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哥,哥哥好

      阮绵绵回到了家里,餐桌上已经摆上了饭,发丝如银的姥姥手执水壶在阳台侍奉她心爱的君子兰。
      64岁的人了,依然身体健朗,脚步如飞。听到门响立刻放下水壶,走到门边仔细观察阮绵绵的神色:“圆圆啊,新班级怎么样啊?老师们和同学们可都熟悉啦?没受欺负吧。”
      阮绵绵笑着点点头,放下书包:“哎呀,姥姥,你放心,都挺好的。其实,我不用转也挺好的。”
      姥姥看阮绵绵毫无负担,一片轻松的样子,松了一口气:“你啊,就知道报喜不报忧。要不是我眼尖看到你烂了的书包,还不知道有人还敢欺负我的孙女呢。要不是你拦着我,我一定要找你们校长好好理论理论。让那帮混小子尝尝我扎针的厉害!”
      阮绵绵无奈的笑说:“行啦,神医姥姥,你扎针最厉害啦。我们不跟一帮不懂事的计较啊。他们也就是吓唬吓唬我,再说,你孙女还要继续念书呢,可不想因为打架出名啊。”然后又摸了摸肚子装可怜道:“神医姥姥,我饿啦。我们吃饭吧。”
      姥姥每次被人说“神医”都会有点不好意思。
      她捋了捋耳边的发丝:“那我们赶紧洗手吃饭吧。吃完饭,我带你去你们班主任家一趟。这次多亏了人家啊。人家听说我琢磨着给你转学这事,二话没说的办妥了。虽说我救了他媳妇一回儿,但是救人是本分,人家帮你就是情分了。圆圆啊,我们得好好谢谢人家啊。。。。。。”
      阮绵绵一边侧头听着,一边摆上了碗筷,盛好了饭才开口道:“姥姥,吃饭啦。”
      这才安静了下来。阮家一向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优良传统,一时间只有碗筷和轻声咀嚼的声音。饭后歇了10分钟。祖孙二人也又再次核对了一下礼物。准备妥当的出门。
      路上姥姥还不厌其烦的跟软绵绵说:“待会儿,到人家家里,放机灵点儿,嘴甜一点儿,见人就喊啊,别一到外面就跟个锯嘴葫芦似的。念书都念呆了。”
      说完又瞥了瞥阮绵绵的更显得呆了的短发,嘟囔着“小姑凉扎个辫子不挺好的嘛,剪个短发像个男孩子一样,不像话。”
      一旁的阮绵绵也终于搭了句:“我剪之前可和您打过招呼了,你答应了的。”
      不提还好,一提姥姥就有话说了:“那我那时候哪知道你要剪这么短嘛?”老人家眉头一皱,声音立刻理直气壮起来。
      然后阮绵绵就认怂了,她摸了摸头发,弱弱的辩解道:“也没多丑啊,再说我头发长得快。一会儿就长上来了。”
      姥姥幽怨的瞪了她一眼,瞪的阮绵绵摸了摸鼻尖,再也不敢狡辩了。又絮絮叨叨说起了今天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
      姥姥在病人面前是高冷莫测治病救人的神医,在同事面前是可靠可敬的长者前辈,在外人面前是和蔼可亲的阿婆奶奶,只有在阮绵绵面前是一个需要阮绵绵关心谦让的唠唠叨叨的小老太太。
      有时候姥姥还会心血来潮的说一句:“圆圆,要不然,今天你去上班,我去上学吧。”然后不等阮绵绵无奈的要和她苦口婆心的说道理,自己就扒着门框哀嚎:“我不想去上班。”一边小脚还利索套进鞋里。然后门一打开,就立马恢复了正常:“圆圆啊,我去上班啦,你也好好上学去吧。”
      次数一多,阮绵绵已经能淡定的坐在餐桌边,面不改色的边喝粥边翻着杂志还边看戏。反正出门时间一到,姥姥就还是那个正常的姥姥了。
      而现在,年纪一大,姥姥唠叨的毛病就越来越严重,有时候即使阮绵绵一句话也不搭,姥姥也能讲个一整天不带停的。
      阮绵绵早已养成了左耳进右耳出的习惯。不过有时候,态度不诚恳还是会被发现的。
      “圆圆啊,刚和你讲的记住了吗?”姥姥把手放在门铃上最后一遍叮嘱道,“待会儿进去一定要喊人啊,你这事儿人家帮了多大的忙啊。”
      阮绵绵刚点完头,门就打开了。暖黄的灯光在夜色下从门内铺撒到门外,顿时赶走了一路上的夜露霜寒。
      电视里滚动着时政新闻。方形的原木茶几上茶香寥寥,众人围坐在沙发上神色放松的聊天。
      开门的是班主任的媳妇,一个印象里很符合阮绵绵印象里母亲形象的女人。可能是刚吃完饭,趁着大老爷们都在聊天,准备出来扔扔垃圾。
      正好就碰上了阮绵绵这祖孙二人,眼睛一亮:“老周,你快来,是褚医生来了啊。”听闻此声,屋里的人都立刻放下了茶杯,涌到了了门口。
      “褚医生,你怎么来了呀?”周家媳妇把垃圾放在门边立刻就把人迎了进来,“晚上吃了没?我们这刚吃完,要不你等着,我这就重新开火。”
      姥姥一把拉住她:“你别忙活了,我们家吃的早,我就是估摸着你们也吃完了才敢来打扰的。”
      周家媳妇喜笑颜开:“这有什么好打扰的?我巴不得您能来吃顿饭呢。您可是最难请客的好医生啦。”
      这时他们走到了屋中央,班主任也挺着个刚吃的圆溜溜的像迫不及待要临产的大肚子走过来。
      姥姥忙把礼物递过去:“谢谢你啊,周老师,我们家孩子这事还得多谢老师你多帮忙啦。可省了我不少心呢。”
      周温名哪里肯接,直摆手道:“褚医生,你这可就太客气啦。你救了我爱人一命,又不肯接收我们的感谢。我不过帮了个小忙,你这样我实在是受不起啊。”
      最后姥姥没办法:“那就只能替我家孩子说声谢谢啦,”一边又把从刚进门就一直缩在身后的人极力降低存在感的人拖出来“喊人啊,这孩子念书都念傻了。”
      避无可避的阮绵绵被拉了出来,硬着头皮开口喊人。
      一旁的周家媳妇一看就知道小姑凉害羞怕生,善意解围到:“小姑娘真是文静秀气啊,叫我婶婶吧,家里可没有老师同学,你喊他温叔叔,这是你为源哥哥,这是小毅,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就喊哥哥吧。”一边说,一边指着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