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酒会

      
      夜晚,再见面时,苏格兰见到的是西装革履的琴酒。
      刚刚接受的印象又一次被打破,他真不知道这位优秀杀手的属性了。
      
      偶尔如靓丽大学生,偶尔是社会精英,还有什么形象呢?
      
      脱离了组织,你就这么放松么?还是说,你本质上是一个快乐又精致的男人?
      
      对了,传闻中琴酒和苦艾酒有过一段,苦艾酒很爱玩角色扮演,那么琴酒会不是也是呢?
      要成为恋人的话,起码要有相同的爱好吧?难道这就是了?
      
      内心有很多疑问却因为陌生和顾虑谨慎地当做没看见,苏格兰再次坐上了车,盯着那双握住方向盘的极好看的手,失神了几秒,后知后觉地说道:“是不是该由我来开车,总觉得……”
      
      琴酒在之前已经有了准备,有把握能应付苏格兰,但到了这会儿他才发现他还是想太少了。
      
      他做了自从和苏格兰见面后经常做的一个动作:转头,看了一眼又一眼。
      匪夷所思,对方总是能让他『刮目相看』。
      
      不咸不淡地轻哼了一声,既是表达好奇,也有催促之意。
      他倒要听一听,这个奇怪的家伙脑子里装的什么。
      
      苏格兰虽然及时调整了态度,却还是显露出了些许的窘迫,摸了摸鼻子,“我不是个跑腿的么,开车这种小事,有我在,怎么也轮不到您亲自上手啊。”作为跑腿小弟,至今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作用,很挫败的。
      
      琴酒唇角微微上扬形成一个冷冰冰的弧度,转瞬即逝,半真半假:“因为你无法取得我的信赖。”
      你当你是伏特加呢!还想动我的车!
      谁知道你会不会脑子一抽,突发奇想,拉我垫背。
      
      苏格兰楞了楞,倒是很正常的回答……
      按理说,此刻他该生气,或者假装不满的表忠心,但是……
      
      他笑了,是的,他忍不住笑了,并且稳住了温柔老好人的人设,“那我可要努力了。需要我怎么做?”
      
      琴酒偏头,看见苏格兰的表情,暗道了声“佩服”。
      卧底做到这份上,绝非凡人。之前是他错了,领悟没到位。
      
      天色已晚,没有行驶多远就到了地方。
      
      停好车的时候,琴酒才回答或者叮嘱了一句:“今天不需要你做什么,就当是来放松参加个酒会。”
      
      苏格兰眉头动了动,心里十分感慨:所以你才回去换了套西装啊。
      不,重点是:你,琴酒?居然也会参加酒会?还是放松性质的?
      
      琴酒穿的是白色衬衣配黑色西装,下车后感受到了晚风的阴凉,又回去抽走了丢在后座的大衣。
      
      苏格兰还没关上车门,即使做好了准备,见状还是惊讶得动作停顿了一下。他反应过来后,也没有立即将多余的念头甩开,而是保持着手臂撑着车门的姿势,大胆且仔细地打量着琴酒,心中赞叹:真好看啊,那是一种超脱了性别的漂亮,哪怕融入了黑暗里也依然光彩夺目。
      
      然而……
      为何要犯罪呢?
      这样的人,为什么非要进组织呢?
      
      再漂亮也改变不了,你是个杀手的事。
      有原则的公安卧底再次稳住了。
      顺便:诸伏景光!打起精神来!!人生重要的关头,千万不要选错了!!!
      
      琴酒满意了,抬头看见表情微妙的苏格兰,连话都不想说了。微微歪了歪头,示意快进去,别磨蹭。
      磨磨蹭蹭的……你到底是怎么得到代号的!?
      
      苏格兰:“……”
      想起了初次见到的琴酒,全身黑,连头都没忽略,那顶黑色的礼帽……
      这一刻,言语表达不明白,可他确实顿悟了——论帽子的重要性!没有帽子的琴酒不是真的琴酒!
      
      站在酒店门口,琴酒本来很快的步伐微滞了下。
      后面小跑过来的苏格兰疑惑且小声地问:“怎么了?”
      
      琴酒瞥了眼苏格兰,没吭声,恢复了正常的速度。
      只是在心里嘀咕:怎么了?我能说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吗?
      显然不能!我说了你肯定又用那种惊奇到好似『没想到你是个人』的眼神看我。
      
      琴酒其实是一个非常相信直觉的人,这些年靠着直觉避开了许多危险,他觉得有麻烦就一定有麻烦。只不过仅仅是麻烦的程度,没有危险,所以在衡量了几秒后,继续往前走。目光瞥到好奇的苏格兰,心想:大不了,真有危险,就抓住这个叛徒来挡雷了。
      
      苏格兰莫名感觉背后一凉,盯着琴酒的背影,狐疑地摸了摸头。
      
      两人走进了大堂,人来了很多,他们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都是警觉性强又善于观察的人,来了一会儿便各自心里有数了。
      
      主办方是铃木财团,放眼望过去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总之十分土豪。
      
      苏格兰回头望了眼对此很适应的琴酒——顺手拿了杯威士忌,状似无聊的坐在一旁,明明是在有些暗的角落里,却照样能够把别人的视线吸引过来,一举一动是那么……——稳住,稳住,不能再赞叹下去了!
      一个人最主要的不是看皮囊,是看灵魂啊!
      再好看的琴酒,灵魂也是黑色的!!
      
      苏格兰眨了眨眼,若无其事地坐到了琴酒的侧面,更加昏暗的一角,面对着墙壁。
      将对上流社会的不适应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出生平凡,确实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如果琴酒使唤他,他今天就能在角落里面壁一晚上。
      
      当然,除了本能的排斥外,更多的是担忧。
      在回日本前,苏格兰就在担心着——卧底回到了故乡,最怕什么?怕遇到熟人。
      尤其是身边还有个组织干部。
      万一……画面太可怕了,不敢想啊。一想都是会被就地处决。
      
      琴酒浅浅地抿了一口酒,无视苏格兰的小动作,如鹰眼一般锐利的双眸在四周试探。
      
      然后,不妙的预感成了真。
      他看见了一位老熟人——皮斯科。
      
      这会儿才忽然想起来,皮斯科也是个名人,被人簇拥着,还会露出慈祥的笑容。
      
      但在两人对视上后,老家伙眼睛都瞪圆了,像是惊讶,又像是恐惧。
      
      琴酒眯了眯眼,发出警告示意别靠近,等对方神情恢复后,才默默地撇开了视线。
      你怕什么,我现在又不会杀你。按照剧情,你还能活四年呢。
      
      “看见谁了吗?”苏格兰好奇地望过去,正好有人借过,挡住了他的目光。
      
      琴酒冷哼,意味不明地呛声:“你不是躲着不敢见人吗?怎么还有心思关心我。”
      
      苏格兰听着这话不太对,却没有深思,只是以温和的笑意回答:“除了关心你,我还能关心谁?”
      
      “说反了吧。”琴酒把酒杯放下,手插进口袋,不咸不淡地说着:“除了我,你谁都关心。”
      是吧?公安卧底,诸伏景光。
      你担心的是我今天会伤害的人。
      
      苏格兰有那么一瞬间,怀疑琴酒知道了他的身份并且有了证据,但……
      不可能,没有道理。
      最近没有收到任何风声,而且他对自己收尾的能力非常自信,不可能被怀疑。
      而且如果真被怀疑,琴酒也没道理让他还活着。
      
      排除了不可能……
      那就是没证据的试探了。
      
      苏格兰轻轻咬了咬唇,酝酿了无数勇气,背也挺直了,声音也大了:“怎么会?我们才是一路的。”
      
      不,我们永远不会是一路人。
      琴酒再次冷笑,毫不犹豫地反击:“你这么大声,是不是说明你心虚。”
      
      在几秒钟内,苏格兰脑子里闪过了许多念头,最终全部化为乌有,语气变得无奈:“琴酒……”
      你真是无理取闹,你知道吗?
      我不跟你计较。
      
      琴酒嫌弃地撇了撇嘴,也不想跟苏格兰这种出场没多久就会死的小角色计较。
      但还是咬了咬后槽牙,心说:你可真能装。你干脆别当卧底了,去学贝尔摩德当个演员吧!
      
      苏格兰忽然不怕了,侧过身,手肘撑着桌子手托腮,从下而上地倾斜着打量琴酒。
      
      正要说话时,忽然瞥见从右后方走过来一个孩子,路线很直,明摆着是朝着这边过来的。
      
      他立刻清醒了。
      再怎么看似平易近人,那也是琴酒啊,连孩子都不会放过的琴酒啊!
      
      一心思考着该如何不动声色救人的苏格兰,只注意到了那个才十几岁的孩子冲他嘘嘘、要他禁声,却没有注意到琴酒在刹那间变了脸色。他看见那个大胆的孩子踮起了脚尖,悄悄地摸到了琴酒身后,心都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下一秒会近距离的目睹到血腥的场面。最可怕的是,那孩子还伸出了手……
      
      “你再动一下,我就废了你。”
      
      随着琴酒宛如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怨鬼阴冷的威胁,伸到他耳朵两侧的手停住了。
      接着是某个小鬼大胆的吐槽:“什么嘛,被你发现了。你脑袋后面长眼睛了吗?”
      
      苏格兰楞了几秒,随即站了起来,睁大了双眼表达出他此刻内心的震惊。
      这熟络的态度,要说不认识,他当场切腹!
      
      琴酒回头,小鬼鼓着脸的样子好像很遗憾,要比较起来,他才更应该遗憾啊!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
      
      “哈?”来的人是工藤新一,闻言挠了挠头,很疑惑:“你很不希望我在这里吗?”
      
      “当然。”
      
      “……喂喂,没必要这么直接吧?”
      
      琴酒盯了工藤新一几秒,然后拿起了酒杯灌了一大口,把空杯子扣在桌上。
      “说吧,今天要死几个人。”冷漠的语气,已经看淡了一切。
      
      小侦探出现等于有命案发生,再加上他那谜一般的预感……
      先对贝尔摩德怜悯一秒,十有八/九,这次的任务要搞砸了。
      
      “???”
      
      “???”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