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揍你

      赤井秀一小小的难过了下,短短两分钟里,琴酒说了两次要弄死他了。
      
      玩笑归玩笑,面对任务必须要摆出认真小心的态度。
      
      镜头始终跟随着目标,就像蛇一样盯住了猎物、在吞入腹中之前绝不转开视线。
      
      风起了,雷乍响,雨欲来。
      
      目标与他人握手交谈几句,开着几个保镖进入了大楼。镜头向上移动,不一会儿从透明的电梯里与目标来了个正对,只是对方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正在与同行的人说话。
      
      赤井秀一紧张得手心冒汗,聚精会神,手指搭在扣板上似乎在等待一个时机。电梯很快上了一层,中间遇到阻挡物,刚下定的决心又萎了一半。
      
      琴酒冷笑,掏出了手/枪,抵住赤井秀一的脑袋,“怎么了?还不动手?你不是第一次接任务吧?”
      
      “只是紧张。”赤井秀一深深吐出口气,没去管头上的威胁,口中逞强:“可能是因为你在我身边。”
      
      “哼!你的意思是怪我了?”
      
      “没办法啊,一枪不中就要死,我的心理素质远没有那么强悍,对死亡当然是惧怕的。”
      
      “你倒是很会找理由。”琴酒用枪敲了下赤井秀一的脑袋,憋屈地控制了力气,不然他肯定要把这货的脑袋砸个稀巴烂。再次警告:“我没有耐心,你最好别让我久等。也别在我面前耍花样。”
      
      无视越来越激烈的警告提示,琴酒铁了心要完成此次任务,谁也无法阻挡。
      
      他可以无视未知生物,赤井秀一却不敢无视他,知道他的忍耐到了极限,再不行动一定会被怀疑。
      
      不能功归一篑,赤井秀一眼神突变,带着一种决绝,瞄准开枪——!
      
      「违规操/作,强行终止。」
      
      急躁的催促和警告声停止,变成了没有感情的机械音,采取强制行动。
      
      琴酒未来得及琢磨,浑身如遭电击,细密的、从微到强。过于突然,导致他没有防备,整个人往前倾,虽然很快靠着意志力支撑过来了,没有真的狼狈地倒地不起,但是……
      
      按下扣板的那瞬间,赤井秀一突然感到头皮发麻,条件反射地想要回头,却被人一撞,脸磕到了搭着步/枪的墙上。
      
      子/弹已经射出去了,并且脱离了原先设定好的轨道,“砰”“锵”穿透电梯的玻璃墙,穿过人群在另一面墙上留下漆黑的弹/孔。
      
      电梯里的人愣怔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大声尖叫着,正好电梯门开了,人们疯狂地挤着出了电梯,目标被保镖簇拥着离开,狙击的镜头里失去了猎物,一片苍白。
      
      赤井秀一听到一声闷哼,第一时间抬头先扫了眼,见对面的情况出乎意料,却也松了口气。灵机一动,此时他已经想好了,转头打算耍点小脾气将错误归咎于琴酒,毕竟是事实。哪有人在别人狙击时插手的。
      
      “喂……”
      
      只是他一回头,被琴酒的状态给吓住了,指责的话转成不可思议的关心:“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琴酒只觉得疼痛欲裂,倒下时,是靠着赤井秀一的,靠着强大的忍耐力将双手撑在护栏上,恰好将赤井秀一整个人卡在怀里。没心情体会这种复杂的感受,他抬头同样注意到了对面的情况,顿时气闷不已,双眼猩红,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你找死——!」
      
      知道是谁搞的鬼,他都不想做任务了,只想马上揪出幕后的家伙,然后撕碎。
      
      要问赤井秀一现在的心情,他很难回答,总之有点微妙。在他的眼里,此时的琴酒双眼通红,好像受了委屈的模样,完全颠覆了他对琴酒的认知。心微微颤抖了下,情绪上涌,竟不知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只干涩地叫了声,“大哥……”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给点帮助,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琴酒推开赤井秀一,抬起手,举着枪疯狂射击,纯属发泄,根本不管有没有击中谁。
      
      子/弹很快打完,仍觉得不够,要从口袋里拿出备用的子/弹换上,只是被反应过来的赤井秀一按住了手。那人一脸焦虑:“你会把警察引过来的!”警笛声由远及近,“跟我走!”
      
      赤井秀一动作利索地收起了狙/击/步/枪,强硬地拉上琴酒迅速撤退。
      
      酝酿了许久的雨终于落了下来,一滴两滴,很快润湿地面,合着劲风来势汹汹。
      
      「宿主,再一次提醒,请正视我的存在。这是之前说的,当您有如何违规的行为时,便会被惩罚。」
      
      天旋地转,琴酒有些后悔刚才没冲自己来一枪,他可以承受住肉/体的疼痛,却难以忍受自己的无能。竟会被一个藏头藏尾的玩意儿弄得如此狼狈!所有的自信在这一刻仿佛成了笑话,如鲠在喉,打破了所有的平静,在不知不觉间沦为了只会无能发泄的愤怒,恨之欲狂,大雨砸在脸上,冰凉凉的,就像他的心情。
      
      与警车擦肩而过,赤井秀一诧异回头,发现琴酒心不在焉被他拉着跑。
      
      那样的状态……
      感觉更加渗人了!
      
      刚刚有发生什么事吗?为什么琴酒会突然方寸大乱?
      
      远离了警车,雨中奔跑的画面终止,赤井秀一感觉怪怪的,但更奇怪的是琴酒。探究地打量,试着问道:“大哥,你…还是清醒的吧?”
      
      上一秒还在威胁他快点完成任务,下一秒就出状况,打乱了他的节奏,最后更是莫名其妙的发火。讲点道理,本来该生气的人是我才对,为何你反应比我还大?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跟我一样了!
      
      说真的,如果你也是,请你给个暗号,我不想辛苦了大半天把同行给折腾进去了。
      
      琴酒听到声音,抬头看见赤井秀一虚伪的表演,难得没有任何情绪。面无表情,感受着身体里一阵一阵的电击,由强减弱,也许是因为判断任务失败,远离了目标,所以『惩罚』结束了?
      
      他冷笑,甩开赤井秀一,紧着伸出手:“给我!枪和子/弹。”
      
      赤井秀一抱着狙/击/枪后退,戒备而小心,“您千万别想不开。而且动静那么大,目标肯定早就逃离了现场。我们再追过去,只会更加引人瞩目。”失去了目标人物,又与警察交战,结果只会是得不偿失。
      
      “再说一次,给我!”
      
      “……”
      
      不可能的,你一个杀手当场发狂,我怕我应付不了。
      
      琴酒彻底没了耐心,尤其是原本变弱的疼痛又有回转的倾向,密密麻麻,感觉快散架了一样。
      
      一道惊雷响彻天空,落下来时,有一种幻觉,就像刚刚好砸在脚边似的,震耳欲聋,地面颤了颤。
      
      他甚至怀疑自己不仅被电击还被雷击烤糊了,鬼迷心窍地在将手/枪收起后,拉开了领子低头瞧了瞧……
      
      墨绿色的衣领被拉得老长,在赤井秀一诡异与惊恐的目光中,被脾气不好的主人一个用力撕开了道长长的口子,破碎的布料被随意丢弃在形成了水洼的雨地里。平时裹得严实极具安全感的大衣今天格外碍事,同样被扯开了几颗扣子,拉开一大半才能满足主人的需求。
      
      “琴酒你……!!”赤井秀一呼吸微窒,十分不可思议,“你,疯了吗??”
      
      当街脱/衣是不是太那啥了?没听说过你是这样一个奔放的人啊!
      
      冰冷的眼眸注视着自己的身体,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痕迹,那么所体验到的糟糕感觉是幻觉吗?
      
      拢起衣服,盯着面前神色复杂的赤井秀一,琴酒突然出手——用力地朝那张讨厌的脸给了一拳。
      
      赤井秀一迷茫困惑,一时不备居然被琴酒得逞,一拳被打倒在地时,他还有点懵逼。
      
      琴酒一言不发,冲上去压制住赤井,坐在对方身上,抬手又是一拳。
      
      赤井秀一迟疑了下,在伪装人设与真实本我之间挣扎,仍是被琴酒逮着狠揍了三四拳才还手。被无理由的欺负至此,再没点反应就不是人设崩不崩的问题,而是是不是个男人的问题了。
      
      琴酒讽刺地笑了,就知道这家伙忍不了多久。也好,殴打一个不会反抗的人有什么意思?
      
      一下一下,你来我往,吃痛的闷哼声被淅沥沥的雨声淹没。
      
      两个人都有些失控,武器被遗忘在角落,赤红的双目专注于彼此,打到拳头裂开了,缕缕血丝被雨水冲刷瞬间就找不到踪影。偶尔会调换位置,上面的人被掀翻,变成被殴打的一方;偶尔摆脱上下交战的方式,在转换间,蓄积了力量的一方狠狠推着拉开距离,一脚踹远,又主动贴近,再次变成贴身战……
      
      激烈的肉/搏,乒乒乓乓,空荡的小巷无人敢靠近,两边的杂物散落了一地,甚至在涂鸦的墙壁上也留下了他们的痕迹。
      
      赤井秀一略胜一筹,因为打到最后,琴酒只有急促的喘息声,力气尽失,他抓住了个破绽才将琴酒暂时压制,卡在墙壁间——有一种风水轮转的感觉——在畅快的同时,不忘初衷,控制好情绪,没敢露出胜利者得意洋洋的姿态,更多的是疑惑与恼火,两者都是正常的指向了一个问题:大哥你为什么打我?
      
      在打斗中,琴酒的帽子被打飞了,近距离地对上这张脸,相似的瞳孔,让他心中涌起复杂的感受。
      
      “哒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踩着雨水飞奔而来的不仅仅是一个人。
      
      琴酒稳住气息,未知生物造成的痛感早已消失,取代的是与眼前的FBI交战后的痕迹,头脑更加清醒。
      
      “有人……嗯!”赤井秀一刚说话,就被琴酒反击,手肘一拐朝他的腹部一击。幽怨地看着琴酒,心里忍不住呐喊:特么的,没人说过啊,琴酒是这样一个神经病!暴力狂!
      
      “放开。”
      
      赤井秀一觉得他正常了,却依然无法放心,“那你保证,你不会……”
      
      “少废话,快去拿枪,你想让警察追上来吗?”
      
      琴酒的语气是一贯的带刺,此时此景,还有点反咬一口的嫌疑。
      目光中的怀疑像在说:你该不会是卧底,想让警察把我抓进来吧?
      
      赤井秀一还真挺想的,只是权和利弊以后放弃了,现在抓了琴酒除了暴露身份外,一点好处都没有。
      
      琴酒走出几步,捡起了帽子,倒掉里面的雨水,然后扣在脑袋上。扫了一眼去拿步/枪的赤井秀一,在磅礴大雨中转身。全身湿透了,从内袋里掏出的烟盒都不能避免,抽出一支烟叼在唇上,打火机试了几次却怎么都点不着……糟糕透顶,没有一件事顺心,感觉全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对。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