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点烛火的初心

      褚淑娴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还有脸提她的卿卿,怎么还能如此毫不介怀的把“卿卿”挂在嘴边。可是她也也猜到了可能是自己的到来,让他误以为有和解的趋势。这么多年来,她和邵思礼都固守着两个曾有过阮卿卿生活过的城市,彼此互不干扰。
      他们默守着这个约定,约定俗成的都不再踏足彼此的世界。那些痛彻心扉的往事,也一并尘封在记忆里。
      没想到这次来京都,他居然敢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想到他说的话,她更加激烈的推拒着邵思礼。怎么能让他去南城,难道他还要再把自己的宝贝夺走一次吗?
      不!不能去!
      绝对不能让他去南城,更不能让他知道绵绵的存在。
      如果他知道了绵绵,自己绝对是争不过他的。如果再让她经受一次分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被夺走,她会疯的。
      他们不配带走绵绵。那是她们阮家的孩子。
      只是她不知道这个刻在她心里血淋淋的每次提到都会剥皮抽筋般疼痛的“卿卿”却是眼前这个男人赖以生存的良药。
      邵思礼靠着每日的想念和回忆苟活到现在。他觉得自己每天都是行尸走肉般活着,他的灵魂高高在上的漂荡着,冷眼的看着他自己的躯体如常人般活动。
      看着周围人的嘴巴开开合合,他们脸上的笑容像是面具。他自己也感觉不到快乐和生机。所有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他想要去看一眼他的卿卿,以证明他没有活在一个光怪陆离的梦里。哪怕是冰冷的墓碑都能给他安心和温暖。驱散眼前的不真实。
      可是卿卿唯一的亲人不肯给他这个快要溺死的人一个喘息的机会。因为褚淑娴坚定而决绝告诉他:“要是你敢出现在南城,敢出现在在卿卿面前,我就死给你看。”
      邵思礼悲痛的想,你看,卿卿,这梦境多痛苦啊,痛的他快要坚持不住了。
      可是他不敢赌啊,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会输,他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不敢去赌任何会让他的卿卿不再见自己的可能性。
      如果今生遇见你用光了我所有运气,我必须要好好珍惜,因为你,我相信有来世。
      他失魂落魄的离开,却不忘交代酒店等会儿给褚淑娴送点暖胃的吃的,因为他知道自己送的必然是不会被接受的。
      褚淑娴看着送上来的白粥,一点也吃不下。她想起那个人临走时光芒尽灭的眼睛,红红的眼眶,再三叮嘱自己,绝对不能心软,这些都是他们应得的下场。做错事的人凭什么就一定能得到原谅,那那些被伤害的人要如何安息?
      她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了。她自问,这一生不曾有愧于天地。可是命运却总会一次次夺走她最重要最珍视的东西。这一次她要自己把最重要的东西牢牢守护住。
      可是,有些时候,造化弄人。就像你以为自己抓住了一捧水,可是终究握不住,留不下。
      而命运是个顽劣的孩子,无论多少次的耐心劝阻或者厉色打骂,用尽一切办法,终究还是被顽固不化的恶作剧气的牙痒痒。
      现在,沮丧的它无奈地耸了耸肩,表示没办法,被识破啦。可是转过身,却悄悄施了个魔法。嘴角挂着顽劣的笑。
      钟毅看着眼前的少女,是的,少女。他已经不能用小孩儿来直视这位小老师了。本来还以为就是补补课,斗斗嘴,这不是很开心吗?
      可是当他眼神复杂地看着草稿纸上密密麻麻的演算步骤,他简直不能正视曾经的自己。如果让陈阳和胡东升那帮狗腿子看见估计惊掉一地的下巴。
      天哪,这还是那个上课就睡觉,天天迟到早退,拿书当枕头的校霸吗?校霸什么时候还点亮学霸这个技能了?这对他们来说压力得多大啊?好好当个学渣,没事睡睡觉,打打架不是挺好的嘛?
      阮绵绵真的一点软绵的特质都没有,态度强硬认真的令人发指。每天都有新的学习任务和新的题目布置,关键是每一个都跟掐中要害似的,硬是把曾经什么都不懂的钟毅点醒了任督二脉,进步神速。
      由于最近没什么考试,钟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了什么水平,但是跟以前相比,现在绝对是进入了神的领域。
      虽说他之前对学习没花多少心思,现在也是。
      可是现在按照阮绵绵的教学方法,他能听懂曾经怎么也听不懂的天书。现在上课虽还是接着睡觉。可是老师讲的东西不由自主的钻进脑子里,与之前脑海里的知识点一一对应。
      简直像是突然间茅塞顿开,恍然大悟。
      这样神奇的变化,不仅震撼到了钟毅自己,也被周温名看在眼里。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开着玩笑,语气却是十分认真:“绵绵,你有没有考虑将来做个教育家啊?”
      突然被点名的阮绵绵端着瓷碗,咬着刚塞进嘴里的筷子,愣愣的抬头:“啊?”了一声。顿时,看的旁边的钟婉宁眼里直冒星星。哎呀,这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萌?
      而周温名看到自家老婆的样子有点头疼。他夹了点菜给自家老婆,转移了钟婉宁的视线:“没事,就是怕你抢我饭碗啊。”
      不过,看到阮绵绵这幅蠢萌蠢萌的样子,又一下子把她从钟毅和周温名心里神坛的位置上拉了下来。他们同时松了口气:哦,对奥,这还是个孩子啊。再说自己/自家侄子也不笨呀。
      而钟毅也从一开始的惊讶和莫名的失落里走了出来。他给阮绵绵夹了块肉,淡定的说:“多吃点,免得以后长不高。”然后看着阮绵绵无语的白眼,美滋滋埋头吃饭,一扫这段时间来的郁闷和沉默。
      钟婉宁也适时夹了点蔬菜给阮绵绵,插了话道:“绵绵,你别听你班主任瞎说,咱爱干嘛干嘛,让某人等着失业去吧。”还意有所指的翻了自家老公一个白眼。
      周温名无奈的低头扒了口饭,抬头笑笑以示投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