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哪有岁月可回头

      生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候是意外,有时候是惊喜。有时候是机遇也是挑战。
      昨天的那段清唱告白,虽然大多数人只是一笑而过,只是茶余饭后说说,比如昨天晚上的声音是真好听,就是这歌没怎么听过,怎么就搜不到呢?
      但是却有一个人牢牢记住了这个男生,记住了这个声音。
      这个人就是阎焱,一个著名的国宝级的音乐制作人。当时正好出来找灵感,没想到自己只是出来散散心,居然能碰到这样的惊喜。
      钟毅的声音里有让人安静又有让人倾听的欲望。如果是唱激烈的歌也一定有让人疯狂的魔力。即使忽略外表,这个人的声音都有俘获人心的力量。
      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男生绝对有当巨星的潜质。气质清冷独特,眼神深邃魅惑,歌域宽广深厚。形象好,气质佳。这幅嗓子也是老天爷赏饭吃啊。天生适合走这条路。
      这将是华国又一个国际巨星。只要给他时间雕琢,就一定能打造出一个全能的歌星。这对华国歌坛是个多么难得的人才啊。
      一定要把他找到,无论是谁发现了这颗明珠,只要愿意出手帮这一把的都能将他推向更大的舞台。
      至于怎么找,阎焱摸了摸下巴,虽然昨天天黑,但是他还是看到了那个女孩子的校服,那么明显的“优越”特色,看来是自己的学弟学妹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正好也有段时间没回母校看看了。也找老友叙叙旧,顺便去看看教导主任。机会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的。机会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的。
      阮绵绵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校服已经暴露了自己和钟毅的身份,她现在可烦恼了。简直比求证黎曼猜想还让人费解。
      姥姥拉下自己的老花镜看着阮绵绵魂不守舍的样子,一手又把老花镜推了上去,咳了咳:“绵绵啊。这看的什么书啊?是奥数吗?”
      阮绵绵回过神来,翻了翻手里的书:“不是啊,就是本简单的英语杂志。”
      “哦,是吗?怎么这英语很好看?你这一页都看了一早上了,想什么呢?和姥姥说说啊。”
      “哎呀,姥姥。你笑话我。”阮绵绵把书一放,就起身回到自己房间里。
      回到房间,用冰凉的手给自己的脸降降温,想到昨晚自己临阵脱逃,直接往楼上一跑。某人在身后开怀一笑的场景真是觉得丢死人了。长这么大可从来没干过这么丢人的事儿。
      幸好昨天晚上钟毅发信息来说,他要和姑父姑姑一起回老家过年,不急着要回复。可是过完年还是要回来的呀。可是,唉呀。现在能躲一时是一时,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
      想到自己刚刚先做贼心虚,从姥姥那里落荒而逃,有点好笑。于是等脸上温度不那么烫了就准备打开门,正好也是做饭的时间了。
      而留在外面的褚淑娴则是笑着摇摇头:“哎呀,孩子长大了,也有自己的小秘密啦。”说着就起身,准备去做午饭。可是,一起身,大脑突的剧烈疼痛,眼前发黑,感觉天旋地转,意识丧失前只听到阮绵绵厉声尖叫了一声:“姥姥”。
      刚拉开房门的阮绵绵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到了,姥姥站起身体,摇摇晃晃的竟是一头要往地上倒。
      吓得她赶紧上前喊了一声:“姥姥”然后扶住了姥姥摇摇欲坠的身体。
      等褚淑娴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了自己最熟悉的医院,她用没有带着指脉氧夹子的手轻轻摸了摸阮绵绵散落在床单上的碎发。
      想到很久以前医院还有安排夜间值班的,小小的人儿就拖着小碎花被子,拎着小板凳,靠在自己腿边。那时候就像一个圆圆的白汤圆,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还软软的糯糯的喊声“姥姥,你下班啦?”简直能把人心融化。
      那时候还是个小汤圆呢,圆圆也是那时候同事叫起来的小名,整个医院的人都喜欢阮绵绵,那时候小家伙儿,嘴可甜了,“蜀黍姨姨好。哥哥姐姐好。”再长大了,却渐渐沉默了。
      时光真是催人老啊。然后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老了,不服老不行了。本来丈夫还在的时候自己身体就不怎么好,后来连番遭受打击,为母则强。
      自从卿卿走了之后,更是连卿卿的那份坚强和责任也一并承担了下来,这么多年,一直攒着一口气。可是到底身体机能跟不上了。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就像一个家徒四壁的房子,到处都能漏风进雨。一场小病都可能摧枯拉朽的摧毁自己。
      或许上一次不应该拒绝邵思礼。自己走后,绵绵可怎么办呐。
      就算绵绵再聪明,可到底也才是个15岁的孩子啊。难道还能自己照顾自己吗?
      可还没等她想明白,阮绵绵就已经醒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姥姥,你终于醒了。”
      “哎,姥姥醒了。把我们圆圆吓坏了吧。唉呀,姥姥啊,就是累了。”
      阮绵绵看着姥姥苍白的脸,虚弱的气色显得人更加苍老和枯槁。毫无血色的薄唇拉扯出一个安慰的笑意,眼角深深的皱纹明明白白的昭示着一个事实,姥姥是真的老了。
      这是阮绵绵和姥姥早已心知肚明却从来心照不宣的事实,即使每年阮绵绵唯一的愿望都是希望姥姥健健康康,能一直陪着自己。每天除了上学就在家守着姥姥。祖孙两都提前过着养老的生活。
      可是愿望又怎么能挡得住现实的脚步。人生如逆旅,哪有岁月可回头?
      褚淑娴看着阮绵绵眼里的闪烁的泪光在心里默默难过,却还是抿出微笑,“圆圆,别害怕啊,没事的,姥姥自己就是医生呢,还能不清楚吗?”
      阮绵绵想大喊:“你知道什么?你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就是个无底洞了吗?再怎么修养也只是杯水车薪吗?”
      但是,她只是抿紧嘴巴,她怕一出声眼泪就会掉下来,会惹的姥姥更担心。只能用倔强的眼神看着姥姥。
      把姥姥牢牢的看住了。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宝贝了。
      褚淑娴看着阮绵绵,终于是说不出故作轻松的话了,这孩子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自然也清楚,绵绵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