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教育

      
      琴酒面带微笑,视线跳过了愣住的众人,终于停在了本来最该引起他警觉的工藤优作身上。
      
      他不相信世界上有像福尔摩斯一样的侦探,可是他知道,能写出侦探小说的有名作家,不是好对付的。
      
      未来的事情他知道的还很少,但是按照逻辑去推理,很容易推测出将来这个男人会为了儿子站在组织的对立面。也就是说,这个人,不,是在场的人全部是他和组织的敌人。
      
      ……真的不能一人来一枪吗?
      或者诱拐进同一辆列车,在车厢里安置炸/弹,轻轻松松地把人送走。
      
      工藤优作跟琴酒对视了几秒,发现那隐藏在笑容底下的愉悦,再从儿子想说不好说的憋屈样,可以判断:这个校长和新一之间有着他们不知道的关系。
      
      与其说是敬业的校长对不听话的学生的指责,不如说是朋友间故意的捉弄。
      
      既然如此,他即使作为父亲也不适合插手,孩子也有资格拥有隐私权的嘛。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会对两人的交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发展。
      但,假如与之交往会让孩子遭遇危险,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发现年轻的校长皱起了眉头,似乎在为某件事情烦恼。
      神情更是原形毕露,毫不客气地释放着恶意,估计心里正在计算着对他做些坏事。
      
      霎时,温和的假面破碎,露出了极度危险的一面。
      那是一种令人胆战心惊的纯黑,从脚边蔓延,如藤蔓缓缓攀爬,最后将你控制在他的世界里。
      
      “喂!先不说那一次,也只有那一次呀!干嘛说得我屡教不改似的!还老师,我才不信老师会对我有意见呢,除了你。”工藤新一不满地辩解,“演戏要真实一点啊,黑泽先生!”
      
      琴酒低头扫了一眼小侦探,幼稚的模样,对付起来没点意思。
      突然沮丧。
      满脑子的算计不得不搁浅。
      
      “谁演戏了。”他说:“请端正你的态度,你这样是会被开除的。”
      
      “这就要被开除?我们的校规什么时候变严格了?”
      
      “一万字,写不写。”
      
      “……我不。”工藤新一硬抗到底,“除非你能找出对应的条例,否则你就是以权谋私。”
      他不相信上班懒惰的校长能背诵校规,不如说,可能在人家的印象里压根没有那种东西。
      
      “小朋友,你还是太天真。”琴酒似笑非笑,“不信你问问你妈,看看是我们谁错了。”
      
      可能在别处无法说,但对面的是你爸妈,我就不信他俩能赞同你逃课。
      
      被点名的工藤有希子笑了笑,手指向身边的男人,“问爸爸。”
      
      于是,断开的目光交错再次连接。
      
      琴酒注意到对方的沉默,略遗憾和困惑地瞥了眼小侦探:但凡你能有你爸一半的安静、识大体,你也不至于成为A/药的受害者。为何父子差距如此之大?
      
      安静的爸爸在心里分析了一番,终于有了第一次结论:
      
      黑暗是黑暗,却不讨厌。
      
      即使是伪装都那么直接,任谁一看便能看出来的假象。
      
      是一个危险却坦荡的人。
      看似矛盾,却有着极强的原则,绝不会轻易被改变。
      
      工藤优作低了低头,伸手推了推眼镜,再抬头时唇边扬起了一丝笑意,同样的温和,同样的有礼貌。
      
      “十分抱歉,犬子给您还有老师们添麻烦了,今后我们会好好管教的。”
      
      工藤新一如遭雷劈,猛然回头,“老爸!?”管教是什么意思!!
      
      “新一,给校长先生道歉。无论具体的情况怎样,逃课就是该遭到批评的恶劣行为。”工藤优作先是严肃地批评,再是和蔼地讲道理,“校长说的没有错,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啥啊就!
      
      工藤新一无语,心塞的小眼神瞟向罪魁祸首:
      当初是你刻意引诱我,结果却让我一个人承担…你怎么能这样!
      
      琴酒面带笑意,与敌人不得不共处一室还不能乱来的郁闷忽然消失了。
      要是小鬼能一直这样,似乎也不错……
      起码闲暇时能找找乐趣。
      
      工藤有希子戳了戳要气不气的儿子,“新一,说话呀。”
      听妈妈的,道个歉,把一万字无视掉呗,我看你们校长也不是非要你写检讨。
      
      幸亏工藤新一听不到他妈的心里话,不然岂止是一个无语,一排无语都不够表达他的憋屈。
      
      琴酒此时完全不伪装了,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目光注视着脸色变来变去的小侦探,漫不经心地等待着。连一句假惺惺的『不用了,我不介意,只要同学愿意改好就行』都没说。
      
      工藤新一深吸一口气,看穿了琴酒的意图,很想不顾形象地喊出来,但场合不对。
      这会儿真要喊了,吃亏的只有他自己。
      
      “对不起!”
      给我记住啊啊啊!!
      少年不走心地闭上了眼,喊:“我错了!我不该上课走神,更不该逃课,请原谅我!”
      
      琴酒满意极了,这种压制了主角的快乐还有谁能懂!?
      
      果然,身份没有选错啊,校长真心挺好的。
      无论去了哪里,要当就当最大的!
      
      走完了流程的侦探睁开眼,入目的就是琴酒的笑容,那一瞬,他的反应居然是:
      美人校长什么的,那群女生还真没叫错啊……
      这家伙性格那么恶劣,却有一张让人心软的脸。
      
      但,再笑也改变不了你以势欺人,你这个告黑状的幼稚鬼!
      
      “那——”
      
      小侦探的声音忽然拉长,琴酒挑了挑眉,静待着被反击。
      
      工藤新一双眼转了转,笑眯眯的,像一只作怪的小狐狸。
      朝着冷酷校长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以天真骗人:“老师,您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琴酒不动声色,听着后续。
      
      小侦探数着手指,“我想想啊,您说要教会我什么来着?哦,对了,射击?拆/炸/弹……?”
      
      来啊,我不是个好学生,你也休想当个好校长!
      谁家正常的校长会教那么危险的项目啊!
      
      “随时可以。”琴酒轻哼了声,毫不在意地回答。
      在各色目光的沐浴下,依然保持着淡定,毕竟——他又不是什么正经的校长!
      
      “只要你敢来。”
      
      “……”不敢,不敢,我是个好学生。
      工藤新一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再看琴酒坦然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搞半天,在意的人只有我啊!
      这位任性又幼稚的校长,显然从未在意过名声。
      
      “嘿嘿,开玩笑的。”自己说出来的话,要自己圆回来,工藤新一很难受,却又不能放着不理。园子和小兰的眼神都不对劲了!这要是传出去坏事了怎么办?
      
      假咳了两声,装着乖巧跟大家解释,“我们说的是游戏啦,游戏,最近快考试了,不能去游戏厅了…”
      
      “什么嘛,原来是指游戏啊。真是的,你倒是说清楚啊。”铃木园子白了他一眼,拍着胸口顺了顺气。
      
      刚刚的空气莫名紧张,说的煞有其事。
      真奇怪,明明是开玩笑,却让人误以为是真的。
      
      简直像是在刻意引导着他们往危险的方面去想。
      
      工藤新一尴尬:“呵呵呵……”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其实我都分不清楚,人家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只不过在这里,我只能认为那是游戏。
      
      铃木园子若有所思,悄悄地跟毛利兰嘀咕:“不对劲,不对劲啊。”
      
      毛利兰跟她碰了个掌,有同感。
      
      “不过真没想到,美人校长也会去玩游戏,而且还带着新一这个小鬼玩!呜哇,突然感觉好有爱心!”铃木园子星星眼,要不是场合不对,她想问下次能不能多带俩个人,游戏她也行啊!
      
      工藤新一:园子你这家伙……!谁是小鬼?
      
      琴酒快速地瞥了眼两个小女生,无视身后笑出声的苏格兰,后知后觉浪费太多时间。
      
      与其杵着进行无用的人情往来,不如趁着「触发器」还没发动前,先搞点情报回头好交差。
      就算是贝尔摩德的任务,那也是组织的事!职业道德不容许他弄虚作假!
      
      “老师是为了你好,同学回去后深刻反省。”还算尽责,当着另外两个学生的面敷衍了下。
      琴酒又变回了那个为他人着想的温和有礼的校长,“家长多费点心。”
      
      工藤新一:你还上瘾了?
      
      工藤优作笑了笑,顺从地点头答应,“会如校长所愿的。”
      
      “失陪。”无视小侦探不服气的表情,优雅的校长微微颔首,表达了不想再聊的意思。
      
      工藤优作轻轻全了礼仪,顺便压住了想要说话的儿子。
      
      苏格兰全程围观,见琴酒说着说着就走人,没有回头打声招呼,估摸着可能生气了。
      “咳,那么我也告辞了。”毕竟是临时的老大,得罪了可不好。
      
      他临走时,不由地多看了眼工藤新一,正好遇上对方同样好奇的目光,于是友好地微笑示意。
      
      “老爸,你干嘛拦着我?”工藤新一心里很好奇与校长走在一块的男人,以及他俩要去做的事。
      
      工藤优作淡淡地嗯了声,在两人的背影消失后,才慢悠悠的为少年解惑:“我大概知道你的心思了。但是,新一,别怪老爸直言,现在的你想要探查真相还太早了。那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工藤新一似有些不服气,嘀咕道:“我当然知道……!可是他就在我眼前,我想忍也忍不了啊!”
      
      以神秘的黑泽校长的恶劣性格,一定会在他即将放弃追寻的时候,再一次大摇大摆的出现。
      
      苏格兰追上琴酒,思来想去,干脆地笑问:“原来你喜欢小朋友啊。”真是太……
      救命,我快要接受『琴酒是个有爱心的男人,对孩子格外宽容』的设定了!
      
      “不可思议,你跟传闻中的差别好大。传闻中的你可是谁都能下得去手的啊。”
      
      琴酒听着不顺耳,冷笑:“安心吧,苏格兰,至少对于你,我可以毫不犹豫的下手。”
      
      传闻,传闻,是不是只有你们卧底才能听见的传闻?
      我在组织里那么多年,风评是不太好,但我确信没有到人见人怕的地步。
      肯定是叛徒们集中在一块抹黑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雷“穹”+1,“。。。”+2
    感谢灌注营养液“缘来如此”+10,“路边萝卜”+17,“穹”+5
    感谢阅读,感谢评论,比心~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