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时期的爸爸回来了

作者:糖丸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001:

      林以沫快死了。
      在水中沉沉浮浮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想活命吗。”

      想!
      她在心里大声呐喊。

      下一秒,她的身体突然注入一股力量,让她成功扒住池边上了岸。
      躺在地上的林以沫大口大口地喘气。
      过了会儿,她然后狠狠骂了自己一声“傻逼”。

      自从七岁时被妹妹沈佳佳推到水里尝过窒息的痛苦后,她就苦练游泳,没想到这次差点又翻了船。
      不是林以沫游泳技术不好。

      刚好这两天她发烧,连呼吸都很困难,本该躺在床上休息,但沈佳佳打电话要她去泳池给她拿浴巾,无奈之下只好撑起身体来泳池。

      然后,她就被等在那里的沈佳佳推进了泳池。

      五岁那天,爸爸突然不见了之后,林以沫和爷爷奶奶生活,没想到母亲楚怜突然找过来,把她接到沈家。
      她其实不想跟楚怜走,她对母亲并不熟悉,但爷爷奶奶跟她说,和妈妈在一起她才能更幸福,五岁的小以沫不太明白,最后在哭声中离开爷爷奶奶,来到对她来说无比陌生的沈家。

      因为母亲一句“你要懂事听话,认清自己的身份,不然就把你扔掉”,她懵懂地、小心翼翼讨好沈家所有人,努力照顾同母异父的妹妹,不让自己给他们添一点麻烦。

      沈佳佳第一次把小以沫推到水里,她哭着告诉母亲,母亲不仅不关心,还骂她小气,说妹妹只是跟她闹着玩。

      小以沫很难过,抹着眼泪对母亲说她想回爷爷奶奶家里,被母亲狠狠打了一顿,那次之后,她再也不敢提回爷爷奶奶家了。

      这么多年来,她想着只要自己按照母亲所说那样懂事听话,沈家人会喜欢她的。
      但是没有,今天还差点被沈佳佳杀了,理由是——陆家的陆音离听说她生病,在微信上关心了她几句,被沈佳佳看到,就认为她勾引了陆音离。

      可笑。
      更可笑的是,她还试图向沈佳佳解释,然后就被推下去了。

      所以,如果她这次真的死了,那也是被自己蠢死的。
      林以沫面无表情地抹了把脸上的水珠。

      ——“开始绑定【淘命】系统~”

      “!”
      原来之前听到的声音不是幻觉!

      林以沫身体一僵,紧接着脑子一嗡,有什么东西瞬间狂热地挤了进来,与她的灵魂交缠融合。
      紧接着她发现自己脑海里多了个进度条:
      当前生命值:72点(天)

      ——“系统绑定成功~宿主不用惊讶,本系统选中了天选之子的你,接下来我就是你的金手指,会向你发布任务,你只能接受,完成任务即可获得生命值,这就是【淘命】的意义哦~”

      两秒后,少女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愕。
      因为就在刚才那一刹那,通过与系统的绑定,她获得了一份信息记忆!

      自己原来生活在一本男频小说里,男主叫林屿秋。
      这个男主正是林以沫失踪十年的爸爸!

      书中显示,她爸爸林屿秋当年之所以失踪,其实是去位面世界修真了。
      而她这个角色对林屿秋来说,犹如定海神针。

      她在书中的每次出场尽皆来自林屿秋的回忆,或者侧面描写。
      林屿秋的每次突破,都是想到女儿,然后顺其自然的成功。

      直到林屿秋终于找到方法返回现世,发现疼爱的女儿居然被沈家折磨至死,于是大开杀戒,送整个沈家去见了阎王。

      女儿惨死的悲恸,和灭亡沈家的愤怒,一举让他感悟大道,破碎虚空,飞升仙界。

      “……”
      对此,看完后林以沫最大的感受——
      合着她这个身份,就是促使男主大道功成、飞升仙界的工具女儿喽?
      他妈的哪个作者写的文!

      至于提到的她被沈家折磨至死,怎么个死法儿,没有明说,但有段话是这样描述的:

      【林屿秋不想再听楚怜的狡辩,他扼住她的脖颈,直接启用“搜魂”,片刻后,他眼中血气上涌,竟似有血泪滴下,手中用力,生生将楚怜的头颅摘了下来。
      一片血色中,他森冷道:“你,不配为母。”

      他让楚怜魂飞魄散,却将沈云峰的魂魄凝练出来,扔进炼狱炉,时时刻刻承受对普通人类来说最惨烈的刑罚。

      然而,无论他如何报仇,女儿都回不来了。
      连一丝魂魄也聚不起。

      “对不起宝宝,爸爸回来晚了。”
      这个曾经将“暴海星域”搅得天翻地覆、无人敢惹的男人跪在女儿墓碑前,天地似乎都在为他悲泣的灵魂哀叹。】
      ……

      你有本事在我死后为我报仇,有本事现在就回来啊!

      五岁那年,爸爸突然不见了后,小以沫天天坐在门口等,期待开门的是爸爸。
      没有。
      被母亲接到沈家后,期待爸爸回来接她走。
      也没有。
      ……
      渐渐的,她不再想了。
      记忆里爸爸的那张脸,慢慢变得模糊,迄今十年过去,她已经记不清林屿秋长什么样了。

      多可悲。
      林以沫自嘲一笑。

      这是小说世界也好,她爸爸是厉害的修真男主也罢,都不关她的事。
      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她绝不会让自己再像之前那样傻逼,她要把握好一切机会,好好活下去。

      ……关键现在她只有72点(天)生命值。
      四舍五入只能活两个月。

      ——“叮!发布任务【离开沈家】。完成任务后获得100 点生命值。”

      想什么来什么。

      其实不用系统发布任务,这都是林以沫接下来要做的事,她是有多傻逼才会继续留在沈家。
      但能挣到生命值还是很开心!

      不过一个任务才100点生命值?
      在线叹气。
      就不能大方点!

      刚才的信息记忆中,她还知道了自己心、肝、脾、肺等重要器官都有不同程度的病变,想让它们变得健康,得用生命值兑换,一个器官至少2000点。

      她身体一直都不太好,但没想到重要器官集体病变。
      总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和耶稣肩并肩。

      生怕林以沫想不开的系统安慰她:“不要气馁嘛,宿主加油,奖励你一个随机红包哦。”

      林以沫脑海里出现一个红包,她兴奋点开。
      【胆气值+10】

      哦,增加胆气的。
      很好。
      这么多年小心翼翼下来,她确实缺了几分反抗的胆气。

      深吸口气,林以沫撑着地面站起来,将衣服的水拧开,回房间时她特意去了客厅。
      客厅里,沈佳佳埋在母亲楚怜怀里撒娇,继父沈云峰在旁边笑看着她们,一家三口气氛温馨和乐。

      随着林以沫的出现,其乐融融的气氛顿时变了。
      看到她一身湿漉漉的,楚怜立刻皱紧眉头。

      “姐姐,你衣服怎么湿了?”沈佳佳惊讶的声音响起,就知道这扫把星命大死不了。

      一想到自己会被沈家人折磨至死,连同母亲在内,再看这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死过一次的林以沫内心克制不住地泛起寒意。

      “妹妹,我衣服怎么湿的,你不是最清楚吗?”她似笑非笑地看向沈佳佳。

      她这一笑,在场三人都感到有些诡异,觉得林以沫哪里不对劲。

      沈佳佳更是脸色一变。
      她笃定林以沫不敢说出她推她下水,这才故意问话,就是想看林以沫不敢说出真相默默忍受的可怜样。

      “你阴阳怪气的做什么,”楚怜表情沉了下去,“还懂不懂点规矩了!”

      “你们信也不好,不信也罢,”林以沫将湿漉漉的头发拨到身后,“先前我被沈佳佳推进了泳池,差点淹死,这是她第二次推我了,不想沈家出一个杀人犯的话,赶紧好好教育她。”
      “以后万一杀了别人,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

      说完,笑了笑,转身上楼。

      “你、你胡说!”沈佳佳发现自己居然被林以沫阴气森森的笑吓到,她大声尖叫,拉住楚怜,眼泪涌了出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妈妈,爸爸,姐姐撒谎,她血口喷人,我没有推她,呜呜呜呜……”

      “你居然污蔑你妹妹!”楚怜心疼地抱住女儿,朝林以沫的背影怒道,“给我站住!”

      林以沫面无表情地呵呵。
      心想为什么她以前会奢求母亲爱她呢。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曾经听到沈佳佳问母亲:“妈妈,我和姐姐,你更爱谁啊。”
      母亲的声音充满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爱怜:“我的宝贝佳佳,妈妈最爱的当然是你呀,虽然同样是妈妈的女儿,但你姐姐和你没有可比性。”

      她那时想,没关系的,只要按照母亲所说,听话懂事,母亲还是会爱她的。哪怕只有一点点,她也满足了。

      啧。
      可惜不能回到过去,不然她一定骂死那个时候的自己。

      醒醒吧笨蛋。
      楚怜根本不爱你。
      一点也不!
      ……

      见林以沫充耳不闻,楚怜不可置信,万万没想到林以沫胆敢忤逆她的话。
      她站起来就要冲过去教训林以沫。

      “好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沈云峰老好人般出声,“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老婆,你好好安慰佳佳,不要让她受委屈,我去问问以沫。”

      他回想刚刚林以沫的样子。
      湿漉漉的衣服包裹住少女纤细瘦削的身体,她微抬起头,白皙修长的脖颈呈现出羸弱的弧度,十五岁的女孩已经开始展现出她该有的风华。

      上楼的林以沫见沈云峰追过来,一口气跑回自己房间。
      关门反锁!

      相较于沈家其他人,继父沈云峰对她倒是比较温和,被母亲教训时,沈云峰偶尔会出手制止。
      这也是沈佳佳爱针对她的另一个原因,她认为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抢走了她的爸爸。

      然而,尽管沈云峰对她比较温和,可整个沈家,林以沫最不喜欢最害怕的就是沈云峰。
      大概是一种直觉。
      以前的她还不敢表现出来。

      一通疾跑让发烧的林以沫气息不匀,她抵着门弯腰喘气。

      突然,沈云峰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来:“以沫,你已经长大了,叔叔相信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也相信你是和佳佳拌了嘴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叔叔仍然觉得你刚才对佳佳说的话有些过了,以后不能再这样说了。”

      林以沫汗毛一竖,立刻与门隔开距离。
      虽然不想承认。
      但她确实害怕沈云峰。

      门把手转动。
      意识到门被反锁的沈云峰松开把手:“好吧,你好好休息,叔叔不多说了,记得换下湿衣服,别感冒了。”

      沈云峰走了。
      林以沫松了口气。
      必须马上离开沈家。
      在这之前,得先把烧退了。

      林以沫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仔细将头发吹干。
      摸了摸额头,滚烫。
      冷意肆无忌惮地从每个毛孔钻进,牢牢附在骨髓上,让她不自觉打着寒颤。

      翻出先前吃过的退烧药,重新再吃了几片。
      喉咙也有些疼,因为先前呛水咳得太厉害,林以沫又在抽屉翻了会儿,翻出润喉的药。
      她身体不好,沈家人自然不会让医生随时为她服务,她便养成在抽屉里放各种药的习惯。

      没有急着马上就睡,林以沫打开电脑——她要改志愿。
      幸好还来得及。

      以她的中考成绩,可以去一中、三中和七中。
      她直接选了离沈家最远的三中。

      ——“叮~完成改志愿的行为,脱离沈家指定的学校,【离开沈家】任务完成度10%,奖励随机红包一个。”

      奖励当然不嫌多,希望来个给力一点的。
      林以沫期待地点开红包。
      【言灵*1(蛙跳)】

      ——“哇哦,居然抽到言灵,运气超好,棒棒哒。”
      ——“使用言灵的方法很简单,面对你想施展的对象说出关键词就可以啦。”

      林以沫问:“直接说蛙跳?”
      ——“对哒,也可以添些其他词语,只要把蛙跳包括在里面就好,随意发挥~”

      林以沫懂了。
      她又问:“即时生效吗?持续多长时间?”
      ——“肯定即时生效啦,至于持续多长时间,根据当下情况才能判定~”

      放下心来的林以沫关掉电脑,躺上床,将冰冷的身体塞进被子里,闭上眼睛,意识逐渐坠入黑暗。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她似乎梦到了久违的、面目模糊的爸爸,他蹲在自己面前,温柔地问她:“宝宝,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人。
      直到他的身影消散。
      ……

      黑暗中,林以沫缓缓睁开眼睛,摸索着手机看了看,凌晨五点。
      附着在骨髓上的冷意没有了。
      烧退了。

      干涩的喉咙提醒着她应该喝水,按开灯,林以沫拿起空空的水杯离开房间,到吧台处接水。

      喝完一杯,缓解完喉咙的她准备返回房间,回身就看到沈云峰悄无声息地站在距离自己两米远的阴影中。
      他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
      尼玛。
      林以沫眼皮重重一跳,差点打翻杯子。

      沈云峰从阴影处走过来。
      “以沫这么早就起来了?脸色怎么不好看,哪里不舒服吗?”他面露关切,并伸手过来。

      林以沫后退一步避开。
      思考直接用杯子砸过去行不行。
      答案是不行。
      以她这身板,正面硬刚沈云峰,毫无胜算。

      她不说话,沈云峰也不介意,目光落在少女纤细的手腕,又往她腰处掠过,过了会儿,含笑道:“以沫,你帮叔叔捏捏肩膀,昨晚好像落了枕,不太舒服。”
      “这种活儿还是要你来,不管是你妈妈还是你妹妹,都没有你贴心。”

      他知道,林以沫不会拒绝。
      她不会拒绝沈家的任何人。
      楚怜将她教导得非常好。
      他很满意。

      “以沫不愿意吗?”

      愿意你妈。

      他再度上前,就看到面前不自觉流露出几分紧张和害怕的少女忽然抬头,漆黑淡漠的眼睛盯着他,缓缓笑了。
      她说:“蛙跳。”

      沈云峰:“???”

      ——“对沈云峰施展言灵【蛙跳】生效,时间一小时。”

      那一瞬间,原本想让少女挨近自己的沈云峰忽然被“蛙跳”两个字塞满脑子,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蛙跳。
      一刻都等不及了。

      凌晨五点,沈家其他人都在沉睡,没人发现一家之主的沈云峰在客厅背着手不停蛙跳。
      哪怕双腿剧烈颤抖、大汗淋漓、呼吸不过来也一秒都没停下。

      最后,扑通一声,晕死过去。
      ……

      坐在楼梯玩手机的林以沫看了下时间。
      沈云峰没有丝毫停歇地跳了五十分钟,外面天亮了。

      收起手机,她走到沈云峰身前,对着那张让她恶心的脸,抬腿狠狠跺了下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丸子开新文啦,新的故事希望崽崽们喜欢鸭~
    每晚大概21:00左右更新
    有事会请假~
    老规矩,随机掉落小红包哟~
    PS:原名是《我失踪的爹变多回来了》
    *
    大丸子新出的脑洞,有兴趣的崽崽可以进专栏收藏一下下哟,顺便点一下“收藏此作者”就可以包养大丸子啦,啾咪~
    预收小可爱:《前男友们都想找我睡觉》
    现代剧本里,叶清柠必须和颜值高的男人大被同眠,才能苟命。
    还有时效,超过时效就没用了,她只好不停换男朋友。
    然后,她的前男友们纷纷转运——
    一号成了首富,二号成了巨星,三号成功飞上太空。
    ……
    不久后,这几位一起参加访谈节目,意外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前女友:叶清柠。
    粉丝:???
    #论叶清柠的极品前男友们(柠檬)#爆上热搜第一。
    她火啦!!!
    正在喜滋滋参加恋爱综艺的她:“……”
    马上要和她定下关系的男嘉宾:“……”
    说好的第一次谈恋爱呢!
    后来,叶清柠和前男友们一起录制节目。
    观众激动,修罗场啊,打起来打起来!
    打个屁。
    他们看到,晚上前男友们陆陆续续抱着枕头敲响叶清柠的房门。
    而叶清柠把他们——都,放,进,去,了。
    《女配她真的不想离婚》
    郁唯一穿成了一本小说里的女配。
    女配嫌弃不会说话的病弱老公,硬要离婚,一心追求男主,各种作妖,成功把自己作死。
    一睁眼,她正在逼老公季昀签离婚协议书。
    “……”爽快地撕了协议书,“老公,我错了。”
    季昀用手语说:不用委屈自己。
    然后,她听到了季昀的心声:“她吃错药了?”

    洗完澡,唯一躺在床上玩手机,季昀抿了抿唇,小心在她身边躺下。
    ——“她要是提那方面要求的话,我就不举给她看。”
    唯一手一抖,手机差点砸脸上。
      
    唯一第一次送给季昀晚安吻,他面色紧绷,耳尖发烫。
    ——“混蛋!流氓!可恶!”
    后来,季昀面无表情地看着亲完蒙头就睡的唯一:
    ——“为什么每次都只亲脸不亲嘴!”
    ——“为什么她不提那方面的要求!”
    ——“她是不是嫌弃我?”
    ——“我很大很持久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