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么可爱一定是女孩子呀

      可是就这样回去,太丢脸了。
      校霸就从来没干过这么灰头土脸的事儿。
      反正那人还得回来吃晚饭。不如,回姑姑家,守株待兔。
      打定主意的校霸冒着被姑姑催命念叨的风险决定潜回家里,结果刚摸到门把手的钟毅还没来得庆幸就被正从阳台收好衣服的钟婉宁抓个正着。
      “我刚刚就听到有人开门了,你怎么又逃课了?你这天天不好好学习,以后怎么管理公司啊,你爸也不管管你。。。。。。”
      钟毅低头默默嘀咕道:“爱谁谁管,我本来就没打算接手公司。”
      钟婉宁皱眉看着眼前个头已经比她高的少年,稚嫩的脸上已初具成熟的锋芒,只是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由有点恨铁不成钢道“你在嘀咕些什么?”
      钟毅眼珠一转就顺势一扶额,一弯腰“哎,头疼。”然后面露痛色,就快要站不住了。
      钟婉宁赶紧上前查看,刚一抬脚就想起了这小子的惯用伎俩,双手叉腰道:“少来,你上次在医院看的可是肚子。”
      趁钟毅还没捂肚子的时候先发制人:“你说你这天天逃课学习怎么办?说又说不到你。要不要给你请个家教。你姑父反正是现在也管不到你了。你们那个班长不是年级第一吗?还有你们班的学习委员呢?叫什么菲来着?”
      钟毅一听熟悉的名字,连病都忘记装了,眉头一皱就要拒绝。
      钟婉宁还在继续说:“不然,就绵绵也不错。听老周说,绵绵可是通过了跳级考试的,小姑凉可不得了。老周说这脑子去京都大学都是可以的。不过,绵绵可管不住你啊。不然还是和你们班长说说?”
      钟毅在一旁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补充道:“听说班长家境挺富裕的啊,再说,人家和我又不熟。”
      说完又托着下巴好心提醒:“不过,是男生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他锻炼锻炼身体。至于那个什么菲的我也不认识人家,万一开个玩笑没轻没重的,把人惹哭了就不好了。”
      钟婉宁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一个文质彬彬的小男生和那个小姑娘被自家这个一身邪气的侄子,“锻炼”的哭唧唧的场景。不由得就开始同情起人家了。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就只有一个选项了。钟婉宁叹了叹气:“那就只有绵绵了。找一个和你一个班的,带动带动你的积极性。不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钟毅满意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却还是满脸犹豫踌躇。钟婉宁一看:哎,这个还有点可能性。
      干脆直接拍板定案的说道:“那就绵绵吧。先和你说好,我先去帮你说,不管人家答不答应,你都不准欺负人家,知道吗?你但凡要是敢把绵绵惹得有一点儿不开心,我就把你赶出去。以后也不准你来了。记住了吗?”
      钟毅简直不能太开心了。但是阮绵绵会答应吗?就算阮绵绵答应了,阮绵绵的姥姥答应吗?这毕竟要牺牲阮绵绵的学习时间和精力的。
      等吃过晚饭,阮绵绵坐在沙发上暂歇。
      这时,钟婉宁端着洗好的葡萄过来,坐在阮绵绵的身边,日常闲聊道:“绵绵,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阮绵绵有心想夸夸钟阿姨的手艺,于是立刻坐直身体,看向钟婉宁,就差跟小学生一样把手背在身后,然后一本正经的老实交代:“最近吃得好,睡得香,学习也很轻松。”
      然后接下来的3秒,5秒,以及后来的后来,阮绵绵都很后悔当时说话不过脑子,以至于过上了如此“水深火热”的生活。
      气氛有点沉默,空气都凝固了3秒。
      钟毅在一旁实在没忍住,被这个样子的阮绵绵逗得笑出声来,这一笑倒是缓解了这严肃的氛围。
      钟婉宁也从一开始怔愣中缓过神来,掩嘴笑道:“绵绵,不用这么紧张,阿姨就是和你随便聊聊。”
      可这心里也稀罕的不行,当初怎么没生个女儿呢?这么可爱必须是女孩子啊。女儿有时候真的能萌到阵亡啊。
      除了阮绵绵觉得脸有点热,气氛什么的倒是轻松愉悦起来了。
      钟婉宁把葡萄递到阮绵绵手上,然后笑眯眯的说:“绵绵既然觉得学习很轻松,有没有兴趣做做兼职家教啊。人嘛,也不能活的太单一了。偶尔尝试下新事物也能长点社会经验嘛。”
      阮绵绵以为就她高中生的水平也就教一些低年级的小朋友,比如小学,初一,初二的小孩子。
      再说吃人家嘴长,那只能拿人家手短了。教个把个低年级的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于是,她点点头。
      可是钟阿姨手指的是谁?这是哪位巨婴?
      钟婉宁没想到这姑凉这么干脆,不过还是补充道:“我和褚大夫也提过这事儿,你姥姥也觉得你可以尝试锻炼锻炼自己。”想想还是叮嘱道:“如果,钟毅这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不听你话,你告诉我,我来收拾他。”说完还狠狠瞪了下正在摸鼻子尬笑的人。
      钟毅也很冤枉啊,这还没发生呢就已经定罪了,能不能给个自由申辩的机会?不过,这小姑凉怎么一点警觉性的没有。太单纯了吧。容易被人骗啊。
      然后就想到某个人,刚还是晴空万里的脸立马变黑。于是,他趁姑姑在收拾茶具的时候。貌似不经意的问道:“我今天看到班长好像给了你什么东西?你们以前认识吗?”
      阮绵绵还沉浸在刚刚一失足成千古恨中,现在也只是闻言抬头望他一眼:“不认识,他让我转交个东西给封灵子,哦,也就是我同桌。”
      钟毅显然还不死心:“不认识,你们互相看什么?他让你把什么东西给封灵子,为什么不直接交给封灵子。”这些话里颇有些追问的意味。
      阮绵绵倒是突然嗅到了异样的情绪,不自主提高警觉性:“你问这干嘛?”
      钟毅被发现也只是很淡定的说:“就是好奇而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