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的爱

      阮绵绵看了又看,这人脸皮忒厚,这笑容就像长在脸上似的,根本看不出来破绽。只好继续低头剥葡萄皮,顺便含糊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封灵子和他认识吧。”
      钟毅闻言“哦”了一声,不敢再问。视线转来转去,最后转到阮绵绵的手上。
      白嫩嫩的小手灵巧的剥着葡萄皮,紫黑的沾着汁水的果皮被一分为二,然后水润的果肉就被送进小小的口中,然后就被人抓住了视线。
      这回儿,是笑不出来了。钟毅只能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幸好钟婉宁这时,走了过来。看了看两人,笑道:“你们俩倒是感情不错嘛,那我就放心啦。”然后又说补充道:“不过,小毅,你可不能欺负绵绵啊。”
      得到钟毅的再三保证后,两人被赶到书房,先试应适应。
      阮绵绵全程一头黑线,要不是自己看着实在是小,婉宁阿姨和姥姥的确没有别的目的。要不然,这和相亲有什么两样?然后,阮绵绵就被自己的这个联想给弄得满头黑线。
      阮绵绵给校霸补课的种种暂且不提,只说钟婉宁给褚淑娴打了个电话,这两家人帮来帮去,还来还去,最后言谢反而生分了,干脆当亲友相处了,这倒也是缘分深厚。
      钟婉宁一听褚淑娴的交流会议在京都,便十分热情的要让自己本家人招待招待她。褚淑娴这才知道,钟婉宁竟是京都大家闺秀。
      听到“钟”家颇觉耳熟,不过,她也没多想。谢过好意后,她只想赶紧把这里结束回到南城看看阮绵绵,不看到她,这颗心总是悬着。
      京都真不愧是国都,先进繁华已是超出了自己这个老人家的想象。快速的发展脚步只能交给年青一代来追赶。这个集文化,经济,政治,科技为一体的国之中心让她为之惊羡又为之自豪。
      但是从踏上这片土地开始,褚淑娴就像是水土不服似的面色难看。吓得底下一起来的年轻的医师们都小心翼翼,唯恐犯错。
      原以为,褚淑娴只是遇到大事沉着严谨,但这一丝不苟的样子和往日在南城的和蔼可亲相比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吓得大家大气不敢喘。
      不过这次交流学习的合作方倒是颇为大手笔。吃的住的简直让这批初出茅庐的小天使们大开眼界。连会场都是人家提前安排好的。
      这一路来颇多照顾。感觉自己都要被资本主义腐蚀了,罪过罪过,阿弥陀佛。咱可是治病救人,悬壶救世的白衣天使,这糖衣炮弹可动摇不了咱的初心。
      赶紧念念考研时背过的社会主义思想,再看看人褚老师,真不愧是咱南城人民医院的骄傲,镇院之宝,这定力,这思想,这觉悟。
      褚淑娴也感到不可思议,这哪像是交流学习的研讨会啊?直到她主持课题前,主办方才揭开这次研讨会赞助商的神秘面纱:居然是京都大学的校长,邵思礼。
      与会众人都觉得惊喜万分。没想到居然是那个传说中的京都大学的校长哎。这次来还真是赚了。不知道能不能在会上看见他。
      这个传奇人物是个真正意义上的传奇。
      放弃祖荫前程不要,执意加入教书育人的行业。没想到,才短短十几年就拯救了当时因为多种原因已经衰落的京都大学,从曾经的全国第一跻身如今的国际前十。硬生生将华国的教育以一己之力提升了几个时代。
      他本人也在各个领域有着优异成就,也是他真正意义上落实了“解放思想,全面发展。”、“要成才,先成人。”的教育观念。使得华国人的教育观念都引来世界瞩目,很多外国教育专家接连组团来华国学习讨教。
      可以说,没经历过高考的人生不算真正的人生,没向往过京都大学的理想就不算真正的理想。那是所有读书人心中的圣地,是值得朝圣的“耶路撒冷”。
      不过,倒是很少有见他本人出席或赞助活动,据说是为了抽出时间陪伴妻子。这样完美的人,真是没有缺点,所以这一次倒是千载难逢的幸运了。
      只是站在讲台上的褚淑娴在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紧紧的握住了话筒,脸色异常难看,以至于主办方不得不止住脸上笑意,上前询问。
      最后凭借多年的经验和应变能力,褚淑娴成功结束了此次研讨会,让大家都感到了收获颇丰,也得到了一些新思路和新知识,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意料之外的传奇人物果然一直没有现身。
      会议结束后,褚淑娴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南城。可是,她从南城带来的这批年轻人,她也得负责到底。只好把箱子放回原位,耐着性子期待明天早点到来。
      推说自己水土不服想先休息打发了众人,等他们都去参加庆功宴了,褚淑娴才用另一只手抓住自己一直在颤抖的右手。
      这时,门铃声突然响起,褚淑娴定了定神,走去开门。等看到门口的人,刚平稳的情绪又如惊涛骇浪袭来。褚淑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眼熟的人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冷静下来:“你怎么来了?我说过,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们一家人都不想看到你。”
      邵思礼恭敬的弯下腰,像犯错的晚辈一样胆怯又期待长辈的原谅。他低哑着嗓子说:“伯母,我只是替卿卿尽尽孝心。”
      这个名字立刻戳中了阮母脆弱胀痛的神经。她有点歇斯底里的捶打着眼前这人:“你不配!你不配提起我女儿的名字。”
      邵思礼被打,却也只是一步不退,甚至伸出一只手护着眼前蹒跚瘦弱的老人,目光触及老人雪白的头发像是被刺到眼睛似的眼底蓄泪:“不管您怎么讨厌我,在我心里,卿卿都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妻子。您既然不愿我叫您一声妈,但是该我和卿卿做的,我都不会忘记。”
      这个旁人眼里的传奇人物、人生赢家,此时卑躬屈膝,声音哽咽却又轻声道:“已经十六年了,我想去看看卿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