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时月明3

      如果有什么罪过和苦痛她都愿意承受,为什么上天要剥夺自己唯一的亲人啊?为什么要让他们一个一个的离开自己?人生这么艰难,她简直想随女儿一起去见自己的丈夫,可是自己真的没脸见地下的那些亲人。
      如果是丈夫的离世没有打垮自己,而让命运觉得不甘,那她跪地求饶行吗?!她可怜的孩子有什么过错?
      褚淑娴心里又恨又是无力,痛苦简直是铺天盖地而来。原本只是半百的鬓发,好像又突然冒出了许多白发,连眼角的皱纹都深了。原本比同龄人还要年轻的人迅速的老去了好几岁,能看到岁月无情的刻画。
      福特太太轻轻关上病房的们,把空间留给这对可怜的母女。两人都是悲从心中来,未语泪先流。
      等情绪渐渐平稳下来,看到母亲的日渐苍老的面容深深觉得自己真是非常不孝。阮母看到此时情景,有无数的话想问,但又害怕揭到女儿的伤疤。两人都不知如何开口,一时沉默。
      最后还是阮母还是从女儿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听完这一切,心就像泡在了辣椒水里,愤怒的呛人,心痛到麻木,一呼吸都是撕心裂肺的痛。这一切几乎要打倒了这个坚强了半辈子的女人。
      看着女儿如今面色苍白却恳求的目光。阮母最后含泪同意了阮卿卿疯狂的举动。她的女儿已经为那个人失了魂。如今所有的回光返照都是为了肚子里这个孩子。这是她还能坚持到现在的原因。血脉相连的搏动让阮母理解了女儿的倔强和坚持。
      可是一天天的看着女儿的生命力像流沙一样的飞快溜走,阮母甚至都恨起这个剥夺女儿所有精血的孩子,这简直就是以命换命。但是她的女儿已经入了魔。
      福特太太看着跪在床边,蜷缩成一团的,已经哭不出声的阮母,终是什么安慰都说不出口。逝去的人已然安详,留下的人却是有无尽的痛苦和遗憾。纵使时光抚平了伤痕,伤疤依然能提醒当初的记忆。
      这个随着女儿的衰弱而夜以继日的老去的妇人,在抱起啼哭的孙女时,瞪大了双眼。她这么久以来被命运压垮的脊梁又一次挺直了起来。
      她第一次在这个伤心的异国绽开笑颜,笑的像个孩子。她哽咽的抱着怀里粉嫩的稚子激动的指给福特太太看“福特太太啊,你看,你看!她和卿卿小的时候一模一样,这眼睛,这嘴巴,简直是一模一样。我的女儿她又回来了。”
      福特太太眼前闪过这三双几乎一样的眼睛,终于松了一口气,语气轻松的赞成道:“是的,上帝又把你的天使还给了你。她一定是非常舍不得你。你是一个伟大而坚强的母亲。”
      福特太太平生第一次诚挚的感谢上帝,感谢主。衷心祈求,愿这些善良而美好的的人能得主的庇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保佑他们,祝福他们,赐予他们无限荣恩。
      重新积累力量的阮母先安排了安排好了女儿的身后事。又为了孙女的国籍户口问题而四处奔波时,她接收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也和福特太太成为了一家人。陆陆续续安顿好一切后,第三年的春天,褚淑娴带着女儿先回了家。
      时间似乎并没有改变太多东西。可是无知无觉的变化才是最惊人的。
      那些看着阮家一门兴衰变化的旁观者纷纷感到惋惜和难过。在吊唁的人里,阮母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年轻人,他站在一群人里气质卓群,如芝兰玉树。可看到他悲伤的眼睛,突然间就知晓了他的身份。
      邵思礼几乎是背着万座大山,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灵堂前。黑白照片上,阮卿卿一如往常的温柔的注视着他。可是,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那是他像鲜花一样的卿卿啊。
      家里人和他说,他的卿卿不要他了,舍弃他了。那个一心要嫁给他的恶毒的女人说,他的卿卿等不及了,拿了分手费就果断的投入别人的怀抱了。不,他不信,他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直到那个恶毒的女人说他的卿卿死了。一直以来恍如未闻的他平生第一次打了一个女人,生气的砸了所有的东西。她怎么敢如此中伤他的卿卿?即使是假的,未免也太恶毒了。
      可是他的母亲走了进来,看着累倒在废墟里,每天靠强制输液存活的儿子,这个从小冷静自持,让她骄傲和放心的儿子,终是不忍的说道:“你走吧,从今以后,你自由了。”
      心里却是无比悔恨和愧疚。从今以后,你也永失所爱,世界之大,你却永无归处。
      邵思礼感觉自己虚弱的四肢百骸立刻被注入了力量,像是回归一样亟不可待的逃了出去。
      等邵母回到卧室的时候,邵父沉重的叹了口气,问道:“他走了?”
      邵母点点头,“那,那她肚子里的孩子?”
      邵母语调不变的说:“医生确诊过没有希望,她也是刚知道,她的身体也已经不允许她生下那个孩子了。她也签了流产同意书。”
      邵父又沉默了一会说:“那就不用和敬衍说了,其他的放手让他去查吧。这一次,他是铁了心了。”
      靠在门口的邵母讽刺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也落寞的沉默下来。你也知道害怕?或许我们都错了,我们也都是有罪的。
      而等到邵思礼跑遍所有地方,世界如此之大,他竟找不到他的卿卿。
      房东福特太太从两年前就搬走了。有人说她去投奔自己的女儿了。可是,福特太太一直是一个独身主义者,她哪来的女儿。
      学院里的人都毕业各奔东西了。导师出国交流去了。唯一知道点情况的室友大概复述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想到那些,邵思礼更是五内俱焚。可是,他的卿卿真的不见了。只有合租屋里那些生活的痕迹证明她在过。
      万般无奈之下,邵思礼守在了阮卿卿的老家,南城。他相信她也一定会回来的,这里有她一切记忆里的美好。而且阮卿卿的父亲就在这里,阮卿卿的母亲也一定会回来的。
      他想着等他的卿卿回来,他立刻跪地求饶,死不要脸的缠着她,用余生来道歉和补偿。是他的错,他不该顾念亲情束手束脚,没有在他的卿卿最需要的时候陪在他身边。如果卿卿的妈妈反对,他也决不放弃。
      可是,他边找边等了一年多,实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如行尸走肉般的走了进来,“咚”一声跪在阮母面前,“对不起,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