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失忆,是要当替身的

作者:以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婚第十一天

      温存闻到了熟悉的气息,这回没推开他,靠在他怀里,委屈地哭了起来:“我好难过。”

      许咎将她拦腰抱下台,朝等着的席西维抬了抬下巴:“麻烦送一趟。”

      “跟我客气。”席西维给他撑伞到停车场,坐上车,许咎把醉的一把糊涂的人抱在怀里,喂她喝了几口水。

      “你们是不是离婚了?”席西维转过头问,作为许咎的秘书他知道的消息很多,很早就听到过两人离婚的传言一直不信,现在看两人这样,总觉得不对劲。

      许咎看着好友,没有丝毫犹豫,否认:“没有,只是分开了一段时间。”

      毕竟签的离婚协议是无效的,算不上离婚,只是算是分开了一段时间。

      “没有就行,别瞎折腾。”席西维叹了口气,“这个圈子都把婚姻当筹码,没意思极了。”

      他把车开出停车场,又问:“回哪啊?”

      许咎想了想说:“回我家。”

      *

      回到两人之前的家,许咎把温存抱进屋内。

      自从温存离开后,他就让李阿姨放假了,现在屋内空无一人,他开了灯把人抱进二楼的主卧。

      温存躺在床上,难受地翻来覆去,嘴里嘟囔着:“都在骗我。”

      许咎不太会处理喝醉酒的人,给李阿姨打了个电话过去:“李姨,温存喝醉了,醒酒汤怎么弄?”

      “太太怎么喝醉了啊,没事吧,我马上打车过去。”

      “不用,下大雨不方便,你把方法发给我就行。”许咎不想人打扰这难得的独处。

      他打完电话,看她还难受,将人抱进浴室低声问:“自己洗还是我怕帮你洗?”

      温存迷迷糊糊,懵懂地嗯了好几声,没回答自顾自地解衣服的扣子。

      “好热,洗澡。”她晃了晃细白的腿,手搂着他的脖子,“洗。”

      他把她放到浴缸旁,将她剥了干净,因为醉酒的人不能泡澡,他只能用淋浴给她洗。

      水花溅到他的脸上,温存痴痴地望着他,垫着脚将他脸上的水舔了干净。

      许咎嫌脸上的水脏,一把捏着她的下巴,指腹擦了擦她的唇,低头又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唇,低声问:“小狗嘛,乱舔,脏不脏啊?”

      “渴。”她嗫嚅着,说完还想舔他脸上的水株。

      许咎想到她用小号卖片的事,将她按住,失笑:“洗完澡给你倒水。”

      等给她洗好澡,换上舒服的睡衣,许咎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喂她喝了下去,才下楼到厨房。

      对着李阿姨给的醒酒汤做法,捣鼓起来。

      奈何许总什么技能点都点满,唯独在厨房这小小的一块地方不行。

      很简单的东西,他试了两次都没能弄出来,把锅里黑乎乎的东西倒了,打算重新弄,一转身就看到温存穿着可爱的睡衣坐在厨房门边,眼睛睁的大大的看他。

      许咎走过去,弯腰伸手微微抬了她的下巴,问:“不是在床上睡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饿。”她摸了摸肚子,抿着唇脸颊就鼓鼓的,眼睛眨着,一张白皙粉嫩的脸写满了可爱两个字。

      他伸手抄过她的腋下,将她抱坐在餐桌旁,从冰箱里拿了她最爱吃的甜点,又给温了杯牛奶放她手边:“慢慢吃,吃完了去睡。”

      “不想睡,想跟老公做坏事。”她嘿嘿地笑,像是偷腥的猫。

      许咎看她这样子,像是离婚之前她的状态,勾人的很。

      这个女人在情.事上一向不扭捏,自然大方地接受人的本性。

      许咎撑着桌子,小声朝她说:“欺负你,你明天又要骂我渣男。”

      上回在那个房间都没做安全措施,温存醒了后就发信息控诉他渣男。

      其实那次,他气到失去理智,才那般的不管不顾。

      “那怀小宝宝。”她又摸了摸肚子,伸出两个手指,很有气势地说,“二胎!”

      许咎敲了敲她的头:“……一胎都没有还二胎,别暖饱思□□。”

      他起身想继续弄醒酒汤,但是一转身,腰身就被她纤长的手臂圈住,女人柔软的身体带着牛奶的香贴了过来。

      “你是不是不行了,要不要喝肾宝?”她歪着头天真地问他。

      许咎:“……”

      他有些啼笑皆非,将人从后背拉到身前,她的手就勾上他的脖颈。

      许咎低头轻轻地咬了下她的上唇,低声说:“要不是怕今天上了你,你明天一觉醒来又羞愧又生气地跑人,我就在这里把你弄哭。”

      温存没听,自顾自地吻他的锁骨。

      他佁然不动,继续煮自己的醒酒汤。

      这一回在温存的干扰下,他却成功了。

      自己喝了口是熟悉的味道,就在把醒酒汤倒进杯子里,插了根吸管让她喝。

      温存喝了一口就不喝,专注地窝在他怀里啃人。

      许咎怕她第二天头疼,威逼利诱地让她喝了大半杯,才把熊抱着自己的女人抱回了卧室。

      他压着她在床上吻了又吻,唇齿间都是醒酒汤的味道,酸酸甜甜。

      等她缓不过气来,他才放开她,垂着眉眼细细地盯着身下的女人,让人有种恍然隔世,又从未改变的怅然感。

      他蜻蜓点水地啄着她的唇上,声音喑哑:“温存,别跟我置气了,早点回来。”

      *

      等第二天温存醒来,发现映入眼帘的事熟悉的房间,一把惊坐起。

      飞快地回想昨天的事,抓脱了几根头发,她都只记得在酒吧唱歌的事。

      “然后呢?”她稀里糊涂,掀开被子一看,换睡衣了,立刻捂脸,心想,“完蛋,难道又把许咎给嫖了?”

      温存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把衣领扯开,往里看了看,白净没有做过的痕迹,动了动腿,不酸不疼。

      嗯……看来没有干什么强迫民男的事。

      顿时放心了。

      重新躺了回去,在大床上滚来滚去,好久没睡这么大的床了,在宿舍的床又小又硬,还热。

      她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

      现在一回到舒服的大床,她觉得还能再睡个昏天暗地,心里暗戳戳地想着:“能赖一会就赖一会,有钱果真很快乐啊。”

      她抱着被子把自己卷成蛹,打算在眯会。

      但是门被敲醒,门外传来李阿姨的声音:“太太,醒了吗?”

      温存没应,闭着眼假装自己还在睡。

      李阿姨没听到动静,就离开了。

      温存睁开眼听了听,感觉李阿姨走了,拿过手机一看季寻光给她打了个电话。

      她急忙给她回了个电话:“寻光怎么了?”

      季寻光:“温存,我那个朋友说你昨天走得急,没有给你钱,就把钱转给我了,我已经发你微信,记得收。”

      “不用啦,昨天还让你朋友为难了。”温存想到昨天的事就觉得不开心。

      “抱歉,我没和我朋友沟通好,让你受委屈了。”

      “你帮我,我都还没谢你呢,没事,很感谢你伸出的援手希望不会给你和你朋友惹麻烦。等我有空,一定请你吃饭。”

      “温存,我今天就要去霖省,有缘再聚。”

      “你去霖省?去那干嘛?工作吗?”温存十分不解,海城和霖省隔了好远,一个南一个北。

      “我结婚了,丈夫是霖省的,好了要登机了,不跟你多说,有缘再见。”

      季寻光匆匆挂了电话,温存还没反应过来。

      结婚?

      怎么突然就结婚了?之前也没见她有男朋友。

      她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异地恋,才觉得理得通,点开微信就看到寻光给她转了五千,她没接,这钱挣得太羞辱了。

      她给季寻光回了条消息:钱不收了,很感谢你,祝你新婚快乐。

      发完后,她重新拥着被子睡回笼觉。

      等温存再次醒来,她才觉得躺够了,要重新回归穷人的日子。

      在衣柜了挑了件上次没带走的裙子,洗漱好,下楼就看到李阿姨正带着她的狗狗玩。

      李阿姨一看到她就笑的满脸褶子:“太太你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温存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猛点头:“要,我想吃你做的玉米排骨!”

      “阿姨马上给你做。”

      “谢谢李阿姨,我陪猫猫玩。”温存朝傻猫猫招了招手,小狗就高兴地跳到她身上,尾巴一晃一晃的。

      她抱着狗到花园里溜达,嘴里絮絮叨叨地和自己的狗聊起天来:“许咎肯定没有带你去跑步,他天天呆在公司,没空管你,你怎么就不知道跟他哭哭,笨狗狗。没了妈妈在,你怎么这么可怜啊。”

      狗狗也随口应着,汪汪汪地叫唤,一人一狗倒是也和谐。

      李阿姨应该是提前准备好了,很快就做了三个菜,急忙喊她:“太太来吃饭吧。”

      温存抱着狗递给李阿姨,洗完手就开始大快朵颐。

      李阿姨站在一旁问:“太太,你晚上想吃什么菜?还有想喝什么?吃什么零食,我下午就给你买。”

      温存摆了摆手:“不用啦,我吃完这顿就回学校了。”

      “现在天气这么热,您在学校住的习惯吗?”

      她应着:“还行吧,能睡着。”

      “先生也不回家,家里就我一个老太太,太孤单了。”

      温存夹菜的动作一顿,怀疑地问:“你老板真不回家啊?”

      “好几天了,昨天把你送到这里来,就收拾东西出差去了,大概一周内都回不来了吧。”

      温存一听许咎出差,眼睛立刻就亮了:“那李阿姨你看你一个人守这么大的房子肯定害怕,我就陪陪你吧,不过你可不能告诉你老板我在这里啊。”

      李阿姨一听她愿意留下来,急忙点头:“不告诉别人,我等会就把老孙收买了,您就安心地住下,先生要是提前回来我立刻通知你。”

      “谢谢李阿姨,还有老孙!”温存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一半,在这里吃喝不用担心,而且还能随时随地地练琴。

      “跟我们客气什么,你慢慢吃,我去超市给你买最爱吃的西瓜。”李阿姨说完就眉开眼笑地带着狗出门。

      一出门李阿姨就给许咎打了个电话过去:“先生,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太太愿意住下来。”

      许咎听到这个消息,蹙着眉心也松了:“行,照顾好她。”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看着桌面上的文件都心情都愉悦了几分。

      席西维一进来就看到他带笑的样子,好奇地问:“这是怎么了,还偷乐了。”

      “小兔子自动落网了而已。”许咎低头在文件签上自己的名,想到一些事,朝席西维吩咐了声,“你去查查温新。”

      “温新?温存的哥哥?”席西维有点不解,“查他干嘛?”

      “想知道他的一些情况。”许咎想到温存遇到温新的两次都异常,心里觉得其中肯定有点问题。

      席西维应承下来,把手机递给他看:“永恒地产破产的消息出来了。”

      许咎扫了眼,头也没抬:“我爸怎么样了。”

      “许董正打算和其他股东罢免你的职位了。”席西维幸灾乐祸地说,“你也要成为再逃小公举了。”

      许咎轻嗤了声,不紧不慢地说:“那挺好,提前跳出火坑。”

      “你倒是不慌不忙,跟着你走的那些董事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蚂蚁可逃,黏在锅底的腐肉跑不掉。”许咎把签好的文件丢给他,“这几天遇到温存,说我去出差了。”

      “合着你刚才说的小白兔是温存啊。啧,最烦你们这些玩情趣的。”席西维抖了下,拿着文件走人。

      许咎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走到窗边,眺望出去只见高楼林立间,一栋再建的高楼的高度要直超星海大厦。

      *

      一眨眼,温存在别墅已经舒坦地住了五天,每天滋润,她都不想回归穷人的生活了。

      “果真,由奢入俭难啊。”温存喝了口奶茶,朝彭奈叹了句。

      “温存,你脑子有病啊,好好的家不住,跑学校受苦干嘛?明明你和许咎是夫妻,以前没见你这么和他生分的。”彭奈一直都很不解,温存为什么和许咎突然跟闹分手一样。

      温存朝他勾了勾手:“过来。”

      彭奈凑过去,好奇地看着她。

      温存小声问道:“你说怎么能让一个男人服软,求我回去?”

      这个问题她已经思考了五天,依旧没有头绪。

      她这几天理了理困扰她的事,发现解决起来很简单,就是重新回到许咎身边,让那些人蠢蠢欲动想伤她的心都扼杀在摇篮里。

      但是离婚已经是事实,复婚她暂时不想考虑,只能想想其他方法回来了。

      “许咎的话一辈子也不可能。”彭奈一针见血,戳的温存有点心梗。

      “这种铁血男儿,遇到梨花带雨的立刻化成绕指柔,虽然你梨花带雨的时候很好看。”

      温存刚想夸他会说话,下一刻就听到他说:“但是大多数太凶巴巴了,还总用下巴看人。”

      温存一巴掌拍到他后脑袋:“会不会说话,要不要爸爸教你说话的艺术?”

      彭奈摸了摸自己的头,控诉着:“你看你这么凶,还总是爸爸爷爷的,许咎怎么成绕指柔嘛。”

      温存立刻收回手,端庄地坐好,轻声细语地说:“这样可以吗?”

      “对这样,楚楚可怜中带着几分悬泪欲泣的无辜,咬着红唇欲说还休地看着他。”

      “但是这样太做作了,和我一点也不一样,”温存苦恼地撑着下巴,“重新想。”

      彭奈对这方面实在不太行,抓了抓脑袋:“要不我帮你搜一下?”

      温存点了点头,静等他的好方法。

      过了会就听到他说:“最佳回答是,好马不吃回头草,吃回头草的不是好马。”

      温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每天日更,看收藏的涨势已经要完结v了,会努力在七月写完哒!冲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