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砰砰

    作者有话要说:
    浅谈:老琴的年龄官方好像是27-35,赤井32,波本28,我支持老琴29岁的理论。
    滤镜太厚,总觉得老琴身上有种奇妙的少年感,比如说波本知道赤井没死会冷笑什么的(大概就是赤井要真没死,波本会嘲笑他),比如700码恋人那里,发现打不过赶紧跑;比如推理完了把烟给伏特加塞回嘴里;还有用力翻箱子翻到一半停下,大概是觉得自己傻还笑了给自己挽尊;还有试图炸摩天轮,结果发现点不着,笑了下,丢掉遥控器怒踩几脚哈哈……特别是最新几话,跑步超级可爱啊啊啊啊!!然后他还是个话痨,虽然炸点很低,但你要跟他说他也愿意说,说话又有点文艺青年!!我甚至都要相信他27岁了!!毕竟感觉比透子还……哈哈哈,但是27的话太可怕了,还是算了……
    顺便这是原著剧情线四年前,新一13岁,老琴25,如果我错了……反正我会在漫画复刊之前写完这篇文,到时候被打脸也不要紧了。
      
      “什么嘛!”就不能好好说话,非要动手动脚的!真是的!
      被推到了前面,还被按住头部不让动,工藤新一拳头都硬了,却只在心里抱怨。
      
      纵使琴酒的做法十分粗暴,就好像一个一意孤行的『暴君』,但他不能不承认……
      
      这家伙说的有道理啊,福尔摩斯遇到了困难怎么会躲避,名侦探当然要迎难而上啦!!
      咳咳……我、我作为福尔摩斯的弟子,怎么能轻易认怂,丢了老师的脸?
      
      琴酒下意识地想用力,但他并不太喜欢捏碎的感觉,更喜欢子/弹穿过物体,打碎的那种感觉。
      所以,为了不造成奇怪的惨剧,手下的力道收了收,从用力碾压变成了轻轻揉了揉。手掌离开小侦探的脑袋后,犹觉得不够。想了想,后退了点,两手比出了举枪的动作,顶在对方的后脑勺,“砰!砰!”模拟了下开枪的声音,脑海中有了非常清晰的画面,让他本来阴沉的心情转晴。
      
      工藤新一无语地回头,看见了认真比划出开枪动作的琴酒,吐槽:“……你好幼稚。”
      不过有一说一,这姿势真的很专业啊!
      你果然是……!!
      
      “哼。”琴酒略带愉快的冷笑,心说:小鬼就是小鬼,什么都不懂。
      在我眼里,你已经死了。
      还是很凄惨的,头部中弹,趴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啊,正好跟被毒/死的那个作伴。
      
      “石山先生,您能再说的详细些吗?”工藤新一定了定神,还是专心破案,不要离奇奇怪怪的校长,“比如……呃……冒昧问一下,被害者的姓名?能够将案发的情况说一说吗?”
      
      石山佑纪眼角抽了抽,视线先飘到了在后面的琴酒身上,耍了下帅后又变回了一脸冷酷的样子。
      真是让人搞不懂,这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真的不是来玩的吗?
      
      不过,这情形,他看明白了。
      今天要是不顺了对方的意,恐怕会不好收场,他可不想无缘无故得罪个奇怪的、危险的人。
      
      反正迟早要说,跟谁说不是说呢?
      
      死者叫田中久司,男,28岁,与另外三人在同一家公司工作。
      
      “他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的人,对工作负责,与同事间相处融洽,也对我有颇多照顾。”石山看了眼剩下的两个朋友,“我和玉川、田中,我们三个人是同时进的公司,所以经常聚在一起。宫下比较晚,是半年前才到公司的……”
      
      宫下擦了擦眼泪,她本人长相甜美,较小可人,与玉川相比更是两种不同的类型。
      玉川一米七的样子,踩着一双恨天高,满脸是对刚才琴酒说的话的介怀。
      
      “我和久司在同一所大学,只是他比我高两届。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在学校里很有人气,我对他一直有耳闻却没有见过。没想到会在同一家公司遇到……缘分就是这么奇怪,没多久,我们俩就熟悉了起来,接着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她又难过得哭了,“怎么会这样?我们本来说好了要结婚的……”
      
      工藤新一表示同情,“请节哀。”
      说完以后,他还回头看了眼琴酒,由衷地希望那么大个人能看着点气氛,不要胡口乱言。
      
      琴酒压根没理他,正在低头玩手机……
      
      工藤新一:这个无情的男人!!
      
      琴酒还真不是故意的,而是听到了声音,发现来了短信,那看一眼是必然的嘛。
      
      他收到了今天约的人说,路上有点堵车,让他再等一等。
      于是回消息。
      
      【不用来了。】
      
      【你生气了?抱歉……】
      
      【不是。你来了也见不到我。】
      
      【??】
      
      【有人被杀了。】
      
      【???】
      
      【毒/杀,当场死亡。】
      
      【……不愧是你。】
      
      【跟我没关系。】
      
      琴酒蹙了蹙眉,盯着对方回过来的笑脸表情,很是不满。
      跟我有关系吗?我没遇到过这种事啊!!
      除了我自己动的手。
      
      别人动手跟自己动手,被迫留在案发现场和主动回去,那是有区别的。
      
      “昨晚公司举行庆祝会,恭喜我们的设计拿到了奖。临两点散场,因为宫下不舒服,而我和田中也喝醉了,所以就在这里住一晚。一个小时前,田中说帮我们请好了假,刚好肚子饿了,就像用完午餐再回去。”石山继续说道,“如果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工藤新一再次看向了桌面,圆形桌上从盘子里剩下的食物还能判断中点的东西。
      拉面、粥、寿司、饭团,以及各一份味增汤、一个鸡蛋(只剩下蛋壳)、一杯茶。
      
      “我记得你当时坐在这个位置。”他一一指向,“玉川小姐在这里,宫下小姐在这里…有换过吗?”
      
      落座的顺序分别是死者、宫下、石山、玉川。
      圆形桌,从他和琴酒那桌的视角,玉川和死者是正面对着的,而石山和宫下正好背对着。
      
      “没有啊,坐下后就没换过。”石山很肯定地回答。
      
      “那个……”在一旁的侍者忽然开口,“在这之前,您几位原本是在7号桌,这位小姐和那位先生发生了小小的冲突后才换到了现在的16号桌。”他指的是玉川和左前的情侣那一桌中的男性。
      
      看起来年龄不大的男人瞳孔微缩,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
      他的女朋友先是一楞,然后不爽地说:“你什么意思?怀疑我家亲爱的杀了那个大叔吗?”
      
      “我没有,我只是实话实说……”侍者很尴尬地说着,边用手帕擦了擦汗。
      
      “对啊!”玉川可就没那么好脾气了,闻言猛然想起来了,伸手指着那位男性,“那个时候分明是你不小心打碎了碗把汤蹭到我衣服上的,结果却要赖我,我气不过却听田中的劝说,没有跟你计较,你却不依不饶,还叫嚣着要给我们一个教训……会不会是你?是你下的毒!”
      
      男人很紧张,却硬是挺起了胸膛,“你不要瞎说!我根本没有做过!”
      
      “但是玉川小姐,你身上并没有被泼到的痕迹。”工藤新一没有妄下定论。
      
      “我换掉了啊。”玉川顿了顿,似乎意识到这样一来自己会有嫌疑,急忙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了卷成一团的薄外套,“看吧,是这件,就是这个位置。”她指了指被沾上污迹的衣服,“我去卫生间洗过了,可谁愿意穿着脏了的衣服啊!正好室内的温度足够高,我就把它收起来了啊。”
      
      工藤新一接过衣服嗅了嗅,痕迹很淡,味道也很淡。
      
      就算被泼到的痕迹上有/毒,只要死者没有接触过,也不会中/毒。
      
      而且情侣那一桌的位置,进里面的人都要经过,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碰到桌子,可只有一个人出事了。
      
      “我可以证明,田中没有碰过这件事,当时给帮忙的是宫下,我记得你好像拍了几下?”石山说道。
      
      宫下点了点头,“对,不过我是帕子擦的。”她指了指帕子,“我放在桌子上了。”
      
      “喂!你们什么意思啊?搞得好像我真的下/毒了一样!只是为了口舌之争,我至于吗我?”那个男人忍无可忍,这说来说去,简直就像要把罪名安在他的头上似的。“是我先来的,我怎么知道会遇到你们?”
      
      “是啊,是啊,谁会没准备的藏着毒/药!”他的女朋友也说道。
      
      “可能他想杀的人是你。”琴酒突然开口,瞬间冷场。他也不以为然,“误杀不是经常有吗?”
      
      经常有……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劲?
      
      那女孩子年龄不大,吓得脸色苍白,下意识地离远了男友,口中却反驳:“不,不会的……”
      
      “肯定不会!你到底信不信我!!”男人看起来也要崩溃了。
      
      工藤新一无语,但他看出来了,琴酒越来越不耐烦。
      一时间竟然有些自责,都是他太慢了,如果快一点……
      
      不对!就算想要快,也不能妄下结论啊!啊啊啊,我干嘛要自责!又不是我的错!
      
      “我觉得我的设想很合理,你说对吧,小侦探。”
      
      “……什么啊……”
      你的设想是什么?
      你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啊。
      
      “啧!”琴酒略显暴躁,“他想要毒死那个女人,结果被别人坏了好事,手帕上残留的毒,正好被那个倒霉蛋碰到了,那家伙用它擦了手,于是就被毒/死了。”
      
      工藤新一手指微微颤抖,很想反驳,很想说不可能,但本着再离谱的真相也是真相这一原则,他憋住了。憋了好长一口气,才扶额无奈地说:“这个可以问出来的。石山先生,田中先生有用这块手帕吗?”
      
      琴酒眯了眯眼,状似不经意地瞥了眼石山。
      
      石山惊得抖了抖,迟疑着要不要顺着琴酒的话说,毕竟作伪证是犯法的。
      
      “你再去吃块糕好不好?”工藤新一现在只想把琴酒叫走,像刚刚一样坐在角度独自美丽不好吗?
      我再也不嫌弃你没同情心了!原来你刚才已经是很好了啊!!
      
      “你想毒/死我?”琴酒冷笑:“原来你是这种人。”
      
      “……不是。”工藤新一瞬间想起这家伙摸了桌子,心虚极了:“对不起,我忘了。”  
      
      “看吧,连你都会忘记,更何况是别人。”琴酒大方地原谅了他,“何况他们还不知道手帕有/毒。”
      
      “不,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检验,但我想手帕上是没有毒的,就算有,田中先生也没有用它擦过手。”工藤新一说着又嗅了嗅,“宫下小姐应该用清水洗过了一遍,番茄味的味增汤气味很淡。”
      
      “嗯……是的。”宫下回答。
      
      “你判断中/毒的依据是类似于杏仁的气味?”琴酒嫌弃地看了眼尸体,没有探索的兴趣。
      他也不觉得小侦探的鼻子有多灵、多奇怪……
      大家都是对气味敏感的人,正常极了。
      
      工藤新一有点意外,“你也知道啊……”
      
      琴酒没有回答,抬头看了眼门口,他已经嗅到了讨厌的气味了。
      
      很快,几个自称是刑警的人推门而入,还有鉴识科等等。
      
      琴酒就知道说什么都晚了,都是这个多管闲事的小鬼的错!
      
      被琴酒用藐视的眼神注视着,工藤新一有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默默地后退了点。
      
      这家伙的真面目好像是个暴脾气,万一生气给他一拳呢?看起来力气很大的样子。
      
      领头的警官是个粗眉毛、叼着牙签、看似随性大度的男人。
      
      在场的人心情十分复杂,不过还是很感激警察的出现,各个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警官看着有点不正经,但比起一脸凶相的琴酒还是更让人亲近。
      
      “小鬼,你胆子很大啊。”琴酒突然笑了,不见生气的样子。
      
      但工藤新一不敢松懈,冲他扯出个乖巧的笑脸,“您在说什么呀?我不懂。”
      
      此时,警察已经一个个分开谈话了,重点是与死者相熟的人,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躲不了。
      
      “少来了。你知道凶手是谁了吧?非要等到警察来,不过是为了我。”琴酒的心情并不是以为的愤怒,反而还有点欣赏,至少这小鬼不是个真正鲁莽的笨蛋,“但你以为警察能把我怎么样,你就太天真了。”
      
      顶多有点小麻烦,伤不了根本。
      一共27个人,3个配枪的。只要出其不意先解决掉配枪的,剩下的好说。
      
      只是,小侦探,你这次可不会有死里逃生的运气了。
      短暂的相处,我很快乐。
      如果你有下辈子,希望你别那么多好奇心。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不是吗?
      
      工藤新一一阵恶寒,神色复杂地看着琴酒,想了想还是解决了下:“我承认我好奇你为什么害怕警察。但会等到警察过来的根本原因是为了还死者一个公道。我的推理建立在证据上,没有取证检验之前,我所有的推理只能是猜想。而且,警察早晚会找现场的人询问的。要找到我们的信息不难。”
      
      琴酒不觉得他的信息好找,但转念一想,除非他马上离开日本,不然警察就可以通过工藤新一找到他。
      
      这么一想,更加嫌弃了。
      太爱出风头的家伙就是不好!
      
      “我现在觉得我来找你是个错误。”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您好,两位,我这边有几个问题,希望可以配合一下。”粗眉毛的警官亮了下他的证件。
      
      证件的名字写的是“伊达航”。
      
      琴酒想起了那个胖乎乎的警官,还有一个短发的女警、一个有点傻乎乎的男警……
      他差点要以为日本警视厅就那么几个人了,原来还有别人啊。
      
      要不从这个开始吧,另外两个配枪的也正好背对着这边。
      
      一边想着,琴酒就不动声色地准备掏/枪,是时候展示下一个一个杀手优秀的实力了。
      
      工藤新一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迫使他上前拉了拉琴酒,“再忍忍嘛,很快就结束了。”
      
      是啊,再忍忍,一瞬间你就不会感到疼痛了。
      琴酒内心想着,低头看着小侦探的一副“哀求”的讨好脸,“……”
      你倒是能屈能伸。刚才还想利用警察套我的身份呢!
      
      “是啊,我问话很快的。”伊达航警官虽然觉得他俩有点奇怪,但他没多想。
      关键是了解现场发生了什么。
      
      工藤新一使劲把琴酒拉下来,“听我说……”
      
      琴酒本来不想惯着,可是拉拉扯扯好像更奇怪,稍微纠结了下,在警官微妙的眼神中配合着弯下来。
      
      银发散落,墨绿色的眼眸里少了些寒光,倒是多了一丝不解和惊讶。
      ……稍微恢复了几分初见时的温和。
      看来是终于想起了自己是个校长了。
      
      工藤新一莫名欣慰,随即吐槽自己的要求真是越来越低了。
      
      “你要想说什么?”
      
      “除了刚刚跟你说的,我还担心凶手会失控,万一她手里有武器呢?”工藤新一老实地回答:“警察在,才能够保证大家的生命安全。”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琴酒压根不信。
      到底是想保护谁?呵呵,我会不知道吗?
      
      爱撒谎的小鬼。
      
      工藤新一摸了摸鼻子,想了想,站在了琴酒的前面,以生命为证。证明自己暂时不会有多余的心思,琴酒可以放心。然后单方面开始交代,整个案件的经过,以及他本人的一些猜测,毫无隐瞒地告知。
      
      琴酒靠在一边,随时可实施他灭口的计划,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他也懒得动。
      回了下二十多分钟内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他勾了勾唇角,对案件依然没有兴趣,只是承认了小侦探的本事。但这并不代表他有多喜欢,毕竟他和贝尔摩得是不同的,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某个行为而改变初衷。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