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只小绵羊

      阮绵绵和室友闹翻了,一向隐忍沉默的人倔起来真是九头牛都拉不住。错不在她,可是这样死不悔改,死不让步的阮绵绵真是令人刮目相看。然而,室友可能有点自己的想法。
      室友一直是个不能惹的存在,怎么会有这种不怕死的人?于是第二天便召集了校外的势力,准备给点颜色给这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小绵羊看看。校霸被哥们临时拉来凑个数,就杵那侧漏点霸气就行。听了这,差点把那哥们揍成侧漏。不过还是来了。
      听说是那哥们的妹妹说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想找人给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丫头点教训。
      不过,看到那野丫头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就这软绵绵的样子,说话大点声就能被吓的泪流满面,惊慌失措。就这样的,还能欺负别人?
      但是,关我毛事?校霸靠在贴满小广告的电线杆子上,看着一堆人,把一只小绵羊逼到墙角,又是翻人书包,又是乱踩文具,又是拽人小辫儿。
      小绵羊一直一声不吭的低着头,估计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偷偷掉眼泪呢。
      啧,真没意思。校霸不耐烦的转头看向路口。估计,众人也感觉欺负的人太弱了,没有一点成就感。领头的人,一脚踢开地上乱七八糟的书,招呼着离开。
      校霸等人都跟上来,走在人前。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就看到了一双依然澄澈透亮的眼睛,眼里居然是漠然和轻蔑。
      待仔细看去,又只看到毛茸茸的发顶,依然像是被吓坏的样子。可是,校霸确定刚刚那绝对不是幻觉。
      第一反应是她居然看不起我?第二反应是她居然没有哭?
      撮了撮牙花儿,校霸眉梢一挑,有点意思啊。这小绵羊居然是个扮猪吃虎的霸王花呀。不过,看上去应该从小到大都是那种别人家的乖宝宝。人呐,都需要一副假面的嘛。
      时间能抹平一切,这事儿仿佛没有惊起一点波澜,每个人都毫无影响的继续着学习,生活。
      似乎班里每个人都知道阮绵绵被人教训了一顿,似乎学乖了,原本就没有什么锋利的爪牙,现在更是连话都不说了。
      直到有一天,阮绵绵被班主任从课堂上叫出去,就再也没回来。
      有人说,她转校了。有人说,她退学了。更有人造谣说她想不开抑郁了。在处理阮绵绵留下的东西的时候,有几个同学突然开始怀念那个总是未语先笑,温柔耐心的对人从不设防的女孩子。不由得对“受害者”抱以极大的同情,对“施暴者”不敢明说,暗自议论。
      室友很快就被孤立了,如今她能够感同身受阮绵绵后期的无助和难过。
      不过,这份心情被想要摆脱如此困境的心情覆盖。她觉得周围指指点点的声音太大了,即使她装作听不见,也能感觉到那些各种各样的视线在自己身上评头论足。
      对于不好的结果,人们总是热衷于互相推诿和指责,而不去反省自己任由事情恶化而选择视而不见。
      对于妹妹的日渐消沉,哥哥忧心不已。发誓如果再听到任何不好的话,就打的他们连家都不认识。同样作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他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自己没用就是没用,说什么也是白搭。对于一个从小就用拳头解决问题的人,真不会想那么有深度的道德问题。
      有什么是不能打一架解决的呢?如果有,那就打两架。所以每天沉迷于只长个子不长脑子的“热血少年”,也根本没注意班里来了一个新同学。
      而最先注意到的竟是一天要睡八节课的校霸。校霸同学刚醒过来,想让后面这帮狗崽子闭嘴的时候,就看见老班领着个小蘑菇头进来了。
      一开始并未留意这人,为防止又被老班当面叨叨叨,立刻假装闭目养神。直到听到了同同学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阮绵绵。以后请多多关照。”
      听到这个名字,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起一个人来,校霸睁开眼睛,透过对方能发射眩晕技能的眼镜,再次捕捉到那双眼睛。竟又从那里读出了情绪,满是讶异和不安,随后又很快恢复平静。
      校霸眯了眯眼,看着那个从头开始改变的小绵羊,觉得……似乎变丑了?之前还是乖乖女,现在整个一书呆子。这是被教训狠了?
      他们这所学校是市里的名校,有幼儿园到高中的一条龙服务。主打的就是高中和初中分区。很多家长就是冲着升学率来的。本着“你爱你的孩子吗?爱他就送他到优越来。”的原则,这所学校几乎垄断了生源。甚至隔了几座山几条河的别的省的都慕名而来。
      高中分鹏程班,志成班和普通班。按成绩好坏依次排序。还有一个红缨班,就是校霸这个班,比较特殊。要么有票子,要么有脑子,要么就是有点特长啥的。
      看来这小绵羊深藏不露啊。看她这样子,看来是想假装不认识。哼,我还不想认识她呢。
      可是等老班问谁的旁边有空位置的时候,校霸还是举起了手。班主任嫌弃的只想翻白眼。还想给新同学找个省心点的同桌,却发现班里都没人举手。
      “咳咳。”班主任尴尬的清清嗓子,“那,小同学暂时就坐那里吧。先熟悉熟悉环境和同学啊。有事可以来问我或者问班干也行。”
      说完还不忘瞪校霸一眼,张口就是骂“你给我安分点,不要欺负新同学。”
      校霸很是无辜的笑着耸肩,没办法,这老头儿一天不念他个千八百遍,这一天就跟没过畅快一样。
      校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老爷子,第二便是这个老爷子的忘年交了。老小老小,都是得罪不起的祖宗。不过,也就这两个人能骂校霸,校霸还得嬉皮笑脸的应着。
      班主任匆匆安排了人就又赶紧走了。后桌的陈阳挤眉弄眼“老大,你怎么这么怕老班啊?他有你把柄吗?”这个缺心眼的货根本没注意到讲台上的那个就是自己扬言要找到亲自向她妹道歉的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