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坏蛋

      囚犯是一个健谈的男人,没等琴酒发问便主动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名叫多弗朗明哥。以前是个有权有势的海贼,后来被人打败了。
      
      很简洁的介绍,但故事性很强,能让人立刻脑补出一系列精彩的剧情。
      
      如果世界上有“正道之光”,那么他们就是反面“邪恶之光”,根据大众的规则是要被干掉的。
      
      琴酒点头表示明白了,却并未对此有特殊的感觉。
      海贼,光是一听就可以想象得到对方平常的工作内容,单从杀人越货方面来说,他们能勉强算半个同行。都是出去一趟很可能会死的,当场没事被抓住也会牢底坐穿、甚至被枪/毙的。
      
      作为一个领着工资的杀手,琴酒觉得跟海贼可以聊的东西很少,尤其是在多方未知人员注视之下。
      他估摸着对方肯定不愿意深入交流。就算是天生的罪犯也做不到当众细数过往、剖析每一次任务的成功与失败、诉说心得吧,又不是有拥有极度表现欲的人。
      
      真男人,随时守着的规矩只有一个:守口如瓶,绝不多话,别让任何人知道你的人生经历。  
      那种会对着红方逼逼叨叨大半天,将自己心变坏的全部过程自我解析一遍的家伙,绝对活不到下一集。
      
      “听你的语气,你对我很熟悉。”琴酒没有说得很明白,聪明人大多数喜欢说一半藏一半,如果对方听不懂,那就不是一路人。
      
      “别那么说,我了解得还不够。”多弗朗明哥含笑,“程度的话,跟你没多多少。”
      
      翻译过来是说:我对你的了解仅限于你看的视频,你看了多少,我顶多比你多上一点点。
      另外第二层信息是:所谓『直播』的开始要更早,在琴酒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前就开始了。
      
      琴酒讥笑了下,似真似假地说,“真遗憾,我以为能从你的口中搜刮多一点情报。”
      
      多弗朗明哥耸了耸肩,不是很在意,“但是话说回来,你是真的很辛苦啊呋呋呋!!”
      
      “是吗?”琴酒猜测『辛苦』的由来,不露声色地说:“总比被限制人身自由好。”
      
      “不,你大概误会了。我没说你现在的情况(被迫做任务),我说的是你未来的……”
      因为镜头是对准双方的,跟手机视频对话相同,所以能够清楚地观察到对方的每一个神情变化。
      
      虽然琴酒基本没什么表情变化,可那一刹那,多弗朗明哥肯定他是迷茫的,估计在琴酒看来,没有可以称之为辛苦的事,无论是工作还是莫名冒出来的限制……突然励志了是怎么回事!
      
      『不管在怎样的处境下,都可以坦然以对,心态放好,没有过不去的坎。』
      这样的人生态度,对于沦为阶下囚的『天夜叉』无疑是激励向的,他甚至都想告诉所有人:『尽管放马过来吧!我多弗朗明哥永不放弃!只要我在的一天,我一定会回去,一定会再次登上顶峰!都做好准备吧!大时代少不了我的身影,我要逆着海浪前行,直到将所有人踩在脚下!』
      
      本想说的话在欣赏的笑中消失在双唇间,突然不想让琴酒知道太多了,于是转变成了无伤大雅的话:“你们组织能存活那么久真是奇迹。”
      
      他说的辛苦是听别人说的,主要是针对未来琴酒的处境。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啊,就算组织里有卧底、窝里反、憨逼,琴酒不也挺过来了?
      
      琴酒蹙了蹙眉,不明白怎么突然间话题被转开了,是觉得不重要,还是太重要了?
      但结合语境分析,内容大约重要性很低,『未来』,与『辛苦』相连,极有可能是调侃之类的话语。
      
      哼!谈何『辛苦』!屏幕里的就算是死也是满足的,屏幕外的人生还没开始呢。
      
      “你说这是你抢到的机会…”无视不重要的信息,琴酒跳着话题问:“怎么?不是我的选择?”
      
      “你只是选了『海贼』,对应的是我们这边?不是说有好几个世界吗?”
      作为第一个被连线的人,多弗朗明哥也在考虑该怎么对话。
      
      如果把这当成是一场普通的连线、无聊时的闲聊就太天真了。
      
      对应琴酒来说,可能问题暂时不大,因为左右不会涉及到他那个世界的其他人。
      只要那个玩意儿没有强硬的限制,琴酒基本上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但是他不一样。
      
      注意,这是对多个时空的直播,排除掉互不干涉的其它时空,剩下的就是『全世界』,即他所在的世界里的所有人。虽然沦为了阶下囚,但是他并没有放弃重生的机会,或许这个突然出现的东西会带给他机遇。
      
      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一切还需要试验。
      
      言归正传,正因为被全世界的人民关注着,所以才需要谨慎,把握好说话的分寸。
      
      他需要借助与琴酒的对话,传递着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的暗号。
      
      之所以说还在试验,是因为他现在只能看见琴酒,周围的所有(比如隔壁的狱友)都好像消失了一样。
      他无法得知外面的情况,是不是如他希望的那般正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还是对话的内容是仅彼此可见。
      
      琴酒在飞速地思考,他是一个能藏得住的话,却也是一个不受委屈的人,特别是在判断一件事与组织无关、鲜少对自身造成影响的事情后,基本上没怎么犹豫,直接说出了他的疑惑:
      “你是说,在我选择了你那边的世界以后,还需要你抢到资格,才可以与我对话。”
      虽说是疑惑,却因为已经做出了判断,而显得非常笃定。
      
      为什么要抢?
      
      “你能够得到什么?”
      
      总不能是想尝试下新鲜的玩意儿吧!
      
      因为半个同行的原因,琴酒考虑将多弗朗明哥放在与自己同等的位置上思考,以成年人的思维方式。
      
      成年人从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情。
      只要做了,必定是能获得好处的。
      
      “很敏锐嘛,不愧是一个人扛起了组织的男人。”多弗朗明哥笑道。
      
      琴酒蹙眉,神色不悦,“收回你的话,不要拿我的组织开玩笑。第二次了。”
      
      什么叫做『一个人扛起了组织』!别因为几个卧底,就以为组织里全是卧底了好不好!!
      我和boss还在努力着呢!伏特加、香堤、科恩…等等等等,都会很努力的!!
      
      “谁知道说这句话的人是什么意思呢。”多弗朗明哥再次暗示:原话不是我说的,至于为什么你会被别人这么说,也许你该反省一下,是不是你们组织或者你给人的印象是那样子的。
      
      “至于我能得到什么…现在无法回答你,试探过究竟是真是假,下次再告诉你答案。”
      
      多弗朗明哥不是故作神秘,而是到底能否如那个系统说的那样还是个未知数。
      『抢号的人可以获得一个神秘大礼包,绝对真实有效。』这是在直播前对所有人说的。
      而在他抢号成功时,那个声音在他耳边说:『恭喜您,您获得了一个许愿的机会。』
      
      通话没有结束,『许愿』的机会没有用出去,效果怎么样还要等等看。
      
      所以,他能告诉琴酒的情报很少。
      
      好在琴酒没有抱什么希望,在知道两边同时受到约束后,他就将未知生物的危险等级拔高了一节。
      
      “希望你下次同样幸运。”琴酒随口祝福了句,转而问起了与自身无关的问题:“你多高?”
      
      虽然屏幕上只有一方小小的空间,多朗明哥又是坐着的,从视觉上看起来好像没有问题。但是总感觉有些违和,特别有道光不经意的闯进来,泄露了身体与地面的距离,目测不是正常的人体比例。
      
      多弗朗明哥唇角上扬,没有再绕弯子,简单地满足琴酒的好奇心。
      “这个啊,应该有两个你高。我算不了什么,你听说过巨人吗?比一栋楼更高的那种。”
      
      琴酒咬着烟轻笑了声,“这下,我相信了,原来真的有别的世界。”
      
      基本可以排除高科技作怪了,之前的种种疑点尚且能够从科学的角度说明。
      
      找一个人运用先进的科技来通话,不是难以实现的事,而且看着这个16寸的屏幕,总有一种跟人视频聊天的感觉。虽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声音解释起来很牵强,但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有个医术高明的人,趁着他睡着了,给了的脑子动了个小手术,按照了一个类似于发生器之类的东西。
      
      但多弗朗明哥的身高是由他自己推断出来的,对方也不像是一个会说谎的人,所以琴酒没有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推断出了错误。曾经有个人说过『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再离谱也是真相。』……
      
      “我确信了。”多弗朗明哥说道:“从你的视角,我看到了不少东西,与我们这边区别很大,除了在另外一个世界很难有其它的解释。比如,你的爱车,我从来见过类似的交通工具。再比如,像鱼人、动物化的人类,你应该没有见过。无需质疑,你跟我的确属于不同的世界。然后,除了我们外,还有更多不同的世界。”
      
      “是吗。”琴酒吐出口烟圈,事不关己,以棒读的口吻敷衍:“真是了不起。”
      
      多弗朗明哥笑容微滞,随即又哼笑,玩味地说:“我怎么觉得,你的态度变化很大?跟那个叫赤井什么的,完全不是一个样子啊。原来像你这样的人,人前人后也会有不同的脸啊。”
      
      琴酒冷笑:“谁没有两张嘴脸。”
      用谁举例子不好,非要用赤井!这世界上绝不会有第二个像那家伙一样让我讨厌!
      
      “我很好奇,以后你打算怎么做?要做个好人吗?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那换你来。”琴酒充分地感受到了,来自异世界的海贼的嘲笑,“如果是你,你会接受吗?”
      
      多弗朗明哥的回答听着像牢骚,答非所问:“我以前相信一句话,现在仍是。『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我的生活离不开战争,恩怨仇恨堆积,早已分不清楚是非对错。在我没有输以前,我说的话、做的事就是对的;在我失败后…呋呋,对错更没有人在意,谁也不会听你说话。胜者才有资格说话。”
      
      琴酒轻哼了声,不置可否,“是非对错,与我无关。我只是在完成任务而已。”
      
      对于职业杀手而言,哪有什么对错。讲的是利,分的是钱,以命换取所需,不高尚也不卑微。
      
      「请宿主注意,还有50秒的时间就要结束了。」
      
      「还有时间限制?」
      
      「是的呢。」
      
      琴酒嫌弃极了,同时注意到多弗朗明哥与他表情相似,顿时明白了:
      原来他们之间的交流可以不用说出口,他跟未知生物的所有对话同样在直播中。
      
      “看来要先说再见了。”多弗朗明哥耸耸肩,打算说点客套话结束第一次友好的对话。
      
      「嘀嘀嘀!!!插播提醒!!」
      
      又怎么了?
      
      “喂!明哥!!我不会放任你再做坏事的!!!”
      
      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然后屏幕一分为二,多了个年轻人的脸。
      
      多弗朗明哥楞了下,低头笑道:“草帽啊……”
      
      “谁啊?”琴酒眉头皱起,没想到还能这样。
      「中途可以抢话的?」
      
      “啊,就是他致使我穿上了这套蓝白套装的。”多弗朗明哥无所谓地说。
      
      琴酒立刻明白过来,皮笑肉不笑,“原来是海军。我还以为,只有跟我一样『邪恶』的人才能……”
      
      “哦。”多弗朗明哥故意拉了个轻快的尾音,“他可不是海军……”
      
      “我是蒙奇·D·路飞!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年轻的草帽男一脸严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明哥,还有你,再欺负小朋友,我就一拳揍飞你们!”
      
      看出来了,你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是个海贼,你凭什么一脸正义??
      还有谁他妈欺负小朋友了?你不要侮辱我!!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