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连线

      
      赤井秀一驾车行驶在冷清的夜晚。
      看似专注,实际上总是控制不住偷偷地透过后视镜观察琴酒。
      
      这位性情古怪的高级干部,双手环在胸.前形成保护姿态,闭目养神,手指轻轻敲击手臂,似乎每一个举动都暗含着深意。
      
      难以捉摸。
      这是FBI探员唯一的感想。
      不过也更具有挑战性。
      
      感觉征服了琴酒后,再也不用担心卧底任务了!
      心里燃起了兴奋之光,大大地刺激了他的工作热情。
      
      走着瞧吧,琴酒!
      眼中闪过势在必得的光芒,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王牌探员斗志昂扬,开心的加快了车速,希望能够尽快到达目的地。
      
      琴酒心中愤怒之火熊熊燃烧,除去来自宿敌时不时的窥探(不加掩饰)外,还有在内里与未知生物的较量。
      
      称“较量”可太看得起一个玩意儿了。
      纵使这东西让他丢尽了脸面,他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您接受了好人计划,所以请不要超越界限,否则,我们有权利惩罚您。」
      
      「今天任务没完成,明天死的就是我这个“好人”了。」琴酒语气中充满了对未知生物的鄙夷。
      既然知道了他的未来,那么就该清楚他的处境,而提出了限制性的要求就是强人所难。
      
      这样的什么好人计划根本不该存在。
      完全扭曲了一个人的自身思想,当做是可操控的傀儡。
      
      到底是谁弄出来的丧心病狂的东西,琴酒来了点兴趣,在『不惜一切代价取出它』的基础上外加了一条『找到弄出它的人』。
      能悄无声息地弄出这东西,绝对不简单啊。
      
      「我们相信以您的能力,一定可以化险为夷。」
      
      「化险为夷?」琴酒艹了声,「所以我为什么要刻意造个危险出来?」
      好好的完成任务,然后领任务金不香吗?
      
      「您可以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比如……啊,抱歉,因为条例限制,有些话我不能说得太明显……就是,您可以想个能两边交差的办法……」
      
      琴酒更加生气,「你竟然让我背叛组织!背叛boss!!」
      两边交差不就是两边欺骗的意思吗?
      跟贝尔摩得那女人有什么区别!?
      
      不干!死都不干!
      
      「看来我跟你无话可说!你死心吧,你的破计划在我这里无法成功,永远!」
      只要我活着的一天,我就绝对不会做那种事!
      我和贝尔摩得那个墙头草可不一样,我宁愿死也绝不会背叛。
      
      我琴酒最讨厌的就是叛徒了!!
      
      「真是伤脑筋啊……」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希望您可以承受得住惩罚。」
      
      「自暴自弃了?呵,你也不过如此。」
      琴酒表示不屑,战斗力未免太弱了,莫非是刚生成的低端产品么。
      
      “大哥。”赤井秀一减缓车速,自我降温,平静地含笑回头看。没见琴酒有所反应,有那么瞬间怀疑琴酒是不是睡着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杀手嘛,他懂的,很喜欢给人造成错误的感觉。像闭目养神、似睡非睡的,说不定正在考验你。
      假如有异心而又没耐心的人,很可能会被假象所迷惑,轻易低估敌人,最终中计、命丧黄泉。
      
      “到了哦。”所以聪明谨慎的探员规规矩矩,轻轻地催促,“要在这里下车吗?”
      
      琴酒睁开眼,毫无情感地扫了眼赤井秀一。对于共同执行任务的情况,虽然很不甘心却无法反抗。
      
      压制住了给boss打电话拒绝或说出一切的冲动,在一番自我劝说以后,琴酒接受了必须忍受赤井秀一在面前晃悠,但他不会完全忍耐,总要让对方付出点什么才行。
      
      赤井秀一是他目前最好的帮手。
      受到未知的限制,未避免再发生放空枪的事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人来代替他开枪。
      如果没有先前的强制性休假,任何一个抢/手都可以顶替赤井的位置,但既然是隐秘的行动,当然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他摇下窗户看了眼,并非指定的地点,而是在距离有一段路的位置。
      不近不远,不会被发现,却可以观察到对面的情况。
      
      看来赤井在以此向他示好,展示自身的实力,希望得到重用。
      既然如此……
      岂能不满足你?
      
      “下车。”琴酒冷淡地说道。
      
      赤井秀一语气轻快地应了声,随即以非常拉风的姿势将车停好,熄火时还寻思着要不要再狗腿点,去给后座的大哥开个车门。
      好在琴酒不是一个磨蹭的人,下车的速度比他还快,动作也非常地讲究。总之,符合地位高、有钱人的那种人设。
      
      两个身高相差无几的男人一前一后站着朝对面观望了几眼,然后并肩走进了这边的大厦,计算着最适合狙击的位置。
      
      夜晚的风吹着,星空闪动,衣袂飘飘。
      
      轮流换了几个地方观察,确定没有失误后,琴酒淡淡地开口:“走吧。”
      
      任务前踩点是常规操作了,所以赤井秀一没有提出异议,中途多余的话一句没说,乖巧地听从大哥的每一个指令。
      
      由于任务指定的时间是明天下午,所以为了方便,他们没有再回到琴酒的住所,而是在附近定了一家酒店住下。
      
      当然一人一间,即使是抱着觉悟来的FBI探员也还无法做到,与组织的第一杀手睡在同一个房间。
      在关门前,他追上了琴酒,略带点为难和羞涩地说:“那个,大哥,我能问您几个问题么,关于任务的具体情况我还不太了解。”
      实际上,他只知道一个地点——还是琴酒自己说的——时间、人物一概不知。
      
      任务并非口头传达,而是写在了贝尔摩得交给他的、被信封封住并折叠的纸片上。
      
      贝尔摩得将信封交给他时,很神秘地说:“这是潘多拉的盒子,除了琴酒以外,任何一个人打开了都会下场凄惨的哦。”
      意思很明显,在强调任务的重要性,也在警告他不要有好奇心,好奇心会让人提早下地狱。
      
      所以,即使非常好奇,但为了大局着想,赤井秀一按耐住了,没有提前打开来看。
      主要是贝尔摩得下一句话:“这是你成为琴酒的搭档的第一个任务,好好努力,那位先生很看好你,别让他老人家失望了哟!”
      
      那位的态度真假不谈,总之一句话,这任务在他手里,即使有琴酒阻拦,他也是早晚会知晓的。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必要冒险了。
      凭白惹人怀疑,他可不想一年多的努力,好不容易接近了组织的中心,却因为一时好奇而功亏一篑。
      
      再说了,万一是琴酒和贝尔摩得联合演的一出戏呢?在成为搭档之前,先测试他的忠诚度,以琴酒的性格应该能够做得出来吧。
      
      琴酒嫌弃地说:“你看不懂吗?还要我一字一句解释给你听?”
      
      “但是,您把信件连同信封给烧掉了,我想看也……”看不懂的前提是您给我看了啊。
      
      “在拿给我之前,你没看吗?”
      
      琴酒的语气除了嫌弃,似乎还有不耐烦,仿佛是情真意切地指责他不敬业。
      
      这就尴尬了。原来是可以看的。
      
      “啊…因为贝尔摩得说不能看,所以我……”
      难道说被测试的不是忠诚,而是智慧?
      
      过度的谨慎似乎适得其反了。
      
      “那个女人的话,你也敢信。”讨厌的两个人都被说到了,琴酒非常不爽,更不想给宿敌留面子了,“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任务不用你操心,在我面前,做一条听话的狗就可以了。”
      
      赤井秀一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心想琴酒果然嘴毒、完全不给别人脸面,同时也产生了些许后悔,并以此为戒:
      下次再交到手里的情报绝对要看个够!被问就说是琴酒教的!多好啊,理由都不用找了。
      
      琴酒「砰」地关了门,无情地将人关在外面。
      利用归利用,多看一眼那张虚伪的脸就觉得胸腔内藏着一把火,手指欲动想拔/枪不管不顾的射击。
      
      赤井秀一站了一会儿,沮丧地走了,低头的一瞬间,眼神露出了锋芒。他要抓紧时间,利用已知去推断未知的,找出最有可能成为组织目标的人物。
      
      若能够赶在琴酒行动前,通知FBI的同僚做好准备,兴许能为对方争取一线生机。
      虽然有些风险,但对于深入组织亦有好处。
      
      「你说过我可以跟观看‘直播’的人对话?」躺在床上时,琴酒忽然想起来了,“现在向我证明你说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吧。”
      
      关于组织的任务,他心里已经有了执行方案,所以并不太在意。
      现在是要找出未知生物的弱点,以及收获更多的情报。
      
      「可以哦。」似乎很欣慰,轻松的语气,「请看屏幕,您可以选择任意一个世界,接通以后便可以与其中一人进行对话了。」
      
      16寸的屏幕又出现了。
      
      琴酒扫了一眼,都是些陌生的字眼,随便指了一个。
      
      「正在为您接通『海贼』,请稍等。」
      
      就像接电话一样,在「嘟」声后,连接成功提醒。
      
      “呋呋呋……”
      
      奇怪的笑声,如果换成手机来电,这时候琴酒应该要把手机给摔碎了。
      
      但可惜是个屏幕。
      除了声音以外,可以看见一个面相嚣张的男人,身穿着蓝白相间的条纹套装。
      
      “原来被我抢到了呀。可真是惊喜。”
      
      在陪聊之前,琴酒有事要问清楚。介于初次见面,同时考虑到在直播前,他稍微收敛了点:“你的处境似乎不妙。”
      
      “如你所见,我现在是个阶下囚。”倒是对方非常坦诚,毫不在意自己的处境有多不妙。
      
      琴酒对未知生物的嫌弃又多了一层。
      明明是好人计划,为什么要给我看囚犯?
      就不怕一群坏人联合起来吗?
      
      可别小看坏人啊。
      
      特别是高端犯罪,没有智商的人可做不来。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