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凶

作者:不写作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棉袄2

      房间一片白色,白炽灯的亮度,刺痛着人的双眼,适应了一段时间,戚宝宝才发现墙壁上还播放着东西,只是眼睛干刚适应灯光,还不是特别清楚。
      在他再次昏过去之前,想到的并不是获救,而是水.......水.......水......
      
      第4天
      不知是不是黑衣人终于良心发现,怕人质饿死后就没得玩了,从门外递了一瓶水进来。
      有了生命之源,戚宝宝有了小小的力气,仍然解决不了长时间的饥饿带来的无力感,房间内的寂静对于一个13岁的孩子来说是难以忍受的,而墙壁屏幕上的影像正好解决了这一问题。
      
      第5天
      门外递进来的是一小袋面包
      第6天
      水
      第7天
      门外没在递进来任何东西
      第8天依然如此
      虽说是后爹,但其某某这么多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把年纪了也就这么一个便宜儿子,别看平日对手底下人呼来喝去的样子,对戚宝宝那绝对是视若珍宝的。就这还有人给掳了去,那绝对是不行的。偏偏掳戚宝宝的人不是一般劫匪,活的怕疯的,疯的怕不要命的。
      
      绑匪原本只是简单地老实的工人,因为家里妻子亡故,欠了一屁股债,本以为借高利贷能补上这个债务,没想到被人带进了赌场,最后债务越背越重,不仅仅是高利贷上门催要,天天出门还要被赌场人堵,长期下来,周围邻居也受不了,最后沦落到卖房流浪,反正父母早就不在了,现在老婆没了,也没有孩子,豁出去不要命了,无奈□□大佬利落的报了警,在积极的配合警方调查后,救出了自己家的掌中宝。
      
      直到感受到脸上的疼痛,戚宝宝不得不缓缓的挣了挣眼,当眼前瞥见得是黑衣服的那一刻,戚宝宝再次晕了过去,仿佛带着莫大的气愤一样。
      
      看着眼前嘴唇干裂的小孩,黑衣服仿佛感受到音乐的怒气一样,抱起小孩转身对旁边的警官道“联系队医,立刻去医院”。
      
      当戚小宝再次有意识的时候,睁开眼看到的是自己便宜爹胡子拉碴的大脸的,下的再次差点再次闭眼“宝宝!宝宝!是你老爹我!我!.......我家可怜的宝宝啊!你可别抛下你老爹我啊”
      聒噪粗噶的声音,喊魂一般,戚宝宝不得不坚持再次睁开沉重的眼睑,看着眼前毫无形象的干爹,戚宝宝无奈举起右手,将这颗巨大的脑袋推了推远。
      
      “爹......”猫叫一般低哑的声音,让大胡子不得不降低了音量,生怕把这声音吓跑。
      可怜孩子,连称呼都被爹带跑偏了。
      
      经历了8天的饥饿,戚宝宝终于明白粮食的重要,但是长久饥饿的胃肠并不允许他鸡鸭鱼肉,天天汤汤水水看的到吃不到的日子就这么过了三天。
      
      随着鸡鸭鱼肉一起来的还有一位剑眉方脸的高个警官,说要询问一些绑架期间的情况,听完戚宝宝的陈述,高个警官严肃的看着戚爹,表示需要给戚宝宝做心理疏导。
      
      打那儿开始戚爹见着戚宝宝,脸上就有点小心翼翼的拘谨,生怕给便宜儿子留下点什么心里阴影。
      戚宝宝也是后来才知道,绑架戚宝宝的人,原来是因为戚爹的原因老早就盯上戚宝宝的。
      虽然高利贷不是戚爹本人放的,但是多少跟戚爹有关系,戚爹就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儿子想不开,不原谅自己这放高利贷的爹。
      
      心理疏导后的戚宝宝,倒是没放在心上,甚至性格也比以前开朗了许多,后来戚爹也慢慢放下了这件事。打那,高利贷也变成有原则的高利贷了。
      
      就是......,后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发现后来的掌中宝就不怎么着家就是了。
      
      正午的阳光照在临西街的街道上,一只布朗熊就这样瘫坐在路边的木椅上,手里握着小把的传单,看起来懒洋洋的,却总能在路人经过时递出手上的传单。也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布朗熊里的戚宝宝也是第一次出门做这种工作。美其名曰社会实践。
      
      并且不顾戚爹的阻拦,在做完心理疏导打医院出来没几天的戚宝宝就跟戚爹说要出去体验社会生活,避免以后被人随随便便就掳走。戚爹想小背心刚出院呢,怎么不得请假在家休养个把学期的,结果假是请了一个学期,结果呢这孩子并不想在家陪着老父亲,说什么体验社会。那肯定是不让的。
      
      最后戚宝宝找来了心理疏导的医生,打电话跟戚爹好说歹说了一番,告诉戚爹“适当的跟社会接触对目前的戚宝宝来讲是有利的”
      
      “有个屁的利,就宝宝这样的出门随随便便就被人再套走一次,我先炸了那混蛋,再炸了你们”一种马上就要去买□□的样子。
      
      “戚先生现在□□是禁止出售的,如果您一定要购买,那还是请您协助警方调查”电话那头的心理医生完全不看且爹快冒烟的脸色一脸正经说着“希望您可以相信您所在的P城的治安,也感谢这次您为P城治安贡献的一份力量……”
      戚爹脸色铁青一瞬间转晴,没办法,做□□多年的戚爹被小弟捧过,被欠债的捧过,公职人员还是第一次,听的戚爹飘飘欲仙“那行吧,社会实践就社会实践吧,宝宝的安全你们也得负责”说罢霸气的挂上了电话。
      
      就这样的临西街的街头多了名为戚宝宝的小熊。
      “啊!我的包!救命啊,有人抢劫啊!”透过熊嘴看过去是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抱着一个深蓝色的手提包在人群中四处穿梭,熊布朗熊的左手边是个巷子口,后面就是居民楼。
      
      就在劫匪要拐入巷子口时,一件上白下黑的防晒外衣甩了过去,卷住鸭舌帽的脖子,兜头来了个漂亮的过肩摔,深蓝色的包一瞬间飞到了旁边的布朗熊脚下,看着包包上在太阳下闪闪发亮的名牌,布朗熊明白了,LV的,怪不得劫匪在这么多人的街道上也要上去抢。
      
      布朗熊抬头看这身熟悉的黑色T恤,看着高个男人用摔倒鸭舌帽的防晒服反手系住了鸭舌帽男人的双手,就这样利索的扣住了劫匪,就这一会儿的时间男人向布朗熊走了过来。
      
      布朗熊轻轻转了转头,跟上了来人的身影,白净的双手捡起落在熊熊身前的包包。
      “小伙子!谢谢!太谢谢你了!”急跑而来的中年妇女,穿着细细的高跟鞋,矫好的身材抱在长长的旗袍里,为了追劫匪跑的气喘吁吁“太可恶了!”说罢,用细细的高跟鞋的鞋尖踢了下被反靠住的鸭舌帽的小腿。
      
      鸭舌帽疼的呲牙咧嘴,奈何双手被绑,受制于人。
      “报警吧”嗓音也是以外的低沉好听,如同被雨水冲刷后的溪水,干净清澈,
      
      等到民警赶来处理万一切,匆匆带走抢劫犯和需要配合调查的受害者后,布朗熊仍是呆坐在路边,戚宝宝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就是这样呆坐在现场,看了一个小时一动不动,长时间的代做,四肢带来少许的麻木感,连动弹都稍稍费劲起来,索性布朗熊就继续这个姿势呆坐在椅子上。
      
      直到一瓶水放到刚刚蓝色包包掉落的位置上,布朗熊再次微微动了动笨重的脑袋,看着黑色T恤渐行渐远的高大身影,终于布朗熊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从木椅上站了起来,摘下脑袋上的头套后,露出的是戚宝宝那被热气蒸的通红的稚嫩的小脸。
      
      出院后长时间没有理发的戚宝宝,在戚爹的手艺下成功的剪了妹妹头,对审美还没有完全认识的戚宝宝并不知道这个妹妹头看起来多想一个女孩子,薄薄的齐刘海被汗水打湿,一半仅仅贴在额头,一半被微风吹起立在半空张牙舞爪。
      
      刘海下圆圆的双眼透着慢慢的神采,嘴角轻声嘟哝着“想起来了”,毕竟被掐人中硬是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戚宝宝,对疼痛的记忆是刻骨铭心,而且醒来还被一双丹凤眼怒视冲冲的瞪着,晾是戚宝宝小小的年纪,也无法忘记。
      
      直到黑色T恤察觉被跟踪后,再次一个漂亮的过肩摔让戚宝宝再次体验了疼痛的感觉后,宝宝内心的怒气值已经不是一星两点就可以化解的。
      
      拿下熊熊头套后,看着气鼓鼓的小脸,林成渊有一瞬间的呆愣,第一想法是未成年人?仔细看了看,有点眼熟,最近见过“做什么?”。
      
      气成河豚脸的戚宝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其妙跟了一下午这个黑色T恤的大男生,动了动右手想要爬起来的戚宝宝灵光一现,收回河豚脸“今天收到一瓶好心人送的矿泉水,想要感谢一下”
      
      林成渊看着这眼熟的布朗熊以及布朗熊里眼熟的脸“不用谢”。
      “用谢”虽然第一次见面,戚宝宝据理力争。
      林成渊左手拿着熊熊的头套,右手将布朗熊拉了起来,看着还不到他肩膀处的布朗熊“不用”
      “用的”抬头看着身前高大的男人,布朗熊完全没在怕的。
      
      ……
      那时候的林成渊还刚从警校毕业,出过的案子不多,戚宝宝是他入职以后第一次带头营救的人质,在看到昏迷不醒的人质时,林成渊一度以为任务失败,内心极度气愤。
      
      旁边队友说了句“要不掐一下试试”
      然后林成渊就掐了掐小孩嫩嫩的脸颊,毫无反应。
      同学兼队友的邱吉再次提醒“掐人中更容易醒”
      还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的林成渊用了更大的力道掐起了人中,终于怀里的小孩挣了挣眼。
      那一瞬间怒气也好、失望也好,都在看到小孩睁眼的一刻平复了下来。
      
      孩子还是活着的。
      只是眼前的小孩比起当时的小孩圆润了不少,大概长时间的饥饿在后来救回来后被很好地补了回来。
      
      后来陆续有关注过这个孩子的事情,甚至中间还去探望过一次,只是那时候戚宝宝还在昏迷状态,并不知道。
      
      阳光下的临西街零散的撒着几缕微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