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疾风骤雨总有时2

      然后又像失了魂的木偶一样重复了一个名字:“钟毓秀?”然后又不确定的问“是京广制药的钟家?”是了是了,一定是她,居然是她。
      得到回复后的姥姥,竟是大吼了一声:“滚。”然后就直接把手机往地上一摔。手机屏顿时摔成了蛛网,后壳和电池也都散落一地。监护仪发出尖锐的警报,血压和心跳的数字一下从绿色变成红色。
      阮绵绵来不及去探究姥姥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就赶忙上前,紧紧拉住了姥姥的手,因为用力握拳,姥姥手上皮肤紧绷,骨头凸出,指甲在掌心里掐出红印,输液针头处也都是回血。
      可是姥姥还是一个劲的不管不顾的捶着自己的胸口,还一边不住的摇头哭喊:“卿卿啊,我的卿卿啊。妈对不起你啊。妈居然,居然有眼无珠。”
      褚淑娴此时悔不当初,自己,自己这双手竟然救了仇人的妹妹。她救了仇人的妹妹,她却逼死了自己的女儿。当初自己的女儿有那样悲惨的结果,褚淑娴何曾没有满腔怨恨,可是那有能怎么样?
      无权无势,无名无利,她拿什么为自己的女儿报仇?即使是拼了自己这条老命,连那人的脸也见不着。一纸诉状,自己竟还成了被告。
      褚淑娴的头发已经全白,那时候还整夜整夜的掉头发。夜里也总是惊醒。惊醒后她躲在京都的暂租的一间小房间里无声的哭泣,连哭都不敢发出声音,怕自己抑制不住的发出野兽般嘶哑刺耳的悲鸣。她还要留着嗓子,给自己的苦命的女儿申诉。
      哭到最后泪干了,就坐在床边看着窗户等天亮。从那以后,晚上就只能靠药物入睡。
      申诉无门,苦求无果。那时候真的绝望到想抛开一切,直接从钟式大楼跳下去。可是自己区区一条贱命又能引起多少关注和同情,正义又能靠谁来伸张?
      失去的人已然失去,受过的伤害已痛彻心扉。那些凶手依然能逍遥法外,在毫无愧疚下得意的狂欢,无视着那刀刀入骨的恶毒,他们怎么能如此相安无事的活着?
      钟家和邵家就是罪魁祸首。可是,可笑的是在褚淑娴要以诽谤罪被判刑的时候,居然是邵家出手相助。
      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讽刺和侮辱。但是,想想尚在襁褓中的阮绵绵。褚淑娴生生咬碎牙齿和着鲜血咽下了这口气。现实压弯了这个内心柔软善良的母亲的脊梁。她的善良被当做软弱肆意压榨。
      她只有低眉菩萨的慈悲心却无怒目金刚的降服力。而世道对好人却诸多坎坷。
      阮卿卿逝去的第一年,褚淑娴便带着女儿落叶归根,入土还乡。然后就告别亲友,四处为女儿奔走。可是,其中种种,现在想来也是一腔愤懑和怨恨。纠纠缠缠,是是非非,竟是又多了两年。
      两年后最后想尽一切办法,最后还是放弃了挣扎。最后走的那个律师,也是听说了这件事后一直为自己抱打不平的一个老同学。
      千方百计联系上的高中室友,也是从头到尾一直陪着自己走到最后的知情人。
      最后也只是满脸疲倦和无奈的告诉自己学会放弃:“淑娴啊,走到这一步,我想也能给卿卿一个交代了。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我们是斗不过了。想想你的孙女,以后啊,好好活着吧。别把孩子也毁了。”
      褚淑娴心里不甘的在滴血,凭什么呢?
      她第一次在京都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像个疯子一样,像个泼妇一样,撒泼打滚,放声大哭。一瞬间那些惨痛的回忆,不公的命运如潮般涌来,绝望和悲伤的让人感同身受,连老同学都坐在一边默默抹着眼泪。
      可是命运如此弄人,这世界居然这么小,居然又遇到了仇家。没想到,看起来像普通工薪家庭的钟婉宁竟是京都钟家的人。那周家所有的人竟然都是自己的仇家。
      想到自己苦命的卿卿,为母者,不能为自己的女儿报仇,竟还有眼无珠和仇人的妹妹成为朋友,甚至差点引狼入室,还曾起过要将绵绵托付给他们照看的念头。一阵阵绝望让她眼前发黑。
      要不是老天有眼,她怎么有脸去见九泉之下的卿卿和自己的丈夫,怎么面对阮家人。
      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早在京都,钟婉宁邀请她去本家的时候,她就该想到能在京都的钟姓家族又有几个呢?自己怎么能这么愚蠢?怎么能这么笨?
      “姥姥,你现在不能情绪激动。姥姥,姥姥。”阮绵绵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姥姥。只能紧紧抱住情绪已经崩溃的姥姥,不让她再导致自己受伤。
      即使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阮绵绵也能体会到姥姥的绝望和痛苦。她莫名开始有种恐慌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等阮绵绵按铃叫人,姥姥就已经哭晕了过去。
      医生护士们立刻冲进来抢救,阮绵绵站在墙边,看着毫无知觉的姥姥,像一个破布娃娃似的,被众人摆布。
      她像是在旁边走马观花的看着这场抢救。直到医生一声大喊:“马上送到抢救室。电除颤准备。立刻进行抢救。现在时间是13:40。”她游离的魂魄这才归位。
      医生们已顾及不到家属,众人出出进进,推着床奔向抢救室。
      阮绵绵跟在后面在门口被拦了下来。抢救室的门“哐”的关上,似乎也关上了阮绵绵心里的一扇大门。
      她无意识的捏紧了自己的衣摆,靠在墙边,一点点蹲下。蹲坐在地上的时候,又无意识的双手交叉放在腿上,胳膊越抓越紧。厚厚的羽绒服都被抓出一道道恢复不了的皱褶。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红的刺眼。阮绵绵的眼睛也是一样的红。只是这个时候的阮绵绵是真正名副其实的软绵绵,没有一丝力气,腿已经麻了,却连痛都不知道了。无助的像一只羊羔。脆弱的好像什么都能给她伤害。即使是一阵风都能让她跌倒。
      刚从家里逃出来的钟毅,连坐4个小时的高铁,风尘仆仆的赶来,看到这一幕简直一颗心要碎成两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