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使在发芽呀

      而他一直在沉默,没有一句辩解,沉默的像是一块朽木。阮母从猜出来的那一刻就气得双腿颤抖,她近乎崩溃的想:就是他,就是这个罪魁祸首。他是个凶手。
      那么愤恨,以至于她奔溃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不顾发麻的手。继续打着眼前这个沉默的年轻人,泣不成声“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的女儿,把我的女儿还给我。还给我!”
      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阮母的身体一时支撑不住,力气逐渐弱了下来。身边的人看见了,赶忙扶了一把。
      现场情况已是混乱不堪。而等阮母冷静下来后,她看着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跪在那里的邵思礼,看着这个本该丰神俊逸的年轻人头发凌乱,形销骨立。眼眶凹陷,眼底是深深的淤青。
      而阮母想纵使你现在再怎么忏悔,也不能换回我的卿卿了。
      她又看着灵桌上的阮卿卿想,都是妈害了你,如果当初没有送你出国多好,你现在就不会年纪轻轻就离开了我,也就不会遇到那么多的伤害。
      而等邵思礼看过来的时候,阮母最终说:“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就是对我们母女最大的弥补了。”
      邵思礼闻言身体不由得一震,他张口嗫嚅了什么,却找不到语言。他看着这个眼前这个已经满头白发的妇人,在心里默默的喊了一声“妈,对不起。”又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阮卿卿,这一眼像是要把阮卿卿的样子刻在心里。
      从此,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所爱隔忘川,从此相思绝。
      以前,邵思礼看不懂那些为了情情爱爱的要生要死的人,而现在他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摇晃着手上的空酒瓶,无声苦笑。
      再多的酒精都已经无法麻痹他的痛苦。
      痛到极致已经不觉得痛了,只是一种提醒着自己还活着的知觉。
      他突然想到了俄耳甫斯,那个从地狱里找回妻子的神,他怎么会回头看呢?最爱的欧律狄克就在自己身边,为什么还要回头看呢?
      然后,他的眼神落在地上的安眠药,露出一个心安的微笑。我不会!如果我的卿卿在我身边,我的眼里和心里都不会有其他。她在哪里,我就在那里。如果畏惧和害怕,我从一开始就会和冥王换个条件,我的卿卿在哪里,我就在那里。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分开我们。而现在,我就要去那个地方了。他想。
      然而,这时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随它去吧。可是扰人的铃声锲而不舍的拉扯着他疼痛的神经。
      邵思礼摇摇晃晃的撑起身体,踉踉跄跄的顺着声音摸到手机,刚准备关机,却误按到接听键。
      迟钝的大脑反映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异国的新房东打来的。说是福特太太把房子转交给了他,而他现在想要租出去,问问邵思礼是否需要续租。
      邵思礼想,我得先把卿卿的东西保护好,这是卿卿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而此行,也改变了他的生命轨迹。
      。。。。。。。
      而阮绵绵的存在却始终是个秘密。谁又能想到为母则强的天性支持着阮卿卿撑到了最后。而几乎被断定胎死腹中的婴儿竟然平安的被生了下来。这比奇迹更令人难以相信。
      那段时间里阮母几乎不眠不休的翻遍了所有古籍和笔记,终于找到一种已经失传已久的针法。百死一生,极其凶险。因为从古至今,就只阴差阳错救活了一个人,后被当做禁术束之高阁。
      针法看似随意,实则皆是死穴。每一针都是凶险。施针者尽人事,听天命。此针法叫做“问天”。
      邵家人没想到,邵思礼不知情。阮绵绵却从懂事起,就知道了所有事情。姥姥并没有任何隐瞒的告诉了她一切。她希望阮绵绵能学会自己思考,而不是被过分的保护。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经不起风雨的摧残。
      所以阮绵绵知道,她和所有人一样有爸爸,有妈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也不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虽然她的妈妈不能像别的妈妈,但是姥姥说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虽然她的爸爸并不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姥姥说,他的爸爸也有一定十分爱她。可是比起从未谋面的爸爸,阮绵绵更喜欢从小会给自己讲故事,唱童谣的姥姥。
      这么多年,阮绵绵和姥姥相依为命,姥姥既当爹又当妈,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她还来不及感受到孤单和害怕就已经长大了。
      这样互相尊重互相关怀的爱陪伴阮绵绵一直到现在。这样的爱刚刚好,不会盛宠成娇,也不会冷淡疏远。她们跨越了年龄,人生阅历,平等的对话。
      当初阮母怀孕的时候,阮父在“卿卿”和“绵绵”这两个名字间取舍不下,最后还是决定如果以后家里还有一个女孩的话一定要用上这个名字。
      因为这个名字,阮绵绵弱化了很多锋芒。一个人的名字,不仅仅是一个代号和名称,它也被赋予了深长的意义和期待的目光。
      阮绵绵也正如名字一样,看起来就像个软绵绵的小姑凉。
      钟毅也是这么想的,等他终于醒了过来,发了一会儿呆,这是他每天的习惯,喜欢一个人默默的放空自己。
      而等他的目光终于聚焦到眼前时,看到的是比墙还要白,还要细腻的一截小臂。纤细的像是一段玉笛。蓝白的校服好像是包裹着一堆绒雪。脑海里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不知道会不会抱起来也软软的。
      他继续趴在手臂上,只有眼睛在专注的看着。
      阮绵绵实在没办法不注意到这目光。即使眼神干净,没有任何意味,就跟好奇路上一朵花一样。但是,“嗡嗡”飞着的蜜蜂也很烦啊。于是,她只好假装低头随意看了看。
      正好让钟毅避开了目光。可等,阮绵绵满意的重新抬头看黑板的时候,那道目光又如约而至。不胜其烦。于是阮绵绵瞪了他一眼,示意:“过了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