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苟证道[洪荒]

作者:柠檬吖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兄长,非要转世投胎不可吗?”女娲不舍的凝望着伏羲,娇艳绝美的脸上,点点泪珠。
      
      “转世之后封锁前世记忆,就连我也不能干预。”女娲紧紧地拥抱伏羲,绝世容颜埋在伏羲的胸膛之中,浸透了伏羲的衣衫。
      
      女娲是圣人,是洪荒生灵面前是高不可攀,神圣威严的存在。可在伏羲面前,她卸掉那个端庄的假面孔,永远是那个懵懂不知的小女孩,时刻依赖兄长的小妹。
      
      她与伏羲乃先天生灵化形,本源气息相同,化形那一刻起,他们两人就在一起,如影随形。他们无父无母,两人以兄妹相称,相互依靠,在洪荒中闯荡。
      
      刚刚化形的时候,他们实力低微,时常有神魔来袭,都是伏羲挡在她身前。紫霄宫听道之时,伏羲为了护住她坐下的蒲团,让她安心听道,放弃了自己的证道的机缘。
      
      强如妖师鲲鹏也被抢走机缘,若没有兄长的守护,她也不可能保住蒲团,获得鸿蒙紫气以此求得证道的机会。
      
      “成圣多年,还如小时那般爱哭鼻子,三清他们看见又该笑话你了。”伏羲温柔地抚揉女娲的脑袋,柔顺的青丝滑过伏羲的指缝,馨香飘逸。
      
      “兄长转世也是为了寻求证道的契机,总不能让兄长一直尾随在你之后。”
      
      伏羲眼眸散发着温柔的爱意,指腹轻轻地擦拭女娲脸上挂着的泪痕,冰凉温润的气息从指间蔓延全身。
      
      两人紧紧拥抱,默默不语,两条巨大的蛇尾交缠,一白一青,如麻花一般层层缠绕,誓要永不分开,坠入黄泉弱水,激起阵阵涟漪。
      
      “咳,要投胎的快点。”一道冰冷无情的嗓音打断他们两人的温存。
      
      一道虚影,一袭黑衣,冰艳冷峻的美人站在奈何桥,冷眼看着两人。
      
      秀恩爱,秀到自己家门口,被人强行塞了一嘴狗粮的后土很是不爽。谁没有兄长,她还有十一个兄长……
      
      可惜都是短命鬼,如今还要她四处搜寻他们的灵魂。
      
      伏羲在女娲、后土的目送之下,投入六道之中的人道。
      
      “倒是会投机。”后土轻哼道。
      
      女娲乃大地之母,人族之母,创造人族她获取了滔天的功德,晋升为功德圣人。如今伏羲也走人族,是要成为人族之父,进而证道吗?
      
      伏羲乃女娲兄长,天生与人族亲近,不得不说这是一条捷径。
      
      且说雷泽之地的时秒,在确诊自己怀孕之后,整个人焉了。
      
      她傲然站立,任由雷电狂击,粗犷如天柱的雷电如蛟龙,闪着曜日的白光,从天垂直而下,直奔时秒而去。
      
      时秒张开双手,仰头闭眼,静静地迎接这一击。
      
      不知雷电能否把腹中来历不明的胎儿,时秒嘴唇微微上扬,她喜欢孩子,但喜欢的是与爱人的结晶,而不是莫名其妙的一团肉胎。
      
      腹中的胚胎似乎有所感应,一股恐惧慌张的意识,融入时秒的血肉之中,传达着它的惴惴不安,惶恐害怕。
      
      雷电轰隆而下,它不会因人的恐慌而改变方向,咆哮地露出獠牙利齿。
      
      “收!”
      
      时秒缓缓举起右手。
      
      一根尖锐的铁丝直指苍天,铁丝下方是一个圆圆的球体。
      
      轰隆而下的雷电,原本毫无规则可行,此时却如被训练过的狗子一般,依次顺着铁丝,钻进自己的狗窝之中。
      
      “崽崽别怕,为娘吓唬你的。”时秒的左手附在腹部之中,温和地安慰道,“为娘怎么除掉你呢?”
      
      时秒脸上浮现着温婉的笑容,如沐春风,被温情覆盖的眼底,却折射出一丝暗沉的冰冷。
      
      刚才的举动不过是试探,此时的她无比地确定,自己的腹中有一个生灵,还有自己的意识。
      
      洪荒讲究因果,腹中的孩子,投胎她腹中,证明与她有缘,若是要强行除掉,她还在承手巨大的因果,甚至会产生心魔。
      
      既然干不掉它,压抑在时秒心中的怒气发泄在雷泽之地上。
      
      她要抽干这里的雷电,抽了这祸害之根,看它以后还怎么祸害别家姑娘的肚子。
      
      小小的圆球,巴掌大而已,张口吞噬这方天的雷电,却如一只无底洞的饕餮,怎么也吃不饱。
      
      圆球内有天地,它连接着时秒的系统空间,将这方雷电全部导入自己的空间之中,储存起来,待到用时,释放即可。
      
      雷泽之地的雷电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雷霆密布,万道惊雷闪电,悄然不见。
      
      隐匿在雷电之中的鲲鹏,顿时失去了保护的壁垒,连连被红云、镇元子攻击命中,陷入劣势,有颓败之势。
      
      “艹!”鲲鹏怒骂一声。
      
      雷泽之地的雷电,形成有几十万年,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鲲鹏不得其解。
      
      振臂一乎,翅膀遮天盖地,扑扇几下,罡风袭来,形成漩涡,卷向红云、镇元子两人,欲要把两人陷入龙卷风之中。
      
      “鲲鹏今日你逃不掉的。”镇元子大喝一声,腾空而起,衣袖一挥,宽大的衣袍对准鲲鹏,“袖里乾坤。”
      
      无尽的罡风、飞沙走石,皆被镇元子吸入他的袖袍之中。
      
      常言道“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描述的便是镇元子这般的空间法术,小小衣袖袋套进一方天地,将鲲鹏施展的所有法术吸收。
      
      败局已定,鲲鹏欲要逃走,正想办法之时,一抹较俏的身影映入眼帘。
      
      鲲鹏大喜雷泽之地中竟然有一弱小人族误入,正好抓来威胁老好人红云。
      
      “镇元子,你休要猖狂,今日你二人不过欺我负伤而已。”鲲鹏怒喝,嘴巴依旧叫嚣道,“今日之仇,我记下了。待我伤好之时,定要打破你的五庄观,拔了人参果树。”
      
      妖巫大战之时,十二天都煞神阵与周天星斗大阵,双阵碰撞,毁天灭地,威力无穷,鲲鹏不幸被大阵爆发的杀招击中,万幸的是只些皮肉之伤,元神没有大碍,养些日子便好。
      
      月桂的两姐妹关键时刻叛变,竟敢击杀妖皇,东皇太一,几万年的谋划,妖族洪荒之主的大计,逝水东流。
      
      身为妖帅的鲲鹏哪里坐得住,来不及养伤,直冲太阴星,欲取两姐妹的性命,祭奠万妖之魂。
      
      谁知两姐妹竟然勾搭上了通天,他被通天一掌击落,青萍剑挑断了他部分筋骨。鲲鹏好不容易逃回北海养伤,不曾想被镇元子、红云两基友堵门,一路追杀到这儿。
      
      想起最近一连窜的倒霉事鲲鹏展翅高飞,愤然暴走,无数的杀招直逼镇元子而去。
      
      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罡风阵阵,吹得人睁不开眼,镇元子宽大的袖袍猎猎作响,如被鼓风机直吹一般,膨胀数十倍。
      
      “鲲鹏,小小术法能奈我何?”镇元子嗤笑,他暗喜鲲鹏如果元神遭到重创,今日施展的尽是肉身搏斗之术。
      
      袖袍再涨,威力爆发,雷泽之地尚存的雷电也被卷入袖袋之中,劈里啪啦作响,袖子安然无恙,没被雷电烤焦。
      
      可能镇元子穿的是一套静电服……
      
      远处,差不多收拾完雷电的时秒观测双方的战斗。
      
      “咦?”
      
      时秒惊诧一声,地面怎的离她越来越远,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她。
      
      她自由升空了?
      
      鲲鹏锐利无比的钩爪钩住时秒,冲着红玉大喊威胁道,“红云放我走,不然我杀了这人类。”
      
      鲲鹏方才的杀招只是一个幌子,他的目的骗过红云、镇元子两人,抓住这人类。
      
      MMMP!
      
      我只是一个吃瓜群众,时秒恼怒了。
      
      鲲鹏脑子常年泡在北海里进水了,红云、镇元子两人又不是人民叔叔,随便抓个人质,就放他走?洪荒何时可以上演匪徒勒索人质威胁人民公仆的戏码了?
      
      “鲲鹏,你我之间的恩怨又何必牵扯其他人。放了这个无辜的人族,不要再造杀虐。”一直下线的红云突然开口道。
      
      他的嗓音温润如玉,如清脆的玉石敲击声,沁人心脾。红云一身赤色红衣,明艳欢快的衣服搭在他身上,反而彰显几分柔弱的娇美。
      
      “哼!红云若是只有我们两人的恩怨,你何必请镇元子出手,有本事我们两人约一个时间决斗。”鲲鹏不耻冷哼道。
      
      “鲲鹏你不必言语相激,我与红云乃多年的好友,情谊深厚,你杀他之仇,我定要抱报之。”镇元子冷峻挑眉。
      
      “说的好听,你们还不是欺我重伤杀我。”鲲鹏怒喝,“红云你让镇元子收了袖袋,不然我杀了这人类。”
      
      红云温和的面容,透出几分的不忍,慈悲心肠地转向镇元子。
      
      “镇元子,要不今日算了。”
      
      听道红云开口,鲲鹏面露喜色,四肢兴奋的颤抖,几万年不见,红云这个洪荒第一老好人,依旧喜欢犯傻。
      
      “喂,傻鸟你能不发癫痫吗?”时秒手指敲打着鲲鹏地利爪,“你懂不懂尊重孕妇,你一摇我就想吐。”
      
      小小人族竟然开口说话,在他们几个大罗金仙面前,她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鲲鹏怀疑自己抓的是一个傻子,只有不知者,才敢如此地大无畏,无视他大罗金仙地威压。
      
      若时秒知道鲲鹏地心中所想,定要呸上一声,跟我家扫地地道童差不多修为,猖狂酷拽什么。
      
      时秒的大胆,与鲲鹏讨价还价也令红云呆住了。
      
      雷泽之地的人类好无知、好单纯,以为自己能跟他一样,与鲲鹏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只是这声音隐隐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觉得耳熟的不止红云,鲲鹏也觉得此女子看着有些眼熟。
      
      “算了。你这傻鸟估计也不听懂我说什么?”时秒抽出方才的引雷神器,天线一段直直插入鲲鹏的狗爪之中,陷入皮肉。
      
      “嘀!”清脆的机械声响。
      
      几千万伏特的雷电,顺着铁丝导入鲲鹏的体内。
      
      “啊!”
      
      一声犀利的惨叫,冲向云霄,鲲鹏如发癫痫之症一般,剧烈的抽搐。
      
      “轰!”
      
      鲲鹏从天而坠,砸出一个巨坑。
      
      巨坑之中钻出方才的人族女子,从鲲鹏的身体爬出之后,她淡淡地看向红云、镇元子说道:“你们继续,我先走。”
      
      “友情提示,你们最好也先不要动鲲鹏,他体内的电量没消,你们碰了可要一起受罪。”
      
      念在刚才红云有救自己的心思,时秒善意提醒。
      
      红云、镇元子惊骇时秒的手段,举手间边收拾了鲲鹏,抓了它。
      
      “姑娘,我们可曾见过?”红云盯着时秒许久问道,那股熟悉感越来越浓了。
      
      “也许吧,天地之大,有缘偶遇过也许不知。”时秒整理身上的衣裳欲要离开。
      
      红云祭出一个葫芦——九九散魄葫芦,放出一团红雾,红雾弥漫开来,缭绕着鲲鹏的躯体,腐蚀它的元神。
      
      时秒盯着红云手里的葫芦,此葫芦摘至先天葫芦藤,那是一株可以与黄中李、人参果树、蟠桃比肩的先天灵根,甚至更为珍贵。
      
      先天葫芦藤曾结出七个葫芦,七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个都是先天至宝。葫芦没变成葫芦娃出去救爷爷,而是被人摘走了。
      
      黄葫芦如今在小金乌陆压手中,化为斩仙飞刀,洪荒暗器排行榜上前三的存在。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最大特点声控功能,威力无比,西游之中的大圣也难以逃过。
      
      鸿钧手上的绿葫芦那七个葫芦中最强的一个,蕴含着的混沌之力,可以击杀圣人。鸿钧用它炼制出了三颗“陨圣丹”。
      
      陨圣丹,陨圣丹,鸿钧为何强迫三清吃下陨圣丹?时秒记不清其中的缘由。
      
      “道友,请留步。”后边的镇元子叫住时秒。
      
      “你们还有事?”时秒挑眉微微不悦,她都将窜烧的大鹏送出了,怎的还没完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伏羲:刚刚投胎差点没了!嘤嘤嘤~~
    鲲鹏:为何受伤的总是我?!感谢在2020-11-12 02:37:23~2020-11-13 02:20: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水煎茶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