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凶

作者:不写作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几名

      果然一番询问后找到第二名死者杨冬晨家。
      
      如果不是见到杨冬晨家的景象,杨小川是不敢相信仁山区作为江亭市最大的城区,竟然有还有这么破败的屋子,可以说是危楼也不为过,只是别人家的危楼可能写着大大的拆字,而杨冬晨家的危楼很不幸的不仅没有拆字也没有空调。
      
      炎热的夏季让这个小屋子变成了一个蒸笼,一开门感受到的是屋子里扑面的热气,在大夏季硬是把杨小川的眼睛糊上了一层雾气。在杨小川打过招呼摘下眼镜用身上的绿色T恤擦拭的时候,戚宝宝和林成渊已经向杨冬晨的母亲说明来意。
      
      “阿姨,您好,我们是江亭市公安局刑侦队的,想请您帮忙协助调查关于杨冬晨事件的相关情况”戚宝宝很小心的避开了自杀这个字眼,看着房间里深黄色茶几上摆放的杨冬晨的照片册,想来进来之前,这位母亲还在翻看着这些照片。
      
      听到是刑侦队的,杨清兰突然红了眼睛“调查了难道就能让死去的人活过来吗”随后偏了偏微红的眼眶说道“进来吧”。
      
      看着跟在队长进去后,用淡黄色T恤擦完眼镜猴带上眼镜的杨小川,深吸了一口气,冲进了这个闷热的屋子。
      
      室内的摆设很简单,灰色的布艺沙发,颜色陈旧不知被洗过多少次,房间的西边是个小小的灶台和一个简易的餐桌,向里是分开的两间狭窄的小卧室,靠近厨房一边的卧室房门半开,隐约可以见到屋内简单的摆设,看的出来是这位40余岁却已经头发灰白的母亲的房间。
      
      进屋后这位母亲从厨房的位置搬出来几个小凳子,应该是两个人平日吃饭时用的,四个人让这个狭小的屋子,变得更加拥挤,最林成渊坐在靠外,杨小川坐在靠近杨青兰的一侧,年纪较小的戚宝宝看起来还像高中生的戚宝宝坐在沙发里边靠窗的一侧,偶尔的一阵夏季的微风吹进屋子带来一小阵微凉的暑气。
      
      “阿姨,桌上摆着杨冬晨的相册,可以跟我们讲讲他的一些事情吗”戚宝宝率先的开口
      
      抬头看了看这个穿着画着卡通猫追老鼠样子T恤的留着齐刘海妹妹头的孩子,再次红了眼睛“晨晨以前也是留着这样的头型,都是我给他剪得,他总嫌这个发型难看,所以每次剪头发他都会很生气”
      
      杨清兰在杨冬晨升初中时在理发店洗过一段时间头,所以对剪头发也稍微会一些,周围理发店剪一次头价格都在15左右,对于她来讲,这笔钱完全可以省下来,所以杨冬晨从上初中后的头发都是杨清兰给剪得,只是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讲,妹妹头确实是不怎么帅气,也难怪杨冬晨每次剪头都会不开心。
      
      戚宝宝摸了摸自己的妹妹头,亮亮的双眼弯了弯“我很喜欢这个发型”
      杨清兰笑了笑,向戚宝宝的方向推了推眼前的照片,“你看,这是晨晨上初四毕业时侯照的,那时候也是,因为那天刚剪了这个发型,连毕业的照片都照的一脸的不开心”
      
      照片上杨冬晨跟一位穿着紫灰色格子衬衫的中年男子站在一起,男人带着老旧的银色方框眼睛,看起来应该是他的老师。两个人站在教学楼前的广场上,身后是立着旗杆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方台,正好可以看到教学楼跟红旗的大小,周围是来来往往的老师同学。
      
      “阿姨,旁边是杨冬晨的老师吗?”杨小川向前探头看着照片问道
      
      “嗯,是晨晨的数学老师,晨晨打小学习不好,数学是晨晨唯一一门学的好的课程,初四的时候还得过学校数学比赛一等奖,所以毕业时数学老师说以后晨晨在数学上一定会更加突出,所以毕业时找晨晨说一起合影,等以后晨晨出息了,他还要跟以后的学生讲这个学生他教过的学生,然后就有的这个照片”
      
      “那这个呢,阿姨,这是晨晨的同学吗……”
      
      在戚宝宝聊天期间,林成渊起来看了看房间,房间可以说是很狭小,一眼便可尽收眼底,除了那间房门闭合的屋子。
      
      “请问这间房间方便进去看看吗?”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站在矮小的房门前,默默地朝着旁边沙发后的人问道。
      
      跟戚宝宝聊得正好时听到这句话的女人,扭头看了看“嗯,可以,那是晨晨用的房间,他的房间东西乱,不让我给他收拾,我怕他不在了还要动他东西让他生气,所以,除了被子以外其他东西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那边杨清兰扭头接着跟戚宝宝讲照片的事情,这边林成渊推开了房间的门,房间没有上锁,推开门看到的确实是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墙上贴满的动漫和游戏的贴纸,最大的是床头上的一张写着“WORLD WARCRAFT”字样的几个游戏角色的贴纸。“WORLD”的“O”中间写着小小的“of”,不怎么接触游戏的林成渊对这并不了解,没再多看这副图片,走进了房间的里边。
      房间虽然很小,但因为是高中学生房间,所以在床头靠窗户的一侧有一个小小的写字桌,上边摆放着一台较旧的电脑,课本跟游戏贴纸零零散散的摆在桌子上。
      
      林成渊走到桌子前,给右上角贴着卡通贴纸的电脑开了机,禧长的身体微微弯了弯腰,挪动着手指顺利的点进了电脑的开机界面
      
      “哇赛,这么多游戏!”不知什么时候结束跟杨阿姨聊天的戚宝宝,悄悄来到了林成渊的背后
      见林成渊没有被吓到,戚宝宝悄声说道“看来杨冬晨学习成绩下滑全是被游戏给耽误了,这么多游戏,还真是会玩”因为怕被门外的杨阿姨听见他吐槽的话语,所以戚宝宝声音压得低,怕林成渊听不见,就离他耳朵稍微近了些
      
      气息太过靠近,惹得林成渊麦色的耳朵上爬上了细小的电流,高大的身影微微直了直腰“嗯,这些大概也是杨冬晨逃课去网吧的原因”
      满满的电脑桌面上,摆放的全是各种游戏的app,几乎占据了一半的电脑桌面“就这玩法还没近视,这世界对小川哥的眼睛可真不公平”不像他小川哥,游戏玩的不多,近视将近1000度,别怪他摘了眼镜就不动,就这度数摘了眼镜可能需要拐杖。
      
      看着戚宝宝埋头看电脑的身影,林成渊不由伸手摸了摸他软趴趴的妹妹头“乖,别歧视你小川哥”1000度的近视,在林成渊以为可以按队里的残疾人士处理。
      
      戚宝宝由着温厚的手掌摸着头发,看着从来没接触过的新世界,戚宝宝非常感兴趣,拖出桌子下的椅子,坐了上去,点着电脑上的几个小的软件。
      
      林成渊抬身翻看起杂乱放在桌上的练习题跟贴纸,房间比较狭窄,顺势依坐在了阳台上,向床的方向伸了伸笔直的双腿,正好将戚宝宝挡在了里边的位置。临近中午的阳光照射着这个房间,扬起轻轻的尘土。
      
      林成渊翻看着手里的数学试卷,里面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满篇的错误,甚至很多不符合这个年级的超纲题,杨小川都可以解答出来,答题思路也很清晰,并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成绩下滑,至少数学没有。
      
      放下试卷后的林成渊,陆续抽了书桌上的其他书本看了看,可以说除了数学卷子以为,其他课本可以用一尘不染形容,明明已经高中下班学期了,英语课本可以说是除了名字以外没有任何记号。
      
      “看来杨冬晨是真的喜欢学习数学”将书本摆放回原位的林成渊默默道
      
      沉迷电脑的戚宝宝扭头看了看刚刚林成渊放在旁边的数学卷子后,默默扭头看回了电脑,戚宝宝作为一个文科生,数学可以说是烂的扶都扶不起,当年高中为了升大学,央求曾经省考第一的林成渊帮忙恶补了一番数学,结果毫无起色,并且表示以后跟数学势不两立,现在看到这些东西就头疼。看了两眼后就继续盯起了电脑“那跟我正相反,除了数学样样精通”
      
      听着这句话的林成渊微微弯了嘴角,大概也想到了戚宝宝当年补习数学时难受的样子,明明对数学讨厌的要死,还不得不好好学习,他可是他爸带他爸手底下那一群人里文化水平最高的,可以说是全家的希望了。
      
      所以必须好好学习,用只是改变他爸,结果你努力是不一定成功的,数学还是怎样都学不好。
      
      “不过,这么多游戏,他一个学生玩儿的过来吗?”戚宝宝嘀咕着,“古代男人三妻四妾还有个大夫人吧,他这些游戏看的我眼花缭乱的”
      
      林成渊思考着,拇指沿着食指的关节转了转“墙上贴的贴纸的游戏”
      
      戚宝宝扭头看了看,“魔兽世界”全民游戏了,虽然戚宝宝不怎么玩游戏,但是魔兽世界这款游戏的名字他还是知道的,10多年前就兴起的游戏,他的耳边偶尔还有同学聊起过这个游戏,按杨冬晨的年纪来讲,这款游戏对他来讲,并不是他的年龄段会玩的。不过一个游戏迷各种游戏都会玩也不奇怪。
      
      找到魔兽世界的图标后,戚宝宝点了进去,游戏界面,一把有着深蓝色剑柄的巨剑插在满是箭柄的地上,背后是高高耸起的城墙,系统记录着长期使用的登录名,只是密码一格是空着的,这颗难到戚宝宝了“密码……”
      
      “杨冬晨”旁边林成渊脱口道
      “什么?”
      “密码,杨冬晨全拼,大写的Y”林成渊再次说道
      戚宝宝心头虽有疑问,手却是不由自主的相信着旁边人的话语。
      “还真是……”看着登陆成功后的界面,戚宝宝不有道“你怎么知道?”
      林成渊挑了挑英俊的眉毛,启唇道“墙上贴纸”
      
      说罢戚宝宝立刻甩头看向墙上的贴纸,果然,写着魔兽世界英文字母的贴画右下角空白的地方有一行小小的字体“Yangdongchen”,不仅这张贴纸,几乎墙上所有贴纸大大小小的都有着相同的笔记写着不同的字母或数字组合“……”戚宝宝内心是有些佩服这位已故的游戏弟弟的。
      
      能把玩儿游戏这心思用在学习上,那这第一可真是指日可待。
      
      如果每个游戏都设置密码的话,20多个游戏20多套密码,每个游戏都有相应的密码,别说林成渊,就是电脑黑客光靠脑子都不一定能每个游戏的密码能对应记得准确。“果然还是记在纸上靠谱……”
      
      叮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