐的地方可谓万事通。
      
      “不过,现在这个季节,红色的枫叶虽然看不到,里边游乐场的热闹却是一下就能听到哦”
      说完眼前黑了下来,三人进了隧道,明晃晃的灯光,照亮着隧道里的黑暗,在夏季的黄昏中,携着轻快的气息,席卷着这悠长的隧道,掀起一片尘土。
      江亭市江北机场,一双带着蓝绿色的眼睛,如海般深邃的目光在来来往往的人群搜寻着什么,半长的卷发被一双白净的手指揉搓的有些许凌乱,一旁经过的行人,仿佛嗅到了零星的□□气息,远远的绕开瘦高的青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