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精致

      
      宴会进行到中途,暖场差不多了,本该由主办方上台说明举办的原因,奈何出了意外。
      
      案发前,铃木董事长正在与工藤优作交谈,而原本想留下来的新一则被园子和兰拉到了一旁。
      
      当着长辈的面,很多话无法说出口,所以变成了私底下「审讯」。
      
      工藤新一不太想回忆,并且十分惊讶:原来在他缺席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有了校长的后援会。
      
      一群肤浅的家伙,只在意外貌,那家伙有多么恶劣直接被你们无视了吗喂!
      
      “园子就算了,小兰连你也?”
      
      他承认校长是长得好看,但也没有那么惊为天人啊,你们至于吗?
      
      毛利兰摇头,她并不是后援会成员,“只是,新一,你没发现,你才是对校长最特殊的一个吗?”
      
      上课走神盯着他看个不停的人是你,为他旷课的是你,主动接近他的是你,为他说话的还是你。
      
      园子她们虽然喜欢他的美貌,却没有做过比你更疯狂的事,大家都规规矩矩的,该上课的上课,该学习的学习,顶多在课余时兴奋地跟同好说上几句。
      
      学校里来了个特别神秘又特别好看的人,谁都会投几分关注的。
      
      工藤新一解释:“我是有目的……”这么说,有点怪,仿佛变成了坏人。
      “算了,总之,提醒你们啊,不要试图接近他,他很危险。”
      
      两人还没有回答,突然停电了。
      
      “怎么回事?”铃木园子有点慌
      
      “可能停电了。”毛利兰安慰着,准备拿出手机来照明。
      
      “可是之前老爸就让人全面检查过啊。”铃木园子抱怨道:“真是的,兰,我有点害怕。”
      
      工藤新一忽然想起了,酒店也是铃木家的,一时间无话可说。
      
      但是,不知为何,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想起了琴酒。
      ……喂喂,不会吧,今天又有什么事发生?
      
      很快来了电,骤明的光线刺激到双眼,闭上眼的一瞬间,听到了尖叫声。
      
      工藤新一立刻越过人群,来到了事发中心,先看了下现场,之后目光投向三人组。特别是琴酒:回答我,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发生什么……”铃木董事长走过来一看,惊恐又无奈,总是在有好事的时候发生坏事啊。
      
      工藤优作帮忙控制场面,同时让人报警。
      
      因为有人控场,而且被老爸提醒不要乱动,工藤新一只好放弃先看情况,干脆直接盯住琴酒。
      
      “你……”
      
      他走到三人组面前,正对着琴酒,欲言又止。
      
      皮斯科:看吧,认为琴酒是凶手的不止我一个!
      
      琴酒是个记仇的人,只要被记的对象还活着,他能记到天荒地老。
      很不巧,他现在还记得上一次被迫留下、被迫与警方呼吸同一片空气的仇。
      
      “怎么,这次怀疑我的理由是什么?”
      
      “我上次没有怀疑你。”道理跟你说过了,你怎么不听呢。
      
      “那我现在要走呢。”
      
      “……报警了。”
      
      这么多人,就算是美、不是、神秘校长,想要离开也不容易吧。
      
      琴酒哑然失笑,“放心,我不会走。”
      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过旁边的苏格兰,有极大可能遇到昔日旧友的人又不是他。
      
      而且,酒会上人那么多,即使是警方也无法强制给每个人搜身。
      
      苏格兰一脸镇定,再次与工藤新一对上视线,“没错,少年,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哦。”看我的眼神,你会知道我有多无辜。
      
      工藤新一:“…这可难说了。”
      在我眼里,谁都有嫌疑,特别是你们俩个,太可疑了。
      
      “只有真正做了的人才会急切地说「我什么都没做哦」,你很可疑啊。”琴酒叼着烟,眼眸微转,轻飘飘地瞥了眼苏格兰。
      
      省略了称呼,很明显,不希望被别人(工藤新一)知道太多。
      
      苏格兰心里有数,看来琴酒是真的很看重这个少年啊,无奈笑道:“我是在为你说话。”
      
      “不必了,我心里又没鬼。”
      
      “……我也没有啊。”
      
      你就嘴硬吧!
      
      琴酒微微弯腰,在小侦探怀疑的目光中,伸手将人扭转了个姿势。
      手按在肩膀上,从别人的视角看来,有一种被拥抱住的错觉。
      
      工藤新一浑身僵了僵,尤其是与捂住嘴惊讶的有希子四目相对,更让他莫名羞耻,脸颊燥/热。
      
      琴酒在他耳边低语,淡淡的烟味萦绕在身边,语带笑意,“去吧,大侦探,那才是你的战场。”
      
      苏格兰再次被刷新印象:说好的不喜欢跟活人接触呢?这还主动上手了呢!
      
      是不是身处深渊的人,心底里也会有一丝光芒,是最柔软的地方?
      莫名悲伤。
      突然对琴酒的过往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工藤有希子:小新,你……
      
      与妻子有默契的、正在控场的工藤优作抬头看了一眼,就看见——
      
      银发的男人正以拥抱的姿势压着他儿子……
      
      与妻子隔空对视一眼,就很惊讶。
      
      刚才还不依不饶的要一万字检讨呢,怎么现在就笑嘻嘻地凑一块了?
      
      小新,有案件了啊,你不想着如何找出真相,总是去找校长干什么?
      
      从头到尾被无视个彻底的皮斯科撇嘴,不屑。老人家已经看透了一切:没什么,组织的正规操作,琴酒是在学那个老家伙提前培养自己的人。
      
      回头我倒要好好查查,能被琴酒看中,那小鬼有什么特别之处。
      
      沉默片刻,工藤新一回过神来,找回理智,颇无语,“你想打发我走啊……”
      
      “嗯。”琴酒没改变姿势,大概是靠着还挺舒服的,轻轻地回应了声。
      
      工藤新一不太开心,问:“为什么?”
      
      “跟我没关系。”
      所以,你这个闪亮的大灯泡能不能别走到我面前,害我被多方行注目礼?
      我是个杀手啊,老给我灯光算什么事!
      
      “我当然知道!”
      
      一个说得干脆,一个信得干脆。
      
      说完,各自沉默了下。
      
      琴酒似笑非笑:“我没想到你居然相信我。”
      
      工藤新一无言以对,他本意并非如此,一开始他是真的在怀疑的,但看现场又下意识先排除了嫌疑。
      
      琴酒感觉也有点不自在,被主角信任的感觉,不,应该说被红方信任的感觉……
      
      他仔细体会了下,发现获得了信赖或者打入了内部之类的愉悦感几乎不存在,反而无比郁闷。
      
      “所以,你知道什么吗?”工藤新一不想那么奇怪,于是转回了正经的话题内。
      
      他回头,后面的人自然松开手,彼此拉开距离,又回到了正常范围。
      
      “我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不过你可以问问那三个人。”琴酒边说边指出了嫌疑犯(含社长)三人。
      
      工藤新一表示了解了,但还是要问清楚:“当时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琴酒指了个位置,“够了吧,大侦探!我不想陪你玩侦探游戏!”
      
      “我没把它当做游戏。”
      
      “随便你。”
      
      琴酒说着夹走了才燃烧到三分之一的香烟,手自然垂在身侧。
      因为刚才的动作,大半的头发跑到了前面,披头散发的却有一种属于银发男人独有的魅力。
      
      “如果你觉得是我做的,那就找到证据。你不会无凭无据冤枉人吧?”
      
      “我当然不会!”工藤新一肯定地回答。
      
      苏格兰:你不是,但琴酒是啊。
      是我的错觉么,我感觉立场好像反掉了。
      
      琴酒轻哼了声,极其不走心地敷衍,“那快去啊,我期待你精彩的表现。”
      
      “……我过去了?”少年不确定地问道。
      
      琴酒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为啥要问他,快走吧,别在我面前晃。
      找出真凶,让我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工藤新一心情复杂地走了。
      
      苏格兰眼神微妙,“琴酒你……”
      
      琴酒危险地眯起眼,警告道:“我现在很高兴,你最好……”
      别说奇奇怪怪的,让我特别想揍你的话。
      
      “……你头发好长。”苏格兰认怂了,再体贴的琴酒也不会对他释放善意。
      
      “……”
      
      “弄回去吧。”真温柔人设的苏格兰情不自禁地伸出了罪恶之手,帮琴酒把前面的头发撩拨回去了,甚至还强迫症的撸平。真心实意地感慨:“你是不是那种会花很多时间养护头发的人?”
      
      作为一个杀手,过分精致了啊大哥!
      
      琴酒拒绝跟苏格兰说话,小配角难怪会死,总是踩到炸/弹/能长命才奇怪了。
      
      皮斯科:“琴酒……”
      
      琴酒侧目:你又有事?
      
      “我确认下,我在不在要紧吗?”老人家看不惯这和睦的画面。
      你们是无法无天、无恶不作的坏人知道吗?
      特别是你,琴酒,能不能有点组织干部,顶级杀手的气场!!
      
      动手动脚的,有伤风化啊。
      
      琴酒又没忍住抽了口烟,缓缓地吐出烟圈,迷茫中带着些许了悟。
      其实组织的覆灭是有根可寻的,除了红方太狡猾外,还因为己方没几个可以派上作用的。
      
      没错,说的就是你,皮斯科。能不能走也要问我?
      干脆也别等四年后了,等出去后,咱就算算总账。
      
      警察很快来了,三人组淡定的没有动作。
      
      苏格兰一直提着心在见到警方时才终于放松,全是没打过交道的人,不用怕。
      
      领头的是目暮警官,随后是白鸟和佐藤,还有几名警员。
      
      琴酒用余光瞥见苏格兰放松的表情,明白了警校旧友见面的场景不会发生,有点遗憾,却仅限于此。毕竟势单力薄,他还要考虑,暴露的苏格兰当场反水联合警方抓捕他的可能性。
      
      警方一来,工作有序的展开,询问的询问,检查的检查。
      人群中有害怕,也不耐,也有担忧。
      
      皮斯科很爱惜自己的羽毛,趁机走开,混到别人身边,又是一张忧心忡忡的脸。
      
      于是,苏格兰发现,现场只有他和琴酒格格不入。
      
      琴酒不用说了,烟头熄灭,转身到餐桌拿了张小碗碟,夹着蛋糕吃。
      
      而他,视线总是忍不住滑过去。
      
      啊,吃蛋糕的琴酒……
      我能不能拍照?
      
      下次谁再跟我说,琴酒不近人情,仿佛不是人,我就把照片甩在他脸上,让他看看琴酒也喜欢甜口!
      
      “好吃吗?”
      
      “……”
      
      好吧,被无视。
      
      苏格兰也不生气,下意识地学着琴酒,开始在案发现场吃起了蛋糕。
      也好,什么都不能干,吃点东西缓解一下紧张和愧疚。
      全靠你们了,同行们!加油找出真相啊让组织的人知道警方里不全是废物!
      
      琴酒不仅吃,还要出考题,“看出什么来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看对琴爷的描写,我仿佛是个银发控,爱极了他的头发……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