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平镜起微澜

      但是当封灵子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终于回过神来,她懊恼的拍了拍头,“哎呀,我怎么这么笨,又被绵绵给带偏了。”
      不过想到阮绵绵肯定是为了不让她烦恼这些糟心事,她又开心的笑了,没办法,有这样一个宠溺自己的好闺蜜,简直比男朋友还棒。
      荀少仲看着表情丰富的封灵子渐渐放下心来,这个紧张的家伙儿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一靠近就拘谨的眼神乱晃。不然,他可是会有点后悔。
      后悔过了很久才明白自己的心意。后悔没能早点出手,把这分独一无二握在手心里。不过他也怕她会害怕真正的自己,冷血又自私。
      于是,他耐心的问:“信子在想什么?”
      封灵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脸有点红,但还是手舞足蹈的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个遍。
      然后,气愤的握着小拳头跃跃欲试:“钟毅就是个坏家伙。”
      荀少仲听完笑着点头说道“恩,是啊。”
      是啊,终于知道这个坏家伙为啥最近老看自己不爽了。
      看来某人是误会了。
      不过介于钟毅最近的行为也总是让他提心吊胆,他就不准备和他解释了,反正他也没那个义务嘛。
      现在倒是可以放下心了。
      可是,这心放的有点早。
      因为有时候,最大的情敌,有可能不是防着的异性,而是威胁最大的同性。毕竟,一个对你有求必应又宠溺的闺蜜简直是不要太幸福。
      以至于后来,每次封灵子跟阮绵绵出去逛街,他都要定时打电话查岗,以便自己老婆觉得闺蜜比老公还好,万一不回家,丢下他们“孤儿寡母”的父子俩这可怎么办?
      现在嘛,抱着有热闹不看是笨蛋的心态,他才不会去提醒迟钝的跟木鱼一样的阮绵绵:你看他的眼里有非常浓厚的好奇。好奇心往往就是让他们这种人愿意主动去靠近的信号。
      因为这个枯燥无味的世界能让他们觉得有色彩,有声音,有意思的东西着实不多。
      一旦感兴趣,就会主动去接近。而钟毅这种人,如果阮绵绵愿意主动去接近,那么逃开的几率就微乎其微了。
      同样,他也不会告诉钟毅怎么去和阮绵绵相处,让他们自己摸索去吧。自己这个还没到碗里来呢。
      学霸也是有好胜心的,没办法在智商上超越阮绵绵,可不能输在情商上。
      自从上次,荀少仲看到阮绵绵自己翻译的《物种起源》的时候,然后又看到她几乎是用了一种非常规的方法说明了单位根与定向的关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女生大概比常人认知的天才还要天才的多。
      这可是数学专业大二大三才能学到的东西,而她看的那些旧的杂志笔记,去借阅的位置几乎是全图书馆落灰最多的地方,因为那里的专业书艰涩难懂,以他们现在的阅读量和知识面完全接触不到。
      要不是去图书馆借书,无意间看到她的借阅记录,他还真不知道,阮绵绵已经把一整栋图书馆,六层楼,十二个阅览室,上百个书架上的书看的一半一半了。
      这阅读量,即使是他不吃不喝三年也看不完一半。
      所以都同是一样的人,这差距却让荀少仲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必要。别人的人生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他还是那个从小到大的班长,拿奖拿到手软的荀少仲,别人家的小孩。寒假开始了,或许他也要趁这个机会参加几个冬令营,好好拔高下自己。
      而从上次那件表白风波之后,钟毅已经很久没找阮绵绵补课了。每天到点就出去找陈阳他们打发时间。阮绵绵也能理解,毕竟,校霸也是要面子的嘛。假期没人来正好可以安静的休息休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了那人在身边坐立不安的写作业,竟有些看不进去书。看着看着,就发起呆来。
      倒是姥姥唉声叹气的打听道:“绵绵啊,和小毅闹矛盾啦?小孩子嘛,哪有隔夜仇?”
      然后又小心的觑着阮绵绵的脸色小声说道:“这和你小时候那个小朋友不一样,小毅是个好孩子。”阮绵绵也只是安静地听着,自打钟毅到家里来,家里就像添了个不省心的小孩儿。
      他会时常为了逃避写试卷,跑去和姥姥插科打诨,各种不着边际的阿谀奉承都能说出口,把老人家逗乐得老花镜都戴不住。
      自己偶尔也能被气得养气功夫全废,被他各种无厘头的借口气笑,什么今天是阴天所以心情不好,不想写作业;今天太阳太晒,晃得他眼睛胀的看不清字;今天最爱的巧克力没吃到,没心情,除非阮绵绵抱抱。。。。。。
      阮绵绵:。。。。。。
      我抱你个大头鬼哦,你还是个男生吗?还校霸呢?假的吧。
      可是,有一种人你看他一笑就没办法生气了。
      偏偏她姥姥又被奉承冲昏了头脑,简直就像护着宝贝孙子的奶奶,自己就是拿着鞭子的虎爸?
      走神的阮绵绵完全没听见正在倒茶的姥姥不自觉的絮絮叨叨起来:“绵绵啊,你这性子不能老是这么冷啊,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经不住你老是爱答不理的啊。姥姥跟你说啊,你这性子要改的。。。。。。”热茶倒在茶杯里,腾起的热浪在灯光下模糊了姥姥的脸。
      阮绵绵一如既往的没有反驳,听着姥姥的话,脑海里又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人唇角带笑的样子,像是一只暂时收起利爪的波斯猫。
      对你笑的天真无害,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喜怒无常的挠你一下。
      现在这只天真无害的波斯猫正在酒吧摇晃着手里装着酒精的玻璃杯。灯光摇曳时折射出的澄澈像极了那人干净的眼眸,一如以往的平静。连拒绝自己的时候都是平静的。
      这真让人沮丧,不过,对钟毅来说,更让他有兴趣,想要打碎这样波澜不惊的眼神,无论是破碎的不成形,还是染上层层微澜,都想要看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