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鼓励

      
      琴酒坐下来等了一会儿。
      
      皮鞋与地面发生轻微的摩擦声,越想越后悔,刚才怎么就妥协了呢?
      
      他的手伸向了怀里,摸到了爱/枪冷硬的质感,抬头再看众人——
      
      左边是一家三口,中年夫妇,女儿十来岁;左斜面隔个空桌是案发点;右前桌是一对男女,与他们相连的是三个年轻的女人。以及后厨两人,侍者一人,再加上他和工藤新一,总共十七个人。
      
      对于警察来讲,要一个个搜查很容易,花不了多少时间。
      
      那就是问题了。
      
      如果警察认为搜身更方便,可以在现场找出凶手或嫌疑人,那么他就会暴露。
      
      琴酒不屑于去找持枪的合法理由,但警察绝不会轻易放过一个可疑的人,到时候就很可能会演变成一场恶战。他之所以跟工藤新一妥协,是因为不想太高调,但最终还是只有一个结果的话,妥协就多余了。 
      
      手指轻叩桌面,时不时看一眼似乎不太顺利的名侦探。
      最好的结果是在警察来之前找出证据、并且让凶手承认犯罪事实。
      
      在核对了现有的证据,以及凶手的自白后,大概率不会去搜查无关路人。
      
      不,最好是满足某个小鬼的好奇心,解决掉这个案子,然后他赶在警察来前走人。
      这样就不用跟警方的人直接见面了……
      
      工藤新一问话不顺利,卡在了脸这关,一看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大部分人遇到凶杀案,先是会惊恐,再是六神无主。在最初反应不过来时,有一个声音,他们就会下意识去做,所以没人靠近死者、有人去拨打了报警电话。然后缓过神来,会不自觉地判断发号施令的人,看见个十几岁的学生,值不值得信赖另说,首先是无法给与他们想要的安全感。接着紧张、恐惧、焦虑、不安等等状况出现,会去联想一些“正常”的问题:
      
      有人被杀了,下一个会不会是我?
      凶手是谁,我留在这里,万一被误会了,警察把我当成凶手了怎么办?
      ……种种负面的想象,让他们无法心平气和地回答问题。
      
      “跟我们没关系呀!我们又不认识死掉的大叔,位置也隔得最远,没有杀人的嫌疑吧?”
      右桌最靠边的三位女士中的一人说道,另外两名同伴也附和:
      “对呀!对呀!”
      “谁会无缘无故杀人!”
      
      “这么说的话,我和亲爱的也没有嫌疑哦。”右桌的情侣中的女性说道,“对吧,亲爱的?”
      男人似乎神情恍惚,慢了半拍才点头,“啊,是啊,我、我没杀人……”
      
      “最有可能的是你们三位吧?”左边桌的三口之家的爸爸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们怎么会杀自己的朋友!?”
      死者的朋友同样不能接受,亚麻色长发扎了个马尾的女士愤怒地反驳:
      “你们根本不明白,久司对我们每个人都非常重要!”
      
      另一名黑发男子说:“说不定是厨师呢?这个小弟弟说了吧,中/毒啊,你们的食物有问题!”
      
      “我是说了死因可能是中/毒,是不是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工藤新一很诚实地说道。
      
      “差不多,没区别!”
      
      “……”不,区别很大。
      
      工藤新一叹了口气,他很想在周围走一圈,看能不能发现线索,可是又怕有人偷偷溜走了,也怕别人没有轻重破坏了现场。不过,假设死因是中/毒,毒是怎么下的呢?
      
      桌上的食物用了大半,毒/药从入喉到发挥作用需要的时间基本不用太长,跟琴酒进来时,这桌已经有人了,用餐至少在半个小时以上。分盘使用,会下在死者的餐具或者中途接触过的地方吗?
      
      肉眼要找出答案可不现实。唯一能够分析出的是……
      
      “喂,你还要多久?”
      
      突然头顶上方传来不悦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工藤新一提前有了感觉,郁闷地抬头,果然是黑泽校长。眉宇间全是不耐烦,眼神中更是透露出了嫌弃之意,单手撑在桌子上,高大的身躯弯下来,几缕长发落在了前面,似乎每一个动作都随意而懒散却又与众不同……
      
      “你手摸到的地方很可能有/毒。”不过这家伙是左撇子,就算沾染上了也不用担心。
      
      琴酒冷笑,视线越过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侦探,盯了几秒尸体,嘴上不饶人:“目睹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你觉得我还能吃得下吗?只要不吃东西,有没有摸到毒需要担心吗?”
      
      “你也觉得可怕吗?看不出来啊。”工藤新一极其不乐意地尬笑着说。当着众人的面,倒是没好意思拆穿:中途时,他用余光瞄到了琴酒,一脸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更是把讨厌的甜品吃了。
      
      一个在案发现场尚且能冷静喝茶吃点心的人,会觉得有人被杀人很可怕?
      你看着也不像是那种『啊,太害怕了,吃块点心压压惊』的人啊。
      
      琴酒当做没听见,他屈尊降贵走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督促小侦探尽快把案子破了。
      
      “所以…是怎么回事?”冰冷的视线在与死者相识的三个人当中转来转去。
      
      顿时,三人感觉到了一股杀意。
      好像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可以选择答或者不答案。更像是逼问,回答不满意就会被杀掉……
      
      但……
      
      他们下意识地看了看外面,晴空白日的,应该不会吧……
      
      “从你开始,好好交代。”琴酒随便点了个人出来。
      
      被点中的是三人中的男性,他反手指了指自己,不敢相信:“我、我吗??”
      为什么先点我?难道这个看起来不好惹的家伙认为我是杀害朋友的凶手吗?
      
      冤枉啊!我绝对不是!!
      
      琴酒十分不爽,杀意又多了一层,“说快点,别磨蹭。”
      再磨蹭,警察就来了!
      
      话说回来,这些家伙什么表情?尤其是你,没错,工藤新一,你为什么一副说不清楚的表情?
      仿佛我做了一件多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你们又不知道我的真实职业!
      
      杀手客串侦探,你不先反省一下自己,还好意思来质疑我?
      要不是你太磨蹭,我至于吗?
      
      工藤新一莫名其妙地被寒光瞪了一眼,无辜极了,心想:我怀疑你的身份难道不应该吗?
      看看你自己做的都是什么事儿!
      这熟练的逼问的架势,我有理由怀疑你平常以绑架为生,我脑海中已经有画面感了!!
      
      被选中的人不想说,但是他看见琴酒下一个动作是往兜里掏什么,瞬间想到许多违法的东西,立刻老实了。再看旁边狐疑的两个同伴,觉得把情况说清楚也好,一是还久司一个公道,二是证明他的清白。
      
      “我叫石山佑纪,28岁,在附近的一家公司做设计师。
      她是玉川绘美子,跟我和久司,我们三个人是同事。”他先介绍了旁边的女士,亚麻色长发的高个子女性。然后再介绍另一名蓝发女士,“她是宫下敬子,公司新来的实习生,也是久司的女朋友……”
      
      话音未落,姓宫下的女士就捂着脸难过的哭了起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久司那么温柔的人……”
      
      “温柔跟被杀有什么关系?”琴酒不能理解,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说这些废话,就不能来点有用的?
      本来想点根烟的,忽然发现工藤新一的小眼神仿佛在说:你忘了么?你可能沾到了毒/药,要现场让我们看看毒/药的发作过程吗?刚刚那个没看仔细,再来一次,我好推测下毒/发时间。
      
      “我说,你啊……”工藤新一略无语地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地提醒,“照顾一下人家的心情。”
      
      原本他还敢站在前面,可琴酒一张嘴顿时让他有了危机感,默默地后退到琴酒的身边。果不其然,这家伙一说话就成功地挑起了人家的情绪,眼看着就要发怒了。要是他还站在前面,很可能被打。当然还有另外一个考量,那就是,万一校长先发怒了,他还可以勉力拦一拦。
      
      “你这人怎么这样!!”玉川为朋友不平。
      
      琴酒不觉得他有怎么样,微微眯了眯眼,女人不女人的区别不大,敢惹他的人坟头草都几米高了。
      
      石山拉了她一把,“好了,他说的也没错……”
      理性思考,难道一个温柔的人就不会遭人讨厌了么?而且万一是意外呢?
      
      “你有时间照顾别人的心情,不如仔细一点去做自己的事。”琴酒侧头,向工藤新一凉凉地说道。
      
      “……算了吧,我等警察来。”工藤新一很担心琴酒会把局面搞得更复杂,实话实说:“我怕我一走,你要么跑了,要么跟人家打起来了。”
      
      琴酒冷哼,根本没把所有人放在眼里:“放心,他们打不过我。”
      
      “……我不是在担心你。”
      我担心的是你一个不爽把所有人打了,然后被拘留。虽然我怀疑你的身份,但……
      “你毕竟是我的校长。我不能看着你犯错。”
      
      “那你可真有正义感。”琴酒毫不掩饰地讥笑。
      这会儿,已经不在乎形象是否被颠覆了,他就想快点离开。奈何,此时的名侦探居然靠不住!!
      
      他可不想帮警察做事——就算是侦探,绕了一圈回来还不是帮助了警方?
      
      轻轻挥了挥手,甩掉还扯着他衣服的手。长臂一伸,按住只有一米六几的工藤新一,把人推到面前,拍了拍肩膀以示鼓励,“有问题快点问。你别告诉我,你只有这点本事啊,我会失望的。……大侦探。”这小鬼好像喜欢福尔摩斯,“你们这种人不是总喜欢喊着向偶像看齐吗?福尔摩斯遇见难题会躲开吗?”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